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她哭戏有多少场,眼药水就有多少瓶,这就是所谓的“哭戏炸裂?”

subtitle
Sir电影 2021-09-22 14:32

来了,来了。

哭戏片段上热搜,这已经是第几次了?

前几天Sir就在纳闷:

什么叫“水龙头”?

是说来就来?还是流量大的意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放一段哭戏+吹一波演技,已经成了明星的固定宣传套路。

包括不限于:

#宋祖儿哭戏好美# #章若楠哭戏好心疼# #沈月哭戏# #刘涛洗脸式哭戏# #张予曦谈哭戏鼻涕拉丝#……

结果一点开。

那真叫一个好家伙!

想知道什么叫“神仙落泪”吗?

品,仔细品。

就问你仙不仙。

再看看“教科书版的演技”。

你觉得会花落大幂幂、Angelababy、迪丽热巴、杨超越、杨紫、赵丽颖、李沁、郑爽、刘亦菲……谁家呢?

而这何止是“感染力十足”。

说是重度感染也不为过!

Sir已经基本总结出规律了:

平静而表情完好的,就是“哭戏好美”;边哭,边说台词的,就是“哭戏好心疼”;想哭哭不出眼泪,顺势就夸“隐忍式哭戏”……

你们够了。

真当我们没见过哭?

动不动就哭上热搜,这到底是演技的滑坡,还是眼泪的通货膨胀。

今天该挤一挤这哭戏里的水分。

01

内娱市面上,最常见的集中哭戏困难户。

第一种,赤贫型

眼泪是一滴都没有啦。

刘德华这张经典的“震惊脸”表情包,面对的就是拍了半天,愣是挤不出半点泪水来的Angelababy。

剧组为了赶进度,只好用上眼药水佯装泪水,快速完成这场戏。

到了《云中歌》这场流产的戏,杨颖继续沿用这个套路。

嘴里念叨着“我的孩子”,但脸上却是云淡风轻,连眼圈都不见泛红。

奇怪的是,眼泪却依旧能一滴滴流淌下来。

这眼泪怎么比孩子还难产……

7月份,电视剧《琉璃》有关袁冰妍的一组幕后花絮流出。

看这画面:

滴眼药水,扔眼药水。

一整套动作下来,行云流水,妥妥的一个“飒”。

哭戏有多少场,眼药水就有多少瓶。

滴完,一秒开机进入状态,相当娴熟。

只不过比杨颖更讽刺的是:

袁冰妍的工作室就曾以她的哭戏为宣传点,还发明了一个词汇:眼泪制造机。

这哪里是眼泪制造机,这只是眼药水的搬运工啊。

赤贫之上,哭戏进入温饱型

能哭出来了,流的是自己的泪,不过这效果嘛……

看不出有难过,只看出了挤表情的难受。

憋嘴,吸鼻子,像打喷嚏。

皱眉,低头,抿嘴唇,像怕被人识破一样把脸别过去。

因为把控不好五官,也就容易随时“哭走形”

男友高山和歹徒一起坠楼了。

她在笑,她在狂笑。

怀疑闺蜜安生和对象家明关系暧昧。

她笑还不够,直接“喜极而泣”。

她呢?被人抛弃。

看起来像是喘不过气来。

第三种,叫摆阔型

哭起来的确也有模有样了,但你掂量掂量她的感情,又像一个空空如也的荷包。

比如不久前哭戏上热搜的演员白鹿。

戏里戏外,都在循环反复地强调一个概念:水龙头似的哭戏。

导演喊了NG,她在哭。

到了化妆间,她也在哭。

9月2日,工作人员发表一则白鹿追《周生如故》的微博。

镜头里,也是白鹿边哭边录视频,主题:白鹿看自己的剧哭了。

随时随地都能哭,这就叫演技了?

单看一张图,好像哭得是疾风暴雨。

但是连连看以后,是不是马上腻了——哭来哭去,就是那三板斧。

只知道哭。

却不知道哭的原因,也不知道哭传递的感情。

一个结果,是哭得重复单调。

另一个是,哭得情节错乱。

比如你能从这表演中,读出她在干什么吗?

A.难产

B.做噩梦

C.姨妈疼

D.心灵感应到恋人被处刑

表情痛苦,辗转反侧,满头大汗。

演员在努力演自己的。

你却读不懂,此处的情节是:D。

单说哭。

吴谨言这个哭,好像没什么大毛病?

错。

如果你看到,这是她在母亲被丢入井底后产生的反应,就会知道这种干吼有多离谱。

所以说,不是只要哭出来了,就得分过关。

越来越多的演员,正在把一种程式化的哭戏,当做万金油,甚至是营销演技的手段。

忘记了演戏不是完成规定动作。

而是要真正理解那个人。

02

要演好哭戏首先得理解——人为什么哭?

