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真实故事||我修改了老公的微信备注,15分钟后,最痛的后果来了。

subtitle
猪小浅 2021-09-20 08:4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大家好,我是写真实故事的猪小浅。

跟着我,一起来看今天的故事

01

2016年,我失去了妈妈。

她开车出了意外。

是韩叔打电话通知我的。

韩叔是我的继父。让我没想到的是,我妈出殡后的第二天,保险公司的调查员就上门了。

因为我妈出事前三个月,韩叔给我妈买了最高赔付200万的人身意外险。

受益人,是韩叔。而韩叔的履历,并不干净。

他以前坐过牢。

所以不只是保险公司的人,还有邻居们都在议论说这可能是阴谋。

02

我有亲爸的。

5岁的时候,他和我妈离婚了。应该是婚外情,我妈很少说。

我那时候的印象就是父母经常吵架,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堵上耳朵。

我爸家在南宁。我妈文化不高,离婚后,一个人不好生活,就带着我回了老家,和我外公外婆住在一起。

那是广西一个很小的县级市,我外公有个自建的三层楼。

当时说好我爸给抚养费,然而他没给过一分钱。

离婚一年后,我爸就再娶了。而我妈到我8岁的时候,才嫁给了韩叔。

那一年,我妈32,韩叔41。

好多人都说,我妈从一个火坑,跳进了另一个坑。

因为韩叔进过监狱,前几年才放出来。

没有女人愿意嫁给他。

03

我第一次见韩叔就有点怕。

又黑又壮,留着络腮胡子,不爱笑。

他来我们家的时候,我正放暑假。他问我,学习好不好,在学校有没有听老师话?

吓得我差点哭了。

真的就很凶。

我妈说,但凡有一点办法,也不会嫁给他。

我们老家那边很封建的。一个女人离婚,带着孩子回娘家。风言风语,说什么的都有。

外公在家里天天说我妈,就不该带着我这个拖油瓶。

小时候,因为这些话,特别自卑,觉得自己是多余的。

我妈和韩叔婚前就见过几面。爱情什么的,肯定是没有的。

记得出嫁前,我妈和我哭着说,她就是不想背着离婚女人的名头,不想天天在娘家遭白眼。

我靠在她怀里,陪着她掉眼泪。

然而,我妈嫁过去之后,我才发现,韩叔好像没有看起来那么可怕。

04

韩叔在我们这边开了家米粉店。

起早贪黑,都在店里。

我妈一直没有正式的工作,嫁过来之后,就在店里帮忙。

我早饭和晚饭,都在店里吃。韩叔做米粉很厉害的。

但店里有小徒弟,一般他不下厨。

平时穿着拖鞋大背心,挂着黄澄澄的大金链子,在店里指挥别人干活。

不过每次我来,韩叔都会亲自做一碗粉。

汤厚料足,味道好得不得了。

然后,他会坐下来,燃一根烟,吧嗒吧嗒,看我吃。

有一次,我妈问他,姑娘吃饭有什么好看的。

他美滋滋地说,好看好看,天伦之乐,你不懂。

我妈笑他,说,我自己生的,我不懂?

