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妈,你房子都给了弟弟,凭什么让我养”女儿说完,妈妈泪如雨下

subtitle
丸丸情感馆 2021-09-20 10:01

相逢一盏淡酒,相识一场言说。

点击上方“关注”,和我一起,说出故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家,在大多数人的认知中,家应该是世界上最温暖的地方,但是对于部分人而言,家却是一个类似于“冰窟”般的存在,是一个容不下自己的地方,虽然有温暖,但是却不属于自己。

在重男轻女的家庭中,女人们就经常有这样的感觉。更让女人难过的是,这个从来不愿意施舍一点温暖给自己的家,末了还奢求靠自己撑起来。

初夏就生活在这样的家庭里,上小学的时候,她就怀疑自己是不是捡来的孩子,因为父母给她和弟弟的吃穿用度总是有着很大的区别。

平时少吃一点,穿得破烂一点,初夏觉得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但是冬天的时候,看着弟弟穿着大棉袄,里三层外三层的裹成个“大粽子”,但是自己却只能穿着带补丁的薄外套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时,初夏的心里就开始不是滋味了,可是自己的寒冷好像父母从来都不愿意看见,久而久之,初夏也就不再奢求了。

后来上了高中,初夏就开始了半工读,周末同学们都相约着出去玩,初夏却要在寒风中给人发传单,因为父母给的生活费只够吃饱饭,学习资料的钱都不愿意出,更别说给自己买新衣服了。

那个时候,初夏总是想着要快一点长大,等到独立了之后,就可以摆脱这样被动的生活了。令初夏意想不到的是,她的期待很快就成真了。

高一第二学期结束之后,临开学的前一天晚上,父母把初夏叫到了客厅,对她说:“小夏,你弟弟的成绩不好,我们打算把他送到城里去读书,城里的教学质量比较高。但是城里的学费贵,生活费也贵,我们想着,女孩子读书多了也没什么用,下个星期你跟你表姐出去打工吧。”

初夏如遭雷轰,自己的成绩在全年级都是数一数二的,父母居然为了“学渣”弟弟让自己辍学,初夏觉得匪夷所思,可是任凭初夏怎么哭闹父母也无动于衷。

那时候,初夏第一次感受到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感觉,那种感觉比饥寒交迫更令人难受,可是除了接受,她没有别的办法。

弟弟毕业过后两年,父母在城里给弟弟买了房子,连乔迁宴都没有通知她参加。初夏得知这个消息,已经是两个月后了,除了苦笑初夏不知道应该摆什么表情。

初夏冷笑:“妈,你房子都给了弟弟,凭什么让我养?”初夏觉得,自己每个月给家里寄一千块,已经是仁至义尽了,毕竟父母从前连自己的温饱都不管不顾,还硬生生折断了自己的翅膀。

现在发现儿子靠不住了,才记起自己还有这么一个女儿,初夏觉得实在是太过于讽刺,她没有办法做到冰释前嫌,尽最大的能力好好赡养自己的父母。

母亲一看女儿已经长大了,不再是那个任自己拿捏的“软柿子”,不由得泪如雨下。回想起从前的自己的种种作为,也知道自己对这个女儿不能有更多的要求。

再看看自己的儿子,出去了两年,不仅一分钱都没有给家里寄,还时不时打电话叫自己给他汇钱。最过分的是,有一次自己去城里看他,但是他却说女朋友在家,不方便让她进去,愣是给她找了一个廉价的宾馆。

其实,重男轻女的父母会有这样的下场,实在是咎由自取,子女不孝都是自己自己造成的,怨不得别人。女儿需要依靠自己的时候,自己的眼里只看得到儿子,甚至连基本的温饱都不能满足女儿。后来女儿长大了,不愿意赡养自己也是正常的,毕竟,“以德报怨”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到的。

而生活在重男轻女家庭中的儿子们,多半也是“白眼狼”,因为习惯了索取的人,大多不会付出,而且长期被溺爱的孩子,“长歪”的可能性非常高。等到儿子长大以后,父母受到了“反噬”,再想着把儿子“掰直”那已经不可能了,再大的苦果也只能自己尝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