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终南山的白石峪,藏匿着我小时候的“零食铺”

subtitle
贞观club 2021-09-22 16:52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个周末,带女儿来到家附近的零食铺子转悠。巨大的广告牌设计精美,灯光明亮而温馨,各类零食陈列得琳琅满目。每个人可以拿着一个小篮子,挑选自己喜欢的零食。画着淡妆,穿着可爱工服的服务人员面带微笑,熟练计量、结账。

看着女儿的兴奋得一会儿选这个,一会儿选那个,我却都不想选,总感觉这样的零食铺少了点啥,但是具体少了什么,我也说不清楚。

■ 图源网络 图文无关

在回家的路上,6岁半的女儿跟我说:“妈妈,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你以后可以每个周末,带我来这个零食铺逛一次吗?”

“每次都来同样的店,也不好,下周末我带你去逛逛妈妈小时候的零食铺吧。”

“小甜嘴”高兴得欢呼雀跃了。

“妈妈小时候的零食铺,离家有点远哦。”

“没关系,只要有好吃的就行。”

生活中如果有期待的事情的话,日子似乎也就过得格外快了。

到了周末,在女儿的催促下,我们一家人开车前往目的地。

一路上,开着车窗,吹着清凉的风,我欣赏着窗外的风景,女儿很兴奋, 不停地问:“到了吗?还没有到呀,什么时候到呢?”

差不多,四五十分钟,来到一个山脚下,车停了下来,我说:“快到了,车开不上去了,要下来走上去。”

我给她递了一个小筐筐,自己也拿了一个。女儿看见山也很兴奋,便跟着我一起顺着山路往上走。

有山便有水。刚走几步,便听到潺潺的水声。上次来的时候是冬天,水刚过脚踝,山上除了柏树,别的植物都枝叶尽败,显得水也沉默得可伶。

■ 冬天的白石峪

这次已经到了夏末初秋,刚好又下过一场雨,山上也绿树层叠。看着这熟悉的绿色,我的心情一下子愉悦了起来,脚步也变得轻快了。

溪水也已经过了小腿肚子,一改冬日的沉默,也活泼了起来。

女儿捡起一块小石头扔了下去,它立刻泛起一波快乐的水花,招呼人更亲密地靠近它。

女儿穿着凉鞋,便直接踩进清冽的水里。我站在岸上,喊:“小溪!”

女儿:“喊我干嘛?”

我轻轻地说,我没有叫你,我叫你脚底下那个,不会说甜言蜜语的那个小溪。

小溪站在小溪里。

曾经的我也常常站在那里,同样的年龄,同一个地方,同样的山,唯一的区别就是我小时候没有穿女儿这么漂亮的凉鞋和花裙子。但是快乐是一样的,或许我的快乐还更多点。因为我们那个时候没有游乐场,没有很多的玩具。

我也不知道随意给她起的这个名字,原来在内心深处,是一种快乐的记忆。

站在岸上,看见路边一丛丛绿叶中间,有抢眼可爱的野草莓,我便蹲下来摘了一些。

女儿玩了一会儿,看见我蹲在地上,也凑过来看。发现了野草莓问:这个能吃吗?我点点头,女儿便抢了我的地盘,“我也要摘!”

摘了一会,女儿突然想起来“零食铺”的事了。

“妈妈,你说的零食铺在哪里呢?”

“走,快到了!”

野草莓也摘得差不多了,我们继续往前走。路变得窄了起来,靠右边山上的一些灌木枝条,有的都快伸到了路边。我指着一簇叶子小小的,密密的枝条:“小溪,你看那是什么?”

女儿顺着我指的方向看过去,在绿叶的掩映下,有一些圆圆的小果实,有的发绿,有的已经透出来一些红。

我说:“这是野酸枣,小心刺!”

