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制造业招工越来越难,年轻人到底去了哪里?

subtitle
记者论坛 2021-09-19 22:39

前天一个朋友联系我,问我老家有没有需要找工作的人,他们公司大量招人,并感叹现在企业招工好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一看公司是生产手机零部件的,在长沙,且大量招人,就猜测是蓝思科技,她发过来的招聘启事我点开一看,果然是。

这篇文章不是蓝思科技的招聘广告啊,所以,二维码我也隐掉了,我就是单纯地写篇文章而已。

蓝思科技是全国有名的高科技企业,主要研发生产手机等数码产品的触摸屏等防护面板,员工有数万名。

这样的高科技企业却陷入“招工难”的困境,其实从公司提供的打包待遇上来看,整体待遇还是相当不错的,月满勤总工资5000—7000元,综合年薪6—8万,缴五险一金,免费住宿,吃饭补贴,福利也还不错,可以说现在制造企业的用工也是诚意满满。

我在几个招聘网站搜索了一下长沙公司小白领的招聘薪水,发现小白领的工资相对于蓝领工人而言,也没有什么优势,甚至还有劣势:

在58同城搜“文员”有以下结果:

在智联招聘搜时下最火的“电子商务”有以下结果:

在前程无忧(51job)搜时下最火的“电子商务”有以下结果:

我发现这些所谓的“白领”岗位开出的工资大多在三四千、四五千这个范畴,并不比同样在长沙的蓝思科技开出的工资高,但是蓝思科技提供免费的住宿,提供13元/天的餐补,而招聘小白领的公司一般是不提供住宿和餐补的,这样算下来,蓝思科技的综合薪酬很明显更有优势。

在入职门槛方面,小白领岗位的招聘基本上是大专起步,而蓝思科技的招聘要求是:不限性别,符合法定就业年龄(意思是中年以上也要),身体无残疾,手脚灵活,有基本的读写能力,会简单的算术。就这个要求,还特别注明“省外偏远、贫穷地区可适当放宽)。蓝思科技的招聘要求可以简单理解为只要不残不傻,手脚齐全,能从事体力劳动,就可以入职。绝对可以说是零门槛面向最底层劳动者的岗位。

但是,现状是,如蓝思科技一样的制造企业招不到人,而月薪三四千的小白领岗位竞争激烈。

正如网上的段子所言:“月薪三千是不可能招到农民工的,你只能招到大学生。”这句话虽是段子,但是也是社会现状的贴切描述。

我家最近买了两台空调,送空调的是一对中年夫妻,我问他们一天每人能净赚300元吗,那男的想都没想就说“差不多”。按中国人谦虚的品格,我想我肯定说低了。就算一天300元,一月休4天,上班26天,月薪也有7800元,何况他们是夫妻俩,妻子的主要任务应该是给丈夫“加油”吧,真正出大力的可能就丈夫一个人,这样的组合,两个人一个月有16000元左右的收入,这个收入秒杀长沙城大部分小白领吧。至于这收入按26天来算,也算常规,现在996几乎已经成为互联网公司的标配,小白领一个月也只能休4天。

大家不用怀疑我的这个估算,这个数字只可能少,不可能多。6月18日,京东创始人刘强东的一封题为《心存敬畏 永葆情怀》的致股东信火遍全网,里面最亮点的内容是:

“2020年,京东物流集团对每位一线员工的年均支出近11万元,他们的收入足以支撑起一个家庭的生计,不仅在北京、上海、深圳这样大城市,我们在东北和西北省份的很多快递员月收入也能过万元。”

因为这段话,很多媒体报道这件事的时候,新闻标题都是“刘强东发致股东信:很多京东快递员在东北都能月收入过万元”。

除了送货的,安装空调的师傅赚得也不少,每台空调高空费150元,京东补贴安装费60元,支架80元,管线延长100元/米,我家空调管线每台延长1.5米,收150元。两台空调我掏了七百多元安装费用,再加上京东120元的安装补贴,就880元了,扣除材料费和公司提成,落到这两个安装师傅手里的钱应该也不少。关键是安装也就一两个小时的事,这样的安装他们一天至少可以做4单,算下来收入相当可观。

当然,这事辛苦,也危险。但仅从报酬来说,社会给体力劳动者的酬劳还是可以的。

想起以前家里装修的时候跟师傅们聊,木工师傅、泥工师傅的日薪都挺高,至少500元一天,就连给我们家铺木地板的师傅也说他一个月12000元,上一家公司一个月只给1万元,他跳槽了。我一直怀疑这师傅的话,因为我觉得相对于贴瓷砖来说,铺木地板似乎不需要太高的技术,如果工资这么高,难道不会有大量的人进入这个行业吗?

