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为什么广州的一个中药市场,成了外国游客的打卡圣地?

subtitle
长发绾君心思 2021-09-21 11:47

“广州有啥好玩的地方啊?”每个初来广州的愣头青脑中都会浮现这一问题并发动自己的当地人脉试图解决这一亘古难题然而,答案往往令人失望“广州塔?瞧瞧这是人说的话吗?排队两小时,打卡五分钟,只为彰显自己是个不会玩的土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长隆?请问现在哪个大点的城市还没有游乐园和海洋馆?你咋不说网鱼网咖呢?”前段时间头一次来广州的一位朋友,也遭遇了这一困局。望着千篇一律的打卡地推荐,他不得不另辟蹊径,打开了外国人最爱用的旅游网站猫途鹰(Tripadvisor)。没想到这一瞧,就在一群妖艳贱货中发现了一个画风截然不同的地点——清平中药市场。

它在外国游客中的人气,可以拳打黄埔军校旧址,脚踢后起之秀二沙岛。
注意看评论数和体验数K11这种网红商城和它相比,论人气还停留在人迹罕至的史前时期。

一位外国友人留下的推荐语,更是让人心驰神往、浮想联翩:“这是个从电影里走出的地方,一定值得参观!”

到底是什么魔力,让区区一个中药市场成了老外的网红打卡地?接下来,我陷入了思考 。

据说,当年马可波罗来中国时,曾经被花花绿绿的中药震惊得连连口吐牛逼。然而他应该没有料到,即便过去了千年,他的后人们依旧会在清平市场中,做出同样的反应。作为全国最大的中药材市场,这里给外国游客带来的首要冲击,便来自铺天盖地的量,和浩如烟海的种类。如果运用点文学性的夸张来描述,那么到清平中药材走上一遭:人均视网膜上都得蒙上五厘米厚的药渣。在猫途鹰的清平市场评论区里,这类评论比比皆是。(评论内容皆为机翻)这不,一位挪威大妈激情发问:“他们用这些东西搞啥咧?成千上万的商店!成千上万的中药!”

不知她的祖先维京海盗当初若是目睹了中国人的药材清单,是否会担心自己被抓起来晒干了煲汤。文化冲击总是双向的。前往泰国的中国游客,会被当地开放的性文化震得一愣一愣的。而来到清平的泰国游客,其知识盲区同样受到了一通地毯式大轰炸,以至于两句话炸出四个感叹号。

相较于“一惊一乍”的西方人和东南亚人,来自同为文明古国、且当地民俗同样生猛的埃及游客,则完美地融入了清平市场的氛围。其面带微笑,举起蛇干的画面,让人联想起了他头顶毒蛇的古埃及法老先祖。

以上的外国游客,对清平中药材市场的认识基本还停留在单纯猎奇层面。一言以蔽之,感慨无非都是“啊!神秘的东方!啊!古老的传奇!”但是,也有一些游客能够拨开这层薄纱,发现一些更“中国”的东西。一位来自新加坡的游客,偶然洞见了中国生意人的“托儿”奥义。白天他来时,摊位前有顾客在挑选药材。到了晚上,同样的“顾客”依然在挑药材。

另一位西班牙游客运气比较差,来的时候赶上很多店铺关了门。本打算猎奇的他,自己反而成了摊主们猎奇的对象。用他的话来说,每个人都像“有3个脑袋一样地盯着他”。

严格来说,清平市场是一块面积很大的区域。除了中药材市场外,还包括宠物市场和水族市场(现已搬迁)。另外,这片历史颇久的区域,也有许多老广在此生活。不少外国游客慕名前来,为的就是这里的“老广州”内味儿。在一位加州游客看来,天河那片都是被过滤之后的fake广州,无聊,且缺乏个性。

另一位巴西游客也觉得,在这儿才能看到中国最真实的一面,甚至还流下了泪水。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工作时间过长,居住条件恶劣,吃很多其他国家的人根本不吃的东西,只能在温饱线上挣扎。

然而,也有游客对这里的文化习俗很反感,一位加拿大游客给出了一星,表示不会再去中国了。

学术界有个名词,叫东方主义。简言之,它算是一种西方中心论,指以将东方视作对立面,敌视或带着偏见去审视东方文化。重温上面的游客评论,很容易就能发现东方主义的影子。比如猎奇性地看待中药,苛求低收入者的环保意识。当然,在缺乏了解的情况下,偏见是难免的,中国人看外国往往也是这样。清平市场真实模样到底是怎样,还得亲自去看一看。

