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21岁自闭症女孩生活自理连打3份工,家长做对了什么?

subtitle
大米和小米 2021-09-22 00:0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9月13日下午,广州市花都区的一小间店铺里飘出黄油香甜的味道。店内的工作人员低头忙碌,赶着完成中秋月饼订单。

晓雯齐耳的短发下露出一张白净的脸。21岁的她戴着帽子和口罩,熟练地将烤制好的蛋黄酥放到包装盒里。

晓雯工作时的状态与普通人无异,要不是晓雯的母亲杨玉冰介绍,没人能看出她是一个中度自闭症孩子。

现今她已是亭亭玉立的少女,不仅能自理,还能参与许多工作。这些结果,离不开母亲杨玉冰的努力。

中度自闭症身兼数职

既是点心师傅,也是保洁员

2021年1月,晓雯来到星梦工作坊实习,从零开始学习烘焙技术。

星梦工作坊是花都区手牵手特殊需要孩子志愿者服务队成立的一家烘焙坊,这家店致力于培养特殊需要孩子的工作意识、素质和技能。杨玉冰是星梦工作坊的负责人,每逢社会上有合适的招聘,杨玉冰会带着孩子们去面试。

一开始晓雯每天泡在工作坊里,和几位师傅学习称重、和面、烤制、包装。半年后,晓雯可以独立烤制蛋黄酥。

晓雯还负责一部分广州订单的配送,每送一单,她可以获得10块钱。每个月算下来,晓雯可以收入400元左右。

晓雯的工作日记(图源杨玉冰)

除了星梦工作坊的工作,晓雯每周六还会去同小区的姑妈家做保洁。每次保洁后,她可以获得100元。

晓雯按照姑妈的卫生要求将自己要做的事情写在纸上,按照清单一项项来。扫地,拖地,擦桌子,扔垃圾……清洁完,晓雯会把这张纸放到姑妈家冰箱下面,方便下次再用。

杨玉冰说,晓雯从不偷懒,每次清洁完,姑妈都很满意。但偶尔会忘记关闭门窗,或是东西摆得不够整齐,这时候姑妈会指出来告诉晓雯。

有一次,晓雯坚持要带笔去姑妈家,杨玉冰不懂孩子这样做是为了什么,结果晓雯回复,“我要看姑妈还有没有想补充到流程里面的。”这让杨玉冰哈哈大笑,也让她很触动,“哎呀,这孩子真是挺可爱的。”

在杨玉冰看来,无论是不是自闭症孩子,他们都要走向社会,学会独立。

走向社会的前提是生活自理。从晓雯被诊断那年开始,杨玉冰就下定决心培养她的自理能力。

再难熬,也要让她融入社会

晓雯4岁那年被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的邹小兵教授诊断为中度自闭症,测试显示她的智商仅有55。

从新生命降临的喜悦,到逐渐发现自己家孩子的异样,再到确诊,这其中的辛酸苦楚对杨玉冰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17年前,大众哪有自闭症这个概念?没有科学规律的干预,更别说社会接纳他们。

“那时候,很多家长都想带着自闭症孩子自杀,说实话,我也理解。”杨玉冰回想到刚确诊的场景时,重重叹了口气。

要向命运低头吗?不,杨玉冰选择慢慢接受了这一事实,调整期待。

晓雯生活中的样子(图源杨玉冰)

晓雯还没入小学,杨玉冰就让她学做家务中,负责擦桌子。擦了几年桌子后,杨玉冰开始教晓雯洗碗,再到洗菜,洗衣服,晒衣服,做饭。

现在的晓雯,不仅会扫地拖地,还能和杨玉冰一起商量每天吃什么,负责煮饭。

有了自理能力,但晓雯还缺少规则意识。晓雯7岁时,杨玉冰决定送她去普校上学,这不仅能让她融入社会,也能让她学习规则。

不过她能适应普校的环境吗?总爱甩手,注意力无法集中,没事就走来走去,会不会被老师投诉?

尽管有担心,杨玉冰还是带晓雯来到了一所普通小学。

幸运的是,在了解晓雯的情况后,老师和同学对晓雯都十分包容。不过,新的难题出现了,晓雯无法完成学校要求的作业。每次写作业时晓雯都会发脾气,重重地拍桌子,嘴里念念有词,“我不动,手不动,脑袋不动,嘴巴不动”,杨玉冰看到晓雯这样,哭笑不得。

她把晓雯的情况告诉了任课老师。老师说,“不要给她压力了,作业交不交没关系,首先让她接受,让她慢慢融入。”

晓雯和杨玉冰(图源杨玉冰)

杨玉冰不再逼晓雯写作业,而是每晚大声念书给晓雯听。最开始,晓雯不理不睬,杨玉冰不管她,坚持念书。两个月后,杨玉冰觉得晓雯可以听懂了,故意读错了课本内容。让人惊喜的是,晓雯主动纠正了杨玉冰。

