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随笔,一个孩子的大侠梦,却用在了这个地方

subtitle
眉间的寂寞PLUS 2021-09-21 18:59

每个小孩子都有一个大侠梦。

小时候,武侠小说还没有兴起,四大名著里的《水浒传》流传很广,里面的英雄人物就算没有读过书,也能从一些小洋画片里,贴画里了解到。很憧憬里面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的生活,自由自在,逍遥快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就在我还在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我住在工厂家属区的二村一幢三层楼的红砖房的二楼,和同楼层一个比我大的小孩玩得很好。他家就住在我家左边隔着一个门的地方。

平常不上学的时候,我俩会经常玩在一起。他比我大两年,也是一个学校的,只是出门去学校的时间不一样,不怎么见得着。

我们在一起玩的时候,什么洋画片、烟壳、滚铁环这些男孩子玩的东西都会一起玩。在比摔洋画片的时候,我们俩经常不分胜负,互相输赢所得都差不多,那我们就会在游戏结束的时候,看看谁差着什么,刚好那个时候的洋画片里的人物形象除了神仙鬼怪,就是水浒中的英雄人物。

为了看看谁差着哪个人物,去学校的时候还打听来水浒一百单八将的歌谣:像及时雨宋江啊,玉麒麟卢俊义啊,入云龙公孙胜啊这些。目的就是为了看对方有的我有没有,我有的对方有没有,如果对方没有我有,那看我有没有多的,多的就和对方互换一下我没有的,对方有的多一张的。

每当一边念着英雄的名号口诀,一边对照自己齐不齐全的时候。心中不禁会联想,那些英雄的名号是怎么来的,和这些名号的字面意思是什么关系呢?他们是如何获得这些名号的,他们打家劫舍,劫富济贫,就不怕官府吗?他们大口喝酒,大口吃肉,自由逍遥的生活要怎样才能维持呢?

这么想着想着,好像小说里的英雄人物就活脱脱地跳出来,站在我们面前,招手示意我们也去参加梁山聚义。

向往总归是向往,可学还是得上。于是我们只有在傍晚吃完饭,写完作业的时候,才相约到一个秘密基地去,做游戏,玩画片,最后互相讨论着这些英雄人物的事迹,还不时争论着谁才是正确的那个。

等到天黑不得不回家的时候,依依不舍又极致开心,也算是那个资源匮乏,兴趣爱好单一的年代里,为数不多的能够让像我们这些小孩子们娱乐活动了。

这个小孩子吧,什么事情说得多了,兴趣越发浓厚,就会想办法去模仿,模仿那些小说里的人物。好像自己真是这样的人,行侠仗义,自在逍遥。虽不会去真的打家劫舍,劫富济贫吧。至少也得模仿一下那些所谓的“功夫”,以表示我们也是“大侠”啦!

机缘巧合,有一天,我的这个朋友掉了一个东西在别人家自己搭的屋顶上。

这个自己搭的屋顶就是那种在红砖房一楼,路边朝向的房间。自家种一些小的灌木,要么就是搭一些竹子或木桩,围成一个院子。院子又分成两个部分,一个部分呢是露天的,平常不摆东西,只是走人,通常是院子大门直通自家大门的路;另外一个部分就是要放一些杂物,或者直接把自家厨房安排在那里,这个部分有东西,就要为了防雨而搭一个顶,这个顶一般是比较厚的那种沥青干了以后的产物,里面用一些金属骨架撑着,简易而安全,再在上面种一些爬藤植物,一个院子就完成了。

我的朋友的东西就掉在一户住在一楼的人家院子的顶上。他年纪虽然比我大,但是个子却比我矮,那个顶盖得刚好比他高很多,要是从二楼下去,他那个子又够不到,正在为难的时候,想起了我。

我个子比他高,也许就是这个原因,他想让我帮忙去把东西捡过来。

长时间的英雄人物故事的熏陶,加上自己的联想,就真以为自己无所不能了。经过朋友一鼓动,我自然义不容辞。

那天又刚好是星期三下午,学校没有课。我们就在这个院子周围盘算起来,怎么上去顶上呢?

