打开

“爸爸,救我!”女儿的一声求救电话,一瞬间,5个叔叔从天而降!

subtitle
侠客读书 2021-09-22 19:11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第1章

“你是天底下最差劲的爸爸!我讨厌你!”

“都是你害的豆豆被人骂野种,还害的妈妈天天被他们打,好多好多血啊。”

“他们说,再这么下去妈妈就不行了。豆豆不要!不要没有爸爸,还要再失去妈妈......”

“坏爸爸,豆豆好怕啊!你快来救救妈妈好不好......”

海外孤岛,夜修罗总部。

李清风看着手里的信,那是一封从大夏寄过来的信件,信上的笔迹明显是个小孩子写的,很稚嫩,有的字还是用拼音代替的。

看到这封信,李清风心头狂颤!

“夜枭!夜枭!”

李清风猛然起身,对着门外大吼了两声,一道人影迅速从门外闪了进来!

“大哥,我在。”夜枭低声道。

李清风拿着这封信,颤声道:“这封信,是真的么?我…我有女儿了?”

夜枭点点头:“刚才属下已经命人去确认过了,确实是您女儿,她叫李豆豆,今年五岁了。”

五岁......

那岂不是六年前那一次?

六年前,他与妻子夏仙音相遇相识,感情迅速升温,即将步入婚姻殿堂!

可就在婚礼前夜,他被夏家算计,锒铛入狱。

本来已经心死的他,没想到自己居然有了女儿!

“快!我要回大夏!现在!”

李清风大步流星走了出去!一路上风驰电掣!满脑子都在想着自己的女儿!想着那歪歪扭扭的字......

坏爸爸!我疼!我真的坚持不住了!

李清风红了眼:“豆豆,等爸爸!爸爸这就回来!”

夜修罗身为世界第一大组织,强者云集,在世界上任何国家都是一手遮天的存在!

在几分钟内调来一架飞机根本不在话下!

李清风走出总部大门,一架运载直升机就已经停在了那里,他丝毫没有停留,带着夜枭,两道挺拔的身影闪进了直升机!

“全速前进!”

飞机上,李清风不断看着豆豆为他写来的信件,见字如面,她应该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

可是现在,字里行间满满的都是痛苦!无助!

在豆豆的认知中,自己应该是已经死掉的人了,如果不是万不得已,怎么会写信给自己呢?

这孩子到底经历怎样的绝望与痛苦,才会抱着一线希望,一边说着讨厌他,一边来求他救救她们母女!

想到这,李清风双目血红!全身煞气猛然爆发!

这股煞气就连直升机在这苍茫天际都显得摇摇欲坠起来......

“哥,冷静点。”夜枭担忧的看着他,轻声道。

李清风双眼充血,咬着牙开口:“我堂堂修罗之主!这个世界所有强者皆臣服于我脚下!可是我的女儿和妻子却在大夏受到如此折磨!我算个什么男人!你叫我怎么冷静!!!”

李清风目光远眺,天际雷云滚滚,仿佛诉说着他心中的暴怒!

“我发誓!这次我重回大夏!凡是伤我妻女者!我要将他们满门诛灭!”

“再快点!!!”

两个小时以后,夏川。

一间废品收购站内,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正拿着棍子殴打地上的女孩。

女孩衣衫褴褛,蓬头垢面,但还是难掩她的美貌。

“夏仙音!你还以为你是夏家大小姐吗?一上午你就给老子捡了这么点废品回来!”

老头挥舞着棍子,表情凶神恶煞!吓的夏仙音抱着脑袋,一动不敢动......

“就......就只有这么多了,其他的都被那些捡垃圾的人抢走了,我......我打不过他们。”夏仙音解释道。

老头红着眼:“真是个废物!告诉你今天没有吃的了!自己想办法去!”

夏仙音抱着他的腿,颤声道:“我可以不吃了,但能不能给豆豆两个馒头,豆豆已经一整天没吃饭了......”

老头看了她一眼,微微一笑:“想吃馒头啊?等着哈!”

言罢,老头转身进屋,拿出了两个热乎乎的白馒头,在夏仙音面前晃了晃:“是不是这样的馒头啊?”

夏仙音欣喜的点了点头:“谢谢您......谢谢......”

