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正心正念做企业 || 大视野

subtitle
秦朔朋友圈 2021-09-20 10:4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 这是第4118篇原创首发文章 字数 5k+ ·

· 秦朔 | 文 关注秦朔朋友圈 ID:qspyq2015·

秦老师亲自讲述,欢迎收听音频版

上期写了《》,几个月前也写过《》,都是基于我的长期立场,结合新近发生的一些事件有感而发。

中国的市场经济正越来越呈现出一种“有要求”“有定语”的特点,一言以蔽之,就是高质量发展。这对不少企业来说是新的机遇期,对某些企业则是调整期、矫正期,甚至是暴雷期、灾难期。

经济学有一条基本原理,“一国的生活水平取决于它生产物品与劳务的能力”。这里的关键词,一是生产,二是能力。

高质量发展,就是要生产得更好。更加现代化。

以此而论,企业的本分,就是通过生产性活动和生产性创新,为消费者创造价值。如果企业对生产性创新不再有兴趣,有坚持,而把精力都用于贸易化、套利化、投机化、金融化的非生产性运作,固然能在某些时空赚到钱,甚至赚大钱,却已偏离正道,注定行而不远。

可惜不少企业家对做产品、做企业的兴趣,远远赶不上对“资产依赖型的负债驱动”的沉迷。他们相信,资产价值会沿着一条斜上的曲线一直攀升,所以越早、越多地负债,就越能充分地享受资产升值红利。“昨天的债,明天的财。”

投资界也很鼓励这种模式,认为资产市场有点泡沫很正常,就像啤酒,没有泡沫反而不正常,什么都一清二楚的经济是缺乏活力的经济。

从经济驱动力的角度,这种观点有一定道理。因为现代经济是信用经济,也是信心经济。信心强,市场主体就会选择扩张信用,进而扩大投资和消费,促进繁荣。1933年,富兰克林·罗斯福在当选美国总统后的首次演讲中说,“我们唯一应该恐惧的就是恐惧本身”“我们遇到的问题并不严重,要有信心”。

两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乔治·阿克洛夫(他也是美国现任财政部长耶伦的丈夫)和罗伯特·席勒在其合著的《动物精神》一书中指出,信心这个词指的是那些不能用理性决策涵盖的行为,它在宏观经济学中起着重要作用,信心是最重要的动物精神元素。“当人们有信心时,他们就会买进;缺乏信心时,他们就会退缩,就会卖出。经济史充满了这样信心满满与信心消退的循环。”

然而,泡沫在何种程度是有益的?信心在多大范围是正确的?企业家充满乐观主义的好故事如何不构成对投资者和消费者的误导?理性的繁荣和非理性的繁荣之间,是有一条清晰的界限,还是只能通过泡沫的破灭来印证?

这些问题也许很难有标准答案,但还是有一些底线,必须坚守,也能帮助企业和企业家不至于脱轨。例如,不编瞎话,不做假账,对利益相关方诚信履约。

弄虚作假,不诚信履约,是中国商界一直存在的问题,从钢贸危机到P2P危机,从隐瞒不良资产到转移优质资产,从网络诈骗到股市造假和恶意的关联交易,隔不多久,市场就会来一次震荡,并伤及整个经济和社会。企业本该是问题的解决者,结果却成了问题的制造者。

我是自由经济的信徒,但对我来说,“自由不是像其字面似乎意味着的,是从一切束缚中解脱。正相反,自由意味着每一种正当的束缚对自由社会全体成员的最有效运用,不论他们是司法官还是老百姓”。(亚当·弗格森)

自由,是一种共同遵守的秩序。没有“正当的束缚”,企业的自由就会蜕变为不择手段,为所欲为。

企业走正道很难吗?不难。

2017年,我在北京听日本“长寿企业研究第一人”后藤俊夫的演讲,他说长寿企业的秘诀只有四个字:利他之心

后藤俊夫认为,日本能有如此多的长寿企业,宏观上是因为,企业具有先进经营管理制度;外部市场持续成长发展;企业有世代相传的强烈愿望。微观上则有六个原因:

1、坚持长远观点。例如,一位长寿家族企业的经营者说:“短期10年,中期30年,长期100年。”

2、量力经营。不超出能力范畴。“当公司经营非常顺利的时候,无论如何会出现一种情况,就是飞速的成长,我们要意识到这种成长会带来风险。长寿企业要以企业的可持续发展与繁荣为目的,拒绝短期的急速增长。”

3、强化企业核心竞争力。不断加强自身建设。

4、重视利益相关者,处理好与利益相关者的关系。利益相关者是指员工、顾客、供应商、地区社会等。也不是百分之一百、无限制地重视,而是要珍视那些支持和遵守公司经营理念的相关方如员工和顾客。

