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老人六十岁仍出来打工,老板嫌他老要辞退,他宁愿倒贴钱也不走

subtitle
宇文读书 2021-09-19 10:01

老人六十岁仍出来打工,老板嫌他老要辞退,他宁愿倒贴钱也不走

赵凯旋是个颇有身价的小老板,可他最近却愁破了脑袋。原来,赵凯旋开的是红砖厂,现在是青黄不接的时期,工人特别难找。他把工钱提高了一倍有余,仍是没招到几个人。

这天,门卫带来一个六十岁左右自称叫老海的老头,说是来找活干的。老头子带着一只大水壶,还没说话就先打开水壶,“咕咚!”灌了一大口,空气里顿时充满一股呛鼻味。原来水壶里装的不是水,而是酒。这么一个随身带着酒的人,能做什么呢?

赵凯旋心里有些不快,说:“大爷,咱厂里全是体力活,您怕是干不了啊!”

老海喝了口酒后就一直盯着赵凯旋看,竟然看得出了神。保安踢了他一脚,他才回过神来,又灌了一口酒,红着脸说:“我虽然岁数不小了,可我有的是力气,不信,您让我干几天试试?”

这老头不但老,看来还是个酒鬼,这样的人显然不合适,可眼下又有一批货要赶,正是缺人手的时候,算了,就让他干几天吧。赵凯旋这么一想,就让老头留下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因为缺工人,又要赶货,赵凯旋只得干活。这天,赵凯旋跟老海两个人一起干活,赵凯旋正忙得屁滚尿流时,突然发现老海没动静了。回头一看,才发现,原来赵凯旋的裤子屁股处不小心被划破了,而老海此时正两眼直勾勾地盯着那破洞处呢!

老海虽然是个酒鬼,但干活有头有尾,说话也有条有理,跟正常人根本没区别,可让赵凯旋奇怪的是,别的工人碰到他都会恭敬地叫一声“老板”,但老海却从来不叫。可要说他对赵凯旋不尊敬又不对,因为每当工间休息,他就跟赵凯旋套近乎,一会问他家乡哪里,一会问他兄弟多少人等等,说话的时候,两只眼睛还总在赵凯旋身上脸上转,眼睛的余光有时定在他的脸上,有时在他的胸上,有时在他腿上,而这下呢,竟然盯着他的屁股!

赵凯旋突然觉得头皮发麻,这老头是怎么回事?难道是个喜欢同性的变态佬?

“我说老叔,我可不是女的,你盯着我屁股干嘛?”赵凯旋抹一把冷汗,颤声问道。

“我知道你不是女的,你要是女的,我才不看呢!”老海才感觉自己的失态,搔了半天脑袋,呵呵笑道:“我打工这么多年,从来没看到老板能跟工人一起干活的,不但干活还把裤子都划破了还不知道,这样的更没见过啦!我就想看看,你这老板穿的衣服,是不是跟我穿的一样的质量,所以才盯着那破洞看的!”

赵凯旋虽然现在身价百万,可是因为小时穷惯了,到现在也舍不得花钱买穿高档的衣服,看起来这老海说得还真是这么回事,所以听他这么一说,也呵呵一乐,从此也不把这事放在心上了。

转眼过了一个月,工荒期已过,厂里陆续招到了一批年轻力壮的工人。赵凯旋打算把老海辞掉。可当赵凯旋把结算的工钱交给老海时,老海脸都青了,说:“你这是干嘛?为什么非得把我辞掉,这一个月来,难道你没觉得我不比其他工人差?你要不信,现在叫我跟他们一个个比赛干活,我不相信会输给他们!”

老海说着灌了一口酒,把袖子撸起来了,似乎非得让他比赛才行。

“老叔,我知道您现在不输给他们,我也舍不得让您走,可您毕竟年纪大了,耐力什么的比不上年轻人,而我这又是很辛苦的活”,赵凯旋说着又掏出五百块,说,“您任劳任怨,是难得的好工人,这是我给您加的五百块,就当我晚辈给您的一点孝心,您还是找点别的轻松活干,好吧?”