05

说实话,我妈嫁给韩叔之后,就没哭过。

韩叔虽然大男子主义,但对我妈不错。

他自己说的,前半辈子混够了,想过点安生日子。

我对韩叔过去很好奇,可我妈不让我打听他过去的事。

他胳膊上有好多纹身,不是店里纹的那种,是自己扎的,染了钢笔水。丑得要死。

其实,有关韩叔的过去,我后来也多多少少听说了一些。

他从小父母双亡,跟着爷爷长大。上初中的时候,爷爷病故。他就辍学混社会了。

我们广西这边,挨着边境,以前很乱的。老一代人都讳莫如深的,不愿意讲。

有一段时间,电视台播放边境警察的连续剧。韩叔挺爱看的。

我妈逗他,你是爱看警察,还是爱坏蛋啊。

韩叔就说,我要谢谢抓我进去的人,进监狱救了我。要不然你看那地上躺着的,就有我一个。

韩叔23岁判的刑,整整15年。

人生最好的一部分,都是在高墙里度过的。

出来之后,他在旧友的帮助下,开了这家粉店。

生意越做越好,人生才稳定下来。

06

有时候,很难定义什么是好男人,什么是坏男人。

我爸是老师,文质彬彬的。可我夸不出他好。

他以前高中学历。后来脱产读成教,都是我妈上班供着他。

结果,他当上了老师,就开始花心出轨。

礼义廉耻,他比谁都读得多,可做人吧,比起小学文化的韩叔差远了。

起码韩叔讲究重情重义,而他只有自私和不要脸。

我妈刚嫁给韩叔那两年,我可快乐了,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无忧无虑的生活。

再也不用忍受父母疾风暴雨的争吵,不用看亲戚们嫌弃的脸色。

只有一次,我上5年级。

放学回来,我妈在店里一边打扫一边嚷嚷,说韩叔神经病什么的。

韩叔就坐在店门口的树荫下,抽烟,无所谓地笑。

我悄悄问韩叔,怎么了。

韩叔就洋洋得意地给我亮出他的手臂,上面多了新刺青,一个凤字,一个玟字。

那是我妈和我的名字。

肯定又是韩叔自己扎的了,歪七扭八的,泛着红肿。

我妈拿抹布走出来,说,你还是小年轻啊?干这种事!你血糖那么高,不怕感染啊!一把年纪了还这么疯。

韩叔也不反驳,猛抽口烟,朝我妈这边喷烟圈。

08

到底是年纪小啊,觉得韩叔这种中二行为真是帅爆了。

毕竟,他也纹了我的名字。

证明我在他心里,也是一个很重要的人。

不过,我们家更重要的人,很快就要来了。

那是2007年,我弟弟出生了。

其实,我开始还挺期待我的到来的。可我弟弟出生之后,家里就有些改变了。

我要怎么说呢。

我不想指责我妈妈,但问题多少还是出在她身上。

长大了,回头再看,我是能理解的。

一方面,前段婚姻,因为生了我这个女孩,受到婆家各种欺负。

另一方面,她和韩叔要这个孩子要了好多年,快到40岁了才怀上。

所以她对弟弟格外宝贝,致使她整个人性情大变。

尤其是对我。

09

我好心帮弟弟热奶,有点热了,我妈就说我心坏,要烫死弟弟。

弟弟的小手好玩,我轻轻咬了咬。

她就大惊小怪,说我要伤害弟弟。

那时我读高中。太多这样的小事,让我也渐渐变了。

以前,那种自卑的心理全回来了。

再也不敢碰弟弟。

每天放学都去店里,不想回家,嫌烦,学习成绩一落千丈。

期中考试之后,被叫了家长。

是韩叔去的。

回来和我说,多亏是我去,要是你妈还不得气死啊。

我就说,我妈才不会生气呢,她哪记得我。

韩叔这个人不会说话,也不会谈心。他寻思一会儿,从手机翻出一张照片给我看。

他说,这是当初你妈嫁给我提的唯一的条件。你自己看。

照片里是张字条,上面写着,我向韩宝成保证,结婚以后,杨金凤的女儿姚玟将来结婚,男方出多少彩礼,我给多少嫁妆。

一看就是韩叔的字,歪歪扭扭的,还按了红手印。

韩叔说,你妈和我说的,你上学,她供得起,但嫁人就不一定了。所以让我立这么一个字。条子你妈收走了,我只有照片。

我沉默了。

脸上是冷的,可心却感知到了温度。

那时我才8岁吧。我妈就想到我嫁人那一天了。

她自己的婚姻大事,没提一个要求,只求给我一个未来。

我再混,也明白妈妈对我的关心。

韩叔说,你妈这么大岁数生孩子,不容易。你多体量体量她,好歹她多爱你十来年呢,你弟咋也比不了。

10

说韩叔不会开导人吧,可一共说了两句话,句句戳中我。

后来的日子,虽然还是避着我妈,但心里不那么怨她了。

那时候,我还专门上网查,产妇为什么发脾气之类的。然后发现,我妈可能是产后抑郁了。

我让韩叔带我妈去看看。韩叔不同意,说我瞎搞。

他们那一代人,把心理问题当精神病看的,有点讳疾忌医。

不过随着弟弟长大,妈妈渐渐好起来了。

我高考复读了一年。

毕竟我妈妈对我学习还是有一定影响的。不过,后来我妈就不承认。说不记得那样对待过我,也没说过我要害弟弟什么的。

我气得要死。

我妈要是在,韩叔就帮我妈,说我胡思乱想,不好好学习怨别人。

我妈要是不在,韩叔就会说我说得对,还让我顺着我妈,别惹她生气。

我说他,你这是渣男行为。

他被我逗笑了,说渣男就渣男吧,你和你妈开心就好。

11

2011年,我考上了南宁的农大。

因为在南宁嘛,顺便去看了我爸。

这么多年,第一次见他。他吓得以为我是来要钱的,连关心的话都不敢多说。

我也见到他的现任老婆,曾经的小三。他们又有了个儿子。

看得出来,管得他死死的。

真不知道他当初抛弃我妈,找这么厉害的女人管着他图什么?

