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双胞胎兄弟一起患病,白血病哥哥:我签了器官捐献书了,别救我了

subtitle
小灵故事通 2021-09-20 10:3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4月18日,北京博仁医院,21岁的王贺正在病床上休息,他面容憔悴,有时候睁开眼睛看看身边的母亲,便再一次闭上眼睛。但是王贺的痛楚不仅仅是身体得了白血病,还有内心的悲痛,他已经签了器官捐献书,希望母亲放弃他,拿着钱给自己的孪生弟弟治病。45岁的母亲田玉针已经多次听到王贺的这个想法,但是田玉针一言不发,有时候会责怪王贺几句:都是我儿子,我一个也不会放弃!(图为病床上的王贺)

王贺出生在山东省枣庄市薛城区巨山村,2013年在王贺14岁的时候田玉针就离婚,两个孩子都跟着田玉针,多年来田玉针没有再婚的想法,在她心里,她有两个孩子相依为命已经很幸福了。但是田玉针作为家里的顶梁柱,时常会感到压力,在饭店做服务员一个月仅仅1500元,王贺乖巧懂事,在初二的时候就辍学打工,把读书的机会留给了弟弟。(图为王贺和王翔)

2016年8月17日,王贺身体不适到医院检查,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白血病B系,这样的结果让田玉针傻眼了,白血病这种想都不敢想的病居然落在了自己的孩子头上。医生告诉田玉针必须进行骨髓移植才能救孩子。听到这个噩耗,正在学校读书的王翔赶到天津血液病医院,进行了骨髓配型,一切都很顺利,亲缘全合。但是命运不公,11月,王翔被确诊为强制性脊柱炎,这意味着本来匹配好的骨髓移植不能进行。(图为王贺生活照)

无奈之下最后进行自体移植,但是两个孩子都住院治疗,对田玉针来说,无疑是上天开的最大的玩笑。田玉针借遍了亲朋好友,把家里的房子和能卖的都卖了,尽力凑齐给王贺治病的费用。而王翔坚决先给哥哥治病,自己却错过了最佳治疗期。2017年4月,王贺出仓,一家人终于平下心来,但是已经花了90多万,巨额的债务让田玉针喘不过气来。(图为田玉针和两个儿子)

王贺为了省去每个月复查的费用,时隔半年后去天津血液病医院复查,去年12月13日,王贺被确诊白血病复发,历时一年零八个月的治疗,意味着要从头再来。在强大的压力下,田玉针不知道怎么做,她只知道,在病床上躺着的是自己的儿子,不管怎么样,都要救他。而王翔则会陪着哥哥的身边,和王贺说说话,但王贺知道自己的家庭情况,几十万的治疗费用就如同天价,王贺想要放弃,他不顾家人劝阻签下了器官捐献书。(图为弟弟王翔看望哥哥)

距离骨髓移植的日子越来越近了,钱还是凑不齐。“妈,我多活了好几年了,已经满足了,我签了器官捐献书了别管我了。”看到王贺的器官捐献书,田玉针心如刀绞,她不知道怎么办,两个孩子才21岁啊。面对接下来还需要的50万治疗费用,田玉针的眼眶一直是湿润的,为了不让孩子看见,她擦干眼泪才敢进入病房照顾王贺。(图左为母亲在照顾王贺,图右为王贺的器官捐献书)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