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台军这是什么阴间画面?汉光37:坦克在海岸开炮,战机把公路当跑道!

subtitle
军武速递 2021-09-21 19:00

来源:军武速递官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9月13日至17日,台湾地区军队每年一度的“汉光”兵推实兵验证环节在全台诸作战区展开,而在今年四月底、五月初,台军已经完成了今年“汉光-37”兵推的图上兵棋推演与讲评。

同往年台军“汉光”兵推往往只设定6天5夜的作战期限不同,据称今年的“汉光”兵推兵棋推演环节持续了8天7夜,进一步提高了台军实施“作战”的烈度,还设置了台西海岸空军力量在第一波次攻击中即遭到“全灭”的不利态势。这也算是“料敌从宽”吧。

汉光37的"阴间画面"

暂且不说早已结束的“汉光”兵推兵棋推演与讲评,在刚刚结束的“汉光”军演实兵验证环节中,通过公开消息,我们又看到了台军出现了诸多让大陆军迷感到啼笑皆非的“阴间画面”:

如9月16日,“汉光-37”军演实兵验证环节的第四天,台湾地区空军在当日组织了所谓的“佳冬战备道起降训练”。此次演练中,台湾地区空军精锐尽出,先后出动了第1联队(驻台南市、澎湖马公)的IDF战斗机、第2联队(驻台北新竹)的幻影-2000战斗机、第4联队(驻嘉义基地)的F-16V型战斗机、第6战术混合联队(驻屏东空军基地)的E-2K型预警机,在位于台湾地区东海岸花莲的花莲-佳山基地群战备道进行了公路起降训练。

而在9月15日,推演的第三天,台湾地区军队第三作战区所辖陆军第6军团第269机步旅,又在桃园、新竹一线的海岸上进行了海岸防御演练,“坦克开上海滩对海射击”这一台军历次“汉光”演习中的“名场面”再度上演,此情此景,不禁让很多人发笑,台军演习是“戏精附体”,毛病改不了了。

那么,台军此次“汉光”演习中“坦克在海岸开炮,战机在公路起降”,真的是自说自话、戏精附体、拿演习如同儿戏吗?绝对不是,毕竟连台军自己都说,此次演习中的“佳冬战备道起降训练”,属于台军总体防御作战规划、也即所谓“固安”计划中“战力保存”部分的重要环节;而机步269旅在桃园、新竹一线海滩上进行的坦克炮对海射击演练,毫无疑问,则属于台军本岛防卫、海岸防御战役作战方案中最后一个环节“滩岸歼敌”的部分。

战机把公路当跑道

我们先说此次“佳冬战备道起降训练”吧,这么多年来,想必连咱们大陆军迷都知道,有信心、有能力跨过台湾海峡,维护祖国统一和领土完整的力量,在和台湾地区军队交战时,首轮遂行的必然是包括海空联合突击在内的联合战役级火力准备。

既然连咱们大陆军迷都知道,那台湾地区军队即使再傻,对导弹战役突击和联合战役火力准备也还是有些认知的,这也是为何今年“汉光-37”军演的兵棋推演讲评环节中,台军上来就想定西海岸新竹、嘉义、台南、屏东几个空军基地在第一轮作战想定中就“全灭”的因素。

而作为西海岸几个基地“全灭”的反制措施,其实台军早在郝柏村担任军令部门总长时期,就开始在东海岸依托台东志航基地和花莲佳山基地,建立两个大型的战略级空军基地群,建设“佳山工事”和“建安工事”两个大型山体洞库或地面飞机坑道。在战时,台湾地区空军是打算部分放弃西海岸的几个空军基地,将大部分躲过第一轮联合火力准备的战机转移到东海岸的花莲-佳山基地群、台东志航基地群,尔后依托这两个拥有坚固防御和充足补给的基地群展开空中战役布势,这种转移阵地的策略也就是“战力保存”。

以此次作为“佳冬战备道起降训练”主角的花莲-佳山基地群来说:

该基地群包括花莲机场、佳山机场两座大型空军机场,跑道长度分别为2500米和2750米,且两条跑道之间还有一条2500米长的联络道相接,所有跑道、滑行道、联络道均使用高标号混凝土浇筑,可以用于起降飞机。除此之外,在机场周边还有三到四条保密或半保密状态的应急跑道,平时作为高标准高速公路,战时清除中央隔离栏、加装着陆引导设备后即可作为战备道使用;

