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13年前,那个汶川地震中的“可乐男孩”因重伤截肢,如今怎么样了

subtitle
安洛史纪 2021-09-19 21:01

13年前,这段救援视频曾被广大网友疯狂转载。

视频里的男孩满脸泥灰,一身的泥土血污,在夜色和探照灯的双重作用之下,显得十分狼狈虚弱。

可他并没有因此而消沉恐惧,反而鼓足全身气力,对着身边的救援人员大声说:“叔叔,我要喝可乐,冰冻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时的营救图片

在被地震废墟困了80多个小时后,他不是惊恐哭叫,也不是力竭昏迷,而是用充满孩子气的口吻说着最朴实最真挚的心愿,让人想哭又想笑。

2008年突如其来的汶川大地震,带走了多少无辜的生命,又让多少家庭支离破碎。无论是地震的亲历者,还是电视网络旁默默守候的普通民众,大家的心中除了悲痛,再无其他。

“可乐男孩”薛枭的这一声呼喊,仿佛最深黑夜里的一束亮光,划破无边的夜色与浓重,让大家重燃了对生活的热情和渴望。

自此,大家都记住了“可乐男孩”,也记住了他的乐观和坚强。

后来,被送往就医的他因为右臂的伤太重而被迫截肢,只剩下左手。如今13年过去了,现在的他又过得如何呢?

01 天灾无情,人间有爱

2008年5月12日,一个普通的春日午后,正在教室里和同学们一起做化学习题的薛枭突然感到一阵摇晃。

“地震了,大家不要慌!”讲台上的化学老师最先反应过来,连忙组织同学们避难。

然而,在天灾面前人类永远那么渺小,不过几秒钟的时间,整个教室就直直下落垮塌,薛枭也随之坠入无边黑暗之中。

“呜呜~~”正当薛枭恐惧害怕之时,不知谁的哭声传来,打破了死寂。

“我是龙锐,还有谁?”

“我是李春阳!”

“我是肖行。”

终于,一声又一声颤抖而熟悉的声音传入薛枭的耳朵,让他知道,他不是一个人,还有很多同学陪着他。

“我是薛枭!”当他吼出这一句,整个身体都放松下来,开始努力摸索着他所处的环境。

右手和右脚都被压得死死的,一动不能动,不过左手和左脚相对轻松,可以试着慢慢活动,头顶还有一丝缝隙,有微弱的光和稀薄的空气。

还不算太糟,有活下去的希望。

薛枭乐观地想,只要他足够坚强,就一定可以等到救援队,一定会和自己的亲人相见。

或许他身边的同学和他抱有一样的想法,在被困的第一天晚上,他们一起接歌,分喝同一瓶水,偶尔还能听到欢愉地轻笑,并不算太难熬。

第二天一早,当晨光顺着狭小的缝隙打在他身上的时候,他听到了断断续续的脚步声,他知道,救援队来了,他的希望来了。

“我出去要先喝水!”

“我要吃妈妈做的红烧肉。”

同学们一个个叽叽喳喳地讨论着出去后的生活,欢快得就像课间放学。

可薛枭没有出声,他想,出去后做什么都好,只要能够出去,能够摆脱此刻的黑暗和痛苦便好。

然而,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饥渴,疼痛,疲乏和困倦慢慢地侵蚀着他和同学们,却依旧没有人来救他们。

“我就睡两分钟,一会叫醒我。”薛枭终于支撑不住,想闭眼睡一会。

“薛枭!薛枭!不能睡!”旁边的马小凤拼命喊着他的名字,她怕薛枭一睡着,就再也醒不过来。

于是,同学们纷纷喊着彼此的名字,相互鼓着劲儿,薛枭也强撑着,没有闭上眼睛。

可长时间的缺氧和失血不是仅凭毅力就可以战胜的,在新一轮的报名中,有两个同学没有发出声音。

他知道,也许,他永远也听不到他们的声音了,他们可能已经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

他看了看头顶那微弱的光,再次坚定了自己的信念,既然上天给他留了一丝生机,就一定会再次眷顾他,让他活着走出去。

营救现场

可三天过去了,其他同学获救的消息陆续传到耳朵里,他还被压在底层不能动弹,身体也因为干渴连唾液都无法分泌,这让他不由地感到焦急:什么时候才能轮到我呢?

直到5月15日下午六点,一直陪在他身边的马小凤也被救援人员救走,他的心更慌了。

“叔叔,你们不会不救我了吧!”当余震结束,救援人员再次向他靠近时,他发出这样的询问。

“不会的,我们肯定救你出去!”

“那你们能不能搞快点把我弄出去!我要来不起了。”薛枭的心里充满了恐惧,他已经被困了80个小时,身体和心理已经到了极限,只能通过反复询问救援人员来寻求安慰。

虽然这几天已经在灾区见惯了生死,可是听到少年的话语还是无法忍不住动容,这样年轻鲜活的生命应该在教室读书,在操场奔跑,在家里和父母一起欢笑,不应该遭受这样的痛苦。

“出去后你想干什么?”救援人员希望可以转移他的注意力,让他放松下来。

“我想喝可乐,太渴了,最好是冰的。”想象着炎炎烈日下那绽着晶莹水珠的冰可乐,薛枭的身体仿佛又充满了能量。

“那你想要啥,我也给你买。”看着救援人员泥灰满布的脸庞,薛枭的心不由地泛起了酸楚:幸好,还有人没放弃他们。

“我给你买可乐,你出来后给我买根雪糕吧。”救援人员冲着他微笑,和他结下了这跨越生死的“可乐雪糕”之约。

当晚七时许,被困了80多个小时的薛枭终于被救出了废墟,而他上了担架后的第一句话就是:“叔叔,我要喝可乐,冰冻的!”