5、风险管理。企业最大的风险是什么?就是没有认识到存在风险。

6、强大的意志力,强大的愿望。日本从中国儒学中学到了仁者爱人,知道了教育的重要性,从佛教中学到了“和”。加上日本的神道教,这三种思想打造出了日本的长寿企业,造就了日本人强烈的传承意识。

以上六点有一个共同思想,即利他之心。就像武士有武士道一样,商人也有商人道,那就是诚实取利、勤俭持业、真诚待客。

衡量企业家有没有利他之心,主要不是在企业风光时,而是在企业困难时。

最近中国一家巨型房企因为风险频发,成为市场焦点。建议政府救助者有之,建议金融机构相助者有之,甚至有人建议每个国民捐1000块钱救助,以防“国外势力”看笑话。

如果让我建议,我建议其实际控制人从过去十年自上市公司分红的数百亿元中,以及从购买上市公司高息美元债的收益中,拿出一部分,无偿借给上市公司,以解燃眉。如此,方可真正体现实控人与上市公司同在一条船上的决心,有此决心,才有可能他助。

任何财富的获得,如果建立在利益相关者利益受损的基础上,都是不光彩的。

“临财不苟得,见利不忘义。”这不是什么高大上的要求,是本分,是常识,是商道。

中国的市场经济,确实在进行一些调整,不是改弦更张重回旧路,而是要正本清源,建立正知、正念、正心,自我超越。

我举三个例子,说明什么是企业的正心正念。

第一个例子,是前汇添富基金总经理、正心谷创新资本创始人林利军。

正心谷的名字来源于Loyal to our heart,正心诚意,虚怀若谷。他说:“要做好投资管理,前提是投资人的自我修养。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要实现真正可复制的长期投资成功,必须要虚怀若谷。谷低,正因其低,方可接纳各种创新思想,吸收各种优秀人才,成就一个强大的生态体系。”

林利军在一篇文章中说,“到了四十岁,我才明白,其实郭靖、阿甘和巴菲特都是同一类的人”,就是简单、正直、没有私心与坚忍不拔。“真正成功快乐的人都是如此。”

郭靖天资愚笨、不适练武,但侠义热肠,一身正气,经过无数的磨难和坚持,终成为一代“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武林宗师。

阿甘身上好像看到了郭靖的影子,宅心仁厚,简单无私,同时自强不息,坚忍不拔。

巴菲特是一个极简单的人。他的投资理念和投资方法非常简单,而且形成之后从来没有变过。他是性格上的天才,具有无以伦比的独立思考能力、专注工作和不受外界干扰的能力。他捐出自己绝大部分财产给盖茨基金会,甚至连以自己冠名的基金会都没有成立。

“这些人的成功,绝不是聪明机巧,比其他人更快、更高、更强的结果,相反,是比他人更简单、更质朴、更坚韧的结果。”

“正如稻盛和夫所说,人不论多么富有,多么有权势,当生命结束之时,所有的一切都只能留在世界上,唯有灵魂跟着你走下一段旅程。人生不是一场物质的盛宴,而是一次灵魂的修炼,使它在谢幕之时比开幕之初更为高尚!”

我举的第二个例子,是华泰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梓木。

1996年,时年43岁、任职国家经贸委综合司副司长的王梓木辞去公职,下海创业。他向时任副总理朱镕基汇报和辞行,领导问:“你的股本金从哪来的?”他说,股东都是国有大企业。领导说:“国有企业赚点钱可不容易,你别以为国有企业的钱都是天上掉下来的,你不怕搞丢吗?”“我就一个希望,别等出了事想起找我。”

从创业第一天,王梓木就想着不能对股东不负责,不能给领导添乱。他注重公司治理建设,坚持股权分散和均衡,认为“制度高于一切,制度好了,没有人也可以有人,因为制度可以培养人,制度可以选择人”。

他也从一开始就倡导社会责任。“公司开业那天,来了很多领导,但我们把茶话费节省了下来。当时河北一个县发大水,我们就放发大水的镜头,看到孩子从泥水里捞破桌椅,领导们都震撼了。那次,我们就把节省的钱捐了出去,建了一所华泰小学。”

创立25年,华泰从一家财产保险公司内生式发展成一家拥有财险、寿险、资产管理和公募基金的金融保险集团,总资产超600亿,净资产160亿,管理资产超过5000亿,有7000名员工。王梓木非常欣慰,华泰是中国保险企业中唯一一家自成立至今每年盈利和分红的保险公司。

