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两位好汉被逼上梁山,却不肯枉杀一人,就是他们合谋毒死了宋江?

subtitle
半壶老酒半支烟 2021-09-22 18:40

梁山一百零七条好汉,绝大多数都被宋江忽悠得五迷三道,宋江让他们杀人就杀人,让他们招安就招安,即使是花和尚鲁智深和行者武松,虽然反对招安,但是碍于情面和义气,也不得不在破辽国、打田虎、灭王庆、征方腊的正义之战和不义之战中出工出力。

人上一百,形形色色。即使脸厚心黑阴险狡诈如宋江者,也有忽悠不了的人,在一百零七位梁山好汉中,至少有三四十个是不信宋江那一套的,所以宋江被毒死之后,仍有一战之力的行者武松默默无语,美髯公朱仝佯作不知——是宋江先抛弃了他认为再吴用处的武松,而美髯公朱仝之所以上梁山,那完全是被宋江设计陷害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除了行者武松和美髯公朱仝,还有几位根本就不曾依附宋江的好汉,即使明知道宋江命悬一线,他们也不肯出言相救,甚至在给宋江送毒酒的策划和实施过程中,还小小地出了一把力。

咱们今天的话题,就是两位瞧不起宋江,也不肯替宋江杀人的好汉——之所以好汉前面不加梁山二字,是因为他们从来就没想过当强盗,被宋江逼上梁山,纯属身不由己、万般无奈。

宋江与王伦不同,与晁盖也不一样,王伦是谁来都不行,就想守着一亩三分地与三五个好兄弟过日子;晁盖是只要好人不要坏蛋,对偷鸡摸狗之徒从来不客气。王伦被豹子头林冲火并,晁盖被神秘冷箭谋杀,宋江却不汲取教训,也把一帮仇人放在了身边——被宋江吴用坑上梁山的好汉,远远多于被昏君奸臣逼上梁山的。

我们细细算来,被奸臣逼上梁山的其实只有豹子头林冲一个,而被宋江吴用坑上梁山的,仅仅是天罡正将中,就至少有十个:除了不投降就会被杀头的关胜呼延灼张清董平等前朝廷军官,还有被宋江吴用设计陷害的霹雳火秦明、美髯公朱仝。

前朝廷军官口服心不服,秦明朱仝跟朝廷本无仇怨,是宋江栽赃嫁祸,才害得他们前程尽毁,这些人只要正常一点,就会暗夜里咬牙启齿,恨不得将宋江食肉寝皮。

除了天罡正将,地煞副将中也有不少人属于“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其中最冤枉的,就是圣手书生萧让和神医安道全了。

圣手书生萧让和神医安道全为何上梁山,读者诸君早就了然于胸,毋庸笔者赘述,咱们要说的是萧让和安道全会如何报复梁山好汉和宋江:尽管萧让上梁山是吴用出的主意,但源头还是为了救在江州浔阳楼写反诗的宋江。

圣手书生萧让学问比吴用还大,他已经考上了秀才,再进一步中举,就可以当官了——在宋朝考中举人,至少能混个九品官,熬上几年,知府知县都是可望而又可及的。

萧让参加科举考试,有一个别人不具备的优势:精通苏黄米蔡四家书法,尤其是模仿蔡京笔迹,更是惟妙惟肖,仅凭卷面分,中举中进士都不成问题。

萧让出场的时候,就带着富贵气:“青衫乌帽气棱棱,顷刻龙蛇笔底生。米蔡苏黄能,善书圣手有名声。乌纱唐帽通犀带,素白罗襕干皂靴。慷慨胸中藏秀气,纵横笔下走龙蛇。”

因为宋江的缘故,萧让被骗上梁山为盗,再也不能通过正途入仕,心中恨意自然是如长江流水,所以他在伪造蔡京书信的时候,明知道不第学究吴用犯了常识性错误,也佯装不知——吴用不懂官场规矩,正牌秀才萧让见了县令也不用磕头,自然是知道官场礼仪和行文格式。

萧让的才学,得到了熙宁三年进士、大书法家、曾任龙图阁待制、知开封府的大奸相蔡京的赏识:“蔡太师差府干到营,索要圣手书生萧让。萧让在蔡太师府中受职,作门馆先生。”

圣手书生萧让虽然满腹经纶,却因为曾经当过强盗,只好委屈在蔡京府上当一个家庭教师,虽然很受器重,但总不如外放做官来得畅快,他看着出入相府的大小官吏圆领纱帽神气活现,又怎能不恨得牙长三尺?

萧让上了梁山,一直负责文秘工作,从来没有杀过一个朝廷将士和平民百姓,所以蔡京才敢放心地把他留在身边——萧让第一次进京联络招安事宜,可能就被蔡京策反了。

宣和年间,蔡京已经垂垂老矣,眼花手抖的蔡京需要一个代笔之人,而代笔的最佳人选就是圣手书生萧让,所以这个“门馆先生”的人物不是教学生,而是给蔡京当秘书。

秘书萧让熟知梁山底细,自然会对“东翁”蔡京知无不言无不尽,如何算计宋江,萧让出的主意最管用。

而要想成功做掉宋江而又不引起太大轰动,“下慢药”是最好的办法,但这个办法,“御医”们即使想到了也不敢说,因为那样他们会丢掉饭碗和脑袋——哪一个帝王将相敢让会下毒的大夫给自己看病?

御医们不敢出主意,也不敢提供毒药,这时候就需要民间神医安道全出场了。

安道全跟达官贵人没有任何仇怨,但对梁山好汉,却恨得牙根发痒:“兄弟忒这般短命见识!”

安道全原本在江南行医,因为医术神奇,所以赚得盆满钵满:每日锦衣玉食,与青楼头牌过从甚密,那可真是腰缠万贯,给个知县都不换。

安道全最大的错误,就是曾经治好了浪里白条张顺的母亲,被那厮恩将仇报,杀了四个人之后,割下衣襟,蘸血去粉壁上写道:“杀人者,安道全也。”

张顺连写数十处,安道全想擦也擦不干净,只能连连叫苦之后,满腔仇恨地上了梁山,从此告别了风花雪月偎红倚翠的安逸生活,每天替那帮粗野无礼的厮杀汉治疗战伤,简直是一个跟头,从天堂跌进了地狱。

萧让和安道全上了梁山之后,并未曾杀过一个平民百姓或朝廷兵将,在他们午夜梦回之际,一定会想到是谁毁了自己的美好前程和安逸生活,如果有机会做掉宋江和吴用,他们是既不会心软也不会手软的。

读者诸君可以换位思考一下:皇帝老儿和宰相大人对您礼遇有加赏赐无数,而宋江之流却把您带入了万劫不复之地,您会采取怎样的报复行动?

于是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设想:蔡京高俅一筹莫展之际,相府西席先生萧让定计,皇宫御医安道全配药,一壶慢性药酒送到了宋江面前。

大功告成之后,蔡京想让萧让外放做官,那就是一句话的事情,而安道全也被破格提拔,成了“金紫医官”,也就是金带紫袍(一说为紫带金鱼袋)的三品高官——一个民间游医成了皇家医院主治医师,要没有特别的功劳,又怎会升迁如此之快?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