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横店20万群演狼狈现状:90%高中没毕业,美女光棍遍地,月入三千

subtitle
汤小小情感 2021-09-19 10:06

如果提到各国标志性的演员造星厂,美国有好莱坞,印度有宝莱坞,我国则有横店影视城。横店影视城位于浙江金华市东阳市横店镇,是全球规模最大的影视拍摄基地,中国唯一的5A级景区暨“国家级影视产业实验区”,被美国《好莱坞》杂志称为"中国好莱坞"。

自1996年建成至今,横店影视城就是一座梦之城。

不光有跨越千年时空的十几个大型梦幻影视拍摄基地,还有20万活在梦里的人。这些漂在横店的群演,以自己特有的慢节奏逐梦演艺圈,在各剧组的客串中,编织着一个个如同“淘金者”一样执着又缥缈的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有人说这里是懒汉的天堂,疯子的乐园,光棍的世界。那么横店真的是造星工厂吗?真实的横店是怎样的呢?疫情之后,“漂”在横店的人又过着怎样的生活呢?

1.不想“一夜成名”的“横漂”,不是好“横漂”

都说“小火靠捧,大火靠命”,全中国十几亿人,而出了名能称得上明星的,就算从一线排到18线,也不过万余人。但是,一旦成为明星,出场费、演出片酬、代言费用等都会呈现质的飞跃。

纵观近几年福布斯明星收入排行榜,很多明星年收入都过亿,而按照2020年中国人均可支配年收入32189元计算,过亿的收入需要工作3000年。

更何况,明星展示的多为光鲜亮丽的一面,配合饭圈近乎无理性的狂热,再加上部分艺人采用替身、抠图、事后配音、轧戏等不敬业的反面示范,导致大多数普通人都认为明星是一个不需要技术含量,一旦成功将得到巨大收益的朝阳行业。

于是,一批又一批的年轻人,怀揣明星梦,来到了横店。因为横店是全中国乃至全球最大的影视拍摄基地,每年约有1/4的古装电影和1/3的古装剧在横店拍摄,中国的名导、名演员基本上也都在横店拍过剧。

也许是听多了“是金子总会发光”的鸡汤,也许是看多了演技稚嫩、资历尚浅的“小花”“小鲜肉”们一茬一茬上演着“一夜成名”的童话,选择成为横漂的年轻人觉得,哪怕是跑龙套也好,只要能踏进这个圈,有戏拍,就有希望。

然而事实上,绝大多数演员都是十年如一日地扮演着龙套,直到退出这个圈的时候,依旧籍籍无名。能够通过跑龙套被发掘,进而成为明星的屈指可数。比如,王宝强成名前跑了6年龙套,周星驰成名前跑了8年龙套,黄渤成名前跑了9年龙套,张译成名前跑了11年龙套,而一个普通人又有多少个十年?

张爱玲说过,出名要趁早,来得太晚的话,快乐也不那么痛快。所以,虽然20万横店群演年龄段从十几岁到七十几岁不等,但是占比最大的还是35岁以下的青年人。他们中的很多人没有念过大学,没有接受过专门的训练,仅仅是觉得自己长得漂亮,就头脑一热地决定当群演。

但其实,长得漂亮并不是成为明星的充分必要条件。甚至可以说,长得漂亮在横店群演里都不算是优势,横店年轻漂亮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所以,从群演到大明星就是小概率事件,这里多得是低学历、高颜值的无名之辈。

2.演员的自我修养:徘徊在懒人与疯子之间

《喜剧之王》中,周星驰扮演的就是一个跑龙套的角色,没有多少工作机会,一有空就拿出坦尼斯拉夫斯基所著的《演员的自我修养》研读,这个看书的场景也成为了名场面。

但是说到底,不论演员的自我修养是如何由内而外、再由外而内练成的,对于这些自认为有天赋却甘于平庸的人们而言,徘徊于懒人和疯子之间,才是常态。

说他们是懒人,因为很多时候就算有戏拍,群演的生活节奏也很慢。群演的生活离不开一个字,“等”。从等着试戏,到等着上戏,再到拍完自己的戏份后,等导演的安排,群演大多是按小时计工资,一个小时几块钱到几十块钱不等,有前景、有台词的钱稍微多一点。等到领了盒饭,被告知工作结束后,就回住处休息,也可以去群头那里等新的进组机会。