是往一楼爬上去吗?这是最普遍的想法,却不容易,因为我的个子高却也爬不上去,这个顶周围的一些布置本来就是防小偷的,荆棘丛生,而且油毛毡这个东西不知道结实不结实,手脚一起发力,就算是小孩估计也不行啊;

往二楼上看看,那个顶接近二楼走道,红砖房里房间的布局刚好就是走廊在房门前,给人走的,有水泥栏杆,从上面往下爬不会影响任何住户。我这个子估计稍微够那么一下还是行得通的,顶上的油毛毡比较厚,相信能够支撑一个小孩子的重量。

简单分析一下,我俩商量定,就由我来完成这个任务。

当我走到二楼走道的时候,往下看,心中一颤,太高了吧。随后又想,那些古时候的英雄人物飞檐走壁,是不会嫌哪里高的。马上一股侠气从胸中升起,立刻脑子一热,就爬坐在了水泥栏杆上。朋友手指对着那东西一指,示意我就在那个地方,我也没有怎么考虑这个顶够不够结实。

从坐在栏杆上到纵身一跳,中间忘了经过了多长时间,等我意识恢复的时候,我已经站在了这个自建的顶上了。

什么也没有发生,我没有掉下去,顶也没有被踩坏,甚至那些植物都是完整的。暗自庆幸,我找到了朋友的东西,他刚好跑到了一楼空地上,等我把东西扔给他。我想也没有想就扔给了他,然后向顶的边缘慢慢走了过去。

等我走到边上的时候,才发现,太高了。完全没有办法下去,也许是刚刚经历了跳楼这么荒唐的事,还没平复下来,也许那纵身一跳已经耗光了我所有的勇气,我的英雄梦早已醒了一大半,豪气早就泄了。

我开始为难怎么才能下去。时间开始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我依然一筹莫展。

下班号响了,我更加慌了,大人知道了怎么办?一楼住户的大人知道了再告诉我爸妈,要不我爸妈直接看见我站在这个尴尬的地方,要不很多人围观。我脑子里马上一片空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果然,下班回来的大人开始各自回家,住在我在的这栋红砖房的大人从下面过,看见一个小孩子站在上面,先是好奇是谁家的,然后就开始互相交头接耳,商量着要告诉我爸妈。

眼看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我也越来越着急的时候,爸妈出现了。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一会儿高兴,高兴的是总算是有人来救我了;一会儿又难过,难过的是爸妈知道他们的孩子干出这种荒唐事,怎么和院子主人道歉是小事,踩坏了人家的顶摔伤了就是大事了。

爸妈看见我以后,先是笑,傻儿子干荒唐事,还被困在了上面;然后是着急,不知道这个顶还能撑多长时间,赶紧把人弄下来。

还是老爸走上前,大叫道:“儿子,跳下来,我接着你。”

我犹豫了一会儿,想该怎么跳的时候,院子主人也回来了,看见了这个不得了的人站在自己院子顶上,急忙走过来观望着,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我看见了院子主人,心里慌了,也不想怎么跳好了,就赶紧跑到顶边上跳了下去,老爸稍微接了一下,我就平稳地站在了地上。

爸妈上下打量着我,心中又好气又好笑,看没有什么大碍,就带着我和院子主人道了歉。厂里的人互相认识了很多年,看顶没有事,这件事也就算过去了。

看热闹的人知道事情过去了,也就散了。

回到家,老爸老妈问了问事情的缘由和经过,然后语重心长地和我说:“小笨蛋,自己胆子很大吗?不知道干这件事前动动脑子,你那个朋友是在利用你,你不知道吗?”

我还要争辩什么,老爸说:“你看,你那朋友要你办事的时候就在你身边,现在出事了,他去哪里了呢?想想吧!”

我低下了头,被老爸一句话就说得想通了。

反思以后,感觉最后上当的是我,万一出事了,该承担责任的也是我!

小小年纪,就能够知道如何为自己谋利益,自愧不如。

后来,我和那个朋友慢慢地淡了,也许因为一年以后我搬家了,去了离学校更近的地方,离这栋生活了很多年的红砖房远了,也许是学校比较大,在不同班级也会离得远,就再也没有和那个朋友联系过了。

生活的环境不同真的会把人塑造得不一样,我是不知道那个朋友生活的家庭是什么样的,却可以让他变得那么精明。也算是吃一堑长一智吧,至少后来再也没有干过这样的荒唐事了。

后来长大,每当想起离大侠梦最近的一次,总会不自觉地摇摇头,然后低头不语。也许成年人的世界再也没有那么单纯得可以为了心中的梦想大胆走出那一步了。是更关注周围人的看法,还是更关注那些心中的恐惧,不得而知,反正只能再温习一遍武侠小说,再在脑海里飞檐走壁,行侠仗义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