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红楼梦》戏里戏外34年:人生聚散一场,无常才最平常

subtitle
十点读书 2021-09-19 22:09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几天前,一条热搜让无数网友痛心不已。

“红楼梦贾政扮演者马加奇去世。”

惊闻噩耗,贾宝玉扮演者欧阳奋强发文悼念:

“您为该剧的创作做出了默默的付出,一路走好。”

字里行间的伤悼之情,让无数人泪目。

有人留言:心疼宝玉,爱人黛玉不在了,奶奶贾母也去世了,如今政老爹也离开了人间。

如今,87版《红楼梦》已经有9人故去。

他们有的享得高寿,有的囿于疾病,有的一生爱而不得,有的人走的时候,才不过二十多岁。

光阴荏苒须当惜,风雨阴晴任变迁。

余下来的人,也在渐行渐远的岁月里,有了不同的故事。

或是看破红尘,或是漂泊异乡,抑或家庭圆满,名利双收……

《那些花儿》里唱道:

“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她身旁/可是我们已经离去/在人海茫茫。”

或许,“红楼梦中人”的故事,也是我们曾经或即将经历的人生。

相聚

1982年,导演王扶林正为了招揽剧版《红楼梦》的创作人才,四处奔走。

正当他一筹莫展之时,主创班子的第一个成员,出现了。

他是王立平,中国小有名气的音乐家,因为自小喜欢《红楼梦》,他一直把创作一部红楼系列的音乐作品,当作毕生的梦想。

而王扶林,正好给他提供造梦的舞台。

刚见王扶林,王立平无比激动,他拿出自谱的《枉凝眉》,放给王导听。

那哀婉空灵的旋律,让王导听得如痴如醉,他当即同意了王立平的加入。

后来,经过朋友推荐,王扶林又看中了李耀宗。

此人不仅摄影技术高超,而且有表演基础扎实,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为表诚意,王扶林当即登门邀请他。

可出乎意料的是,李耀宗拒绝了王扶林的请求。

原来,李耀宗的女朋友在湖北,而拍《红楼梦》要去北京,他虽然觉得进剧组是个难得的机会,但实在不想和女友两地分居。

怎么打消李耀宗的顾虑呢?王扶林想出一个妙计。

他对李耀宗说:“如果你来剧组,我就让你对象做剧组的场记。”

李耀宗一听:这不是两全其美嘛!

他爽快地答应了王导,带着女朋友,高高兴兴来到了北京。

李耀宗心心念念的女朋友,叫东方闻樱。

她,就是后来贾探春的扮演者。

随着工作班子逐渐庞大,开始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向导演自荐剧中的角色。

在所有的自荐信中,王扶林独独被一首小诗打动了。

“我是一朵柳絮,长大在美丽的春天里,因为父母过早地把我抛弃,我便和春风结成了知己……”

诗的落款处,用娟秀的字体写着名字:陈晓旭。

女孩的灵气和巧思,如同温柔和煦的春风,一下吹进了王导心底。

他相信,这就是自己要找的林黛玉。

“林黛玉”的人选确定下来后,薛宝钗的演员,也很快有了着落。

她叫张莉,原是陪老师的女儿一起面试的,却凭借端庄古典的形象,被导演一眼相中。

“任是无心也动人”,张莉的入选,颇有些宝姐姐美不自知的意味。

不过,最让人意外的选角,还是贾宝玉的扮演者——欧阳奋强。

刚见王导的时候,欧阳奋强剃着光头、趿着拖鞋,脸上也邋邋遢遢。

可王扶林偏就看中了这股子“混世魔王”的气质,把欧阳奋强放进了男主角的候选人里。

后来的试戏,也证明了欧阳奋强无论外形、举止还是气质,都和贾宝玉十分契合。

随着机缘的牵引,时运的交错,越来越多的人,因为红楼梦聚在了一起。

那段时间,开设培训班的圆明园前所未有的热闹。

少男少女们每天住在一处,谈笑言欢、诗酒文章,每天都过得快乐而充实。

像陈晓旭写的:“他们有用不完的青春、使不尽的活力,真正是春天的主人。”