如果说哭是一种情绪的释放。

那么人和动物的区别就在于:

动物只服从于原始本能。

而人哪怕在释放情绪时,也依然有所保留。

这层保留便是理性,是文明,也是脱不去的伪装。

哭,固然是情绪崩溃、眼泪决堤。但哭也是分场合,也是看人脸色的。

你说当众哭和私下哭,对着父母哭和对着恋人哭,这哭起来的样子能一样吗?

《悬崖之上》。

秦海璐贡献了一场让老谋子都鼓掌的哭戏。

秦海璐每天固定喝8L的水,食量也加倍,就为了让镜头里的自己看起来更加浮肿和憔悴,演出王郁服毒濒临死亡的状态。

得知丈夫老张被逮捕,并遭到敌人严刑拷打的消息。

她躲入卫生间,拧开水龙头。剧本设定,她坐在马桶上哭。

但是秦海璐却改成,蹲在马桶旁边。

为什么?

因为坐在马桶上,感觉过于轻松了;而蹲在地上缩成一团,显得更紧绷有力。

你再看左上角的水龙头开着水。

这代表她想用水声作为掩饰,不希望敌人发现她脆弱崩溃的一面。

这不是一场简单的哭。

她要用一个身体,同时做出两个强烈的反向力

一是释放

她的哭有明确的目的,那就是调整情绪,继续面对严酷的斗争。

这如同酒后有意的催吐,要快速地释放负担。

二是收缩

因为释放的情绪如此剧烈,她必须用力控制身体,才能让动静不被发现。

所以你看她张大了嘴巴,却没有发出声音。

蹲在地上,是为了更使劲地抱紧身体,就像是在捂住胸中一阵又一阵的小爆炸。

哭的每一个动作,都有逻辑可循。

秦海璐说过自己“不背剧本”,并不是即兴就来的。

比起剧本上的对白,她更在意一个角色是如何成为她自己的:

拿到剧本后,我最先做的事情,不是背台词,而是去分析自己的角色,包括剧本里所有的角色......然后会根据台词,把每一个角色全部都分析一遍,这就等于把剧本“吃”到最透了。

同样是哭戏。

《悬崖之上》里的刘浩存明显就被比下来了。

有人吐槽说,她好像和身边的人格格不入。

这种感觉是怎么产生的?

比如,“乌特拉”秘密行动完成,老张和王楚良相继牺牲。

小兰询问周乙,两人死前有没有遭受敌人折磨。

周乙谎称自己在现场,眼看着两人用枪里的最后一颗子弹自尽。

这里,于和伟精准演出了一个人撒谎的样子。

眼神飘忽,却自始至终都不敢看对方的眼睛。

按理说,小兰应该有所怀疑。

但刘浩存完全没有接住戏,一双无辜的大眼睛,清纯得没有半点历练的样子。

依旧是掉泪、低头、抿嘴,哭戏“万能基础三件套”。

光看这场戏,估计没人会相信这是一个战乱中,刚经历一场与队友、爱人生死别离的女人,更像是刚进社会的女大学生。

再到后面,看到王郁一家团圆。

你瞧。

“三件套”再次上演——掉泪、低头、抿嘴。

这和刚刚的那场哭戏,除了换身行头以外,表演上几乎没有任何区别。

但明明,两场戏的情感是截然不同的。

前者,是哀伤,是感叹;

后者,是心疼,是感动。

这些,全被她“整齐划一”,而且都点到为止。

但事实上是。

这一次哭和下一次哭,都是不一样的。

甚至同一场哭里,也可能变化多端。

比如《李米的猜想》结尾的这场戏。

知道自己迟早有完蛋的一天,方文提前录好了一段VCR。

警察放给李米看。

你看看周迅这场戏有几个意思。

最先是紧张,眼睛瞪得大大的,身子微微颤抖。

因为这时的方文已经死了,再次出现在录像里,李米不知道他会说什么。

紧张,来自于这4年里的未知。

但很快,她镇定了,眼前还是4年前的方文,连熟悉的气味似乎都能从屏幕里溢出来。

往昔复位。

最后,一个“对视”,对方笑,她也笑,还低下头来笑。

李米倾听对方的告解时,眼泪一直在眼眶打转,但被收敛住。

直到方文摁掉了摄影机,从画面里消失,屏幕里只剩下嘈杂的“雪花点”。

一切就这么结束了。

恍惚中,眼泪这才止不住地,一颗一颗往下掉。

这段哭戏,全程有3分钟之久。

这就很考验演员的处理方法。

周迅在这里,以一种反高潮的方式

别人可能边看边哭,像拧开了水龙头,哗啦啦不停好像就够悲伤了。

她却反着演,看的过程中酝酿出复杂的情绪,最后一刻,再把眼泪“放出来”。

这种令人心碎的方式,反而更能演出角色的脆弱与坚定。

而这种处理方式,实际上就是以一种站在角色之上的高度,去审视并思考不同情景下所配合的表演。

不是哭得声泪俱下、语无伦次,就叫哭戏感染力。

好的哭戏,随情景而变,随故事而变,随心境而变。

03

我们今天的国产影视剧,是怎样把哭,这样一种人类感情的高能时刻,演绎成流水线上的机械劳动的?