慢慢地,晓雯愿意学习了,杨玉冰和老师也经常表扬晓雯,“晓雯有了自信心,后来她特别喜欢上学。”

回想这段经历,杨玉冰说这是最难熬的阶段。突发的情绪问题,大喊大叫,跟不上集体进度,每一项都曾让杨玉冰焦虑万分。

但不管发生什么,杨玉冰都坚持每天让她做力所能及的家务,让她学习规则。

虽然进步缓慢,但晓雯却实打实学会了越来越多的生活技能,这也为她融入社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磕磕绊绊

21岁自闭症女孩的工作经历

来到星梦工作坊前,晓雯曾有过两份工作。

第一份工作是在民宿做保洁。2019年6月职高毕业后,晓雯经母亲熟人介绍,来到一家民宿打扫卫生。双方约定每月支付晓雯1000元。

最开始,晓雯的自我刺激行为比较明显,也不理解工作规则。

每天工作前,她都要在民宿院子里不管不顾地跑几圈,跑完才能干活。

担心晓雯的自我刺激行为打扰到客人,最开始老板没有给晓雯安排客房的清洁工作,只让她负责院子和其他户外场所的清扫。

随着对晓雯越来越熟悉,同事丽姨会在她跑圈时提醒她,“晓雯,我们先干完活再跑。”这时,晓雯会慢慢停下脚步。

晓雯在工作中面对的挑战不止一个。

淡季时,晓雯和同事可以中午休息一下。但有一天领导来检查工作,同事丽姨告诉晓雯今天不能睡觉,晓雯很生气,“今天给我睡,明天不给我睡,我怎么知道什么时候能睡,什么时候不能睡?”领导哭笑不得。

杨玉冰想了个办法,她让晓雯每天中午问同事,“我今天中午可以睡觉吗?”只有经过同事同意,晓雯才能睡觉。在这之后,晓雯再也没因睡觉闹出笑话。

但疫情来临,晓雯所在的民宿关业了。再开业时,民宿换了领导,没有人通知晓雯上班,晓雯失业了。

晓雯在工作坊中工作(图源杨玉冰)

在家一段时间后,杨玉冰还是想让晓雯融入社会。“我就想让她努力去面对,就业最起码可以让她走出去。”

2020年7月,杨玉冰听同事说有家华莱士在招小时工,就带女儿去了。经过试用,晓雯来到门店做保洁工作,负责打扫卫生和纸巾包装。有了之前的工作经验,加上周围都是年轻包容的同事,晓雯很快适应了,“我很喜欢这个工作。”

可好景不长,半年后,晓雯的经理离职,经理手下的员工和小时工也需要离开。

被辞退后,晓雯来到了星梦工作坊,有了文章开头的场景。

自闭症不仅需要小龄干预

更需要终身支持

聊到自闭症,大多数都会想到小龄干预,但在杨玉冰看来,自闭症需要终身支持。“我们要与自闭症共存,而不是消灭。”

晓雯在青春期时被确诊为Ⅰ型糖尿病,这个消息让家人很头疼。晓雯最喜欢的吃的零食就是含糖量极高的曲奇。

青春期的她也变得更为敏感,杨玉冰一句善意的提醒,甚至是一个眼神,都会触发晓雯的崩溃情绪,导致她大喊大叫。

糖尿病怎么能经常吃曲奇呢?每次杨玉冰提醒晓雯不能吃甜食,晓雯都会忽略。杨玉冰面对这个困难很是挠头。

提醒一次没有用,那就坚持每天提醒晓雯。经过两年日复一日的努力,杨玉冰终于通过提醒让晓雯意识到了自己的身体问题,晓雯也开始有意识地控制饮食。

最难的阶段终于熬过去了,杨玉冰说,“现在我就希望晓雯开开心心的,要是晓雯能找到社会上的工作,那就更好了。”

星梦工作坊(图源杨玉冰)

星梦工作坊终究是庇护性的,杨玉冰依旧希望晓雯独立在社会上就业,因为星梦工作坊终究是庇护性的。所以每次看到合适的机会,杨玉冰都带晓雯去试试。

在我们告别时,晓雯切了两个蛋黄酥从楼上走下来,有些害羞地把盘子放到我们面前,就想转身离开。

“现在你该怎么说?”杨玉冰提醒她。

晓雯微微一笑,“姐姐,请你们尝尝蛋黄酥吧。”

大米和小米APP

即将上线

大米和小米APP

旨在让家长尽可能少花钱甚至不花钱

获取更丰富更专业的干预技能

给孩子更多陪伴

加速孩子的康复和成长

直击核心社交障碍

更快提升孩子的独立生存能力

赋能自闭症家庭追求广阔美好未来。

采写| 柚柚

编辑| 当当 主编|秦馀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