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专家地摊见“绝世宝剑”,摊主狮子大开口要200万,不料反亏10亿

subtitle
惊鸿似人间 2021-09-20 15:16

剑乃百兵之王,在我国历史中有着极其特殊的意义,早在春秋时期,佩剑就成为了身份的象征,不仅武人佩剑,文人也要佩剑,那时的剑是一个人主要的身份证明,很多人只要拔剑,身边便呼之欲出。

正是因为剑的广泛使用,让我国拥有了众多的古代宝剑,其中最典型的就是越王勾践剑,这把剑历经千年而不腐,出土之日已经锋利无比,轻轻一划便可切开报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造剑大师欧冶子

每当提起这把旷古烁今的名剑,就不得不提他的铸造者欧冶子,欧冶子一生铸造名剑无数,他所铸造的宝剑,贯穿了春秋与战国,他曾为越王勾践打造五把名剑,其中湛卢被称为天下第一剑。

而后又为楚昭王打造三把名剑,其中的太阿剑更是楚昭王的至宝,楚王大破晋郑王三军时,手持的正是太阿剑,因欧冶子常年在龙泉造剑,后世人将他的技艺传承,并将这些剑命名为龙泉宝剑。

在勾践去世后,他的儿子再次找到了欧冶子,希望可以获得一把可以配得上他的宝剑,于是欧冶子便铸造了一把者旨於睗剑,这把剑目前收藏者在浙江博物馆当中。

为何父子两人的剑,一把收藏在湖北博物馆,一把却收藏在浙江博物馆当中,其原因在于越王勾践剑是考古所得,而者旨於睗剑,则是我国的青铜专家马承源,花了150万元的高价,从地摊上买来的。

据说当时的小贩在高价卖出宝剑后洋洋得意,后来却了解到这把剑估值10亿,差点哭晕在厕所。

街头奇遇

马承源就职于上海博物馆,是一个青铜器方面的专家,尤其是春秋战国时期的青铜宝剑非常有研究,除了忙于考古事业外,他酷爱在街头的地摊上“寻宝”。

因为特殊的历史原因,香港成为了民国时期最大的“销赃地”,在香港的文物地摊上,经常可以发现真迹。

而马承源就频繁在香港地摊上简陋,前后累计我国家找回多达300件文物,不过这些文物加起来,都没有者旨於睗剑的价值高。

1995年,因为公事原因,马承源再一次来到香港,忙完公事后,他毫不犹豫地再次扎身于地摊之中,常年混迹于此,再加上本身的专业知识,让他的眼光非常毒辣,很多假货他只需要一眼就可以辨别。

闲逛中,一把宝剑很快吸引了他的目光,在很多人看来,这把宝剑非常的“假”,因为其表面没有任何生锈的迹象,一点都不像古墓中的产物,但对越王勾践剑十分有研究的他,断定这是同一个年代的产物,甚至有可能同样出自欧冶子之手。

于是他拿起宝剑仔细观察,很快在剑身上看到了者旨於睗四个大字,这让他有了一些疑惑,因为这把剑在历史中的记载并不多,甚至有人怀疑,这把剑并不是真实存在。

通过观察他发现,这把剑造假的可能性极低,尤其是上面的做工非常精细,如果造假者具备这种雕刻水平,完全可以仿造一些名剑,何必伪造一把没有多少人知道的剑呢。

此时的马承源已经有了七分把握,于是他开始询问价钱,而这个地摊小贩也是一个比较懂行的人,他虽然说不出这把剑的来历,但也能大概判断这是一个真货,面对马承源的询问,他果断开价200万。

这份报价将马承源吓了一跳,在这片地摊当中,卖出两三万已经是高价,何况在那个年代,10万已经是一笔巨款,这200万他无论如何也拿不出来。

赌一把

虽然马承源特别想要这把剑,但高昂的价格还是让他打起了退堂鼓,不过这时小摊的老板也选择降价,毕竟这把剑问的人本来就少,感兴趣的更是寥寥无几,所以他也选择降价50万,做成这笔买卖。

机不可失,马承源立刻向上海博物馆说明了这件事,对于马承源的眼光,馆长自然不会怀疑,可150万实在不是一个小数目,不过在马承源的多次保证下,馆长还是选择了相信。

作为上海博物馆的镇馆之宝,马承源在青铜器上的造诣无人能敌,所以上海博物馆才有了青铜器世界第一的美誉,在筹集资金之前,馆长也做好了准备,即使这150万打了水漂,也要相信他一次。

几天之后,馆长联系到了一个集团老板出资,将这把宝剑买回来,当马承源用好几箱的钱换回这把宝剑的时候,双眼不争气的流下了眼泪。

在回到上海博物馆后,工作人员立刻准备了多种鉴定工具,最后确定这把剑是真迹,马承源的判断十分准确,最后由于这把剑的出资方是浙江的某一个集团,所以这把剑最后留在了浙江博物馆,经过估值,这把剑的拍卖价格起码在10亿以上。

据说这个消息后来被卖剑的老板知道了,10亿的宝剑被他150万就卖掉了,不过在当时,也只有马承源一个人敢用150万买这把剑,如果马承源没有出现,这把剑很有可能最后被他贱卖,也许连10万都卖不到。

不过这也不能怪地摊老板眼光不够,事实上,当马承源将剑带回博物馆的时候,包括馆长在内的很多工作人员都表示的疑惑,因为这把剑不但没有剑鞘,在剑柄上还有很多的绳子,看起来十分的简陋,并不像是皇家珍品。

可这也正是马承源的观察点之一,经过古籍马承源了解到,古代的青铜剑大部分使用的是木质剑鞘,再辅以少量青铜装饰,所以在出土后,剑鞘早已腐烂,最后变成了泥土,例如当时的越王勾践剑在出土的时候,就没有剑鞘。

作为上海博物馆的一员,马承源将自己的半生全部用来寻回在外流失的文物,经历过多次战乱的中国,不知道有多少国宝和文物还在国外流浪,但他能做的,也只有通过自己精湛的眼光,将他们给买回来。

青铜器不仅是文物,更是我们了解古人世界的重要连接点,每一件文物的寻回,都可以让我们了解到更加丰富的历史,马承源的所作所为,值得我们后代去铭记。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5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