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村里频繁丢东西,警方设卡悄悄埋伏,没想到,嫌疑人竟是已死之人

subtitle
赌书泼墨 2021-09-19 20:34

【本文选自《罪案终结者》,作者:段吉雄,有删减,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黄麻子把他哥哥黄山娃给打死了。

就在黄山娃家的酒桌上,当着众人的面,用一把椅子把他的头给开了瓢。趁着众人抢救的时机,黄麻子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

小岳接到了左奇村干部的电话后,叫醒了熟睡的兄弟们,闪着警灯直接开到了现场。尸体已用白布盖了起来,旁边一片哭声,桌子上的酒菜还没有撤,一片狼藉,隐约还看得到点状的血迹。

什么都不为,就是劝酒时两人起了争执,结果打了起来。知情者说。

今天是秋收结束后的一个雨天,黄山娃在家里置了酒席,招待这些天辛苦帮忙的乡邻,实际上都是黄家堂兄弟几个。酒过三巡之后,黄山娃就在桌子上说起了自己家里的事。

再过几天,香儿要去男方看家,到时候让她四爹跟着去一趟,好好把把关。

有麻子兄弟在,哪儿轮得到我们。黄老四推辞。

他,他哪儿能去?黄山娃看着对面的黄麻子,满脸的不屑。

在这里有个风俗,孩子结婚看家、接亲,陪同的亲戚都是有身份的人,不但对方要恭恭敬敬地伺候吃喝,而且还会有一个大红包。关键是,这个人选是主人家非常信任,看得起的人。黄麻子和黄山娃是一个爷的堂兄弟,而他们和黄老四是属于一个老爷的。接道理来说,看亲这事是该由黄麻子去的。其实,在黄麻子的内心里,他也没有要去的打算。即便是他们提出来,他也会拒绝的,但是黄山娃的态度让他极不舒服,颜面扫尽。他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尽量不去听他们的谈话。

家事安排妥当,黄山娃开始轮流给桌上的人敬酒。黄麻子已经有些醉意了,轮到他时,便推辞说已经喝醉了,不能再喝了。

你这人,别人说话时你抢着喝,正儿八经敬你时你又装起来了。真是狗肉上不了正席。黄山娃伸出的手无法收回,觉得脸上无光。

我已经喝好了,再喝就醉了,耽误事。

你一个光身汉,这晚上能有啥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黄山娃这句话刺到黄麻子的痛处,他“腾”一下站起来。

我光身汉怎么了?吃你的,喝你的了?还是丢你人了?他正在为刚才的事找不到发泄口。

哟,你还蹦跳起来了,我看你能跳多高。黄山娃一边说,一边作势要打他。

黄麻子生得矮小,而黄山娃牛高马大。他怕吃亏,便顺手抄起凳子,一下劈在了被众人拉住的黄山娃头上。眼看着黄山娃像是被抽了筋的龙虾,摇摇晃晃地倒在了地上,血顺着脸直流。众人都懵了,回过神来,大呼小叫地忙着救人。黄麻子满脸愤恨,溜出了门。

汉江从陕西一路逶迤而来,在左奇村停了个脚,然后形成了一个河汊。村子三面环水,只有一条村道通往外界,小岳在接到电话时已经安排警力在路口设卡了。按道理黄麻子应该不会走公路,因为他是这里远近闻名的水鬼。据村民说,他常年吃住在水上,靠一条铁船在河面上捕鱼,下网,有时十天半个月都看不到他的人影。更有人亲眼看见,黄麻子能在水底里生活两天两夜,上岸时还拿着生鱼在啃。所有的故事都给黄麻子镀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小岳他们赶到江边的时候,黄麻子的那条铁船果然不在了。

完了,完了,让他进了河里,那就是他的天下了。村干部拍着腿说。

小岳迅速向上汇报,调来了水上派出所和渔政的执法船进行巡查。同时,还动员周边的民用船只在河里巡逻,发现有黄麻子的踪迹后立即报告。此外,还在沿江两边的村子里设立观察哨,昼夜换岗,形成一道抓捕大网。

