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北魏第一屠夫的完败人生

subtitle
汉周读书 2021-09-21 15:00

文/邰顺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东汉末年并州(今山西太原)军阀董卓进洛阳,废少帝,立献帝,独揽大权,屠戮公卿,东汉从此一蹶不振。

300多年后北魏时期,又一位来自山西的军阀,占据洛阳,屠杀宗亲大臣,把控朝局,弄得天怒人怨。

这位骄横跋扈的军阀,就是北魏末年的军事强人——尔朱荣。

01

尔朱荣,契胡族人,字天宝,北秀容人(今天的山西忻州),他的家族世代在山西北部的尔朱川放牧生息,家族姓氏也因此而得名。

北魏初年,尔朱荣的高祖尔朱羽健曾率领部落武装追随拓跋珪问鼎中原,屡立战功。

于是拓跋珪将尔朱川周围三百里的土地都赐给尔朱羽健,作为他家族的世袭领地,传到尔朱荣已经是第五代。

尔朱部落蓄养的牛马驼羊不计其数,不仅积累了巨额的财富,还为尔朱家族提供了一支强大的骑兵。

尔朱荣自幼在马背上长大,生的一副好容颜,性情果敢明决,虽是年少袭爵,但在家族中极有威严。

他喜好射猎,每次围猎前,都会将麾下召集起来,申明军阵之法,号令严肃,这既满足了他打猎的乐趣,也借此整训了军队。

此时北魏正值灵太后胡充华执政,她贪恋权势,任用宵小,与她的儿子魏孝明帝元诩的矛盾日益尖锐。

加之葛荣领导的六镇农民起义正值高潮,南方的萧梁政权也对中原虎视眈眈,北魏内忧外患,陷入深深的统治危机当中,这一切,都给尔朱荣的崛起提供了条件。

公元528年,孝明帝对于太后擅权忍无可忍,密诏尔朱荣领兵进京,试图以此来制衡母亲。

得到密诏的尔朱荣大喜过望,他迅速派军南下,向洛阳进发。

灵太后对此深感恐惧,在身边佞臣的唆使下,居然下毒毒死了孝明帝,立年仅三岁的元钊为帝,这更给了尔朱荣兴师问罪的借口。

他一方面上书灵太后,责问孝明皇帝的死因;另一方面他在魏显祖的子孙中挑选皇位继承人,最终决定立长乐王元子攸为帝。

灵太后得到消息后慌忙派大军拦截,但北魏众将士慑于尔朱荣的军威,加之对灵太后的倒行逆施非常不满,众将或走或降,大军一触即溃。

尔朱荣兵不血刃,轻松渡过黄河,文武百官也抛弃了灵太后,备好皇帝的法驾来到黄河边迎接元子攸和尔朱荣。

灵太后被迫削发为尼,被带到河阴(今河南孟津)面见尔朱荣。

尔朱荣下令将灵太后和小皇帝扔进了黄河,把持北魏朝政数十年的的一代妖后自此谢幕。

02

元子攸继位后,尔朱荣被册封为太原王,都督中外诸军事,领尚书令,掌握了北魏的军政大权。

