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入赘的公公想让我的孩子跟他姓,却让我和婆婆成了冤家

subtitle
村头老崔 2021-09-20 10:26

01

我和欧晓光认识时,都已近而立,恋爱就是奔着结婚去的。于是,恋爱半年后,婚事提上议程。

然后,从结婚喜帖上,我发现公公和婆婆同姓,也意外得知欧晓光和他哥哥跟婆婆的姓。

对此,欧晓光解释:“我爸是上门女婿,按照传统改姓我妈的姓,所以我和我哥也跟了我妈的姓。”

我有些惊讶。

婆婆个子矮小,颜值一般,性格上颇有八卦大妈的范儿,一手好厨艺。公公是退休语文教师,儒雅含蓄,即使上了年纪也能看出年轻时绝对是气场一丈八的大帅哥。

公公和婆婆的各方面条件相差甚远,公公当初为何入赘婆婆家?

欧晓光说这是他父母的事情,他从来没有问过,又说:“你不会是看不起我爸吧?”

我啼笑皆非,解是好奇而已。欧晓光点点头,没再多说。

好吧,也许我不应该偷窥长辈们的感情,加之当时筹备婚礼各种忙,我就没再追问。

由于欧晓光的哥哥和嫂子常年在非洲工作,公公婆婆的房子又宽敞。所以,婚后,我和公公婆婆同住。

我很快怀孕,并且是双胞胎。

公婆都乐坏了,不让我做家务,只让我安心养胎,把我照顾的挺好。我既欣慰也感激,心想自己还是有点小运气的,能遇到这么好的公婆。

我怀孕七个多月时,开始休产假,待在家里的时间多了起来。然后我发现公公每次晨练回到家,总会坐在客厅沙发上愁眉紧锁独自发呆好一会儿。婆婆则在旁边做些缝缝补补的针线活儿,时不时瞟公公一眼,但也不和他说话,俩老间气氛诡异。

有一次,我实在受不了那种氛围,终于忍不住问公公怎么了?

公公笑了笑,说没什么。

婆婆却说:“他呵!就是想得太多!结婚几十年总是这样,我都摸不透他的心!你安心养胎,别管他了,让他多想想多动一下脑子也好,以防老年痴呆。”

公公尴尬地面色一沉。

我赶忙插科打诨转移话题,公公的嘴角才露出一丝笑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2

一天早上,婆婆去了菜市场买菜,欧晓光也去上班了,我在卧室休息。公公突然敲门,神情严肃地问我能不能到客厅谈点事情。

我很吃惊,赶紧到客厅坐下。

公公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搓了搓手,犹豫半晌才开口,但第一句话差点把我雷倒!

公公说:“我想,你大概知道我是上门女婿吧。其实,我原来姓陈。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就是你把孩子们生下来后,能不能让其中一个孩子姓陈,也就是跟我原来的姓?”

我惊讶地说:“爸,这是我和晓光的孩子,要改姓也是跟我的姓,怎么可能跟你原来的姓?!”

公公顿时一脸失望,喃喃自语:“唉,我以为你比较通情达理,会同意的,没想到你和晓光、晓光妈妈的想法一样。”

我又吃了一惊,原来公公婆婆和晓光已经讨论过关于孩子改姓的事情?而这种事情竟然不让我们共同参与商量?把我当什么了?!

我当即就生气了,说:“爸,孩子是我和晓光的。如果跟你姓,外人怎么看呢?而且你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呢?!”

公公张口欲言,门锁突然响了,婆婆提了一篮子菜回来,冲我和公公说:“咦,你俩面色都不好看,怎么回事?”

顿时,我像找到了能吐槽的人,立即把刚才的事情复述了一遍。

然而,我话音未落,婆婆“啪”地把那篮子菜扔到了地板上,急切地问我:“你答应他没有?”

我说:“没有,我……”

都没有等我说完,婆婆用力一跺脚,大骂公公:“你当初答应过我的事你都忘了?你为什么一直死不了心?!”

公公慌忙说:“我是答应过你的,而且两个儿子都跟你家姓了。但古语说‘上门女婿,三代还宗”,现在孙辈们跟我姓是合情合理的。”

婆婆却仍然大声责骂:“当初要不是你害死我哥,你就不会娶我是不是?!你就是一直忘不了你的初恋情人,一直觉得娶我委屈了,是不是???”