筐筐里面又多了一些圆乎乎的小酸枣。

旁边有棵大树,树下有几块可以坐的小石头,我们坐下来休息。

这棵树还是小时候的那棵树,石头估计是经常登秦岭峪口的徒步者,歇脚搬过来的石头吧。

女儿问:这是什么树。

我说:“栗子树”。

话音刚落,一颗小栗子从树上掉落,掉在了我头上。难道是我们说话声音太大,把树上的栗子震了下来?幸好声音还不够大,没有把它的壳震下来。幸好是栗子,不是苹果,也不会把我砸成牛顿。

我把这颗栗子捡起来放到筐筐里,又和女儿在树下又找到了不少掉落下来的板栗。

有的板栗直接落在树叶上,一眼就能看见,有的是躲在树叶下藏猫猫,支棱起一点点缝隙偷看你,眼尖的才能发现。

“妈妈,这板栗真多呀,没有人来捡吗?”

“妈妈小时候那板栗可等不着你来捡呢,还没有等完全成熟,小朋友们已经连绿色的壳一起摘走了。够不着的,高处的等成熟落地,三四个小孩子在下面抢着捡,哪有这么好捡呢。”

随后,我们的篮子里又多了一些核桃,终于快满满一小篮子了。

我对女儿说:“咱们找个地方坐下来,把这些零食一吃吧。”

女儿一脸诧异:“这也是零食?”

“你说的零食铺是野山。”

是呀,我亲爱的女儿,妈妈小时候哪有什么零食铺,除了家里姥姥做的饭,平时能吃的就是这野山的野果、这溪里的螃蟹了。这些在我心目中就是最好吃的零食了。没有包装袋,没有防腐剂,没有膨化,没有油炸,吃起来比现在那些零食香甜一百倍。

我和女儿坐在大石头上的时候,刚好碰到一个从山上下来的老人,背着背篓,背篓里装着满满一篓野生五味子,把他的腰压成了快六十度。他看起来很疲惫,看见大石头也坐下来歇歇脚。

五味子采摘要到深山去才有,我已经快七八年没有吃到了,想到小时候的味道,馋到不行了。终于没有忍住,小心翼翼地问:“伯伯,这个五味子能卖给我一点不?”

这个老者直接回答:“不用卖,想吃了拿着吃。看你面su很,你是sei家女子?”

我答了我父亲的名字。

老者听了说:“哦,春娃家的女子呀,都不认识了!”

他给我跟女儿的篮子里分别抓了一大把五味子,小筐已经堆成了小山。

走的时候还把2颗“巴黎炸”放到我手里,说:给娃尝尝,估计娃都没有吃过这东西。

这个“巴黎炸”,我小时候吃过一两次,很难摘到,十几年没有见过了,光知道这边人都把它叫这个名字,具体学名叫啥也不知道。

五味子还是熟悉的味道,酸中带着甜,比超市水果店的户太八号好吃多了。

“巴黎炸”我舍不得吃,准备带回家去给大女儿也尝尝去。

坐在石头顶上,吹着山风,眺望着山顶,吃着这大山的馈赠,一切美好得让人感动。

女儿虽然对我的“零食铺”不很认同,但是她还是很开心,因为这里除了“零食”外,还有很多比零食铺更好玩的事情:抓螃蟹、捞鱼、捉蜻蜓,忙得不亦乐乎。

玩累了,吃够了,准备往山下走,来到一处从山体中涌出的小小一股泉水边,这回轮到我欢呼雀跃:“快来喝点吧,这泉水可以让你变得漂亮!”

女儿:“还想骗我一次吗?”

我笑着说:“真的,这是你姥姥说的!”

“这是姥姥骗你的话……”

这是大山招呼我们吃吃喝喝的一天,我们恭敬不如从命。我直接伸嘴喝到了清冽的泉水。

我童年的“零食铺”就是这里,就是终南山白石峪的大山。它从来只有给予,不要求回赠,只要你来,它就欢喜。

作者 | 亲爱的狐狸 | 西安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