走的时候,我说,谢谢你当年离开我妈。我继父对她挺好的,对我也不错。我们跟着你,这辈子就算完了。

我爸没反应过来,还说,应该的应该的。

后来才品出我这话不对味,想生气,可我已经走了。

十一,跑回家,告诉了我妈。

我妈就说我不懂事,做人要给自己留条后路。让你去看你爸,是让你联系上,以后有个照应。不是让你去骂他的。

而韩叔在旁边,抽着他的小烟,说,不错,不错,是我养大的姑娘,吃粉不?叔给你做。

我妈被我们气得没脾气。

12

大学四年,同学都谈恋爱。我没有。

一是没遇到合适的,二是总觉得自己长不大似的,就爱回家。

和我妈犟嘴,欺负我弟,让韩叔给我天天做粉吃。

我妈说我是家里一霸。

大四想考研。我妈说,差不多得了,还有你弟呢?

韩叔附和说,你妈说得对,差不多就去考吧,给你弟做个榜样。

我噗哈哈地笑出来。

为了给我弟做个榜样,我拼了老命,鏖战一年,考研成功。

也是这一年,我遇到了我的命中注定。

他叫金言,和我一个市的。我都怀疑以前我们在路上遇见过。

本来是好几个人组队备考的,可学着学着,就只剩我俩了。

他说,这就叫书中自有颜如玉。

13

以前写作文,总喜欢用“上帝关上一扇门,就会打开一扇窗”。

后来,我才明白,是人类弄反了。

应该是上帝给你打开一扇窗,就会关上一扇门。

2016年,我永远不愿想起那一年。

那天,我和金言在教室看书,看累了,开始玩手机。

我俩虽然恋爱时间不长,但感情很好。已经见过父母,都挺满意的。

我想,我和金言应该就是一生一世了。于是腻歪地让他把我的微信备注成“老婆”,我把他的备注成“老公”。

就在我修改备注的时候,我妈打来了电话。

可我当时没心思接,于是摁断了,想等会再拨回去。

谁能想到,15分钟后,韩叔打来了电话。他说我妈出了车祸,快要不行了。

我是打车回去的。

赶到医院的时候,我妈已近弥留。我一进来,韩叔就喊,你姑娘来了。

我妈缓缓睁开了眼睛。

她已经说不出话了,就用手指钩住我,看着韩叔。

第一次看见韩叔哭,大颗的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韩叔说,你放心吧。这就是我女儿。

