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对话经纬合伙人万浩基:在最关键的时刻,做创始人最亲密的合伙人 |【重新认识合伙人】

subtitle
经纬创投 2021-09-22 18:53

今天是“重新认识合伙人”系列的第三期,我们请来了合伙人万浩基(Harry),他在经纬负责工业互联网、出海领域,以及新潮消费,明星公司包括小鹏汽车、陌陌、moody、优客工场、世纪互联、橙子自动化等等。我们从投资思考、个人感悟、认知反思等方面找他聊了聊,以下,Enjoy: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

快速一秒钟想一下,在你眼前立刻浮现出来的会是哪家公司?可以简单介绍一下这家公司吗?

Harry:一秒钟真的很短,我想到的是小鹏汽车。我很早就认识小鹏汽车的创始人何小鹏,但我们真正建立深厚的友谊是在经纬出行一次去冰岛的旅程中,当时同行的还有如今小鹏汽车副董事长兼总裁顾宏地。

在2017年以前,对电动车的投资还远没有如今这么火,那时候电动车的名声也不是太好,有很多骗补事件,技术也没有现在这么成熟。我们内部对电动车赛道也做了很多研究分析和心理建设,我们判断基于很多底层的变化,比如技术成熟度、电池的革新等等,电动车其实到了爆发前夜,并且电动车的智能化一定比燃油车来得容易,那么这就是电子电气架构和操作系统等等很多维度的深层次变革,而且这个趋势是一个全球级别的变化。

当然,早期投资本质还在于人,有没有一位强力的创始人天差地别。而何小鹏就是这样一位非常厉害的创始人,他重塑了核心团队、更新迭代了供应链等等,这些都是成功的关键要素。当然,非常优秀的创始人也并不常见。

电动车产业发展到今天,我们依然觉得它在中国才刚刚开始,还有足够大的成长空间。

2

你一般怎么与创始人打交道?你想达成一笔投资时的风格是怎样的?

Harry:我的风格是更加真心地去理解创业者,用换位思考的方式去想很多事情。很多创业者做的事情都非常前沿,很难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可,甚至他们为人也比较有个性。在这种时候我是非常希望去真诚地了解他们,在最关键的时刻做创始人最亲密的合伙人。比如对于陌陌的创始人唐岩,他就是一个天生的线上社交达人,但在线下与人交流会相对腼腆,最初他做陌陌的时候很多人都不理解,这时候他也格外需要人能理解。

具体来说,最亲密不代表一直说好话,或者一直顺从,而是我希望做到最公立、客观。我会去帮助创业者分析,如何看待一些发展决策、如何对待一些竞争关系、如何平衡老股东和新投资者等等,我会完全站在公司角度去思考这些问题,并且根据我的经验给出建议以供参考。

例如之前有项目在融资不顺的时候,我以一个朋友的身份去客观的分析困难在哪里,这里面有个人的原因、有团队的原因、有商业模式的原因、有行业黑天鹅的原因,怎么样去调整打法,怎么更好的规划现金流,以及未来的融资策略等等,最终他也顺利度过难关。虽然我们也会有博弈的时候,但我们互相有一种底层的信任,这种底层的信任是投资人与创业者最好的关系。

3

如今投资行业头部效应越来越强,竞争也变得越来越激烈,如何在其中保持领先的认知水平?你怎么设计未来1-3年的打法?

Harry:如今竞争的确越来越激烈,对于早期投资来说,本质还是要继续往前走,看得更早、更前沿。例如在对moody的投资中,美瞳这个赛道原本不被很多人看好,因为市场总规模不算很大,并且最初市场很混乱,没有集中度高的品牌,几乎都是微商在卖日韩产品。

我们投moody的时候,它的产品推出了刚刚不到两个月,但处于一个非常优质的爆发前夜。我们判断美瞳是一个高速发展的市场,借鉴日韩,美瞳其实是彩妆中一个非常主力的赛道,增量空间并不小。当然由于疫情,大家都戴口罩,所以对眼睛的重视程度大大提升,但眼睛一直是脸上很关键的部分,我是一个每天都要弄发泥才能出门的男生,我非常能理解对美瞳有需求的女生会越来越喜欢上这个产品,所以moody的复购率非常高。

另一方面,美瞳其实不是一个简单的彩妆,本质上是一款医疗产品,因为美瞳的销售需要三类医疗器械牌照。所以,一款舒适、受到消费者信任的品牌会非常有生命力,它不是出100个花色,或者足够便宜就能打动人的,这是非常强力的品牌制高点。这件事情在今天比较明朗了,但此前还需要特别的认知。所以看得更早、更前沿,对于今天的市场环境来说格外重要。

4

平时你的工作节奏是怎样的?你有特别焦虑的时候吗?