但洛阳的文武大臣侵染汉风日久,深受儒家文化影响,对凭武力把持政权的尔朱荣并不信服。

元子攸素有贤明之声,与朝臣关系和睦,尔朱荣担心一旦会师晋阳,朝廷会脱离自己的控制。

为绝后患,尔朱荣决心斩草除根,以元子攸在河阴祭天为名,诱骗满朝文武前来盟誓。

结果众大臣刚一渡河,就被尔朱荣派来的骑兵团团包围,很快被屠戮殆尽,尸体也被丢向黄河。

这场屠杀将北魏的贵族大臣几乎一网打尽,史称“河阴之变”。

杀红了眼的尔朱荣此时一不做二不休,起了篡位称帝的野心,他下令军士们大喊“元氏既灭,尔朱氏兴”,又派数十人杀向河阴行宫。

元子攸听闻外界有变,带自己的弟弟元邵、元子正出来查看。

刚出行宫,元子攸就被强行带回行宫软禁起来,而他的两个弟弟随即惨遭杀害。

元子攸又悲又愤,自己贵为九五至尊,却保不了满朝文武和自己弟弟的性命。

他派人对尔朱荣说,“帝王更新之业盛衰无常。如今大魏王朝濒临崩溃,尔朱将军奋袂崛起,所向披靡,想必这是天意,而非人力可及。我本来就是投奔将军来的,只求能保全性命,何曾有什么富贵之愿?当初要不是将军再三逼我,我也不会做这个皇帝。如果天命有归,将军就应该自行称帝。如果将军还愿意保存魏国的社稷江山,请另外挑选贤明之人。”

尔朱荣的部下也纷纷劝他称帝自立,于是尔朱荣命人给自己铸造金像以占卜凶吉,但连续四次铸像都没有成功。

笃信天命的尔朱荣犹豫再三,篡位的野心和破裂的金像在他心里反复冲撞,考虑良久,他暂时放弃了称帝的想法。

他连夜亲自前往迎接元子攸,对着他叩头请死,以谢罪责。

元子攸因此侥幸逃得性命,但尔朱荣的阴影无时不刻的笼罩在他的皇位之上。

03

尔朱荣为了把控朝政,安排自己的亲信元天穆和堂弟尔朱世隆留守洛阳,朝廷里的要职也都由他的党羽把持,自己回到老巢晋阳遥控指挥。

不仅如此,尔朱荣还授意元子攸立她的女儿为皇后。

尔朱氏原本是孝明帝的嫔妃,于情于理都不应该被立为皇后。

但迫于情势,元子攸也顾不上伦理道德,只能硬着头皮迎娶尔朱氏。

这样,北魏的殿内宫外都牢牢掌握在尔朱荣手里了。

不久,尔朱荣又被加封为“柱国大将军”。

同年,葛荣起义,拥兵三十万,列阵数十里,一路浩浩荡荡向邺城进发。

尔朱荣闻讯,立即亲帅七千骑兵前往迎击。

葛荣探听到尔朱荣只有七千人,不以为意,吩咐部下多准备长绳,好去捆绑俘虏。

北魏朝廷也觉得尔朱荣此去凶多吉少。

但尔朱荣很快就在世人面前展现了他的军事天赋。

尔朱荣日夜兼程,首先占据通往邺城的山间要道,将部队埋伏在山谷之中,命令他们开战后立即擂鼓助威,鞭马扬尘,令葛荣判断不出尔朱荣的实际兵马有多少;

然后他考虑到马上交锋之时,棍棒的威力远大于马刀,于是他要求每个士兵准备好袖棒,以袖棒重击敌军;

