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余秋雨爱上马兰饱受质疑,他却说:马行千里,不洗尘沙!

subtitle
专注感情生活 2021-09-20 13:19

余秋雨最喜欢看的电视剧就是《西游记》,尤其是爱看唐僧的母亲,几年后,他把唐僧的母亲的扮演者马兰娶到了手,在婚前,余秋雨曾提出一个让很多女性都接受不了的要求,没想到马兰同意了,余秋雨非常感动,他说:“知我者,马兰也!”

其实,论起身份和地位,当时的马兰可是在知名度和经济实力上远远的超过余秋雨的。

马兰是著名的黄梅戏表演艺术家,一曲《女驸马》唱红了大江南北,而后,又被《西游记》剧组相中,让她扮演唐僧的母亲,尽管只有几分钟的镜头,但身价远超其他的演员,而且,是导演用包机直接接送,享受了其他演员无法享受的待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而当时的余秋雨,只是上海戏剧学院的院长,在文学道路上刚刚起步,虽然有一些作品,但是还不足为外人道也。

之前的余秋雨身体很差,在单位受到排挤,只好一心从事写作,家庭的重担全部落到了妻子李红身上,妻子李红为了挣更多的钱来照顾好家庭,一个人前往南方打工,留下余秋雨一个人在家里潜心创作。

这段时间,余秋雨发愤图强,作品层出不穷,有了一定的名气,短短几年内,他从普通的员工升职为副院长,而后,又担任了上海市戏剧学院的院长。

而这个时候李红在南方已经有了一定的根基,不愿意回来,聚少离多的日子,让余秋雨和李红之间的感情越来越淡。

1989年,已经40岁的余秋雨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认识了当时只有24岁的马兰。

两人第一次见面就非常有眼缘,用马兰的话来讲,初见时就好像前世的知己,有很多说不完的话。

从那时起,两人书信往来不断,感情越来越深。而且,两人经常约会,在一起谈生活,谈艺术,共同的兴趣和爱好,拉进了彼此的心。

后来,李红回家探亲,帮助余秋雨收拾书桌,发现了一封情书,她这才知道余秋雨的心里已经有了别的女人,而且,对方是大名鼎鼎的马兰,自己根本不合是对方的对手。

余秋雨看事情瞒不住了,只好摊牌,心高气傲的李红没有争吵,两人平静地签订了离婚协议书。

没有了婚姻的牵绊,余秋雨向马兰求婚,不过,此时的余秋雨心里还惦念着自己的女儿,因为女儿判给了李红,在生活和学习上有很多困难,虽然离婚了,作为父亲,他想让自己的女儿受到最好的教育,所以,他告诉马兰,自己会帮助李红让女儿受到最好的教育,一直到她长大成人。

马兰听闻之后,立刻说道:“其实,是我对不起李红姐,你们的女儿也就是我的女儿,我不仅要把她养大,还要给她买房,让她幸福的生活。”

余秋雨面对马兰的宽容和理解,心里十分高兴,娶妻如此,夫复何求啊?

然而,两人的婚姻,却没有被外界看好,很多人都骂余秋雨抛妻弃女,说他是陈世美,但是,不知他人事,莫劝他人善,余秋雨也是正常的男人,每个人都有寻找爱的权利,马兰可以说是他的灵魂伴侣,当时他和李红已经没有共同语言,不同的生活方式,两地分居的寂寞与孤独,这是任何一个男人都承受不了的。

他和前妻李红之间虽然没有红过脸,但是,李红和他交流的都是生活琐事,而马兰和他是灵魂上的沟通,不是谁对不起谁的问题,只是,在错误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而已。

马兰其实也对李红有着愧疚,但是爱情这东西是不讲道理的,爱情来了,挡也挡不住,而且,马兰和余秋雨结合之后,一直恩爱到如今,两人都是真爱,并不是一时的冲动。

因为两人有着说不完的话,马兰身体力行的支持余秋雨,为了让余秋雨更好的创作,她走到了幕后,默默地支持余秋雨,陪伴其实是最好的告白,在马兰的陪伴下,余秋雨有了创作动力,笔力雄厚的他,开始潜心创作。

而余秋雨最想把中国博大精深的文化发扬光大,他果断的辞去了院长职务,开始了一次次地远行,他走遍了中国的大江南北,正所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实践出真知,他和马兰一起感受着中国文化的源远流长,根据每一处当地的风土人情,结合当地的历史资料进行创作,写下了恢弘的文章。

余秋雨到处考察,马兰为了贴补家用支持他,开始演出走穴,来维持家庭的开销。

在马兰的默默支持下,余秋雨的《文化苦旅》登上了历史舞台,而且,以一鸣惊人的速度,成就了余秋雨。

这部作品不仅赢得了大量的好评,就连金庸和余光中都是赞不绝口。

金庸说:“中国最好的作家就是余秋雨和鲁迅。”这是多么高的评价啊!

因为《文化苦旅》让余秋雨大红大紫,但他和马兰的婚姻也有着遗憾,两人一直没有自己的孩子,所以,马兰更加疼爱余秋雨的女儿,就连前妻李红也告诉女儿:“不要记恨爸爸,感情这东西不能勉强!”

局中人都没有说什么,很多文人却对余秋雨进行了攻击,不管他做什么,都会有人站出来批评他,似乎余秋雨所做的一切都是错的。

对此,余秋雨一直没有发声,有人问余秋雨你为什么不解释?余秋雨说:马行千里,不洗尘沙!

《文化苦旅》的风格并不统一,但深深思考,细细咀嚼后,就会发现这些文章都有一个共同的“设计意象”“想借山水古迹探寻中国文人艰辛跋涉的脚印。”

再具体一点则是写《江南小镇》时的自白:寻求“一种再亲昵不过的人文文化”,“一种把自然与人情搭建得无比巧妙的生态环境。”“人生苦旅的起点和终点”。

我是专注感情生活,点击关注不迷路,更多精彩等着你!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