从“月薪三四千的小白领满街走,打赏三五块的主播全网吼”的现象看,似乎年轻人真的不愿意从事体力劳动了。所以,我国制造业用工难的关键原因,可能不是制造企业工资太低,而是年轻人对体力劳动的鄙视。

有人说制造企业招工难的原因是送快递、送外卖、开滴滴的工作收入太高,把年轻人都吸引走了。这个原因肯定是有,但是这三类工作吸纳的劳动力是有限的,何况这些工作干起来也不容易。

今年4月全网火爆过一个消息:北京处长送外卖12小时赚41元。北京卫视播出的纪录片《我为群众办实事之局长走流程》中,北京市人社局劳动关系处副处长体验外卖员一天的的生活,12个小时的连续工作中王林处长总共送出5单外卖,只赚了41块钱。

累瘫在马路牙子上的王处长直感慨:“真的太不容易了,我觉得很委屈,我今天跑了那么长时间就挣了那么点儿钱,离我100块钱的目标差那么多。”可见这些工作刚入行都不容易。

按我国过去各年份实际人口出生数量来计算,现在每年进入劳动力市场的新增劳动力至少有1500万,受教育程度高的一少部分进入了体制内和大公司,学历一般的,有一些进入了快递、外卖、房产中介等行业,但以上去向肯定只占新增就业人口的少部分,那么大部分人去了哪里?流入制造业的有多少?

我觉得现在的社会风气就是贬低体力劳动,拔高不劳而获,把年轻人搞得很浮躁,渐渐瓦解掉了人们对“勤劳致富”的信仰。与其说快递、外卖抬高了年轻人的收入期望,还不如说抖音、快手废掉了年轻人勤劳致富的信仰。

大量的年轻人宁肯游手好闲也不愿意进入制造业,不是制造业太辛苦,也不是制造业不挣钱,而是因为全社会对制造业的鄙视和浮躁的风气对年轻人的腐蚀。

我的老家甘肃某市是个出快手网红的地方,这几年我回村,看到村里用智能手机的人都在观看网红直播,前几年有个网红啥才艺都没有,就拿个䦆头在山里挖窑洞,就这,他竟然挖出了千万粉丝,挖得财源滚滚,成了当地的名人和大富翁,他的成功把大家羡慕得眼睛都绿了。当然,这个网红后来因违规被平台禁了。

这个网红被禁了之后,同一个市的另一个网红起来了,这个网红也没有任何才艺,就是每天牵着个毛驴在村里兜圈子而已,就这,他竟然也兜出了近1500万粉丝。

每天晚上,村里人就抱着手机看这些网红连线PK,算他们每个人又赚了多少钱。话说这些网红真能赚,赚钱跟印钞一样,而且关键在于,他们啥才艺都没有,普通得跟村里的每一个人一样。开饭店的堂弟就很愤愤不平地抱怨:“妈的,人家啥都不会,一晚上能赚咱们几年的钱,咱们这累死累活的有啥意思?”

网络直播造就的一夜暴富刺激着每一个年轻人,年轻人会想,一夜暴富的门槛这么低,我为什么不去试试呢?看看抖音、快手上那些搞直播的团队或个人,没有任何才艺仅靠装疯卖傻来讨打赏的一堆一堆。这些年轻人放在十年以前,可都是制造业的劳动力啊!

其实我也不是反对草根直播变富翁,相反,我觉得草根通过直播一夜暴富挺好的,关键是,这个比例太低了。金字塔尖的一小撮人通过直播一夜暴富了,这种示范效应让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舍弃正常工作加入到直播队伍中来,而大部分人赚到的打赏估计连吃饭都困难。

今年1月B站23岁男主播墨茶被活活饿死的消息曾成为网络热点事件。这个98年出生的小伙子今年才23岁,一米七八的身高,200斤左右的体重,职高没读完就辍学,之后就是宅在家玩电脑不愿意工作。因工作问题,与母亲矛盾很深,遂离家出走,在外独自生活。去世前墨茶主要以剪辑游戏视频和进行直播为生,是一名B站的男游戏主播,但直到他去世之前,他的粉丝数量大概只有二百个左右。靠直播他赚不到钱,贫病交加,为了生存,他骗过很多人的钱,常常为一日三餐发愁,最后被发现死在了出租屋中,网友认为他是饿死的。

对于这样一个正值壮年的小伙子,如果他肯踏踏实实地干一份体力活,不至于是这个结局吧。有人认为他有癌症,有人认为他有糖尿病,但曝出来的检验单显示,都不是大问题,不至于造成死亡。如果一定要给他的死亡找一个原因的话,那就是:不热爱劳动,不想用劳动赚钱。他外公的访谈大约也是这个意思。

所以,浮躁的社会风气让年轻人越来越看不起劳动,都想敲着键盘或对着摄像头轻松惬意地把钱赚了,可是,现阶段,我们的社会实力不允许这么多人以这种方式生存啊!