最后严令部下不得在冲锋时贪恋敌方首级,不以敌人首级作为受功奖赏,以冲垮、击败敌军为准则。

尔朱荣准备好后,葛荣大摇大摆地走进了他的包围圈。

尔朱荣看准时机,一声令下,自己首先身先士卒,带头冲锋,他的部下也挥棒勒马向前。

葛荣的部队人数虽众,但在突然袭击之下完全乱了阵脚,葛荣甚至来不及反应,就被尔朱荣擒获。

葛荣的部下一看首领被俘,也全都放下武器投降,一场以少胜多的经典战役就此落幕。

值得称道的是尔朱荣对待俘虏的方式,这三十万俘虏如果处理不当,很容易再次激化矛盾。

于是尔朱荣将葛荣有才华的部将们收归己用,日后北周王朝的开创者宇文泰就在邺城之战归于尔朱荣帐下。

在对待普通降众上,尔朱荣一改往日的暴虐,允许降众随自己的意愿、带上自己的亲属自由前往所居之地。

葛荣的三十多万部众闻听此言,欣喜不已,立即四散而去,一天之内就走了个干干净净。

等到他们走出百里之外,尔朱荣命令各地方官分道截留,随即妥善安置在不同的地方。

此时葛荣的部众们已经身处各地,力量分散,无力反抗,只能听从安排。

在尔朱荣恩威并施之下,葛荣的部众没有掀起大的波澜。

04

公元529年,尔朱荣击败梁朝名将陈庆之,将篡位的北魏皇族元颢赶出洛阳,又派兵平定了万俟丑奴的叛乱,至此基本上将北魏的纷乱局势重新归于稳定。

此时尔朱荣的野心也随着他权势的扩充而更加膨胀。

他的党羽密布在元子攸身边,动静之间都要向他汇报。

甚至于朝廷官员的任命必须通过他点头同意后,才能走马上任。

元子攸也并非昏庸无能之辈,他立志复兴北魏,勤于政事,朝夕不倦,还亲自审理冤案,考察吏治,一言一行之间无不彰显出一个明君的气度。

尔朱荣对此十分不悦,他想要的是一个傀儡,而不是一个明君。

尔朱皇后也不是省油的灯,她性情嫉妒偏狭,凭借父亲的权势,总揽后宫大权,打压其他妃嫔,夫妻之间的关系也非常紧张。

元子攸没有办法,请尔朱世隆帮忙调解。

尔朱皇后并不买账,她对尔朱世隆说,“天子是我家立的,现在居然敢这样对我。如果我父亲今天就要自己做皇帝,他又能拿我怎么样?”

元子攸外有尔朱荣擅权,内有尔朱皇后跋扈,心里愤懑不已,准备筹划诛杀尔朱荣。

05

公元530年,尔朱荣率领数千名骑兵来到洛阳面见元子攸。

尔朱荣刚一来到洛阳,就有人向他告密,说元子攸有诛杀他的图谋。

重兵在握的尔朱荣并不放在心上,每次入宫觐见元子攸时,身边不过数十人。

尔朱荣进京后,洛阳城就盛传他要废帝夺权的传闻。

尔朱荣的部下也趾高气扬,不仅怂恿尔朱荣向元子攸索要九锡之礼,还极力鼓吹天象有变,为尔朱荣登临帝位打造舆论。

元子攸见事情紧急,决定诛杀尔朱荣。

农历九月戊戌日,元子攸以尔朱皇后诞下皇子为由,邀请尔朱荣进宫同庆,同时埋伏好兵马,静待尔朱荣。

尔朱荣当时正在府邸和元天穆赌博,一听此言,不疑有他,于是和元天穆等人一起进宫。

尔朱荣进入明光殿,刚刚拜见元子攸,就看见伏兵四起,向他杀来。

尔朱荣立即奔向元子攸,准备挟持他以求生,不想元子攸早已在身边备好宝刀,抽刀在手,一举斩杀了尔朱荣,尔朱荣的部下也被全部杀死。

消息传出,朝廷内外无不欢喜,百官纷纷进宫朝贺元子攸。

可惜的是,元子攸没有把握好大好机会乘胜追击,也低估了尔荣家族的凝聚力和战斗力。

不久,尔朱荣的堂弟尔朱世隆和侄子尔朱兆大举反攻,元子攸猝不及防,被尔朱兆俘虏,杀害于永宁寺庙中,北魏王朝最后有望中兴的皇帝就此殒命。

尔朱荣家族随后被尔朱荣一手提拔出来的高欢击败,显赫一时的尔朱家族也走下了历史的舞台。

北魏王朝的政权最终落在了高欢和宇文泰手中,统一北方的北魏从此宣告分裂。

纵观尔朱荣的一生,他既是一个果敢明断的军事天才,也是一个残暴、迷信武力的屠夫。

他的野心和狂妄自大,最终把自己和自己的家族也带进了万劫不复的深渊,徒留给后人一声长叹。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6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