在很多人的记忆里,那一年的春光明媚如许,它守护着无数蓬勃而美丽的梦想,在天空下斑斓成诗。

成长

3年的拍摄时光,远比想象中的艰辛。

姑娘们每天除了拍戏,还要进行各种礼节训练,比如请安、跪拜、走姿等。

除此以外,晨跑锻炼体型,也是必不可少的项目。

有一次,陈晓旭还撞见两个小丫鬟的扮演者,在大热天里,穿着毛衣绒裤跑步。

原来,她们是想通过“暴汗”的方式,练出古典美人那般窈窕的身材。

外形和仪态跟上了,对角色的解读也不能落下。

有一次,因为对林黛玉的理解出现了分歧,陈晓旭和欧阳奋强吵了一架。

事情的导火线,是欧阳奋强无意中吐槽林黛玉是个“小心眼”,宝玉如果娶了她,肯定神经受不了。

这让陈晓旭大为光火,她当即反驳:

“你根本就是个凡夫俗子,才欣赏不了她的美!你认为宝玉可爱,却到处留情,不过是个须眉浊物罢了,黛玉怎么会爱上他!”

一阵连珠炮,登时把欧阳打蒙了。

他本来就进组晚、学习少,被陈晓旭一顿说,觉得自己实在有太多知识要恶补了。

从此,他每天都认真写人物分析,有时候大家都在闲聊,他还旁若无人地在看书。

经过一段时间,欧阳奋强终于开了窍,连王扶林导演都说:你终于像贾宝玉了。

然而,拍摄不到半年,一则消息突然传来。

广电局下达了电影版《红楼梦》的筹拍计划,特别“钦定”了金牌导演谢铁骊,和正当红的刘晓庆。

强大的阵容,让所有人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当时电视剧还处于起步阶段,摄像、灯光、美术都是外借的,如果拍摄一样的题材,他们怎么可能是电影组的对手呢?

组里的很多专家都灰了心,纷纷跑去电影组另谋高就了。

这样一来,不安的情绪,更是笼罩了剧组上下。

有些年轻演员们沉不住气,耷拉着一张脸去找制作组,问我们还有没有希望吗?

王扶平和同事只能佯作轻松,安抚大家:

“人家拍提高版,咱们拍普及版,大家不许紧张啊,拍完咱就是胜利!”

嘴上虽然这么说,可心里,王扶林却比谁都焦虑。

有人亲眼看见他在导戏时怔怔地抠手指头,叫了好几遍,都没反应。

可是,现在胜负还未揭晓,不能因为受了打击,就轻言放弃啊!

关键时刻,王扶林决定破釜沉舟一回:

“既然是我的工作,我尽我最大的力量把它做好!”

他强迫自己不去担心未知的结果,把精力集中在拍电视剧上。

为了最大限度还原原著精髓,他在近3年的时间里,跑遍了全国41个地区,把原定为15集的电视剧,拍到了整整36集。

在导演的带动下,演员们也重新调整好心态,拍戏时格外认真。

每个人的心底都憋着一口气,不求播出后所有人都喜欢,只求最后的作品,对得起自己日日月月的努力。

1987年,剧版《红楼梦》终于在中央一套首播。

出乎意料的是,电视剧好评如潮,观众反响十分热烈。

一时间,人人争说《红楼梦》,就连原著也得到了空前的普及。

知道这个结果,大家都喜极而泣。

三年匠心磨一剑,那些浸透在日夜的心酸和汗水,总算没有被辜负。

离散

然而,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红楼梦播出的那年,也是剧组解散的时候。

告别之后,所有人如同被风吹散的蒲公英,渐行渐远。

时间如梭。

2003年,大家曾在《艺术人生》上有过一次20周年聚首。

这时,欧阳奋强已经转行做了导演,陈晓旭也弃演从商,两人虽然不常见面,但依然经常联系。

那天,“妙玉”特地穿了身艳丽的服装,“刘姥姥”和“板儿”热情相拥,“探春”东方闻樱依然快言快语,大家好不热闹。

不过,因为有紧急事情处理,远在海外的“宝姐姐”张莉,遗憾无法到场。

在书里,林黛玉曾说过一句:“早知她来,我就不来了。”

