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死刑犯武洪生最后一夜,反复追问有无来世,民警:他没有真心悔过

subtitle
清风鉴史 2021-09-20 15:33

死刑是我国刑法中的一种,很多国家是没有死刑这一刑罚手段的,他们大多采用无限加大刑罚期限比如100年、200年等,来代替死刑,因此我国的死刑也被很多国家抨击有侵犯人权的嫌疑。

但中国是一个主权国家,有自己独立的刑罚权,尽管我国近些年也在逐渐减少死刑的判处,但死刑在人民心中依旧是对罪大恶极者判处的最公平对待。

这罪大恶极者就是杀人犯,所谓杀人偿命,中国法律是公正客观的,杀人犯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都是侵犯了生命的尊严,少了对生命的敬畏。

因此这对杀人犯而言死刑是极具有威慑力的,但总有铤而走险者不惜触犯法律,草菅人命,甚至在执行死刑时反复嘟囔人生是否有来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金钱是生活的根本

武洪生就是这样一位执迷于死后是否有来生的杀人犯,而最初的武洪生不是这个样子的,他甚至可以称得上是一位励志代表。

武洪生出生于苏北的一个农民家庭,1986年高中毕业之后就考上了大学,但家中贫瘠的他根本拿不出上大学的费用,也因此放弃了学业选择去上海赚钱,一来可以减轻家中的负担,二来可以在大城市见见世面。

初来乍到的武洪生并没有被大城市的灯红酒绿晃花了眼,而是成为一名勤勤恳恳的建筑工人,每天起早贪黑踏踏实实赚取自己的60块钱,然后伺机寻找进步的机会。

踏实能干的武洪生并不是一个人孤零零的奋斗,他的老婆陈玉兰就是跟他一起吃苦的人。

武洪生在上海打工,陈玉兰就在家乡开了一个裁缝铺,两个人是高中同学,感情笃厚,在陈玉兰心中认定武洪生是一个潜力股,相信他们将来的日子会很好。

果不其然,婚后两年武洪生偶尔发现工地上工程很多,但接活的人并不多,因为接活是需要先垫款的,对于资金的流动性要求很高,已经成为小组长的武洪生觉得这是一个机会,跟陈玉兰商量可以进行接活投资。

陈玉兰很支持武洪生的做法,拿出了家中积蓄以及向别人借来的钱,凑够了10万接了一个工程,这一次大胆的尝试让武洪生尝到了甜头,他赚了2万块钱。

有了开端就有了后续,武洪生逐渐起步,赚了很多钱,回老家盖了新房子,出门都是豪车代步,着实风光了一阵子,成为当地人的榜样。

然而金钱是生活的根本,也是一切欲望的源泉,有了欲望就离罪恶不远了。

金钱也是罪恶的源泉

武洪生化身成为成功老板后,在上海也结识了不少老乡,经常参加老乡的聚会,在一次聚会中他认识了老家隔壁县的吴秋艳。吴秋艳是一位单身的妙龄女子,在上海开了一间发廊,能说会道,是一个交际花的存在。

起初吴秋艳并没有看上身材矮小,面部黝黑的武洪生,但接触后发现武洪生非常有钱,出门豪车出手阔绰,并且有不少工程在手,前途不可限量,于是打着歪心思的吴秋艳就跟武洪生攀谈起来。

一来二去武洪生跟吴秋艳就熟络了起来,显而易见武洪生有了婚外情,自己在上海发展,老婆在老家操持家务,真的是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这只能说有钱就变坏也不是空穴来风。

就在武洪生左拥右抱的时候,老家传来了喜事,陈玉兰为武洪生生了一个儿子,加上前几年出生的女儿,正好凑成了一个好字,武洪生母亲非常开心,武洪生也觉得人生不过如此,因此对妻子陈玉兰说准备不久之后接她和孩子去上海生活,结束夫妻两地分居的生活。

有了这个打算,武洪生第一需要解决的就是吴秋艳的存在,吴秋艳起初不乐意,但看武洪生心意已决,就提出了给她20万分手费的建议,武洪生爽快地答应了,他以为这样就能和吴秋艳一拍两散了,但狮子大开口的吴秋艳却不见好就收,一个礼拜后继续向武洪生索要100万,并扬言如果不给她就去告武洪生,让他身败名裂,这样的威胁触怒了武洪生。

杀心已起的武洪生约了吴秋艳吃饭,将其灌醉后杀害,并将尸体抛掷在郊外池塘中,不巧被在郊外池塘游泳的小朋友发现,立即报警,不久之后武洪生就被抓获了。

武洪生深知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道理,于是坦白了一切,法院依法判处了死刑,但武洪生却上诉认为刑罚过重,他属于激情杀人,而且属于被逼杀人,事出有因不应该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然而当时死刑是不需要最高院复核的,也就是说法院判处的死刑立即执行就是武洪生最终的归宿。

人生是否有来生

知道自己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的武洪生似乎很平静,又似乎很挣扎,他跟狱友和管教员说起了他这短暂的一生,大家都静静地听着,这也是大家对死刑犯最后的宽容。

武洪生讲故事时无意识透露,自己此生最后悔的是没有雇凶杀人,而是自己亲自处理,惹了一身腥。

听到这样的讲述,在场的管教民警十分生气,这种想法分明就是没有真心悔过的意思,雇凶杀人一样是触犯了法律,武洪生同样不能置身事外,但武洪生马上就要执行死刑了,再说教似乎也没有了意义。

临刑前武洪生的要求尽量被满足,他要求洗澡,民警给他准备了环境,武洪生突然问民警,人生是否有来世?民警无法回答,只能用沉默来代替,武洪生只能反复地询问,无一例外都没有回答。

洗完澡之后的武洪生疲惫地睡着了,明天就是死刑似乎也无法阻止他的疲惫,第二天监狱里按照武洪生的要求准备了早餐他也没有吃几口,清晨还习惯性的问,人生有来世吗?有天堂地狱吗?可以转世吗?无人能够回答,这也侧面反映了武洪生对死刑的恐惧。上午十点左右,枪声响起,武洪生的生命就这样结束了。

小结:

人生有来世吗?这个无人能回答,毕竟提出问题的是即将死去的人,而被询问的人活着还没有经历死亡,两项矛盾无人知晓,但无论是否有来世,活一世就要干净一世,不能玷污来世间走一遭,否则根本没有回头路。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6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