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恶魔!她将婴儿放入锅内慢煮,取婴元,孩子终成植物人,只为...

subtitle
小仙女的大世界 2021-09-20 14:00

【本文节选自《夜谭:悬案追凶实录(全8册)》,作者:陈猛,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图片来自网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 【隔壁的单身女人】

说真的,贝贝的出世并不在我和小旭的计划之中。

因此,对于这个孩子的到来,我唯一的感受便是惊慌失措。

大学毕业后,我和相恋三载的男朋友小旭结婚了,结婚半年,我发现自己怀孕了。

这对于刚刚步入社会的我们并不是一个好消息,当时我准备打掉孩子,我可不想年纪轻轻就做母亲,我还有大把青春没有挥霍。

不过,小旭坚持要留下这个孩子,他的理由很简单,这是一个小生命,做掉孩子就是间接谋杀。

他的“谋杀”二字让我心软了,九个月后,我生下了贝贝。

贝贝是一个自自胖胖的男婴。

他的出生激活了我的母爱,让我对于这个小生命呵护备至。

搬到红波公寓是在贝贝十个月大的时候。

由于工作原因,我和小旭带着孩子搬到了这座年迈的公寓里,这里的租客很少,房租也便宜。

我们是在一个阴天的下午搬过去的,我抱着贝贝,一边哄他,一边看着小旭进进出出。

整个九层空荡荡的,直至隔壁的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中年女子走了出来,她看上有三四十岁了,打扮得还算精致,眼中溢满惊喜:“你们是新搬来的吗?”

我没有答话,只是点点头。

她身上很香,并非香水的味道,而是一种能够勾起人食欲的香味。这时候,小旭走了出来,她又道:“你们好,我叫金小燕,就住隔壁,欢迎你们来到红波公寓。”

小旭倒是热情,笑盈盈地自我介绍了一番,然后指着我:“这是我妻子小杉,那是我儿子贝贝。”

金小燕也注意到了我怀里的孩子,伸手过来:“他真可爱,我能抱抱吗?”

我本能地一躲:“不好意思,贝贝认生。”

金小燕干涩地一笑,缩回手:“没什么,以后经常见面就熟悉了。”

小旭继续道:“金姐,你和家人住在这里吗?”

金小燕耸耸肩,说:“我现在单身,自己住在这里。”

我无心与这个陌生女人攀谈,谎称累了,

便抱着贝贝进了房间。小旭还在和她闲聊,直至半小时后才回来。这时候,我已经将贝贝哄睡了。

见他进来了,我不禁冷嘲道:“你还知道回来,我以为你要和那个金小燕促膝长谈呢。”

小旭听出了我的刺意:“你什么意思,人家是我们的邻居,以后还要互相帮助,你何必这么斤斤计较。”

“我斤斤计较?”我冷哼一声,“马小旭,你是看上那个老女人了吧,三四十岁还是单身,肯定有病!”

“喂,你吃枪药了啊,人家想抱抱贝贝你不让抱就算了,现在还出口伤人。”听到小旭这么骂我,我怎么受得了,就和他吵了起来。

我们越吵越激烈,贝贝被吵醒后,便一直哭闹,我们轮番哄他,都不凑效果。

贝贝一直哭闹到了后半夜,嗓子都哑了,还是继续,我和小旭束手无策,只得坐在床边,静静等着他停止。

直至有人敲门,小旭起身开门,来人是金小燕,她一脸担忧:“我听到贝贝在哭,忍不佳过来看看。”

小旭叹息道:“不知道是怎么了,忽然醒了就一直哭,怎么哄也哄不好。”

金小燕看了看仰躺的贝贝,心疼地说:“我能抱抱他吗?”

我本想拒绝的,又被贝贝的哭声困扰,就让她抱起了贝贝。

说也奇怪,贝贝进了她怀里,她轻哼了几句,像是歌谣,又像是喃喃自语,他竟然停止了哭闹,缓缓地安静下来,然后竟然睡着了。

我凝视着金小燕,她的样子像极了一个妈妈,我敢肯定,她肯定有孩子,只是,她的孩子呢?

