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科贝乐“跑路”前诱导分期付款

subtitle
金台资讯 2021-09-20 06:39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时报财经图库

对于一些经济条件不佳的家长而言,资金损失、课程泡汤、银行等金融机构继续扣款变成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预交几万元学费,孩子一节课没上,教育机构却“跑路”了。

8月27日,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北京科贝乐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北京科贝乐”)突然在北京家长群里宣布停业;几天后,深圳的科贝乐也宣布停业;9月初,上海校区的科贝乐表示暂停营业……这家早教机构波及全国的关门潮逐渐蔓延至苏州、南京等地。

关门前两天还在收费

9月4日(周六),上海校区家长李美(化名)在浦东活力城校区校长的见证下接收了转让的40节课,这是她对比试课好多家机构后,大浪淘沙留下的精选。机构里还挂着每星期的课程安排,老师们正在给学生上课,看起来一片祥和。

9月6日(周一),科贝乐上海团队发布情况,各校区暂停营业,内部彻查,预计为期一周。

李美当即懵了,但隐隐还不太相信。“因为通知说是暂停营业,也没说关门,当时还抱着可能真的只是内部彻查的怀疑。直到后来找不到负责人,才慢慢相信是真的跑路了,不可能再复课了。”李美告诉记者。

消息来得突然,就在几天前还在正常运营、正常卖课的机构,怎么也看不出一点倒闭的样子。

梁星(化名)在8月29日购买了价值一万多元的课程,时间跨度一直持续到2024年。在听到科贝乐北京校区关闭的消息后,为了保险起见,梁星在一节课也没有上过的情况下,要求退款。

“机构负责人声明,他们运营状况良好,上海校区是和其他地方分离的,所以不会受影响。机构也同意给我退款,还给我开了退款证明,但钱一直没到我的账上。再去问的时候,就发现他们已经跑了。”梁星告诉记者。

他表示,当时只是出于一种保险的心态,再者退款也是想试探一下机构是否有这个能力,如果观察下来没问题,他会再次购买课程的。可谁知,就这么踩雷了。

2017年,科贝乐由志学教育引入国内,自称是来自日本的国际全脑早期教育品牌,专注于0-6岁的全脑早期教育,已有29年的历史。

对于突然停止营业的原因,科贝乐在给北京、深圳家长的告知书中甩锅给“2021年遇到史上最严‘双减’政策”,对此家长们嗤之以鼻,因为科贝乐早教内容与“双减”无关。

目前,科贝乐在上海、北京、深圳、苏州、南京、重庆、武汉、西安等城市已突破40家校区。在一线城市经营不善的情况下,仍然向二线城市扩张。

根据天眼查信息,科贝乐运营主体隶属于志学教育科技(上海)有限公司,该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元,实缴资本432万元,法定代表人及实际控制人为叶明球,持股比例55%。

据知情人士透露,科贝乐的老师们收到通知,若是“搞事情”,机构不会帮老师做退工、交社保、公积金转出等流程。并鼓励老师互相举报,揪出是谁在向家长透露内部信息。

在各校区家长代表和机构工作人员建立的维权群内,叶明球每日出现一次,准时道歉:“很对不起,各位家长。给大家添了这么大的麻烦。”随后隐身,无法被任何人联系上。

科贝乐发布通告解释停业原因:受2020年疫情期间停业影响,2021年复工以来面临巨额租金补缴以及疫情后巨额家长退费,已经累计举债2000余万元用于经营,现无力承担员工即刻要求的工资发放和会员全部退费。

“恳请家长和我们一起把孩子的课上完,可否请家长众筹继续支付教师的工资,并提供场地资源。”科贝乐曾在微信群中提出这样的解决方案,被家长和老师认为很“滑稽”。

各地家长已成立维权群,抱团取暖,在警方不予立案的情况下,家长跑遍了教育部门、工商管理部门等寻求帮助,欲讨回退款。但由于科贝乐教育机构的复杂性,目前上海的家长还未找到维权的方式。