王梓木说,华泰历史上有两次最重要的会议:一次2000年的香山会议,确立“不以保费论英雄,质量效益比高低”的方针;二是2016年的抚仙湖会议,确立了“产品导向转为客户导向,利润导向转为公司价值成长导向”的理念。当许多保险公司追求“做大做强”时,华泰提出“做好做久”。

“华泰不是要进入世界500强,也不是成为千亿级的上市公司,而是成为一家美好企业,努力实现利益相关者的价值平衡。在关注企业经济收益的同时,追求企业社会价值的最大化,让客户青睐,员工喜爱,股东满意,社会尊重。”

我举的第三个例子,是最近在看的一本书《量子领导力》的作者之一、华人企业家、万邦泛亚集团主席曹慰德。没见过面,但见书如晤。

曹慰德是源于上海的一个家族企业的第四代传人。20世纪初,他的曾祖父曹华章买了一条小木船,在黄浦江上做接送外轮水手的小本生意。有一次,一个外国船长喝醉了酒,把装有提货单的钱袋忘在船上,他登岸找到船长,物归原主。船长为了谢他,出了一笔钱,助他壮大生意,他的木船逐渐多起来,业务也由接送水手改成接运货物,终于有了自己的码头、储运仓库和卡车,并成立了运输公司“曹宝记”。

20世纪八九十年代,在继承家业并发扬光大的过程中,曹慰德见证了“亚洲经济奇迹般的兴衰”,也看到了“毫无责任感的经济增长给社会带来的损害”。这促使他重新思考商业的角色、目的以及商业运作的方式。

“后来我明白了,经济活动的根本目的是为人类福祉服务的。商业是人类的一种构想,只有当它是为了全体人民的利益服务时,它才有价值——它必须为了追求与社会目标相关的目的而运行。”

这样的醒悟,也使他从老子、耶稣、孔子、佛陀和其他伟大的圣人那里寻找养分。他也在家族企业之外,创造了“音昱”这一学习、修行的品牌,并建立了苏州的音昱水中天、上海的音昱听堂,等等。

曹慰德认为,意识觉悟是所有资本之母、所有财富的源泉,正念则是意识觉悟的工具。通过正念练习,可以提升自己的意识和认知,进而改变世界观。“量子领导力”是多种看似独立的元素融合构造而成的产物:家庭和生意、财富和福祉、学术和实践、西方科学和东方哲学。旨在指导那些“仅为利润而奋斗”的企业,转变为“更全面、以生活为中心的企业”。

“量子领导者是繁荣创造的管理者,不能仅关注短期利益。他们要关注整体的幸福,不能仅满足于物质需求。他们致力于创造可再生的自然环境,而不仅仅是减少伤害。”

“在由商业主导全球繁荣的未来,企业领导者内心需要向整体性和关联性转型,外部行为需要向可持续发展价值观转型。”

曹氏家族企业,已经跨越了三代。曹慰德有一句名言:“恐龙死了,蟑螂还活着,大而不当,就会死。”这个当,就是正当性、合理性。他说,家门兴衰,自有因果。真正的传承,要和爱连在一起,“它是智慧的,洁净的,不掺杂任何勉强与恐惧”。

无论是林利军的“正心诚意,虚怀若谷”,还是王梓木的“做好做久”,以及曹慰德的“要和爱连在一起”,都是正道,至简大道。而像巴菲特所说的“商业失败ABC”,即傲慢(Arrogance)、官僚作风(Bureaucracy)和自满(Complacency),则是正道的偏离,不可能成就长青企业。

正道如气味,是闻得出的。中国有很多坚持生产性创新、守正道、有正气的企业家。甚至可以说,每一家优秀企业背后,都有正知、正念的支撑。

前一段我到宿迁的洋河集团调研,之前就知道洋河渠道做的好,管理做的好,但和洋河董事长王耀先生交流后,才明白,还是文化和价值观在起作用。

王董说:“洋河坚持‘五度五米’战略思想,即‘宽度一毫米的专注、深度一千米的极致、高度一万米的坚守、长度万万米的创新、温度立方米的热爱’,‘五度五米’是技术创新、品牌创新、产品创新、渠道创新背后的真正引擎,为企业发展积蓄起强大的势能。”

品牌是一种势能,正心正念能带来更大、更长久的势能。

正心正念做企业,脚踏实地做企业,精益求精做企业,矢志创新做企业。倘能如此,中国经济何患没有高质量发展?!我们又何须只是艳羡德日那样的精工与匠心、隐形冠军与长寿企业?!

「 图片 | 视觉中国 」

开白名单:duanyu_H 商务合作:biz@chinamoments.org

内容合作、投稿交流:friends@chinamoments.org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