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吕梁“四大煤老板”的覆灭之路

subtitle
大吕梁 2021-09-20 00:10

一提起吕梁

除了煤炭还有“煤老板”

“吕梁煤老板”在大众的印象中

似乎被当成一个特殊群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曾几何时,“吕梁煤老板”们风光无限

开着豪车进京买房,至今为人津津乐道

但身处这世间,又有几人能独善其身

吕梁丰富的煤炭资源

为他们带来数之不尽的财富同时

权力和金钱似乎也蒙蔽了他们的心眼

细细数来,吕梁多数赫赫有名的煤老板

均落了个锒铛入狱的下场

今天就让我们一起盘点

曾经轰动一时的吕梁“四大”煤老板

从上至下为:邢利斌、陈鸿志、薛德平、王世君

01

邢利斌

在吕梁反腐中,牵扯最广、影响最大的,当属柳林联盛集团董事长——邢利斌。

邢利斌的人生足以称得上是跌宕起伏,此人财富的起飞点,要追溯至2008年,那一年,邢利斌以8000万的低廉价格收购了柳林兴无煤矿,此后借助煤炭价格的飞速上涨,邢利斌便透过一系列并购、参股其他矿场,并迅速掌控柳林南山的煤矿产能,一度跃升为柳林首富。

此时的邢利斌虽然富甲一方,但还称不上声名显赫,直到2012年,一则“煤老板7000万嫁女”的新闻报道,才真正意义上让邢利兵“名扬天下”。

2012年3月,邢利斌在三亚为女儿举办盛大的婚礼仪式,花费数千万策划婚礼现场,陪嫁6辆法拉利,朱军、冯巩、宋祖英、周杰伦到场献艺,那时的国民消费还处于中等偏低水平,如此大手笔操办婚宴,自然难免一片哗然。

然而就在仅仅相隔不到一年的时间,联盛集团便传出负债100%的报道,一时间,邢利斌和他的联盛集团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与其他煤老板不同的是,邢利斌在柳林的名声算得上是非常好,此人行事低调,很少在公开场合和媒体面前露面,并非常热衷于建设家乡事业,在其老家留誉镇,投资数十亿,开发了一个大型农业生态园区项目,还为当地多个村子打井、修路和绿化荒山;并投资近亿元,使柳林联盛中学校内教育设施得以改善,同时高薪招聘优秀教师,根据学生成绩实行“五免一补”奖励。当年联盛集团传出负债的消息时,无数柳林人都在期盼邢利斌能转危为安,从而能够振兴家乡!

时间越过了2014年,还未等来“光复”联盛集团的消息,邢利斌便被警方从太原武宿机场带走调查,旗下庞大的联盛系资产如今也已旁落他人,至此,这位“煤炭大王”的传奇人生便暂告一段落。

02陈鸿志

在邢利斌煤炭事业疯狂“开疆辟土”的同时,一个未来将成为他最有力的竞争者也正在暗中摩拳擦掌,为进入这个暴力行业蠢蠢欲动,他就是凌志集团董事长——陈鸿志。

2018年,陈鸿志涉黑案系列报道便长期霸占新闻头条,由于情节严重、涉案重大,就连包括央视、澎湃在内的一线媒体都进行了相关报道。

陈鸿志的崛起,要倒退回20年前,1999年,陈鸿志退伍后创建了“星火石料厂”,时间越过了2000年,煤炭需求增大,陈鸿志瞄准了煤炭市场的大好前景,于是在2003年,年仅28岁的陈鸿志正式涉足柳林北山煤炭地界,此时的他,已做好万全准备,仅仅在一年内,就一举拿下兴家沟煤矿、成家庄煤矿等5座大型煤矿,2005年,凌志集团正式组建。

与邢利兵不同的是,陈鸿志似乎更崇尚“以武致富”,挖沟断路、强迫低价收购、组织黑社会打手、殴打拘禁员工、威胁镇党委书记、挖人祖坟等等,在其铁拳之下,使他的“煤炭帝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但多行不义必自毙,在全国扫黑除恶紧锣密鼓的开展时,网上便爆出一则陈鸿志收买受害人、盗采邻矿资源、断路放火、非法拘禁村主任、暴力强拆村庄等41条犯罪线索的文章,条条大罪之下,陈鸿志无所遁形。

但自己种下的恶果,含着泪都要咽下。2019年7月21日,山西省动用上百警力,将柳林煤炭大酒店包围,抓捕陈鸿志黑社会集团行动正式展开;7月25日,陈鸿志正式被依法刑事拘留。