大量年轻人不劳动,既是时代的悲剧,也是年轻人自己的悲剧。国家必须要做好劳动教育和相关的引导。

我觉得国家现在在劳动教育和引导方面做的很欠缺。

随着社会发展和人民收入水平的提高,广大低收入阶层的孩子,尤其农村家庭的孩子,普遍地开始接受初中以上的教育了,有的上职高,有的上高职,但我们在职高和高职的教育中,没有做好就业的引导和岗位的衔接,我们只是把学生圈在学校里三五年,圈够期限发个毕业证就算完事了,就业率什么的,造些数据就行,没有人真正关心这些青年的就业。

这种粗放的教育造成的问题是,学历证书上都有模有样地高学历了,但技术技能和综合能力上却差得很远,出去到社会上很难找到适合自己的岗位,去工厂上流水线吧,又觉得工厂用工都是零门槛,自己大学毕业证在手,屈才了。找个大学生干的工作吧,很难找到。晃悠着晃悠着,生活所迫,有些甚至搞起了传销、电信诈骗等一些非法或者灰色产业,给社会造成了很多问题。

所以,我国职业教育必须要深刻改革,改革的方向就是我在《》中提出的:

1、取消初中毕业时“普职分流1:1”的政策,全面普及普通高中教育。让孩子们尽量上高中,把高中文凭作为未来全社会年轻人的基础文凭。职高学校保留很少的部分就行,让不想上普高的孩子有上职高的权利。

2、实行12年义务教育,小学6年+初中3年+高中3年,取消中考,各阶段实行就近入学。注重教育对未成年人的“保姆功能”,用学校教育把每个孩子监管到成年,在孩子18岁的时候再用高考进行分层,不在低龄的时候分层,减轻孩子和家长的压力,让孩子们从容长大,让家长们从容生育。

3、高中毕业时普通大学招收约50%的学生,进行普通本科教育;另外的一半学生自由参与开放型职业教育。让年轻人边工边读,在工作中寻找职业兴趣,根据职业兴趣自由学习自己需要的职业技能。如此将把千万计的劳动力从职业院校里释放出来,这会大大缓解当前的招工难。

4、职业教育以“开放教育+社会办学”为基本的顶层设计,让有技术的企业加入进来,用市场的力量推动职业教育高效发展。比如可以让蓝思科技这样的高科技企业拥有参与职业教育的权利,他们可以直接从初中和高中生中招收学生,半天工作,半天上课,免交学费,发放工资,国家把教育拨款变为完成教育的生均奖励。如此一来,企业解决了劳动力问题,底层家庭解决了学费问题,学生们有了实践的场地,更关键的是,用真实的生产对青少年们进行了劳动教育,让青少年们感受到通过劳动获得报酬的快感,这份获得感就会使他们不那么排斥制造业和体力劳动了。

我这么说也是有根据的,我哥哥的孩子,上公办高职院校的,都是瞎混了三年,所谓的专业,一点用都没有,出来又都没干专业对口的工作,而且待在学校时教学质量差就不说了,也没有安排好的实习单位,基本上没有做什么就业引导。村里的孩子,进入大城市本来就有些胆怯,文凭不高又没有稳定工作时,就更胆怯了,这份胆怯消除不了,以后的路就很难走好。

而在当地上民办职高的小侄女情况却有些不同,刚开始我还抱怨二哥没给找个公办院校,结果第一年就让我刮目相看。学校把毕业前总的实习时间分摊到每一年,每年三个月实习时间,实习都是学校统一联系好的正规的大型制造企业,2019年末是在苏州,2020年末是在深圳,都是过年前后的三个月。这些孩子被学校带到工厂,包吃包住,每个月还能有四千元左右的工资,三个月就是一万多元的净收入,基本上一年的生活费就赚出来了。

前两天跟二哥通电话,他说女儿这个学期没再要生活费,她自己赚的钱足够了。在我看来,这都不是钱的问题,而是一个西北村里的小姑娘,在苏州待了三个月,在深圳待了三个月,今年不知道会去哪个城市,这几次大城市的工作经历也算让她见过世面了,这对她自身的城市化非常有好处。

我们看到,有些公办职业院校也在进行改革,但是,在现在这种“以职业教育为名行学历教育之实”的职业教育大体系下,单个院校的改革和摸索是很难有什么起色的。国家对职业教育的发展寄予厚望,但是在当前体系上根本不可能取得满足期望的成果。希望教育管理当局能实事求是地进行大踏步的改革,在培育青年的劳动技能和培养青年的劳动意识方面能有一些符合现状解决问题的举措。

真的很担心当前轰轰烈烈的职业教育大跃进又脱离现实,希望当局深思熟虑,科学布局。只要俯下身子实实在在地去调研企业,调研学生,就一定能找到合适的方法。

- END -

# 推荐好课 #

// 推荐文章 //

(福利)

传媒老友记,20万+传媒人社群,创造传播价值;

原记者论坛,由国内多位媒体人和公关人联合发起的传媒社群,已受邀入驻今日头条、腾讯、百度百家、网易、新浪财经、阿里UC、一点资讯、界面、脉脉等平台。

①有情怀的社群,有深度的阅读,有角度的观察,有态度的互动;②部分文章转载,标注来源作者,只为分享价值,无关商业利益;③如有异议、投稿和建议,请联系:reporterbbs@163.com

坚持不易,欢迎一键四连:点赞在看转发留言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1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