但并不是每天都有戏可拍,群演数量多,供给充足,而剧组的需求是随市场和外部环境变化的。没组可进的时候,群演就只能在住所里睡觉玩手机。也有不少群演更拼命,哪怕剧组只是包盒饭也愿意去。这样的“拼命三郎”一是为了生计,二是真的为了梦想——想要多拍戏,早日出名。

群演一直处于戏挑人,而不是人挑戏的状态。可能这会是民国的路人,下一会就成了古代的士兵,每次的工作类型都不一样。甚至同一个组里,也经常会用同一批群演出演很多场戏,要随时听从导演的安排,切换场景和行为。如果愿意钻研,还会有各种不同的小角色的状态和层次感。

这样的反复切换,也被群演们笑称为戏“疯子”状态。

懒惰者被动接受不同的任务,有心人无缝切换不同的人生,只不过他们都只是镜头里看不清脸的路人甲乙丙丁。

又有多少今日的懒惰者,曾经也是昨日的有心人,只因梦想已经苍白,唯有一声叹息。

3.理想照进现实:疫情之后,横店群演的惨不忍睹

2020年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让全国陷入停摆,随后很长一段时间,实体行业在重压下不断萎靡,横店也不例外,2020年2月,《中国青年报》以“疫情下笼罩的横店人”为题进行过专题报道。

当时的复工政策只对少数年前已开拍的剧组奏效,而对于绝大多数“横漂”而言,政策并没有松动,安全是大事,剧组和演员的管理比一般单位要困难得多。

等待,还是等待,就算生活成本不高,但对于坐吃山空的“横漂”而言,剧组解散,接不到活儿,交不起房租,吃不起饭,就像一套多米诺骨牌,被现实推翻在地。

焦虑在行业的各个环节蔓延。为了帮助群演度过这段“冰封期”,横店演员公会部分登记在册的演员,可以获得每月500元补贴,当然条件也比较严格。直到2020年9月份,疫情大为好转,而横店还未缓过来,严重的供求不均之下,横店影视城演员公会发布通知,群演的工资标准是每天10小时120元。

多数“横漂”们还是选择了先解决温饱问题。回家乡,做兼职,毕竟单凭梦想是吃不饱饭的。也有少数人选择了坚守,在住所试戏,等待着这个行业的复苏。

如今,2021年也进入了下半年,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今年上半年横店影视文化产业集聚区实现了营收103.77亿元,同比增长30.1%;规模以上影视企业实现营收32.13亿元,同比增长47.7%;接待剧组222个,同比增长96.5%。可以看到一丝回暖的迹象,也可以看到这个数据对比横店之前鼎盛的时期,是多么惨淡。

横店群演的数量大约是之前的三分之一。毕竟决定群演需求量的关键因素在于剧组数量,可见后疫情时代,“横漂”用工市场的恢复也会相当漫长。那些在疫情期间屈服于现实压力的人,有一些回来了,大部分是再也不回来了。

原因无他,经济压力和生活压力在天平的一端,而看不到未来的梦想在另一端。做群演,好的时候月入三四千,而后疫情时代,做外卖骑手、快递员,这样一些不需要高学历的职业,收入往往过万。看过了这个行业的冰封和落寞,还愿意重新回去,杀出一条血路,也着实需要勇气。

没有人永远年轻,但是总有人正在年轻着。不管是出于热爱还是迫于生计,一批又一批新的年轻人,会再次涌入这个行业。相信,不久的未来,横店的追梦大军会再次壮大,期待那些佼佼者和幸运儿,能够完成从路人甲到大明星的华丽转身。

如果说,北上广不相信眼泪的话,那么,“横漂”就不相信梦醒,因为,梦始终不会老。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