然而,就像村干部说的那样,黄麻子从水中消失了。在宽大的汉江河里,民警始终无法找到黄麻子和他的那条铁船。

这人难道真的会水遁?顺着汉江河游到了丹江,然后弃船跑了?小岳的心里敲起了鼓。

五天过去了,仍然没有音信。秋老虎发了威,搜索队伍人困马乏。

扩大范围,只要是有水域的地方都要走到。局长下达了命令。搜索队伍从本县延伸到了邻县的水域。

果然,在百里外的一个背水湾里,民警发现了黄麻子和他的铁船。不过人已经死了,泡成了巨人状。打捞的时候费了很大的事,因为尸体已经腐败,稍微动一下肉就散了。最后,他们找到了一块木板放进水里,然后慢慢抬起木板,才将那尸体捞起来。

就是他,那天晚上他就是穿的这衣服。当晚在场的人一眼就认出了这就是黄麻子。这么死都便宜他了,咋不让鱼虾把心给他掏了。他们恶狠狠地说道。

人找到了,案子终于告一段落。

法医提取了尸体的生物检材,准备做DNA比对,但这时遇到了麻烦。黄麻子的父母早已去世多年,他是家中的独子,和谁做比较呢?怎么才能确定此人就是黄麻子?尽管有人证和物证,但是DNA鉴定是确定身份必不可少的证据,究竟怎么办呢?

这天,是小岳到左奇村里去开展社会治安调查。在村头老秦家里,他向小岳诉起了苦。

自己在山上种了几亩柑橘,前几天一夜之间被人偷走了三分之一,心疼得几天没吃下去饭。

在老秦的带领下,他们来到了这片果园。现场果然脚印凌乱,地上还掉着不少未成熟的橘子,此外还有被折断的树枝。观察了一番之后,小岳对老秦说,这小偷应该是从水上来的啊。

就是驾船来偷的,因为我的瞭望棚搭在路口,那里是陆地上唯一的出口。没想到防住了山路,他们会从水路过来,之前也没遇过这样的事啊。老秦唉声叹气。

小岳说了些安慰老秦的话之后,又找到了村干部,把这件事和他们进行了沟通,要他们注意加强防护。村干部又向他反映了另外一个情况。

以前村里很太平,但这段时间好像总是有人在丢东西。倒是也不很值钱,今天一只鸡,明天几块肉之类的。

小岳一一记录在了本子上。

晚上掌灯时分,小岳带着所里的人悄悄出发了。兵分两路,所长带着一队人沿着公路到了埋伏在了左奇村进村的路口,小岳带着另外一路人乘船埋伏在了村里的河边上。

第一天,两队什么都没发现。天快亮的时候,他们悄悄地撤了。

第二天晚上,他们又在这儿埋伏着,但仍没有结果。

第三天,依旧是风平浪静。但是,到了凌晨两三点的时候,小岳听到了水面上传来轻微的划水声。他悄悄叫醒了其他人,同时,通知了岸上的队伍慢慢朝河边靠近。

那条小船在距离小岳他们不远的地方靠住了,一个身影顺着小路上了岸。两分钟不到,几把手电光就在路上闪动着,还传来“站住,别跑”的吼叫声。小岳他们赶紧把船靠了过去,并上了那条小船。刚坐定,一个身影从路上跑了过来。几步加速之后,一个纵跳就上了船,顺手把缆绳一抛,就准备划船。

几束强光手电同时照在了他的眼睛上,那黑影刚反应过来准备跳水,却被人死死地按在了船上。小岳掀开船上一块黑布。

好家伙!半船的橘子。

被吵醒的村干部和老秦他们都来到了河边,看到那黑暗低着头,老秦上前抓住他的头发一看,像是见到了鬼一样,吓得赶紧撒手。

黄麻子!

黄麻子?人们上前一看,真是黄麻子!

河里尸体的DNA结果出来了,经过上网比对,是上游陕西境内的一名失踪人员。

那天,黄麻子在逃亡时,看到河面上一具尸体,便有了计策,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和尸体进行了对换,来了个瞒天过海。后来看到民警撤退了,便放下心来,但饥肠辘辘又不敢回家,于是便靠偷点东西来度日。

走在路上,小岳暗自得意。

这一晚上收获真大,连破三个案子。噢,不对,还有个铁船失踪案。

四个!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