只叹故事与命运竟是如此的相似,下一次的聚会,黛玉永远地缺席了。

2007年,远在临沂拍戏的欧阳奋强,突然接到一个电话。

里面的人告诉他,陈晓旭因为罹患癌症,已经离开了人间。

知道消息,欧阳奋强错愕不已。

他这才想起,已经很久没有和晓旭通电话了。

这些年,他知道她的消息,都是从报纸上、电视里、小道消息中。

他知道她生病了、出家了,却从来没有想到,她会以这么突然的方式,离开了人间。

别后不知君远近,渐行渐远渐无书。

同样错愕的,还有陈晓旭昔日的一众伙伴。

在“惜春”胡泽红眼里,晓旭不可能走得那么快,明明去年见面,她还笑语吟吟,送了自己一只保平安的吊坠。

“宝钗”张莉更是不能接受这个消息,她和晓旭一直玩得最好,每次她回国,晓旭都会热情招待她。

可这一次,晓旭居然连自己得了癌症,都没有告诉大家。

张莉想起,去年自己找晓旭玩,刚一见面,晓旭就抱住了她,过了很久,都没有放手。

或许那个时候,陈晓旭就已经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了吧。

回首已是往生梦,从此阴阳隔故人。

陈晓旭出殡的这天,雨下得特别大。

“宝哥哥”欧阳奋强没来,或许,他想把回忆留在林妹妹最美的时候。

葬礼上,陈晓旭父亲对着别人送的一大捧白花,痛哭失声。

他说:“这花再美也没我姑娘美。”

听到这话,在场的人都流泪了。

白发人送黑发人,本就足够让人心酸,更何况,棺椁里的人,曾经那样鲜妍而明媚地活过。

“黛玉”走后不久,“板儿”李玥也因车祸去世。

刘姥姥沙玉华得知消息,在震惊与悲痛中,坚持送了他最后一程。

《红楼梦》里说:“自古穷通皆有定,离合岂无缘。”

很多年后,大家才终于明白,哪怕再不舍、再留恋,也不得不在某个不经意的一天,和挂念的人说再见。

印记

陈晓旭曾在《梦里三年》,回忆告别的那天:

“女孩子们凑在一起,谈论着过去和将来。她们正满怀壮激,走向更广阔的天地。但愿沧桑的人世不要磨灭了她们从前的一份纯真。”

时间一晃34年,那些曾一起谈天说地的年轻人,都在时光荏苒中变了模样。

黛玉多愁多病,早早过世;妙玉勘破红尘,出家为尼;宝钗虽在异乡事业有成,却依旧保持单身。

心性颇高的“探春”东方闻樱,也没有和最初的人厮守在一起。

而“宝玉”欧阳奋强,则经历了转行后不久,三个月的小儿子因病夭亡的巨大痛苦。

很多人都说,87版《红楼梦》的演员,最后都活成了梦中人。

可三年的时光,谁又能不入戏?

在一次采访中,欧阳奋强说:

“我一生的运气,可能已经在贾宝玉身上用光了。但他让我风光过,我也没什么好抱怨的了。”

或许在一番大起大落后,他终于看破又看淡,明白人生一场,能够保持平常心,已是最好。

佛语常言:“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没有人能逃脱命运的掌控,只在经历世事沧桑后,大多数人都学会了放下执念,在无常的命数里,参悟人生的真理。

有缘时惜缘,无缘时随缘,把握当下,才是最好的时光。

愿我们都能珍惜生命里那些闪着光的日子,懂得去梦、去爱,也懂得成全自己。

山高水远,后会有期,相逢的人,总会相逢。

作者| 竹西,爱读书,爱生活。

主播| 素年锦时,微信公众号:素年锦时FM。

图片| 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