有人说,广州曾是“东方巴格达”,治安差得一匹。也有人说,广州是做生意的圣地。一把梭哈,成则会所笑哈哈,败则打包滚回家。总而言之,这些刻板印象,构成了许多人对广州认识的一部分。清平中药市场位于荔湾区的六二三路上,邻近黄沙地铁站。出了站,大概十几分钟的路程。作为广州老城区的一部分,附近的建筑、店铺照片还都保留着曾经的老广州气息。对于北方人来说,多少有种异域风情。

从地铁站到清平中药市场,路上会经过一段遍布医疗用品批发和水产批发的路。虽然没到目的地,路边就已经出现了鼓捣药材的人,正拿着喷枪烘烤地上的不明果实。后来到了市场我才知道,这玩意儿叫石斛。据说古代故事里为救人冒险去悬崖采的“仙草”,指的就是它。

再往前走一些,空气中的中药味儿便浓烈了起来。道路两旁,也逐渐开始有单独的药材店浮现。

大街上鳞次栉比的店铺,和货架上密密麻麻的中药材,仿佛形成了一种套娃的关系。前方呢,就是布满了中药材铺子的清平中药材专业市场。

身为100%made in China的国人,按理说对一般的中药材早已习以为常。但真当海量奇奇怪怪的中药材向你狂轰乱炸,你还是会受到一种强烈的震慑。恐怕,是骨子里的神农血液在作祟吧。

这里卖的中药,有很多都是闻所未闻。在万物皆可靓的广东,药材也要争当一回靓仔。比如图中的靓姬松茸、靓虫草花。

还有一些店家没有标名字的奇怪药材。例如这个,姑且称之为中药版费列罗。

而平日里常见的药材,在这儿也像是变了副模样。沙包大的拳头你可能见过,但你见过砂锅大的灵芝吗?

总之,不管是地上长的还是地下长的,天上飞的还是水里游的,在这儿都能找得到。不夸张的说,清平就好像是把《本草纲目》变成了立体现实版。

梅花鹿标本为鹿茸倾情站台然而,与丰富的种类相反,这些药材的使用方式却显得相当单一。接连问了好几种药材应该怎么服用,得到的答案,皆为老广最爱的烹饪方式——煲汤。

哪怕是顶级猫爪草,也逃不了被煲汤的命运不过,煲一份中药汤的价格绝对不菲。拿开头见过的石斛来说,问了一圈,一斤的价格基本都维持在四位数。

只有少数干货被明码标价而且,据说这里的水很深。一个完全的小白来购物,很容易就被商家套路进高价之类的陷阱里。院办问了一位店主关于外国人来这儿“朝圣”热潮的事,老板说以往来这里逛的外国人确实不少,白天晚上都挺多。但由于我并没有买药材,老板不愿意再跟我多费口舌,其他家的老板也多半如此,一眼就能看出你不是来买东西的,没什么跟我对话的欲望。


可能是因为禁野味的缘故,现在的清平中药材市场已经见不到这种外国游客拍下的活蝎子了整体来看,清平中药材市场分为三部分,一是清平中药材专业市场的大楼,二是不远处的清平东药材市场,三是聚集在市场大楼外的个体商铺。

除了负责销售的店铺,这里还分布着负责把药材打粉、切片和包装的店铺。综合起来,便是中药材产业的一条龙。

而与其相应的,便是依附在这条产业线上的劳动者。还记得那位因当地人的生活环境而哭泣的外国游客吗?到清平走上一圈,你就能明晰她那种感情萌生的因素——这里满是中国下层劳工的浮世绘。例如在炎热的夏日之下(院办去的时候是7月),当街睡着的人们。以天为盖,以地或板子为床。