金小燕哄睡了贝贝,将他放回床上:“好了,他睡着了,你们也早点休息吧。”

“谢谢你,金姐。“小旭感谢道。“不客气。”金小燕淡然一笑,转身出了门。

  • 【她的儿子叫彬彬】

次日一早,我和小旭刚刚起床,金小燕便又过来了,她送来一些饭菜:“我起得早,就做了些婴儿营养餐,你们可以喂给贝贝吃的。”

我很机警:“谢谢你,贝贝不吃别人做的饭。”

小旭白了我一眼,然后笑着将饭菜接了过来:“金姐,你是做什么工作的,怎么还会做婴儿的营养餐?”

金小燕干涩一笑:“我现在待业,平时给一些孕婴杂志的美食专栏写写东西,也算半个孕婴专家吧。”

小旭感叹道:“没想到你这么厉害,这下子贝贝可有的吃了。”

那天早上,贝贝吃了金小燕做的营养餐,他吃得很香,整张脸洋溢着幸福的笑。我抬眼,金小燕也在看着贝贝,她眼中同样洋溢着浓郁的喜悦。

仿佛,贝贝就是她的孩子。

早饭过后,小旭便上班去了。

我一个人在房间内哄着贝贝。

这时候,金小燕又来了,她送来了一些水果汁:“小杉妹妹,上午给婴儿喝一些水果汁有好处。”

我不冷不热:“你放桌上吧。”

金小燕将水果汁放在桌上,却没有离开,一直站在那里,盯着我怀里的贝贝。

我故意咳嗽了两声:“金姐,你还有事吗?”

她也感到了我话中的敌意:“没有了,那我先回去了。”

中午时分,我正准备做饭,金小燕又来敲门了。没错,她又是来送饭的。

“谢谢你的好意,我自己会做给贝贝吃。”我直接拒绝了。

“小杉妹妹,我知道我这么做挺殷勤的,你会觉得我不怀好意。”这话说进了我心里,我没有回应,金小燕继续道,“你让贝贝先吃了饭,然后我给你讲个故事。”

我不好再拒绝,便让贝贝吃了她的婴儿餐。

“实不相瞒,我结过婚,有过一个孩子,他叫彬彬。”看着贝贝心满意足地吃完,她才开口道。

“彬彬?”我倏地抬眼,“那他人呢?”

“一年前的这个时候,彬彬和他爸爸先后出了意外,也就从那时起,我成了一个人。”

听到这里,我的脑海里忽的涌出恐怖电影里的那些变态母亲,这个女人失去了儿子,她会不会来抢夺我的孩子。无由的,我将怀里的贝贝抱得更紧了。

“你放心吧,我不是那种变态母亲,精神也没问题的。”金小燕似乎看出了我的担心,“我们都是做母亲的,孩子是娘的心头肉,这一点我们都懂。”

“我没有那个意思。”听她这么说,我又心软了。

“其实,我只是看到贝贝,就想到了我的孩子,真羡慕你还能享受当母亲的感觉。”

“你也才三十多岁,没有考虑再婚吗?”

“他们爷俩儿出事后,我就没想再嫁人了。”金小燕微微摇头,“况且再嫁人生了孩子,也不会是彬彬了,世界上只有一个彬彬……

那一刻,眼前这个单身女人突然悲情了起来。

“以后,你没事就来看贝贝吧,虽然我们刚搬过来,我觉得贝贝挺喜欢你的。”我思考片刻,这么对金小燕说。“真的吗?“听到我这么说,金小燕很意外,好像我给了她莫大的赏赐,“谢谢你。”

  • 【贝贝有点怪】

搬过来的一周后,我和小旭大吵了一架。

起因是公司通知我回去上班,贝贝无人照料,小旭的父母早逝,我的母亲前两年脑梗,如今也需要父亲照料。

我们也咨询了家政中心,全职保姆的费用比我的工资还要高,我无法接受。

吵到后半夜,小旭忽然抛出一个办法:“对了,隔壁金姐不是待业吗,我看她挺喜欢贝贝的,就让她代为照顾好了,月底我们给她些钱。”

“你这是什么主意,还想把贝贝交给陌生人,你不知道那女人死了儿子吗,她要是把贝贝拐走怎么办?”

