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姑娘路上捡手机,主动打电话归还,两小时后一见来人,傻啦

subtitle
有点故事汇 2021-09-21 08:5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与君初相识,似是故人归。

这是阿君第二次见到他,依旧二见钟情。那时阿君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她只是想起了这样一句话:如果你在一天内见到同一个陌生人三次,那说明你们真的有缘。

阿君第一次见他,是在一个古镇上。当时她和朋友去古镇玩,其实这个古镇就在她生活的城市里,来过不少次,兴趣并不大,这次主要是带一个来这边旅游的朋友来玩。

朋友喜欢拍照,于是阿君一路上都在充当摄影师。正当百无聊赖之际,突然一个人影闪进她的视线。那是一个男生,穿着一身黑色运动服,留着平头,干净的眉眼,背着双肩背包。阳光刚好照在他身上,暖意洋洋。

阿君觉得心在那一瞬间慢了一拍,她不由看得呆了,一时间忘了给朋友拍照。待到朋友喊她,她终于反应过来,转头回了一声。再一看,男生已经走远了。她只能隐隐看到一个背影。

她焦急地拉上朋友的手,赶紧追了上去。朋友有些莫名其妙,看她焦急地神情,狐疑地问道:“阿君,怎么,钱丢了吗?”

“不是,不是”她说话有些语无伦次:“前面有个男孩,我想要他联系方式,哎,怎么不见了?”再一看看去,那天的人特别多,前面只有滚滚人流,哪还有那个背影。

“他不见了。”阿君蹲在地上,失落得像个丢了玩具地孩子。茫茫人海,世界那么大,她恐怕是永远也找不到他了吧。朋友看着蹲在地上的阿君,脸上满是玩味的表情,阿君今天好像不正常啊!

阿君长得不丑,性格好,追她的人也不少,只是这25年来,都没有谈过恋爱。刚开始别人问她,她会说“宁缺毋滥”,后来别人问她喜欢什么样的,她说有感觉的。

这个回答虚无缥缈,大家无奈地叹口气,说她眼光太高了。大学的时候,宿舍的人猜测室友以后的结婚顺序,前五名每个都有争议,唯有阿君,大家不约而同地把她放到了最后一名。

甚至有舍友开玩笑:“阿君,听说你又拒绝了学长,你从来不谈恋爱,莫不是不喜欢男生?”不喜欢男生?阿君疑惑了一会儿,去阳台晾了个衣服后,总算明白舍友的意思了。

她追着上去打她,几个人闹成一团。为了证明自己是喜欢男生的,她喊:“谁说的,我高中的时候暗恋过我的同桌。”大家一起哄笑,她每次都这样说,却连同桌叫什么名字都想不起来。

高中的时候每月月考后都会换座位,阿君同桌太多,她的确想不起来了。她这个借口被大家无数次戳穿,却还是无数次拿出来继续用。室友感慨,她的脑袋除了学习好,在某些方面总是少了一根筋,比如爱情。

朋友把她从地上拉了起来,阿君还在想刚才遇见的人,她问:“你说我还能遇见他不?”朋友不忍打击她,含糊地说道:“或许吧。”如果有缘分,或许吧,但缘分这种事,可遇不可求,有时可能一个转身便是一辈子。

阿君继续给朋友拍照,她果然没有再遇见那个男生。只是两人在快走完这条街的时候,在路上捡了一个手机,也不知道是谁落下的。

她下意识认为手机有密码,应该打不开,便把手机放回了包里,准备等对方打电话过来。朋友很喜欢这里,阿君又带着她逛了半天,才坐公交回去。

有人说:一见钟钟的是脸。阿君很不赞同,她说其实他长得不算好看,还没有追她的学长好看。只是很巧的是,他刚好长成了自己喜欢的样子,喜欢的身高,留着她喜欢的头发,穿着她喜欢的衣服,有她喜欢的笑容,也刚好能让她怦然心动。

一群人继续打趣:你就直接说他所有的你全都喜欢就好了嘛。阿君沉默了一会儿,终于想起来那句话,她说,应该是与君初相识,似是故人归。

阿君送朋友离开后,才想起来白天捡的那个手机,拿出来仔细一看,有三个未接来电。再一滑动,才发现手机竟然没有密码。她主动照着未接号码,把电话打了过去,准备归还手机。

接电话的是一个男生,阿君说完自己的位置后,那边沉默了一会儿,犹豫着说道:“你能不能等我一会儿,我已经回来了,过来有点远。”既然都准备归还手机,阿君也不在意多等一会儿,于是答应了。

却不曾想这一等就是两个小时,阿君都开始怀疑对方是不是在整她,犹豫着不然不还手机算了。正这样想着,突然前面一个声音传来:“不好意思,路上有点堵车,来晚了。”

阿君抬起头,本来的满腔怒气却在见到来人后立马烟消云散了。她傻眼了,也吓到了,甚至连话都不会说了,失主竟然就是她白天在古镇见到的那个让她心动的男生。

男生给她提了一袋苹果,阿君用手接苹果,眼睛却是盯着他,她还是不敢相信,怎么会这么巧呢?突然一声轻笑声传来,再接着是男生的声音:“姑娘你要握着我的手到什么时候呢?”

阿君一怔,才发现自己走了神,接苹果的手竟然握住了男生的指尖也没发觉。她红着脸,收回手,赶紧道歉,语无伦次。她后来说这是她这辈子最失态最窘迫的一刻。

再后来,他们在一起了。是男生告白的,那天晚上正在阿君犹豫着要对方的联系方式时,对方却先问她了。

两个月之后,阿君一大早给我打电话,兴冲冲地告诉我:“你的理论是真的。”我一脸茫然,问是什么理论。阿君说“你不是说一天之内见同一个陌生人三次,说明你们有缘吗?”

这句话是我大学时候告诉她的,那个时候我还满是少女情怀,幻想着我的盖世英雄有一天会踏着七彩祥云来娶我。阿君那时一脸鄙夷:“你一天在哪儿看的乱七八糟的东西。”

现在换我鄙视她了:“一把年纪的人了,咱能正常点不。”阿君不理会我泼的冷水,继续说:“他刚才告诉我,其实那天他见了我三次,早上我们坐公交去古镇的时候,他坐在后面的,只是人太多,我们没看到他。”

后来,她们全寝室猜测的结婚顺序都错了,因为阿君是第一个结婚的。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7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