在坑道工事建设上,台湾地区空军依托佳山基地一侧的中央山脉花岗岩山体,在上世纪80年代郝柏村任台军军令部门负责人期间以“828工程”的代号建设,修了9年才宣告完工,估计在花岗岩山体中开挖的洞库长度约2000米,可用于容纳100架以上的战斗机,且由于洞库上方花岗岩厚度超过百米,几乎没有任何侵彻弹头能够打穿洞库顶棚;

最后,在指挥体系建设中,佳山-花莲基地群可部分承接台湾地区空军战术管制联队甚至空战联合指挥中心的部分职能,也就是它不仅可作为台空军战役战术军团指挥中心,还可作为台军基本战役军团的指挥中心使用,层级非常之高,在弄清楚以上问题后,我们能够明白,为何台军要在花莲-佳山基地群附近搞这次战备道起降训练、甚至连小蔡都到场观摩了。

坦克在海岸开炮

说完了台军“汉光-37”演习中的“佳冬战备道起降演练”,咱们再来看一看台军第6军团机步269旅在桃园、新竹海岸上搞的“坦克对海射击”训练。

其实,根据台湾地区军队海岸防御战斗主要作战想定,这种“坦克对海”射击本身就是台军作战想定中的一个重要环节:

根据台军作战想定,将海岸防御战斗划分为如下几个环节,首先是“海空拦截”,主要通过海空联合火力突击,打击对手的渡海登陆船团,干扰对手第一、第二梯队在换乘区编波;

其次是“泊地攻击”,主要打击对手在换乘编波区的换乘作业,破坏对手的上陆梯队、进攻队形;

第三是“滩头抗击”,主要由台军战时召集、加强的甲、乙种后备旅组成,由这两种后备旅依托既设海岸防御阵地对登陆兵第一梯队实施抗击。

而在甲种后备、乙种后备依托进行要塞化、筑垒化建设的海岸防御阵地,有效阻滞了登陆兵第一梯队攻击浪头的情况下,在海空联合攻击、泊地攻击等有效破坏了对手第二梯队上陆队形的情况下,台军将适时选择适时反击作战。

台军认为“滩岸歼敌”是重要的环节

其中作战区一级负责实施局部反击作战,主要目标是恢复与稳定局部地区的防御,歼灭部分楔入台军防御体系战术纵深的登陆兵,维持己方防御态势的完整性和稳固性,将交战线重新推回到滩头阵地一线;

而台军战时最高指挥中心则负责组织实施总反击作战,主要目标是动用全部机动兵力,在维持己方防御体系基本稳固的基础上,通过兵力跨区域机动集结、动用战略预备队等措施,在关键地段上形成两到三倍的兵力优势,遂行正面反击、侧翼突击甚至逆登陆,将登陆兵第一梯队全歼于阵内,从而获取海岸防御作战的胜利。

因此,从台军海岸防御作战想定来看,装备有M60A3TTS和M48H型坦克的台军打击旅并不承担滩头抗击作战任务。以台第6军团为例,战时真正摆在一线新竹、桃园海滩上的,估计是第6军团下属的步兵206旅,此外据称兰指部的步兵153旅今年已经换防到西海岸,估计战时桃园、新竹海滩将由206旅、153旅两个甲种后备和几个乙种后备来防御。

等到这几个旅打得差不多、快要跟登陆兵打到“两败俱伤”的时候,才轮到作为台军战役预备队的第269机步旅、第542装甲旅和第584装甲旅出动,这三个旅的驻地几乎就在桃园、新竹海滩的战术纵深,其中第269旅驻桃园杨梅,第584旅和第542旅驻新竹湖口兵营。

届时这三个旅将直接穿过第206旅、第153旅的防线,向海滩实施反击,基于这种想定,作为台军“名场面”的“坦克开上海滩”、“进入既设火力发射点向海岸开火”的场景才能上演,毕竟,到时候台军要“歼灭”的是已“溃退”到海滩上的登陆兵,要“歼灭”他们,那坦克当然是要对着海岸开火的啦。

当然,正如我们所言,台湾地区军队的主要“对手”始终有信心、有能力维护祖国的统一和领土完整,而台军在祖国统一的步伐中所做的一切,无论是从战术还是从技术上来说都是徒劳。但是,咱们有一说一,不能因为台军的装备和战术都“技不如人”,就放弃了对台军的关注和分析,更不能认为台军为海岸防御作战所做的一切想定都是“戏精附体”、“没啥用处”,毕竟,战略上蔑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始终是我军的优良传统,不是吗?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