老海拿着钱摸挲半天,突然把钱塞回赵凯旋手里,说:“我一个孤老头子,城里那些花花世界我住不惯,你这里山青水绿的,我就想还能干活的时候,就在你这里呆着最好!所以我不要你的工钱了,你只要给我吃个饱饭就行,实在不行的话,我每天给你十块钱,算是我吃饭的钱,你让我继续在这里干,这样行吧?”

还有倒贴钱打工的,赵凯旋一听哭笑不得,想想这老头这么怪里怪气的,可能还真是没人要他,赵凯旋也是个心软的人,看他一脸要哭的样子,就同意了,当然,工资照给,倒贴钱更是不可能会要的。

转眼又过了一个月。这天要赶货,赵凯旋在厂里忙到十点多,因为实在是太累了,就打算在厂里过一夜。厂宿舍一楼有赵凯旋专人的房间,赵凯旋回到房间,正在洗澡时,突然听到一声怪响,回头一看,吓了一跳,原来窗户上趴着一个人,这人嘴和鼻用布蒙着了,只留着两只眼睛,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赵凯旋的这个洗澡间的窗户外面,根本无法立足,想要趴在窗户上偷看,必须抱住顺着墙角而上的水管才行。而随着赵凯旋的一声惊叫,只听咚的一声,那蒙面人显然也因惊吓而从窗户上掉下去了,好在这高度不大,只听那人叫了声“哎哟”,转眼就跑没了影。

什么人这么大胆,竟然偷看他洗澡呢?赵凯旋穿好衣服出去一看,立即哭笑不得:原来这蒙面人竟然就是老海!因为窗户下有一只蒙面人逃跑时掉下的解放鞋,而厂里除了老海,根本就没有人穿解放鞋。

怪不得倒贴钱都愿在这呆下去,看来这老头肯定是个变态狂无疑!这下别说倒贴十块钱,就算倒贴金条都不能让他呆下去了!

赵凯旋打定主意,第二天正要去找老海,没想老海自己找他来了。赵凯旋还没开口,老海就咕咚灌了一口酒,叹了口气,说道:“我以前说过要在你这里呆下去的,可现在我不想再呆下去了,我现在来跟你说点事,然后就走!”

赵凯旋一惊,忙问什么事。

老海颤抖着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递给赵凯旋,说:“你看看,这孩子的眼睛鼻子什么的,是不是很象你?”

赵凯旋一看,心脏立即蹦蹦地跳了起来,也颤着声说:“我明白了,您的儿子从小丢失,可您一直忘不了他,所以您到那都带着他的相片,看到长得象他的人,就想知道是不是你儿子!然后看到我后,你才倒贴钱都要在我这打工,是这样吗?”

老海点点头。赵凯旋又说道:“这小孩确实是象我,可是,人长大了是会变样的,您又怎么办呢?”

老海一听泪水直打转,说:“是啊!本来我想作为父亲,我的儿子再怎么变,我都是能认出他来的,所以我当时一看到你,就禁不住笑了,因为我想我找到我儿子了,可是哪里想到,我的想法竟然是错的!连你这样的人都不是我儿子,我还能去哪找到我的儿子呢?”老海说着,眼泪开始叭叭地往下掉。

赵凯旋只觉鼻子酸酸的,眼泪也开始在打转了,说:“那您又是凭什么,确定我不是您的儿子呢?”

老海苦苦一笑:“说出来你别骂我,我儿子的屁股上有一块很大的胎记,可是昨天你洗澡时我看到了,你的屁股上根本就没有胎记!”

赵凯旋知道自己是个被卖掉的婴儿,买他的人原来以为自己没有生育才买的,可是买他来了之后又有生育,就把他遗弃了。他后来是被一个捡垃圾的老太婆养大的,老太婆说他知道他的父亲,他父亲是个酒鬼,是因为没有酒喝了才卖他的。

因为被遗弃,赵凯旋受了很多常人无法想象的苦,可是,这些还有必要说吗?

赵凯旋想了想,上前紧紧抱住老海,说:“您的感觉没有错!儿子长大了再怎么变化,都骗不了您的眼睛,爸,我的屁股,原来是有胎记的,只是去年因为听说这东西影响财运,我才到医院把它去掉了!”

老海一听,“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