“一拖再拖的话,最害怕的就是科贝乐宣布破产,钱拿去赔了各大股东,我们的钱就泡汤了。”一位家长感到担忧。

科贝乐引导分期付款

对于一些经济条件不佳的家长而言,资金损失、课程泡汤、银行等金融机构继续扣款变成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科贝乐经营可能已经出现困难的今年暑期,工作人员仍诱导家长通过分期的方式购买几百节课程,并称这是最大的优惠,“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

“我帮你想的每次都是最优惠的,如果你现在要装修,钱紧张的话,我可以带你申请一个分期付款。”“你现在已有的五六万欠款不算啥,3万多的学费你分12期付款,免利息。”“我给你6期免息,扫码微信支付、支付宝、信用卡都可以”……

有家长对记者表示,科贝乐有很多大课包,一时之间家长都拿不出来好几万的现金,因此选择用分期付款的比比皆是。

一位南京校区的家长便是这样的客户,因为利息优惠和工作人员的推荐,她选择了刷某大行信用卡分期,目前感到困扰,即使还剩下不少的课程没上,但信用卡上的钱还得每月按时还款。

而对于一些没有信用卡、花呗等支付工具的家长,科贝乐员工还会指导家长申请注册度小满获得贷款,堵上每个不能贷款的漏洞,并且由于捆绑了征信,家长因此不可能取消还款。

据上海活力城校区的家长统计,目前共有超200名家长受到波及,保守估计涉及金额超200万元。科贝乐在上海共有7个校区,该校区是上海市内人数较少的校区。

而南京校区的一位家长告诉记者,他们保守估计全南京校区涉及的金额超过1200万元。根据此前报道,北京地区涉及的金额也接近2000万元。目前,科贝乐的关门潮还波及深圳、苏州等地,预计未来的数额还会扩大。

银行“监管”资金流向

联想到此前纷纷关门或跑路的教育机构,比如不久前倒闭的华尔街英语留下十多亿元的“学费”窟窿,涉及平安银行、中信银行(信用卡)、浦发银行(信用卡)等十多家金融机构,留下“一地鸡毛”的现象,银行和金融机构究竟该承担怎样的责任?又该如何更好地维护消费者权益?

对此,中国金融智库特邀研究员余丰惠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银行不仅要在放贷过程中审核风险,还要对资金用途、资金划转等进行全程监管。“银行有检查业务,贷前调查、贷时审查、贷后检查,银行多年来执行‘三教三查’制度,所以银行在放贷以后对于还款风险、资金用途等,还要跟踪监管”。

因此,银行作为提供贷款的金融机构,对于资金用途和流向也应承担起责任,以起到保护消费者资金安全的保障作用。同时,银行和教培机构的合作模式的不同决定了其承担风险的义务不同,专家提出了两种模式:

“一种是toB模式,即银行和教培机构签订的是对公金融服务,对企业的经营行为风险的预判将直接影响银行的风险敞口。”信用卡行业资深专家葛亮对记者分析,第二种是toBtoC模式,在该模式下,教培机构只起到渠道的作用,授信的主体是C端用户,银行更多是把风险能力放在C端用户。

今年7月,《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双减”政策)正式下发,强化培训收费监管成为其中一项重要工作。截至目前,出台培训机构资金监管政策的地区已超过10个省市。除北京外,天津、福建、浙江等地均已出台相应监管措施,要求教培机构在银行设立专用账户。

上海也在探索试点实施银行专户划扣模式。具体而言,消费者预付的培训资金由商业银行直接收取、保管。商业银行按照与消费者及培训机构的合同约定,将培训资金定期划扣至培训机构,每次划扣额度对应的培训服务时限不超过3个月(约定培训周期)或者60课时(未约定培训周期)。

虽然客户仍旧是按课程付款,但资金并没有直接划给机构,而是保留在银行账户上,因此消费者可以按照合同约定,要求银行停止资金的划扣,由此保障自己的权益。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