公公面色一变,双眼泛红,起身拂袖,二话不说出了门。

婆婆“哇”地哭起来,转身进了卧室,“砰”地关了门。

我坐在沙发上,震惊地望着地板上的鸡鸭鱼肉发呆,好一会儿才清醒一些,心想:难道公公当初做上门女婿是迫不得已?公公和婆婆的哥哥到底有什么冤孽?都是土埋半截的人,两个儿子也都成家了,婆婆为什么仍然死揪着公公的过往情史不放?

我想:也许,只有搞清楚这些问题,我才能搞清楚公公为什么提出让我的孩子跟他姓吧?!

03

我敲开了婆婆的房门。

在我的再三劝慰下,婆婆缓缓吐槽,我才得知公公和婆婆的往事。

原来,公公和婆婆的哥哥是从小就一起玩耍的好朋友,高中起就每年夏天经常相约到一个水库游泳。

那年高考结束后,公公和婆婆的哥哥又相约到水库游水。平时两个男孩子都不会游到深水区域,但那天公公鬼使神差地游到了深水区域,却被水草缠住双足溺水了。

婆婆的哥哥赶忙去救他。最后,公公被救了起来,婆婆的哥哥却因体力透支没有爬上来,等其他救援者赶来,婆婆的哥哥已经沉底了。

后来,公公为了报恩,大学毕业后回到老家,自愿入赘婆婆家。婆婆的父母也没有拒绝,不仅让公公改姓,还说将来如果婆婆生两个孩子,第二个孩子可以跟公公的姓。

婆婆继续说:“我哥还在时,他俩很要好,那时候我是暗恋他的。我没考上大学,在一家工厂打工,所以他愿意娶我,我是高兴都来不及的。但是结婚后,我才发现,原来他大学里的初恋女友跟着一个有钱男人出国留学去了,把他甩了,他心灰意冷下才到我家倒插门的!

他自己得了一个知恩报恩的好名声,却伤了我的心!然后,我怀上晓光的时候,我又发现他和回国的初恋女友有纠缠,但他不承认。”

“我就说,如果他答应我们的第二个孩子,也就是晓光跟我的姓,将来孙子们也都跟我的姓,我就相信他。他答应了。但他答应的那一刻起,我就发誓,只要我活着,就让他永远跟我姓!谁叫他做人不地道呢!”

婆婆说到这里,眼泪一抹,挺起胸,斗志昂然起来。

然后,她站起来往厨房去,一边走一边说:“死老头子跑不远的,最多到附近的公园和超市走走,晚饭时会回来的,我去弄吃的!人不吃饭不行,吃了饭才有力气和老头子斗的。”

我目瞪口呆,第一次发现婆婆真是一个固执己见和矛盾的女人!将来万一我做错了什么,她会怎么样对我呢?

我郁闷起来,不愿意再想下去了,盼着欧晓光回家,我也好有一个人吐槽。

04

我好不容易等到欧晓光下班,赶紧把他拉进我们的卧室,关上门一五一十地把上午发生的事说了,又问他:“你和爸妈是不是早就讨论过给孩子改姓的事?”

欧晓光没敢看我,说:“是的,刚知道你怀上双胞胎时,爸就对我提过了。妈坚决不同意,还让我们别在你面前提这事,否则她会很生气。我没告诉你,是不想让你心烦。我没想到爸会亲自跟你说。”

我叹了一口气。公公不顾婆婆的反对和生气,抛下面子亲自找我说,看来是真的很希望能实现“三代还宗”的想法了。

我想了想,又问晓光:“你真的不知道你爸妈之间的这些事么?”

欧晓光沉默半晌,才说:“我上小学和中学时,有时候从他俩吵架的内容,隐约知道一些,但他俩又不提离婚,就是还在一起。

后来我渐渐明白,他俩之间的问题,就是我妈把自卑逆反成强势了,所以她生了两个儿子,也不愿意让其中一个跟我爸原来的姓。我爸耿耿于怀,纠结久了就成了心结。

但是,我发现自从我俩结婚后,我爸妈也不怎么吵架了,反而有一种相互依赖的样子。所以我想就先随他们吧,说不定过几年他俩又会释怀一些吧。”

我不禁叹息,心想,其实俩老不可能释怀的。但我一时又没有更好的方法,唏嘘一番后,也就同意欧晓光的想法,把俩老的恩怨暂且放到了一边。

当婆婆把晚饭摆上餐桌时,公公果然回来了。估计婆婆的气还没消,只招呼我和晓光吃饭。我赶紧打圆场招呼公公一起吃饭。

没想到,大家刚在饭桌边坐下来,公公突然说:“既然话都说开了,我就再问一次吧!”

