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民间故事:寡妇翻修房,在房檐下养了一窝蜈蚣,全村男子不翼而飞

subtitle
长故事 2021-09-19 18:40

↑↑↑点击上方关注,先关注不迷路,精彩民间故事每日更新。↑↑↑

故事发生在宋朝年间,五里镇最南头住着一户人家,房主名叫柳大,是一个木匠,后来柳大娶了一个妻子,妻子名叫吴媚娘,身材十分惹火,走到哪里让人忍不住驻足欣赏。柳大本是一个木匠,平时走南闯北帮人做工建房造家具,一次行至清云寨吴寨主家时,柳大一眼相中吴媚娘,那柳大家中祖传有一本《鲁班书》,上面记载着各种厌胜之术,于是柳大打听得吴媚娘的生辰,然后悄悄刻了对木偶埋在吴寨主家屋角下。果然,吴媚娘再见到柳大时,眼光炽热,两人私下定了终身,做成好事。后来,吴寨主得知之后,只好将吴媚娘许配给柳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柳大并没有别的本事,就是靠木匠手艺挣些钱,吴媚娘平时在家收拾些家务,有时也会帮柳大打打下手,干些杂活。每到一处,吴媚娘难免遭受一些调戏,甚至有雇主对柳大说:“你看这样行不行,让你家小娘子留宿一晚,我工钱付你双倍。”柳大也不发怒,趁人不注意将一把断剪刀藏在房梁之上,等新房建好之后,当天晚上那雇主的老婆突然得了失心疯,一把菜刀砍死了自己丈夫。还有一个雇主企图强行非礼吴媚娘,最后柳大亦是不吭不哈,在床板中藏了七枚针,最后房主搬进去当晚,头疼欲裂,最后活活折腾死。

后来,柳大使用法术的频率越来越高,雇主少给他一枚铜钱,甚至没有给他端茶,他都要用法术报复。正所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一次柳大因为一些鸡毛蒜皮小事,在雇主家房梁上放了一块砖,而且那个砖上裹着白布。这种法术称为“砖戴孝”,如果法术起作用,足以让房主丧事不断,断子绝孙。谁知房主的岳父亦是一个老木匠,他进屋感觉煞气很重,检查一番最后在房梁上发现了这物件。房主岳父十分生气,让房主将白布和砖块扔到火堆里烧掉,一切即可化解。房主照做后一切相安无事。

但是柳大却遭了殃,他本来正在烧火炉取暖,但是炉火突然蹿出很高,将柳大浑身点燃,而且那火怎么扑都扑不灭,直到柳大被烧成灰炭,没了动静。就这样吴媚娘守了寡,村里人传得沸沸扬扬,说吴媚娘偷腥,被柳大撞见,然后吴媚娘和奸夫合力将柳大活活烧死,倘若不是这样的话,那柳大又怎么会活生生被火烧死呢。村里的闲汉们时常到吴媚娘家门口晃悠,而妇人们则聚集在吴媚娘家门口骂街,说她是狐狸精、扫把星。

刚开始,吴媚娘十分气愤,只想一死了之追随丈夫,但是她感觉如果这样死,就太亏了。于是她想出一个报复计划,她找来一个器皿,在里面饲养蜈蚣,而蜈蚣所食之物,正是吴媚娘的精血。原来吴媚娘所在的寨子是少数部落,部落女子基本都会巫蛊之术,而且相传这种巫术是传女不传男。蜈蚣乃百虫之首,毒性最强,而且被精血饲养,最易被人控制。七七四十九日之后,蜈蚣养成,吴媚娘将门楼翻修一新,在房檐下悄悄设置暗格,将蜈蚣放置其中。

。。。。。。。。。。。。。。。。。。。。。。。。。。分割线。。。。。。。。。。。。。。。。。。。。。。。

只要有男子在吴媚娘家驻足,那蜈蚣就像子弹一样,准确地落在男子的脖子上,当蜈蚣咬男子后的瞬间,男子中蛊毒而不知。因为吴媚娘家住在镇子的最南头,平时出镇入镇都必须从她家过,一个月之后,镇上的男子竟然都不知所终。家家户户惊恐不安,说镇上出了妖怪,有人到天广寺请来高僧法浪禅师,法浪禅师佛法精深,早已开了慧眼。见吴媚娘家黑气冲天,知道其中必有蹊跷。

众人推门一看,大吃一惊,只见吴媚娘家不知何时堆起了一座土山,院中有无数的土洞,朝洞里望去,只见洞中都有一个男人在徒手挖洞。原来那些男人中了蛊毒之后,受蜈蚣习性影响,喜欢阴暗潮湿的地方,尤其爱打洞。吴媚娘则坐在柴草堆上静静看着这一切,法浪禅师轻声叹道:“冤冤相报何时了。”随后在地上画了一个奇怪的符,只见从洞中爬出无数只蜈蚣,爬到吴媚娘跟前,吴媚娘似乎等这一刻很久了,她点燃手中的火石,不一刻消失在火海之中。

而那些洞中的男子此时方才清醒过来,连日缺水少食,有的手已经变成了森森白骨,法浪说道:“吴媚娘已死,她受到了应有的报应。但是你们也是罪有应得,蛊毒虽毒,但是倘若自己不动邪念,邪祟岂能近身?色是刮骨的钢刀,欲是穿肠的毒药,望诸君谨记。”说罢,法浪回天广寺。那些妇人各自领男人回家,只恨自己长舌多嘴,更恨自己男人贪恋美色,那些被救出的男子出来后没几天大多就死了,后来当地成了寡妇村,后来当地蜈蚣剧增,人们又称那个村子为蜈蚣村。

【声明】

本故事为民间故事,纯属文学创作,故事情节人物角色均为虚构,旨在丰富读者业余生活,寓教于乐,请勿与封建迷信对号入座。

我的读者里卧虎藏龙,评论比故事精彩,欢迎分享您的观点。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