“你有更好的办法吗?”

“我……”

“这样吧,我们先测试她几天,如果可以,就让她暂时代为照顾。“小旭见我仍旧闷闷不乐,开导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现在我们都需要挣钱养家养孩子。”

既没有亲人可以帮带,又不愿意花钱的我只能听从了小旭的建议。

次日一早,小旭就拉着我去找了金小燕。

金小燕听后自是十分欣喜,但也说出了我的担忧:“只是你们就这么将贝贝交给我,放心吗?”

我看了看小旭,口是心非地说:“放心,我们感觉你也是真心喜欢贝贝的。”

金小燕不再推辞,应了下来。

关于报酬的事情她却拒绝了,她说自己平日除了写写东西做做饭,也没什么事情,让她帮忙照顾贝贝已是莫大的认可了。话虽如此,但将贝贝交给金小燕的前几天,我根本不放心,便一直躲在房间里偷偷观察。

连续观察了几天,我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每天上午,金小燕都会带着贝贝到楼下的小公园,有时候会和附近的住户聊聊,有时候就是单纯地抱着贝贝散步,临近中午再回来,中午和下午不出门。

我们下班后,她就将贝贝准时送过来。

她说贝贝很听话,每到中午就睡觉,一睡就是一个下午。

确实,自从金小燕开始照顾贝贝后,他确实听话了许多,不像原来那么喜欢哭闹了,而且很喜欢睡觉。

我真正发现贝贝有点怪是在那个周末。

我休息在家,整个上午,我一直在逗他,他似乎很困倦,一直想要睡觉。

临近中午,我给他做辅食,便煮了一锅汤,然后回到房间抱着贝贝看电视。半个小时后,我感觉汤快好了,就抱他进了厨房。

怪事就是在我抱着贝贝进厨房,靠近锅子的瞬间,恹恹欲睡的他忽然瞪大眼睛,慌乱地摇着头,毫无预兆地哭闹起来,一边哭,一边抓挠我的脸。

我也被这个样子的贝贝吓坏了,连忙关火,带他出了厨房。

刚刚走出厨房,贝贝便平静下来,又开始昏昏欲睡了,我以为刚才他是被噩梦惊醒,就再次抱他进了厨房。

这一次,他没有反应,乖乖地依偎在我的怀里。

我松了一口气,挪步正准备看看锅子里的汤,他却再次睁眼,哭叫起来,他的力道很大,将我的脸都抓破了。

我将贝贝抱了出去,然后他再次恢复了平静。这到底怎么回事?

我死寂地凝视着厨房,为什么每次抱着贝贝靠近锅子,他就会反应强烈,他是在怕那囗锅子吗?

婴儿怕锅子?

我感觉有些可笑。

当天晚上,我同小旭说起这件怪事,他却语带不屑地说:“你大惊小怪了,贝贝这么小,什么都不懂,看到锅子害怕也很正常啊,我们大人还不是会怕鬼怕黑。”

我一时语塞,低头看着沉沉睡着的贝贝,陷入沉思。

次日一早,金小燕便送来了早饭。

“金姐,最近你在照顾贝贝时,有没有发现贝贝异常?”我问她。

“是不是贝贝哪里不舒服了?“金小燕一惊。

“贝贝很好,只是昨天我带他进厨房,他在看到锅子的时候忽然哭闹起来,那样子现在想想都害怕。”我解释道。

“我每天上午抱着贝贝出去玩,中午等他睡了我才进厨房做些食物,写些东西,我从来没有抱他进过厨房,怕油烟伤了孩子。”