Harry:一般来说我只要在公司,肯定会排满一天的会议,其他不在公司的时候,也基本是在出差,这种忙碌的状态持续了很多年。我2019年可能看了500多个项目,2020年看了600多个,今年至今我也看了400多个。

但其实这样忙碌的状态导致我缺乏时间思考,我现在也在努力平衡,去挤出一些时间坐下来,拿出一张纸和一支笔,把我这一周看过的研究报告、聊过的人,其中的有效信息都提炼出来,再想想下一步需要做什么。

投资是一份非常自我驱动的工作,很多压力其实是自己给自己的,基本上不会有人去管你,你可以过得很忙,也可以过得很不忙,但我想经纬的每一位同事都是在靠一种“我一定要把这件事做成”的想法在工作、在加班。这种压力是一种精神压力,你时刻会担心自己没看懂一个公司,担心自己错过一个行业,这种焦虑是时刻存在的。

5

你经历了很长的投资生涯,投资其实一直有周期性,如今我们又处在了一个估值挺高的时期,你怎么看待这种周期性变化?

Harry:我做投资有21年了,在赛道上覆盖过移动互联网、金融科技,再到今天的工业互联网、出海、新潮消费等等。我对投资周期的确有深刻的感知,在一开始投移动互联网的那段时间,整体非常顺风顺水,接触到的创始人都自然优质,估值也没有很贵,那时候非常敢拥抱风险,这是时代赠予的机遇。

当你经历过优秀的公司之后,你会开始变得挑剔,会变得异常谨慎,会因此错过很多机会,甚至一转眼原来的同辈人有的跑在了你的前面。有几年我就陷在这种状态里,别人可能一年投10家,我就只出手3-4家,大部分原因是因为我变得异常谨慎,在这个过程中压力会非常直观。

但这种苦日子我觉得是每一位投资人的必经之路,你如何从这种保守谨慎中跳出来,再敢于去拥抱不确定性。如果能平衡好你就进入了下一个台阶,如果不行你就会进入恶性循环。

那么如何去突破?可能是去看更前沿的市场、更新的物种,或者是去深耕一两个有潜力的行业,总之你需要突破自己的心态,逼着自己去拥抱不确定性。像如今整体市场估值都比较高,但本质原因还是没有尽早地发现机会,只有认知晚了才追进去,别人都已经投过了,才会出现这种情况,所以需要更加拼命的学习新东西。当你突破了这些试炼,就会进入下一个台阶。

6

最近关注工业互联网的人也越来越多了,你很早就开始研究工业互联网,你怎么看待这个市场?

Harry:工业互联网本质上就是降本增效,怎么降低投入成本,同时让产出最高,有可能是产量上、良品率上的提高,也有可能是能耗的降低。在这些背后需要的是大规模的数据采集,然后利用平台算法来提升效率。

工业互联网我觉得应该分成两大类:自动化和智能化。虽然现在大家都在讨论智能化,但今天我们离完完全全的智能化还有一些距离,应该说还处于自动化转智能化的过程中。因为要先有自动化,才会有数据,才能去优化,有了优化才能智能,所以现在自动化与智能化是一种连带关系。

在生产软件、预测性维护、工艺流程优化、工控安全等等细分赛道,都是在执行层面做自动化,在更底层会有一些横向PaaS的机会,用来管理诸多工厂或仓库的软件。总之都是为了工业的各个环节来降本增效。

但整个工业体系非常庞大且复杂,每一个门类都有自己的技术壁垒,所以每一个赛道也都相对独立,工业互联网可能很难找到一个非常平台型的机会。我们在做mapping的时候,也是按照各个行业去寻找创业公司,这里面包含了流程工业和离散制造业,都会有不同类型的公司出现。

当然,工业的很多细分赛道都是大几千亿的赛道,不管是钢铁、电力、石油等等,如果能够通过一些新技术帮助这些企业降本增效,都会是上亿级别。所以我特别关注自动化和机器人相关的机会,去寻找细分市场规模足够大,技术壁垒足够深,商业模式有一定延展性的创业公司。

7

在一个越来越“内卷”的市场,团队的重要性也在被凸显。当你带团队时,其实你最想培养年轻投资人什么能力?

Harry:虽然说投资是一件个人主义的事情,但我会特别期待团队的同事有自己的观点和判断能力,然后来挑战我的观点。

在我的团队里我会跟同事说,尽管七成的事情都是派下来的,但只要有你不看好的地方,就必须跟我说,同事们也的确经常会给我提反对意见,但要做充分的分析研究。我非常欣赏对新鲜事物有很多思考的年轻人,我也非常鼓励年轻人必须要有自己的观点,这是成为未来明星投资人应该要有的关键基因,所以我的团队是比较平等的风格。有时候经过这样细致严谨的讨论,我会被说服,这些讨论我认为是非常有价值的。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