公公转向我和欧晓光,说:“等你俩的孩子们出生后,能不能让其中一个孩子姓陈,也就是跟我原来的姓?”

我和欧晓光顿时面面相觑,不约而同地望向婆婆。

婆婆低头沉默,突然,一甩筷子,拍着桌就骂公公:“你到底怎么想的?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不能和我一条心么?!你还是觉得娶了我委屈是不是?你还是惦记着那女人是不是?!”

公公这回没有沉默,反驳:“我承认当初入赘你家时,既有报恩的原因,也有失恋的原因。但我和她分手后,就没有和她搞过不清不楚的事情!都是你自己瞎猜瞎想!

你哥是独子,我也是我父母的独子!我希望晓光的孩子能跟我姓,也是因为我父母陆续去世后,我才有这个想法的,你为什么就不能体谅一下我的心?”

婆婆却嚷嚷:“我没有瞎猜!你就是不愿意和我一条心……”

公公双眼泛红,没有接话。

欧晓光早已气得满面通红,大声吼:“妈!我爸这些年对你处处忍让,已经很辛苦了,你还总是不理解他,现在还当着珊珊的面这样闹,你再不闭嘴,我就答应我爸了!”

婆婆掉头责骂欧晓光:“你敢威胁起我来了?你为什么总是偏向他?如果你答应他了,别怪我把你当仇人……”

婆婆的眼泪飚了出来,霸道任性得竟像幼稚的小姑娘。

那一刻,我隐约明白了公婆的恩怨,为何会从青春绵延到老年的原因,也不禁有些同情公公,突然想,如果我和晓光答应公公,也许真的能彻底解决公婆之间的问题吧。

一念至此,我大声对婆婆说:“妈,我同意,晓光,我答应爸了。”

我转向公公,又说:“爸,等我和晓光的孩子出生了,老二就跟你原来的姓吧。”

公公连连点头,落泪。婆婆愣了,闭嘴了。欧晓光也愣了,不相信地看着我,但他牵起了我的手。

短暂的安静后,婆婆突然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冲我说:“我不会原谅你的!”

05

我以为婆婆只是一时气话,然而,她真的兑现了自己的承诺,从此把我当冤家,对我不理不睬。我主动招呼她也不出声;我生孩子时也只有公公和欧晓光在产房外等我;我坐月子时,她索性去旅游了大半个月……

最后,我终于受不了她的冷淡,也自认实在没有智慧和能力去解开她的心结。在孩子们一岁时,我对欧晓光说想出去租房住,等过几年攒了钱再买房。

欧晓光大概对婆婆也是死心了,所以我们搬了出去。于是,我终于不再看婆婆的冷脸了。

但是,逢年过节,我和欧晓光还是会和公公婆婆一起过。这时候,婆婆还是把我当冤家一样不理睬,她只关心孙子,不关心跟着公公姓的孙女妞妞,甚至不愿意多看我和妞妞一眼。

我的孩子们三岁半时,一天,婆婆突然摔倒在地。公公晨练回来后发现,赶紧招呼邻居把她送往医院,等我和欧晓光接到消息赶往医院,婆婆仍然没有醒过来。

然后,婆婆一直在昏迷中,医生说是大面积的脑梗导致的昏迷。

虽然我和欧晓光请了护工照顾婆婆,但是公公每天都要往医院跑好几趟,说不放心,有个亲人看着比较好。

公公每次去看望婆婆时,就坐在她旁边唠叨很久,都是一些日常小事。婆婆邻床的病友们都对我说,看不出你公公是话痨。我笑笑,说我也看不出。

也许是公公的唠叨起了作用,一天上午,公公又在唠叨时,婆婆突然醒了。此时,婆婆已经昏迷了将近一个月。

我和欧晓光闻讯,赶到医院,看见婆婆和公公相对无语,但是俩老手拉着手。

婆婆看见我,突然笑了笑,说:“真奇怪,我现在很想见到妞妞,你能带她来吗?”

我和欧晓光赶紧去幼儿园接了两个孩子,然而,在往医院赶的半路上,接到护士的电话,说婆婆走了。

原来,那是婆婆的回光返照。

欧晓光当即落泪痛哭,我也流泪不止。

直至现在,我在讲述这件事情时,仍然记得婆婆临终前对我的那一笑,像是原谅,又像是经历生命后看透一切的淡定微笑。

我想,如果还有下辈子,如果下辈子我和她还能相遇,希望我们不再经历成为“冤家”的这一段经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