还有用三轮拉着比自己体型大上三四倍的货物的人。

劳动者们的居住环境,不少也都难以称之为舒适。站在门口,可以闻见里面那种长期缺乏光照而形成的特有霉味儿。

即使建筑已经被定为危险房屋,依旧有人住在当中。

在一处墙面早已斑驳的旧房下,还发现了住户的精神依托。放大下图,就能在窗户下发现一个貌似是老君的神像,悠扬的宗教音乐,从其下方传出。

在来清平之前,朋友曾跟我说:“你应该再去附近的沙面岛看看,我觉得那里就是假的广州。”于是,逛完清平,顺路来到了沙面岛。沙面岛距离清平所在的区域只有一桥之隔。然而长度不过十余米的桥的两岸,却是截然不同的光景。

如果说穿梭在清平街上,感觉像跟一堆药材在破铁锅里被翻炒;那么来到沙面岛,又像是化身盖茨比,体会布尔乔亚曾经在这片土地上的荣光。郁郁葱葱的树交映在宽敞的路面上,路边多半都是些新古典主义或者新巴洛克式的建筑。

例如这个亚细亚火油公司的旧址。在过去,沙面岛曾是英美等国的租界。岛上的建筑,皆为当时的使馆、公司、住宅等设施的遗址。

还有这间蒂芙尼蓝配色的星巴克,大概是我见过环境最好的一间星巴克。

而在这里,也几乎再见不到先前那些劳动人民的身影。取而代之的,更多是带着同伴过来拍照的“有闲阶级”。在长枪短炮的取景框中,构建出即将在点评网站上收获无数赞的美图。

踏出沙面,视野仿佛一下从洞中拉到了开阔的平原。江边特有的柔顺微风吹来,对岸高耸的钢筋水泥拼接出一幅当代大都市的图样。一时间,叫人有点分不清哪个才是真正的广州。

在以前,广州老西关流传有一句俗话:“得清平一铺一世无忧。”清平所在的六二三路及其周围,自古就是广州的商业胜地。

1780年的西关十三行(油画)而对于许多老广而言,以清平市场为圆心的这片地带,还是无数青葱回忆的承载地。把它们像书页般翻开,里面写满了人是如何与地点互动进而将情感寄托于此。建国之后,收回的沙面岛变成了市民的公园。改革春风吹满地,争气的老广市民们骑着无产阶级战车大二八,抹平帝国主义铁蹄在水泥路上留下的印记。

80年代的沙面岛而它对岸的六二三路,也随着历史的演进,在原先那些中医馆的逐渐集中下,最终于1979年诞生了清平中药材市场。还有一批老广记忆中的老字号,好吃的好喝的,这里都有。


1993年的清平中药材市场那时的清平路口,有家叫“蓝鸟冰室”的甜品店。在一些老广回忆童年的文章中,它堪称一道从口中甜到胃里再甜进心坎儿里的快乐密码。4分钱一条的水果味雪条食,够幼年期老广们开心几日。

广州早有“广州十大名鸡”的传说,其中位列十大名鸡之首“清平鸡”当年也是这里的舌尖瑰宝,令无数老饕垂涎三尺。


“皮爽肉滑,骨都有味”,是老餮赠与“清平鸡”的最高赞誉清平鸡诞生在清平路上的清平饭店,因为经营不善,清平饭店的母公司在2002年倒闭。而它附近的六二三路骑楼和各路老字号,也随着政府修建内环路,在1999年被尽数拆毁,是当年中国大陆拆迁速度最快的工程。

当时的施工现场不过,今天的清平中药材批发市场大楼,也正是因为这个工程而诞生。常有人说,广州是一个巨大的批发市场。而清平市场所在的老西关,无疑是最能代表这座大批发市场的一个缩影。当逐渐拔地而起的天际线逐渐抹平城市与城市之间的差异性时,饱经摧残的老西关,依旧拖着有些残缺的身躯,背负着老广州沉重的历史和风情。清平饭店不在了,前任员工们重新开起了文记壹心鸡,把清平鸡的味道传下去。

图源:《星·旅途》在看戏早已沦为老古董娱乐方式时,清平市场周围,依然有人坚守着一家戏服店。

诚如前文的外国游客所说,不来这里的话,可能永远都不会了解广州最real的一面。再比如我的朋友。今年十一,一位东北朋友来广州游玩。在逛了一整天天河区之后,一向喜好拍照的他,竟没按下几次快门——基本都是别的城市有的,没啥可拍的。次日,我给他推荐了清平中药材市场一带。果不其然,那种带着野性的照片又开始层出不穷了。

始层出不穷了。
?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