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朱之文,难忘潍坊滨海打工艰难岁月……

subtitle
竣华娱乐站 2021-09-19 10:17

朱之文,

难忘潍坊滨海打工艰难岁月……

【相关背景】“草根明星”朱之文早年到大家洼某盐场打工,这个时候他还没有出道,在打工期间,他曾到滨海大家洼街道周疃袁荫凤家帮过忙,这事是否是真的?

日前,记者在滨海时代花园“文萍眼镜店”见到了袁荫凤,他当着眼镜店高老板的面(济南章丘人),直言不讳,这事绝对是真的,无容半点置疑。

故事就这样展开了:朱之文和他的伙伴结伴来了,从菏泽市单县郭村镇朱楼村来到了潍坊市北部大家洼某盐场,这个1969年11月出生的朱之文,自幼做着唱歌梦,只不过平淡无奇的生活一天天将梦剥蚀,渐渐遥远得如同海市蜃楼,可望而不可及,深藏在心底的旧梦重又升腾,一次次撞击着他不甘寂寞的心灵。

初次来到大家洼某盐场打工,时间定格也渐渐淡忘了,面对碧波荡漾的方块盐田,老朱感到了清水上垛的新奇,盐场地处偏僻,文化生活单调,除了一部半新不旧的电视机,无其它娱乐没施。别人下班之后忙着喝酒打扑克,而老朱跑到盐场旯旮处,卤池边又唱起了他唱了无数次的《我的家乡沂蒙山》,悠扬的歌声飘过碧波盐池,无人去刻意欣赏这歌者的音符。

老朱为人善良,不善言辞,歌唱的不错,干活不算出彩,别人分工的活早早收工,而他的进度就缓慢了,特别是每次分工或包工的活,他的进度总是拉在别人的后面,大家共同帮忙将活干完,在大家洼某盐场打工的曰子,老朱也得到了很多人的关心,曾多次用菏泽话言及,大家洼人都不孬,够义气,重情重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露天的体力劳动使朱之文感觉到了一种疲惫,尤其是北风劲吹,若逢朔月,望月节气,倏转七八级北风,或有时大雨突降,到现场拉塑苫使他望而生畏,感到身心疲惫之时,他开始宣泄心中的积淀,一曲曲荡气回肠的曲子在雨中滑落,《谁不说俺家乡好》、《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等大气磅礴,这下更神了,工友们听到这经典的曲目,忘记了劳累,也随声附和唱着,嬉闹着,俨然成了歌与雨的海洋,如同凤凰涅槃,祈求着精神的新生。

朱之文面对这较恶劣的自然环境曾犹豫过,思想开始心猿意马。据当时在盐场的大家洼街道周疃一村袁荫凤回忆,老袁家整理房屋,盐场派几人到袁家帮忙,一听离开盐场去干别的,朱之文脸上和颜悦色,他确实想换一下环境,这天他来到袁荫凤家帮忙整理房子,老朱负责干一些小工的活,推沙拌灰,一刻也不消停,干起活来也非常出力,干活之余也不断和大家沟通交流,显的很实在,也很厚重。据老袁介绍,朱之文在言语中流露出对家人的思念,对难以实现自身价值的无奈,只有那美妙的歌声陪伴他度过每一天。也许盐场繁重的劳动让朱之文寻求命运的转折点,他开始在骨子里铸造刚毅与坚强,仿佛一根压缩到极限的弹簧,积蓄着飞弹而起的势能。

一件事对老朱启发不浅,一次雨后,工友们相约在大家洼把酒言欢,酒至半醉,工友郝爱民提议大家在饭店献歌,当时大家洼有不少饭店里面有K拉0K设备,可供客人自娱自乐,众人欢迎,老朱更是期待己久,在唱歌之时,隔壁房间在开门之时,传来了一曲极为动听的旋律,他不自觉地跟了进去,一名中年人的演唱,让他已是服服帖帖,这才意识到强中自有强中人,自己的演唱功力远远不及别人。这小小的刺激使他更加刻苦,如同僧侣对于宗教的虔诚。也许,命中注定老朱就是这样四处飘泊,他的世界注定在飘泊中更加精彩,驿动的心不安于平淡,也注定与音乐结下不解之缘。

秋日的风感到阵阵凉爽宜人,记者连线朱之文,记者在与老朱通话中,似乎从电话中听出他的激动心情,回忆起在大家洼打工的经历,他用心言及,在大家洼打工的日子里,也是改变命运的一次机会,在这里感悟许多,收获许多,也对这片土地产生了深深的情感。话语不多,充满了真诚,有谚语为鸿鹄随风而起,翱翔飞天,…现在朱之文已功成名就,但在滨海短暂的打工岁月,给了他人生的启迪,也许盐场经历给了他一次命运的转折,这就是北大洼盐碱地奉献拓荒者的大气厚爱。

谨将朱之文在大家洼经历点滴做片言札记,点点滴滴涌上心头,夜已是静谧,仿佛他的歌声又一次回响在耳边。至于老朱的歌唱的如何,记者是音乐外行,无权进行评说,著名声乐教授金铁霖,王品素以及著名歌唱家杨洪基等自有评说,这些权威式评点佐证一、二。

记者连线菏泽某报社及电台等新闻媒体,获知老朱虽有太大的名气,他的现状令人唏嘘,这位当年42岁,一袭军大衣将一首《滚滚长江东逝水》演绎大气的他,2012年又登上央视春晚,他的事业可以说如日中天。而现实让他痛苦不堪,每日大批前来“借钱者”络绎不绝,每天前来“求助者”车马不断,稍有怠慢,得到许多人的质疑,误会,甚至谩骂,正所谓人红是非多,枪打出头鸟,良心而言,老朱为他的家乡公益事业慷慨解囊,而有不少人觉得他还不够意思,当年全村人嘲笑的“三大嘴”真的左右为难。2017年有家信用社曝出老朱存款1600万元,让他再一次蒙受大难,如果老朱下锄在地务农,也就不会蒙受很多的冤屈,人一旦有了名份,很多人让你不舒服,难受,甚至是妒嫉,这就是人性丑陋。

纵然很多人对这位“草根明星”有不少微词,甚至有一些思想偏见,这只是个人的观点,不管怎样评价,他的付出应该值的嘉许,人无完人,金无足赤,用专业歌手去权量一名从农村出来的“草根明星”怎能权衡?他的酸甜苦辣只有他一人感悟,在采写这件新闻过程中,有几名对老朱“有看法”的朋友,问及记者报道这些有何用?老朱来过大家洼有什么好宣传的?朱之文毕竟是一名公众人物,他从一名普通的农民成长一名歌手,一定有他的优势和看点,事物总是一分为二,用辩证的眼光对待人和事物,他曾来过我们滨海打工,本身这具有新闻由头,从新闻角度予以宣传报道,完全符合新闻写作规则,记者不可能都“照顾”每位读者的思想情绪,换位思考,我们应该真诚为这位草根明星祝福,因为他也曾经是一位地地道道的普通农民。

中国化工报特约记者 袁训成

更多精彩,欢迎关注公众号:

潍坊公共服务

祝大潍坊越来越好

欢迎关注公众号

“潍坊楼市”

关注“潍坊楼市

欢迎关注公众号

“潍坊建设规划与管理”

关注“潍坊建设规划与管

更多精彩,欢迎关注

“当代公务员”公众号

关注“当代公务员

欢迎关注公众号

“潍坊教育热点”

关注“潍坊教育热点

欢迎关注公众号:

齐鲁新教育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