不想针对大幂幂。

但李少红评价她的这段话,可以形容很多人:“笑就是哈哈哈,哭就是哇哇哇。”

哭,是个“活儿”。

像极了一些演唱,好像飚了高音就是有唱功,却不理会任何歌曲的美感与情感。

什么是好的哭戏。

在Sir看来。

不是你看见ta哭了。

而是你能看到眼泪如琥珀一般,包裹着ta无法以别种方式说出的故事。

《孝庄秘史》宁静那一段被人津津乐道的哭戏。

大玉儿突然收到了多尔衮的死讯。

看看当年的宁静是怎么表演的:

她先是呆住,脸上是震惊后的茫然,她摸了摸眼角,却发现没有眼泪。

久久,才缓过神来,诧异又内疚说着:

“一个影响了我一生的男人,死了,我却吝啬到,不能为他掉眼泪。”

最后,终于抑制不住泪水。

回到当年的少女脆弱时,悲痛着昔日恋人的死去

苏茉儿 他死了

一个我爱了一生的男人

他都不跟我说一声 自己就死了

吝啬,源于太后身份的限制。

内疚,则是愧对于与多尔衮少年相知、多年相伴守候的爱情。

孝庄心里有多尔衮,但也有江山社稷、儿子顺治帝位的稳固。

这场哭戏,就是典型的基于角色身份去考量。

宁静的哭戏,好比孝庄人生的一场倒带,从孝庄到大玉儿,一层层去回拨情绪、回拨人物。

再举个例子,《潜伏》最后一集,翠萍和余则成分开的戏。

这场戏,姚晨形容自己是“准备过了头”。

看剧本的时候,每次看到这一段就热泪盈眶,所以开拍前,姚晨就已经提前酝酿好情绪,镜头里哭得稀里哗啦。

但冷静下来后,姚晨突然意识到自己演的不对。

观众知道这两人以后不会再见面了,但翠萍是不知道的。

她还以为没过多久,自己就能和余则成在家里见面了。

她应该是高兴的。

同时,又意外,看到余则成还活着,激动得眼眶中带着泪。

最后满怀希望地离开。

为什么会演错?

因为一开始姚晨,把“翠萍”当做“姚晨”。

但演员应该做的是,把“姚晨”化作“翠萍”。

就像姚晨后来说的:

演员如果对你的角色

没有一个客观距离的时候

你离它太近,你过于主观化的时候

你很容易演错

这里的主观化和客观距离。

实际上就是演情绪和演人物的区别。

用何冰的话说:

“我们对人物的理解,是我们通过他一系列行为之后,我们得出的结果,他内心是这么一个阴鸷的人,而我们不能演那个阴鸷,那是个答案,而我们要演的是这个算式。”

只演结果,而不去思考推导的算式过程。

才会演出一幕幕似哭非哭,越哭越像泄气的皮球。

还非要营销

哭得越炸裂,就代表演技越强。

或者,哭得克制,就代表越“高级”、“美”。

看到了没。

在他们看来,哭也有比较级。

而哭戏,成了用来炫耀、取宠的工具,来证明自己才能出众。

但哭从来不是可以在同一条赛道上竞争的项目。

而是无数条曲径通幽,抵达普罗众生隐秘的角落。

《一代宗师》里,宫二的一滴泪。

轻轻的,慢慢的,但情绪却是“四两拨千斤”。

《七月与安生》周冬雨在死亡通知书上签字这一幕,五官扭成一团,被说“丑”。

但这不也有动人的力量吗?

归根结底,评价哭戏的标准只有一个

能否把人物立住、立足。

而无所谓以什么方式去实现。

哭戏,并不比其他戏份更“炸裂”,更能代表演技。

你何时见过提起林青霞、张曼玉、周迅、巩俐时,夸的是:她好会……哭?

想起郝蕾面对导演刘恒讲戏时,甩出的话:“您说的这个演法,是我从20多种方法里选择出来的最普通的一种。”

哈哈,狠不狠。

最高明的那种演法是什么?

没有标准答案,可以一次次地尝试、变换。

表达人物的心声,哭可能是一种。

但那种速成而泛滥的哭,一定是最爱滥竽充数的那种。

无论看上去多努力张开嘴巴。

但你听

播放的,全是这个世界的无聊和吵闹。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罐头盖的日与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85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