于废墟中的他来说,这是一个约定,是一份感恩;

于亿万悲伤中的中国人民来说,这是一股力量,一股可以打破悲痛,带来新生和希望的力量。

02 不问归期,笑对人生

2008年5月16日,薛枭被转到了华西医院,由于右臂长时间被水泥板压制,又感染了气性坏疽,必须要进行截肢手术。

病床上休养的薛枭

此时他的亲人还奔波在路上,面对如此紧急的情况,只能由他自己做决定。

“我是死里逃生的人,有什么过不去的。”面对残酷冰冷的现实,薛枭选择坦然接受。

当他用完好无损的左手在手术同意书上按下手印的时候,很多人都哭了。

一个十几岁的活泼少年,一个爱打篮球的大男孩,失去了一只手臂,就相当于失去了半条生命,在以后的人生路上,将永远存在缺憾。

可又如同他说得一样,地震葬送了多少鲜活的生命,有多少个家庭再不能团圆。他能够死里逃生,能够和家人再度相见,就已经是莫大的幸运,其他的苦痛又算得了什么呢?

救援队叔叔的可乐之约

在薛枭治疗住院期间,有很多爱心人士听了他的故事,深受触动,主动去病房探望他,并且还给他带来了他最爱的可乐,希望他可以振作精神,早日康复。

面对这些关怀和温暖,他这样说:

“很感谢大家,我肯定会好起来,我还要考大学”。

没有华丽的辞藻,没有经过修饰的言语,一如那句“叔叔,我要喝可乐,冰冻的!”那样质朴简单,却又充满无穷的力量。

作为一个学生,四川的未来,国家的未来,他最该做的就是抛却一切杂念,重回课堂,考上一所理想的大学,为这个给予了他第二次生命的社会做出贡献。

2009年,薛枭被上海财经大学金融学院免试录取,2013年5月7日顺利完成学士答辩,和699万同龄人一起踏入了人生的下一个征程。

人生可看来路,却无法望到归期,面对生命中的种种考验,我们无法保证幸运之神永远眷顾,但只要和“可乐男孩”薛枭一样心怀希望,微笑面对,就永远有翻盘的可能。

03 可口可乐,人生快乐

由于当年薛枭“可乐男孩”的形象深入人心,在2013年毕业后,他就被可口可乐的成都公司看中,进入了其外事部任职。

新闻专访

生命总会给人意外之喜,让陷落黑暗中的你看到光亮。

如果薛枭没有经历那场大地震,没有因为长久的等待而和救援队员达成约定,现在的他不会走红知名,不会在其他毕业生挤破脑袋争抢一个职位的时候顺利进入世界500强企业,全球最大的饮料的公司任职。

同样,如果他在灾难来临的时候自暴自弃,放弃希望,也会被黑暗和死神吞没,难有今天的成绩。

正如那句话所说,机会总是给留给有准备的人,幸运也愿意眷顾那些乐观坚强的生命。

可口可乐公司在成都建立了世界范围内的第三座“可口可乐世界”,相当于一座专门为可口可乐建立的博物馆,而薛枭就是这家博物馆的主要负责人。

每天他都会接待来自不同地方的游客,为他们讲解可口可乐的发展历史,有趣故事。

偶尔有人询问,他也会将他在地震中的故事讲给游客,告诉他们要永远心怀希望和感恩,传播乐观向上的正能量。

“我累趴过,我试图抱怨过,但我始终没有放弃自己,我用乐观的态度,顽强的精神,成功地挺了过来。以后的生活也要像2008年在废墟里被埋了80个小时一样,没有一颗想过放弃!”

这是他在微博中所写,曾经的他也迷茫挣扎过,也曾对这个世界和社会有过抱怨,不过想想那80多个小时的煎熬与痛苦,那些再也没有看到太阳,被废墟埋葬的生命,他现在所经历的一切也不过是甜蜜的负累,又有什么理由选择放弃呢?

如今的他很低调,基本不会出现在公众面前,连微博也是很久才更新一次,用他的话说就是,他希望别人记住他是薛枭,记住他的成就,而不是“可乐男孩”。

薛枭微博

关于他最新近况的的报道,是2021年5月11日来自《中国青年报》的一则消息,如今已过而立的他在中粮可口可乐(四川)任职,生活工作一切安好。

近期采访图片

面对记者的镜头,他用一句话表达了此时的心境——我还是个少年

倏忽十三载,悠悠青草芬。曾经的废墟之上已经高楼耸立,车水马龙,曾经的少年英雄,也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我们领教了世界是何等凶顽,同时又得知世界也可以变得温存和美好。”

或许在薛枭心中,在每个经历过苦难依旧向上乐观的人心中,都有这样的信条。

在未来的每一天里,他们都可以可口可乐,人生快乐!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