“那没事了。”我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或许,真如小旭所说,这其中根本毫无玄机,只是贝贝这孩子怕锅子罢了。

  • 【一睡不醒】

除了那次见了锅子哭闹之外,贝贝倒也没什么异常,只是吃得多了,睡得香了。

这段日子有了她的帮助,我也感觉自己之前有些小心眼了。

我逐渐习惯了金小燕帮忙照看贝贝的日子,有时候我在想,即便是我这个亲生母亲,也没有她照顾的细致入微。

公司最近有一个重要项目,要我去外市跟进,为期一个月。

我有些犹豫,毕竟机会难得。

若要出差,贝贝无人照料,小旭经常加班,一个人肯定应付不来的。

思来想去,我们还是决定求助金小燕,希望她能帮忙。

金小燕在听到我的请求后却婉拒了:“如果要我白天帮忙照顾还可以,要我全职照顾一个月,我恐怕做不来。”

此时此刻,我将金小燕视作救命稻草:“金姐,除了你,我们也不放心把贝贝交给别人了,再说小旭也可以帮忙的。”

见我如此恳求,金小燕还是答应了。

每晚我回到酒店都会和小旭或者金小燕视频,主要是想看看贝贝。

不过,每次时间都很晚,贝贝都睡了,但是看着他熟睡的样子,我还是感到很满足。在我出差的第二十天,我正工作着,突然接到了小旭的电话,电话那头他声音急促:“小杉、你快回来吧,贝贝昏迷不醒了!”

什么,贝贝昏迷不醒?

挂断电话,我便匆忙请了假,以最快速度赶了回来。

我来到医院的时候,贝贝已经被送进了抢救室,小旭和金小燕焦急地等待外面。

见我来了,金小燕快步上前,没等她开口,我便怒火中烧给了她一巴掌:“你是怎么替我照顾贝贝的!”

我这一巴掌将她打懵了,小旭立刻制止了我:“你别冲动,医生还没有出来,一切还没有定论。”

我像杀红了眼,再次拉扯住金小燕的衣服:”是不是你给贝贝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你说,你说!”

金小燕连连后退:“我每天只是给贝贝吃营养餐,你们见过的,没有任何问题的!”

我不依不饶:“我知道了,肯定是你嫉妒我有贝贝,你的孩子死掉了,你就想让我和你一样失去孩子,是不是!”

金小燕低头啜泣着,不停地摇头。

小旭拉住了我,低声喝道:“喂,你闹够了吗,在事情没调查清楚之前,你不能这么诬陷金姐!”

我甩开小旭的手,呵斥道:“姓金的,如果贝贝有任何问题,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这时候,有医生出来从抢救室里走了出来。

“医生,我的孩子怎么样?”我快步上前,追问道。

“哦,孩子没事,他只是患上了一种比较少见的嗜睡症。“医生安慰道。

“嗜睡症?“我们三个面面相觑。

在医生办公室里,他这么向我们做了解释:“这孩子所患病症本身没什么大碍,只是比别的孩子嗜睡罢了,加上季节原因,症状才会更加明显,甚至出现睡不醒的状态。”

医生又给贝贝做了全身检查,确认他十分健康,我和小旭才抱着他放心地回家了。离开医生办公室的时候,却没有见到金小燕。

那天晚上,我早早地将贝贝哄睡了。

我也知道自己误会了金小燕,还说了那么难听的话,心里也是十分自责。

我鼓足勇气过去道歉。

进门的时候,金小燕正一个窝在沙发里看电视,屋里弥漫着诱人的香气。

电视里播放的是一段视频,视频中的中年女人抱着孩子,金小燕站在旁边,然后将孩子抱了过来,我能从她的表情里读出她深邃的母亲情怀,又嵌着浓郁的哀伤。

我缓缓坐了过去:“对不起,金姐,我误会金小燕摇摇头,说:“没什么,你也是一时着急,为了贝贝,我能理解。”

她愈是如此,我愈是自责,抬眼又看到了视频的孩子,不禁问道:“这是你的孩子吗?”