话还没说完,老头直接将馒头扔到了旁边的狗窝!一只狼狗冲出来吞了一个馒头。

“给狗都不给你这个废物啊!还想吃馒头?吃屎去吧!”

“把那个小野种饿死更好!还能把你卖个好价钱!”

老头一脚踹开夏仙音,骂骂咧咧进了屋......

夏仙音坐在地上,抹了一把眼泪,转眼看向那只狼狗,心一横,扑了上去......

五分钟后,夏仙音来到后院的猪圈门前,轻轻推开门,屋子里一片黑暗,门缝照进来的光,照在了一个小姑娘的脸上。

小女孩五六岁的样子,脸上脏兮兮的,但浓眉大眼,很可爱......

“豆豆,吃馒头。”

夏仙音把豆豆抱了起来,将馒头放在她手里。

“妈妈,你的手怎么了?怎么都是血啊......”豆豆低声问道。

夏仙音慌张的把手上的咬痕和血迹遮住了,笑道:“没事,刚才捡废品碰到了玻璃,不小心划坏了,快吃馒头吧,还热乎呢。”

“妈妈咱们一人一半吧。”

“妈不吃,妈刚才都吃过了,豆豆快吃吧。”夏仙音笑着。

豆豆单纯,也没想到妈妈会骗她, 就笑着吃了一口:“真好吃妈妈!”

夏仙音笑了笑:“好吃就多吃点,不够妈妈再去帮你弄。”

说着说着,夏仙音忽然看到,豆豆的胳膊上又出现了新淤青,顿时脸色一变!

“豆豆?这是怎么弄的?他们又打你了?”夏仙音低声问道。

豆豆见瞒不住了,只好点点头:“嗯,妈妈出去以后,他们打我了......”

“为什么打你?”

“因为我跑出去了......”

“你出去干什么了?我不是跟你说过,你不用捡垃圾,我捡就行了吗!”

看着妈妈有些发火,豆豆犹豫了一下开口:“我......我不是去捡垃圾,我是去了监狱,我想找爸爸......”

“妈妈,你说爸爸还活着么?他还会回来救我们吗?”

“我写了封信给他,你说他会收到吗?我好想见见他......”

“虽然他好坏,留我们在这受苦,可......豆豆还是好想有个爸爸。”

豆豆的明眸犹如天上的星星,满眼期待的看着夏仙音,可越是这样,夏仙音就越不敢看她,她不想让孩子这么小就面对残酷的现实。

“爸爸会回来的,只要豆豆听话,就一定会回来的。”夏仙音颤声道。

豆豆笑了笑:“嗯,豆豆一定听话!一定要等到爸爸回来!”

第2章

豆豆话音未落,忽然眉头一皱,脸上的笑容也随之不见!好像很难受的样子......

夏仙音见状,急忙摸了摸女儿的后背,轻声道:“豆豆?怎么了?”

“妈妈我......咳咳咳!妈妈......”

“妈妈我好难受,咳咳......”

豆豆前一秒还好好的,这一秒就开始大声咳了起来,还大口大口喘着气,脸色也变的十分难看!就像是窒息了一样!

手里的馒头也掉在了地上。

夏仙音的心咯噔一下,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当初豆豆出生的时候,大夫就告诉过她,孩子有极其严重的哮喘病!必须尽快动手术!

可那个时候,她已经被夏家赶了出来,与父母也失去了联系,几乎是净身出户。

手里根本没有足够的钱来给豆豆做手术,就只能用药物来维持。

可是这几年,她连买药的钱都没有了......

豆豆又住在这种空气不流通,还十分恶臭的猪圈里面,哮喘病怎么能不严重?

豆豆,对不起,是妈没用!

夏仙音慌得红了眼,可她也没办法,只能用老办法,把豆豆搂在自己怀里,哽咽的轻声哼着:“豆豆乖,睡一觉吧,睡醒了爸爸就会来接咱们了,睡吧......睡吧......”

每一次豆豆发病,她都是用这种办法,爸爸这两个字似乎是有一种魔力,豆豆听到以后,情绪就会平复许多,在夏仙音怀里安然睡去......

几分钟后,豆豆不再那么喘了,微闭着双眼,呼吸逐渐稳定了下来......