我妈便闭了眼,再没有睁开。

14

我妈考下车本很久了,很少开车。

那天韩叔不舒服。她就心血来潮,自己开车出去买东西。结果出了意外。

在她出门前,给我拨了电话,可是我挂断了。

没人知道我有多自责。

韩叔安慰我说,这不怪你。

可是如果我接了电话,是不是就可以改变结果。我在这种自责里,哭得晕了过去。

而在我妈出殡后的第二天,家里来了个陌生人。

保险公司的调查员。

原来三个月前,韩叔刚给我妈买了意外险,保额200万。

其实这事我是知道的。

韩叔以前狱友的儿子,现在跑保险,拉单子。韩叔为了帮忙,给我们全家买了好几种,包括他自己。

除了我妈那份保单受益人是他以外,其他人都是我妈。

15

理性上说,凭韩叔以前的背景,加上买意外险时间这么短,保险公司有所怀疑是可以理解的。

但那个调查员的素质真的很差。

好像确定都是韩叔的阴谋一样。

我当时情绪不好,拉开房门说,爱赔不赔,少在这里给我爸泼脏水!你给我滚啊。

我气急败坏地把调查员轰走了,一转头,看见了韩叔。

他的眼睛红了,亮晶晶的,像黑夜里,洒了包水晶。

后来韩叔和我说,他不只是因为我那么信任他才感动的。

还因为,我叫了他爸。

其实,我自己都没注意到。

可能是下意识地维护他吧,想用这种无血缘的亲密,来证明他的清白。

16

我是从那时候起,改口叫韩叔爸爸的。

其实也是混着叫。

那么多年了,并不好改。

我妈的赔偿金,他把一半放在我名下,另一半留给了弟弟。

我毕业后,回了老家,考公,上岸。

金言也考上了我们这边的编制。

2018年,我和他办了婚事。

他家出了18万的彩礼,韩叔也打给了我18万。

我说我不用,钱够的。

韩叔说,当年答应你妈的,我得做到。

忽然间,想起他和我妈妈之间的承诺。

没有人再记得了,除了他。

17

朋友都说我没出息。

白考了个硕士,回来小地方当个公务员,早早结婚。

其实,一是我不想闯荡,二是因为我弟弟。

韩叔都快60了,而我弟弟才11岁。

我要回来,帮忙照顾他。

我特别心疼弟弟的。

以前韩叔说,弟弟比我少得到妈妈疼爱十几年。现在看,何止是十几年呢。

他比我少得太多了。

平时,弟弟喜欢听我讲小时候,我妈为了他,欺负我的事。

还会一遍一遍地问我,妈妈是不是最喜欢他。

我说,是。

他就特别开心。

小孩子呀,总是更容易从悲伤里走出来。

而我讲着讲着,就想哭了。

弟弟还会嫉妒,嫉妒韩叔对我比他好。

比如,总是“审问”金言有没有欺负我。总是问我,饿不饿,有没有吃饭。总是拿我中学的作文,读给弟弟听,说我写得有多好。

其实并不怎么样。

可韩叔很喜欢其中的一篇。

那篇是写家庭的。我说,韩叔很珍惜妈妈,因为他一生所有的风平浪静,都是妈妈给他的。

韩叔说,我写到他心里去了。

18

这两年,弟弟上了中学。

越来越像韩叔年轻的时候了,长得凶神恶煞,可性格却憨憨的。

而韩叔的体重已飙到190斤,三高一样不少。

我让他戒烟戒酒,他也就是当着我面不抽不喝。

今年4月的时候,韩叔突然在店里晕倒了。弟弟通知我的时候,吓坏了。

冠心病,心源性猝死。

进抢救室的时候,血压为0,瞳孔散大,无自主呼吸,颈动脉无搏动,逸博心率30/分钟……

这张单子我记得可清楚了,每一项都让我心惊。

还好抢救及时,成功后转进ICU,第三天睁开了眼。

我和我弟一直在外面等,眼泪都没停过。

韩叔是一周后出的院。

就是从那天起,他开始戒烟戒酒了。

我没想到他那么有毅力,说断就真的断了,连吃饭,也开始忌口。

19

后来,就是七月了。

疫情之下,韩叔的店,开开歇歇,依然坚持着。

周末,我和金言回去看他。都吃过饭了,我们坐在店门前的树下纳凉。

金言问韩叔,你心脏最近怎么样啊?

他说,不错,没啥感觉。

金言说,那我和你说个事,你别激动啊。我和小玟有了。

韩叔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有孩子了?他跳起来说,开瓶酒!庆祝一下。

可他又突然说,还是算了,开瓶可乐吧。

我弟弟在一旁哈哈大笑。他说,一直以为你凶巴巴的,不怕死呢。

韩叔不屑地说,小孩子懂个屁,无牵无挂的人才舍得一身剐,我现在要有外孙了,不想死那么早。

那是我第一次觉得,他有些老了,没有了从前的威风,像是街边看棋听曲的老大爷了。

有一点点英雄落寞,但有了更多的温暖。

想起我最初见他,也是这样炎炎的夏日吧。

吓人的样子让我120个反对我妈嫁给他。

可没想到,他却是世上最好的爱人,最好的爸爸。

太阳已经落下去了,留下漫天彩霞。

弟弟叽叽喳喳吵个不停,金言拿着手机,录下韩叔高举冰可乐的样子。

我肚子里的宝宝,正在孕育,正在长大。

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妈妈就坐在韩叔身旁,摇着扇子,看我们谈天说笑。

妈妈,你就放心吧。

韩叔,哦,是爸爸,对我和弟弟都挺好的。

有他在,我和弟弟就还有家。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2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