金小燕惨淡一笑:“我对不起这孩子,都是我,都是我的错啊!”

我猜定那就是金小燕的孩子彬彬:“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你不必那么自责,我想他在天堂里也会原谅你的。”

“你说的是真的吗,你说他会原谅我吗?”

“当然了。”

“如果换做是你呢?”

“我也会原谅的。”

  • 【苗莉说她是轩轩的母亲】

我的项目还没有跟进完毕,必须再次回去。

我走之前,反复向金小燕道歉,她也同意替我照顾贝贝,还说等我回来,她也要搬离这里,开始新生活了。

在我们的努力下,项目最终顺利签约。

签约完毕后,我让外市的朋友陪我去逛商场,我给贝贝和小旭买了很多礼物,当然也少不了金小燕的一份,项目的顺利签约很大程度归功于她。

我和朋友从商场出来的时候,见门口有人在围观,便好奇说要过去看看,朋友摆摆手:“不要去了,是一个疯子,每天都在商场门口说自己的孩子丢了。”

我执意过去看看,只见一个穿着红绿衣服的中年妇人披头散发,跪在地上,手里擎着一张照片,问周围行人:“你们见过我的孩子吗,他叫轩轩。”

目光掠过那张模糊的照片,在和照片上的孩子四目相对的瞬间,我的后脊瞬间浮出一层

冷汗:那孩子竟然和金小燕的儿子长得一模一样。我忽然觉得事情蹊跷起来,快步挤了过去,蹲在妇人面前,问道:“你说照片中的孩子叫什么?”

那妇人面容呆滞:“他叫轩轩,他叫轩轩,你见过轩轩吗?”

我的脑袋里充满了奇怪的想法:“我知道轩轩的下落,你必须先跟我来。”

在我的要求下,中年妇人随我离开了广场。

我们找了就近的一处长椅坐下,然后我听到了有关这个妇人的故事,她的故事断断续续,却充满玄机。

她叫做苗莉,今年四十岁,与丈夫结婚多年未孕。

两年前,苗莉突然怀孕了,十个月后诞下一子,取名轩轩。

苗莉和丈夫十分疼爱轩轩,由于各自忙于工作,双方父母年纪太大,无法帮忙照看,他们就找了一个中年保姆来照顾轩轩。那个保姆人很好,对轩轩也是呵护备至。

有一天,苗莉和丈夫出差去外地,进门的时候,保姆和轩轩不在家,他们也没有在意,以为保姆带孩子出去玩了,直到天黑了,还未见他们回来,苗莉感觉事情不对劲,才给保姆到了电话,电话关机,他们又找了保姆常带轩轩去的地方,但没有见到他们。

他们这才意识到大事不妙,保姆将轩轩拐走了。

苗莉和丈夫报了案,那保姆用了假信息,警方多方寻找,未果。

轩轩被拐将这对夫妻逼疯了,他们变卖家产,四处寻人,也没有找到。

之后,两个人互相埋怨,互相憎恨,互相伤害,最终分道扬镳。

离婚后,苗莉一个人四处游荡,过着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前些日子,她看到一个酷似轩轩的孩子在商场里出现,便一直在这里守候。听苗莉讲故事的时候,我忽然发现,她就是出现在金小燕视频中抱孩子的女人,当时她抱的孩子就是轩轩吗?

若是如此,金小燕就是那个保姆?

我不敢想了。

我颤抖着将手机摸出来,调出那张金小燕同贝贝的合照:“你看看,保姆是这个人吗?”

看到那张照片的瞬间,苗莉疯了一样抓住我:“这个女人在哪,这个女人在哪!”

我的心瞬间凉了,最坏的猜测终于成了现实:

金小燕就是一个骗子,那个孩子是轩轩,苗莉的儿子,她是人贩子,她将轩轩拐走了,现在又出现在红波公寓,她的目标不是别人,正是我的孩子,贝贝!