看着豆豆睡着,夏仙音捂着嘴巴,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她颤抖着,心中在呐喊。

老天爷!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我们!

豆豆她还只是个孩子!为什么不能让她健健康康的快乐成长!

如果有什么灾难,拜托你冲我来!

我不怕死!只求你别让豆豆这么苦了!

可老天爷似乎听不到她的呐喊,猪圈的大门突然被人踹开,刚才那个老头站在夏仙音面前。

夏仙音见到他,下意识的将豆豆护在身后,满眼警惕的看着他。

“你出来,我有点事要对你说。”

老头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夏仙音想了想,看了一眼熟睡的豆豆,推开门走了出去。

老头破天荒的叫夏仙音进了屋,走进房间,夏仙音看到桌子上放着一套女孩的衣服。

“待会洗个澡,把这身衣服换上,然后去这个地方,找个叫虎哥的人,他欠我三万块钱,你帮我要回来,这是欠条。”

老头笑了笑,把手里的欠条交给夏仙音。

夏仙音一怔,低声道:“我去要?”

“废话!不然叫你来干嘛?那个小野种不是有哮喘病需要做手术么?你要是能要回来这三万块,这钱就给你做手术,怎么样?”

话落,老头脸上浮现出一阵坏笑。

夏仙音不傻,她当然知道这钱肯定不是那么好要的,但是老头开出的条件让她无法拒绝。

只要能救豆豆,就算让她死,她也毫不犹豫!

“好,我答应你。”

很快,夏仙音换好了衣服,转身出了门......

老头目送夏仙音走远,马上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轻笑道:“王老板!人已经被我调走了,您什么时候派人来接这个孩子啊?”

“好!那我等着!好好好!谢谢王老板!”

老头放下手机,满脸激动,转眼看了看那边的猪圈,冷笑道:“小野种,你可别怪我,养了你们母女俩好几年,毛都没给我赚到!把你交给王老板,也算是补偿我这几年的损失了!”

不到五分钟,一辆黑色面包车停在废品站门口,下来了两个二十多岁的青年。

“人呢?”带头的黄发青年问老头。

“就在猪圈里呢!我带你过去。”老头笑着带路。

青年一脚踹开猪圈的门,一阵恶臭的猪粪味扑面而来!

“真他妈臭!”

青年眯着眼睛,看到不远处的干草垛上,躺着一个小女孩,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大步走了过去。

豆豆也被吵醒了,她睁开睡眼,发现妈妈已经不在了,一个男人正站在她面前。

她没有害怕,反倒笑了出来:“你是爸爸吗?爸爸你是来接我的嘛?”

她太想念爸爸了,见到这个陌生的男人,本能的以为是自己的爸爸来接她了......

黄发青年一声冷笑:“爸爸?小崽子,你就别做梦了!你爸爸不会来了,乖乖跟叔叔走吧。”

“叔叔带你去见点好玩的,这样你才能快点投胎,才能快点再见到你爸爸啊!”

青年抓住豆豆的手就往外拖,可豆豆拼死都不愿意离开!

“豆豆不走!豆豆要等爸爸!妈妈说过,爸爸回来接我的!我要等爸爸!”

“你是坏人!豆豆不跟你走!”

豆豆大叫着,还咬了黄发青年一口!

“啊!!去你M的!小兔崽子!”

黄发青年被咬疼了,一脚把豆豆踹飞了出去!口中大骂:“他M的!给我打!打老实了为止!”

老头和另外一个青年撸起袖子就冲了上去!对着豆豆就是一顿拳脚!

豆豆不过是一个五岁的女孩,哪里经得起两个成年男人的围殴。

转眼间就已经满身是血,奄奄一息了......

“爸爸......爸爸一定会来接豆豆的。”

“豆豆要等他的......”

豆豆意识模糊,口中却一直念着爸爸......

“行了别打了!打死了,内脏就不新鲜了!带走吧!”

轰!!

黄发青年话音未落,忽然一声炸雷在他们头顶炸开!三人吓的差点没坐在地上!

“M的!这什么鬼天气!怎么还打雷呢?”

黄发青年骂骂咧咧走了出去,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外面已经是阴云密布,狂风大作!雷声滚滚!

“这鬼天气,得赶紧......”

话没说完,黄发青年忽然看到,就在废品站门前自己停车的地方,站着一群人!