据央视新闻报道,陈鸿志被捕后,涉案财物被扣押、查封、冻结,初步评估约78.4亿元。仅房产一项,办案人员就在北京、太原等地发现341处,数量“大得惊人”。

03薛德平

在封建时代,无数草莽英雄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哪知到了新时代,竟然还有这种唯我独尊、不可一世的话出现,他,就是被人称之为“平西王”的吕梁煤老板——薛德平。

薛德平,吕梁市离石人,在1986年吕梁煤炭工业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孝义东风煤矿工作,此后几年,在当地多家煤矿辗转,并在大卫堡煤矿担任矿长职位。2000年过后,煤炭价格连续飞涨,薛德平决定自己当老板,用多年积攒的资金和贷款,组建了孝义德威煤业有限公司。

此人与陈鸿志为一丘之貉,均靠武力来抢夺煤矿资源,通过指使刑满释放人员暴力恐吓、镇压煤矿当地村民等不法手段,在离石、临县两地强占强卖强夺四座煤矿。

2007年,是薛德平的巅峰时期,旗下拥有11座煤矿,年产能高达300万吨,在此期间,薛德平攀附权利、挥金如土,集结亡命之徒为其卖命,大名鼎鼎的“平西王”称号也因此叫响。

薛德平的倒台,完全是“自掘坟墓”,自2016年年底起,薛德平带领黑社会人员进入西山四矿磅房,对拉煤车进行威胁恐吓,使车辆无法正常拉运,煤矿无法正常生产,并在矿区拉挂条幅、造谣诋毁某煤矿集团,并在网上扩散虚假消息,使竞争者公司遭受重大损失。

横行多年后,应有的报应也随之而来,在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忻州市公安机关采取异地办案,一举将薛德平黑社会组织铲除,6月23日,忻州市公安局发布检举通告,称正在侦办的薛德平等人系列违法案件取得重大进展。主要犯罪嫌疑人已抓捕归案。

曾几何时,薛德平也有高光时刻,在煤矿企业兼并重组整合以来,薛德平是第一个完成重组的煤炭商人,政府将他树为榜样。

至此,那个曾经不可一世的“平西王”,最终也尝到了应有的恶果,就在2019年10月份,薛德平的吕梁市离石区第六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被闫家坡选区依法罢免,这也是有关他的新闻消息,最后一次出现在吕梁人的视野中。

04王世君

跟前面的三位煤老板比起来,王世君(外号王四四)并算不上是“正儿八经”的煤老板。据资料显示,王世君2002年曾在临县开采煤矿,2006年成立了富欣煤业公司,但当地人提起他来,脑海里首先想到的并不是煤老板这一重身份,而是一副“十恶不赦”的黑老大形象。

王世君的发家史,要从煤炭说起,2002年,王世君嗅到了煤炭所散发出来的财富气息,于是在临县当地开采煤矿,并在2006年成立了富欣煤业公司,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煤老板。

纵观王世君的“前半生”,基本上与犯罪相伴,尤其是在08年到18年的这十年间,王世君勾结当地黑恶势力为他所用,从煤矿产业到各个行业,这些黑恶势力为他不断扩张起到了非常大的保护作用,“王四四”这个绰号,也正是他当黑社会头领时给取的。

据公开资料显示,王世君诸多犯罪案件中,最典型的就是2005年8月10日晚,在离石区滨河南路发生的一起持械聚众斗殴案件,犯罪嫌疑人王世君聚众携带斧头、匕首、棍棒等凶器械斗,致1人重伤,1人轻伤。

善恶有报终有时,2018年8月27日,公安部就发出A级通缉令,对在逃的吕梁煤老板王世君实施追捕,悬赏10万元,9月19日,国际刑警组织发布了对首犯王世君(王四四)的红色通报。

值得一提的是,与陈鸿志和薛德平大相径庭的是,王四四涉黑案是吕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唯一一个下发红色通缉令并全球追缉的犯罪嫌疑人。

在 " 黑金时代 " 最光芒万丈的日子里

吕梁几乎所有跟煤相关的人

都飞黄腾达、非富即贵

但当无尽的财富加之于一身

又有几人能够视权利金钱如粪土

历史如同滚滚车轮

这些曾经红得发紫,紫得发黑的吕梁煤老板

终将会烟消云散

留给后世的

不过是那些茶余饭后的过往闲谈罢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