  • 【婴儿锅】

我顾不得朋友和苗莉了,就以最快的速度回家。

我本想报警,又怕接警民警不相信。我给小旭打电话,希望他先回去救出贝贝,这个死鬼的手机却一直关机。

我回到公寓的时候,小旭不在家。

我强忍着冲动,轻轻叩响了金小燕房间的门,无人应声,我轻轻拧了拧门锁,才发现没有锁。

我偷偷溜了进去。

空气里弥漫着浓郁的香味,还是肉香。

房间里很安静,似乎没有人,金小燕带着贝贝出去玩了,还是已经将贝贝拐走了?

这么想着,我走到了厨房门口。

那炉子上有一口锅,却比普通的锅子大上一倍。

锅里似乎炖着什么东西,香喷喷的,那香味让人瞬间上了瘾。我挪步过去,伸手掀开了盖子,探头上前,那个瞬间,锅里倏地伸出一只无形的手,扼住了我的喉咙。

那锅里炖的不是食物,而是婴儿!

那一刻,我惨叫一声,手里的盖子掉到了地上。

残存的勇气支撑着我继续看下去。

这锅里炖的确实是婴儿。

我看不到他的脸,他安静地趴在红红绿绿的汤汁中,分外安详。

他,死了吗?

那一刻,我注意到锅里婴儿的手腕,他腕子上有块胎记,定睛一瞧,才意识到他竟是我儿子贝贝!

天呐,贝贝竟然被放在了蒸锅里炖煮!

痛苦和愤怒瞬间在体腔内搅动起来,我惨叫着想要上前将他从锅里捞出来,却忽然听到一声呵斥:“住手,你想害死贝贝吗?”

转身,金小燕竟一脸阴翳地站在我身后。

我见了她如同见了仇人。

就是这个女人,先是拐走了轩轩,现在又来害我的贝贝。

我一个箭步冲过去,想要撕扯她,却被她轻松闪开了。

我失控地倒在地上,嘶喊着:“你还我的贝贝,还我的贝贝!”

大簇大簇的婴儿香气从锅子里窜出,它们化成了婴儿的笑,咯咯咯的,尖利而刺耳。

金小燕紧张地走到锅子前,看到贝贝还在安详地睡着,松了一口气。

我倏地起身,想要打翻那锅子,救出贝贝,

却再次被她蛮横制止:“住手,如果你打翻锅子,贝贝就彻底没救了!”

“你这个杀人魔,贝贝都已经被你炖煮了,“贝贝死不了的。”

“你说什么?”

“这锅里的汤汁是我特别调制的,而且你没见到火候很小吗,汤汁的温度并不高,这相当于在给贝贝泡热水澡。”

泡澡?

多么荒谬的说辞。

“你为什么这么做?”

“我要想要贝贝的婴元。”

“婴元?”

“就是婴儿的精华!”金小燕深情地望着锅里的贝贝,“这锅叫阴阳婴儿锅,配上秘制的汤汁,调至适当火候,便能将锅中的婴儿精华熬炖出来。”

“荒唐,这太荒唐了!“我嘶吼道,想要再次拉扯她,“怎么会有婴元这种东西,你分明就是变态,你羡慕我有贝贝,就以这么残忍的方式害死他!”

金小燕一把将我推开。

那一刻,和善孱弱的金小燕忽然变成了另一个人:“你滚开,你不能碰贝贝,你不能碰锅子!”

“为什么?”