这群人一身戎装,全身上下煞气十足!站在最前面的那个年轻男子负手而立,更是威风凛凛!

这帮人站在这里,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来者,正是李清风!

李清风目光扫视着废品站,忽然听到那边有动静,一瞬间就出现在了黄发青年面前!

“爸爸......”

猪圈里,传来了一个小女孩的轻唤!

李清风全身一个激灵,一把推开黄发青年,直接冲进了猪圈里面!

他看到,老头和另外一个人正拽着一个小女孩的腿往外拖......

小女孩满脸是血,气若游丝,但还能从眉眼间看出来,与自己有几分相似!

血脉至亲,心有灵犀!

李清风敢肯定,这女孩就是自己的女儿!

“找死!!”

李清风瞬间暴怒!大手一挥!单单是掌风就把这两个人打飞出去几米远!

他转眼看到豆豆面前,将她抱在怀里,用袖子轻轻擦掉了脸上的血迹,一瞬间竟然被泪水模糊了双眼......

“豆豆?是豆豆吗?我是爸爸......”

“爸爸?”

本来已经没有意识的豆豆,听到爸爸两个字,缓慢的睁开了双眼,看着李清风......

“坏爸爸......你终于来了......”

李清风点点头,哭的哽咽:“对不起!爸爸该死!爸爸来晚了!对不起豆豆!”

“爸爸别哭......”

“救救妈妈......”

话落,豆豆晕了过去,看着她晕过去还紧紧拽着自己衣服的手,李清风心如刀绞......

他这才发现,豆豆露出来的胳膊,瘦弱的可怕!

浑身上下几乎全是淤青!

青青紫紫,触目惊心!

曾经敌人把刀架在他脖子上,他都不曾怕过!可现在,他怕了!怕自己再晚来一点点,豆豆就没了!

他不敢想象。

这几年,豆豆是遭受了多少的罪!

这可是他的女儿!

他堂堂修罗之主在这世上的血肉之亲啊!

却被人欺辱成这样!

“啊!!”

李清风目呲欲裂,愤怒让他浑身发颤!

缓缓抬头看着那两个人,身上的冲天杀意已经快要将空气凝固!

“你们!”

“该!死!”

两字一出,身后那几十名戎装齐整的人,满含怒火的喊出一声“死!”。

气势如剑,声可震天!

两人直接被吓破了胆,最后在一人一拳的攻势中,没了生机。

李清风看都没看他们一眼,抱着豆豆走出猪圈,“来人,送我女儿去医院!”

“还有!让人赶紧查,夏仙音去哪了!!!”

第3章

彼时,八仙楼饭店。

夏仙音来到饭店包厢,推开门,一股酒气扑面而来,里面十分吵闹,十几个社会壮汉都在里面。

推杯换盏,歌舞升平!

“虎哥!你马子来啦!”一名小弟调戏道。

夏仙音硬着头皮走了进去,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的身上,带着几分贪婪......

即便夏仙音穿着朴素,但还是难以遮挡那万种风情。

坐在主位上的光头男子,笑着开口:“你就是夏仙音吧,到我这边坐,跟兄弟们喝几杯。”

夏仙音低着头,开口道:“虎哥,我就不喝了。今天找你来,是想要那三万块钱的......”

虎哥挠了挠头笑道:“不就三万块钱嘛?你过来喝两杯,我给你五万。”

“不了,我只要我的那三万块......”

虎哥脸色一沉,冷声道:“你的三万块?这话我听着怎么这么别扭?”

“我大虎的钱,就是我的!”

夏仙音眼眶微红,声音颤抖:“虎哥,这钱是我女儿的救命钱,我求求你,你就给我吧。”

“就当你可怜我行吗?”

房间内,忽然间沉寂下来......

虎哥怔怔的看着她:“你女儿的救命钱?”

“是!我女儿要动手术,我实在是没办法......”

“求求你了。”

大虎缓缓起身,忽然大吼一声:“兄弟们!菜好吃吗?”

“好吃!”

“酒好喝吗?”

“好喝!!”

大虎一声狂笑:“那就多吃点,多喝点!这可是人家女儿的救命钱啊!哈哈哈!”