“因为这是我救彬彬的唯一方法了!”她凶悍地回击道。

  • 【母亲的力量】

金小燕的这个回答让我彻底震撼了,在她口中我得到了一个更加震撼的故事:

“我叫金小燕,这个快要两岁大的婴儿是我儿子,他叫彬彬。两年前,我生下了彬彬,当时我丈夫人在国外,无法回来。我出院后不久,公寓对面搬来了一个单身女子,她叫Lily,自称美食作家,她很漂亮,人也外向,经常来我家看望我,我们就成了好朋友。Lily很喜欢彬彬,有事没事就过来陪伴彬彬,我也很放心,甚至允许她抱着彬彬出去玩,后来我母亲患了脑梗,我抽不开身,Lily便称可以帮我照顾彬彬,我没多想,就将孩子交给了她。”

说到这里,金小燕忽然哭了,“我不会想到,我将彬彬交到了一个恶魔手中,一个半月后,我母亲病愈出院,我再次回到家,许久不见彬彬,他长大了不少,却很嗜睡。我带他去看了医生,医生也查不出什么。Lily还是经常过来探望和陪伴,我也没有在意。有一天我感冒了,为防止孩子被传染,便让她将彬彬带了过去。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噩梦,梦到彬彬死了,我起身去了对面,看见Lily在厨房煮着什么,靠近才发现,她竟然将彬彬放进了一口大锅里炖煮。”

听到这里,我的泪也流干了。

“我吓坏了,哭闹着,咒骂着,却无济于事,Lily说她也没办法,她只有一个孩子,她的孩子被别人用这种方式夺走了知觉,成了植物人,对方留给她一口锅和一本集子,那集子里写着调配婴儿锅的汤汁配方,还说若想拯救已经成为植物人的彬彬,只有以此方式夺取七个孩子的婴元。为了救孩子,她必须这么做,不幸的是我就那个被夺取婴元孩子的母亲。”

“所以,你就要来夺取我孩子的婴元,你有什么权利这么做!“我嘶吼道。

“我没有权利,那别人就有权利了吗?你指责我,我又该去指责谁,指责那个夺取我孩子婴元的女人吗!”金小燕回击道,“如果指责能救彬彬的话,我宁愿将所有人指责一遍,但这有什么用,救孩子才是最重要的!”

金小燕的眼球崩裂着,我被骇住了,不再说话。

“Lily告诉真相后,将我打昏了,我醒来后报了警,并将彬彬送进医院。不过,医生说彬彬救不了了,他已经成了植物人,我和丈夫去了很多大医院,都是失望而归。由于彬彬的事情,他开始不断指责我,我陷入了庞大的绝望,几度想要自杀,但看到不死不活的彬彬,还是苟延残喘了下来。最终,丈夫舍弃了我们,消失在了我的视野里,家人也劝我放弃,开始新生活,但彬彬是我的孩子啊,我想要看他醒来,再叫我一声妈妈!”

“所以你就按照Lily留给你的办法,用这种变态的方式偷偷熬取别人孩子的婴元!”

“我已经被逼上绝路了,我没了丈夫,家人也以为我疯了,我只剩下了彬彬。”沉默了良久,金小燕还是点了点头,“我唯一的生活支柱就是夺取七个孩子的婴元,然后给彬彬喝下去,让他醒来。”

“这根本就不可能实现,你这么做只是在不断谋杀别人的孩子,你值得吗?”

“为了彬彬,做什么都值得!“金小燕彻底失去了理智,“你不是我,你不会理解我的内心,为了救活彬彬,我必须为他寻找相类似的七个婴儿,四男三女,集齐七个孩子的婴元后,让彬彬一次饮下,他就会醒了,就会醒了,就会醒了!“

听到这里,我忽然明白了苗莉的遭遇:“你以保姆的身份骗走了苗莉的儿子轩轩,你杀害了轩轩,因此才会看那段视频!“

“没错,我是拐走了轩轩还有其他孩子。”金小燕一脸漠然,“我知道我罪大恶极,但为了救彬彬,我必须这么做,我是他的母亲,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可以依靠的人了。轩轩是我遇到的第五个婴儿,贝贝是第六个!”

这一刻,我终于明白为何贝贝开始惧怕锅子,后来又无比嗜睡的原因了,他是被这个女人一点一点夺走了婴元,我却浑然不知,还将她当作知心大姐。

  • 【继承者】

那天下午,金小燕收拾好了行李,带着熬取的贝贝的婴元汤汁,然后抱着一直被她藏在卧室里的植物人彬彬离开了。

离开前,她将我绑了起来,然后丢给我一本集子:“现在我们是同路人了,如果你不想要救贝贝,或者选择抛弃他,或者选择报警,我绝不阻拦。如果你想要救贝贝,就按照集子里说的,带着贝贝离开,寻找合适的七个婴儿让贝贝吸足了婴元苏醒。”

我撕心裂肺地喊叫着,贝贝就沉沉地躺在那里,等小旭再回来的时候,金小燕已经带着彬彬离开了,留给我们的是一片根本走不出去的荒原。

我知道金小燕所做的一切都是疯狂且徒劳的。

这种荒谬的方法根本救不了彬彬,她只是在一条身为母亲的在罪恶道路上越走越远罢了。为此,她害了六个婴儿,然后是第七个,只是这之后,真的就可以换来彬彬的苏醒吗?

我不知道,谁也不知道。

或许,她知道,她知道这根本无法唤醒彬彬,却还是坚持这么做了。

因为她是母亲,彬彬的母亲。

那一天,小旭回来后,见到被绑住的我还有昏迷不醒的贝贝,一下子慌了。我们第一时间将贝贝送进医院,经过漫长的抢救,医生还是无奈地走出抢救室,我们扑上前:“医生,我们的孩子怎么样了?”

“很抱歉,孩子应该不会醒来了,坦白的说就是植物人了。”

“不,不,这不可能,你们有办法,你们会有办法的!“我慌乱喊叫着。

“真的很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你们可以选择去更好的医院救治。“话落,医生无奈地离开了。

那一晚,我和小旭都被这残酷的消息碾碎了,一同被碾碎的还有我们的家人。

自那之后,我和小旭带着贝贝去了很多大医院,诚如金小燕讲的,现代医学技术对于这种神秘的植物人状态束手无策,我们能做的,只有看着贝贝保持着微弱的活人体征,这么睡

死过去。

小旭开始指责我,我的家人咒骂小旭,直至我们都承受不住,选择了离婚。我哭干了泪水,抱着贝贝,哼着不成调的歌谣。

我的家人以为我疯了,想要从我怀里抢走贝贝,我知道他们想要丢掉他,我不能让他们这么做,一面揽着贝贝,一面挥动着拳头:“滚开,滚开,不要动我的贝贝!”

自从贝贝出事后,我没有睡过一个好觉,那一晚却意外睡着了。

我梦到了金小燕,她抱着一个男婴,然后指着我,对怀里的孩子说:“彬彬,那是小杉阿姨,叫阿姨,叫阿姨。”

然后那男婴笑盈盈地开了口:“小杉阿姨。”

梦至此,戛然而止。

我醒来,看着怀里的贝贝,蓦然说道:“好贝贝,乖贝贝,明天妈妈就带你离开,相信妈妈,妈妈会让你再醒过来的。”

我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抱着不死不活的贝贝,然后拉着那个行李箱离开了,那箱子里只有两样东西,一口锅子,一本集子。

没有做过母亲的人不会理解我现在的心情。

贝贝是我的孩子,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任何人都可以放弃他,唯独我,我不能放弃,因为我是她的母亲。

我相信Lily和金小燕也知道那种熬煮婴儿精元的方式是荒谬和徒劳的,但她们还是那么做了,因为那是救助孩子唯一的办法了。

有希望,就还能支撑她们继续走下去。

走下去,看不到终点地走下去。

我断绝了和所有人的联系,虽然明知是死路,却还是来了,因为我是一个母亲。

我来到公寓楼下,天空下起了雨。

雨中,我打了一辆出租车,坐上车子的一瞬,我抬眼看了看阴霾的天空,又低头看了看睡得香甜的贝贝,嘴角不禁掠过一丝苦笑:“贝贝,放心吧,妈妈会救醒你的,不惜一切,不惜一切代价!”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4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