夏仙音怔怔的看着他们,嘲笑声将她包围,不知不觉,她的双眼被泪水模糊了。

她咬着牙,双拳紧握!眼中的无助和可怜转化成了愤恨!

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这种人?

为什么自己唯一的希望,在他们眼中却变成了笑柄?

为什么这样的人会有权有势,而那些心地善良,淳朴的人,却连活着都要竭尽全力?

“你们这帮秦兽!”

夏仙音想到这里,忍不住吼了出来!

霎时间,包厢内又陷入了一片寂静。

大虎放下酒杯,冷冷的盯着她:“你刚才说什么?”

夏仙音红着眼,咬着牙,一字一句道:“我说你们都是秦兽!你们这种人,早晚会遭报应!”

啪!

话音未落,离夏仙音最近的一名小弟上去就是一巴掌!狠狠抽在了她的脸上!

一瞬间,夏仙音觉得眼前天旋地转,耳朵里都是嗡鸣声。

“M的!给你脸不要脸!再骂一句试试?”

小弟指着地上的夏仙音怒道。

大虎此时幽幽开口:“只要你从了我,别说三万,就是三十万也有。”

夏仙音嘴角流血,恶狠狠的的看着大虎:“你做梦!”

“贱人!给我打!”

大虎一声令下!这些小弟可不管是男是女,一顿拳脚对着夏仙音招呼了过去!

很快夏仙音就被打的浑身是伤,大脑一片空白,意识也开始模糊起来......

“哎!都特么别打脸啊!我一会还要‘照顾’她呢!都别打脸啊!”

大虎坐在椅子上,笑呵呵的说道。

几分钟后,夏仙音捂着肚子蜷缩在地上,呼吸微弱无比......

大虎拿着一瓶酒,慢慢浇在了她的脸上,冲掉了她脸上的血迹,嘴角勾起邪异的笑容,低声道:“还行,那老头没骗我,还真是个极品!”

“兄弟们你们先吃,我先办事去了!待会让你们一个个来啊!”

“谢谢虎哥!”

言罢,大虎抓着夏仙音的头发,朝着包厢里面的房间拖了过去......

模糊中,她看到大虎正在脱自己的衣服,夏仙音知道,这是她最后的机会了......

如果不跑的话,就真的完了!

她抬眼看了看周围环境,看到了后面的窗户,突然她爆发出全身力量!冲向了窗户,一把推开!对着外面大吼:“救命啊!救救我啊!”

大街上路人行色匆匆,听到夏仙音的呼救,也只是看一眼,然后躲的远远的......

那一刻,夏仙音有些绝望......

“有没有人来救救我......求求你们了......”

这时有个男生站在楼下,抬头看着她:“小姐你怎么了?没事吧?”

就在这时,大虎一把抓住她的头发,将她拽了回去,看着下面楼下那个人,指着他怒骂:“我是大虎,这一片的头头!识相的,都赶紧给我滚蛋!敢报官弄死你们!”

男子吓的全身一个激灵,急忙低着头匆匆离开了......

大虎转过身,对着夏仙音又是一巴掌:“愺!还敢叫人?你叫啊!我倒要看看,谁敢从我手里把你救走!”

“今天老子必须折磨死你!”

话落,大虎光着身子,朝着夏仙音扑了上去!

夏仙音尖叫一声!奋力一脚踹走了大虎,翻身朝着门口跑去!

“愺!!”

大虎彻底怒了!仅剩的一点兴致也被夏仙音磨没了,他现在只想弄死这个女人!

“我叫你跑!”

大虎一脚踹倒夏仙音,抓着她的脑袋对着墙壁撞了上去!

砰!

只是一下,夏仙音就已经懵了......

接着他把夏仙音拖到窗前,直接扔了下去!

这是二楼包厢,虽然不高,但是这种状态掉下去,不死也要残疾!

下落的那一刻,夏仙音心里出奇的平静,这么多年的痛苦煎熬,就要结束了......

她不怕死。

她只是怕,豆豆羽翼未丰,还没人护。

她可怜的豆豆啊......

心里想着,夏仙音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可是就在闭眼的前一瞬,她仿佛看到天边有飞机驶来,一道人影直接打开舱门,宛如天神。

携带着满腔怒火,从天而降!

如奔腾滚雷炸平地!

震天骇地!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