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火车上他将卧铺让给无座的母子三人,被洪水冲走多年的姐姐回了家

subtitle
枫叶故事铺 2021-09-19 09:5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

那年罗晖回乡探亲,需要乘坐将近二十个小时的绿皮火车。加之临近年底车站人山人海,不大的候车室挤满归家心切的天涯人。广播员播报列车进站瞬间顿时人头攒动。大伙都想早点验票坐上火车才安心。

人潮涌动罗晖前面排队检票的女人遇到了麻烦,她背着蛇皮袋包袱,胸前挂着约一岁半的娃娃。手上还牵着三四岁的小女孩。可能是嘈杂的环境吓到小女孩,她哭闹不止拉扯着女人要离开候车大厅,女人胸前的小娃娃似乎与姐姐“串通”好。哇哇大哭哄也哄不来。

女人焦头烂额,娃娃不停扭动身子想挣脱她,“宝贝乖!我们马上要上火车,很快就能回到家!”她的安慰没有效果。女孩“添乱”想要妈妈的怀抱!哭喊着女人抱抱她。“文静,你是姐姐要懂事儿”“妈妈抱抱!妈妈抱抱!”

罗晖喜欢吃糖,每次外出都会备几颗在身上解馋。他从口袋里掏出两颗。递给哭闹的小女孩,糖也许是所有孩子的止哭剂。看到糖果的她瞬间有了笑容。不过她的警惕性很高虽然很想吃,但还是想征求妈妈的同意。充满泪水的双眼可怜巴巴地望着她妈妈。

罗晖主动发声“大姐,我可不是坏人。”女人回过头,一个朴实的农村妇女。她看到罗晖的衣装露出微笑。低头对女儿说“要说谢谢叔叔。”女孩甜甜的向罗晖道谢。懂事的把另外一颗给她的弟弟。弟弟拿到糖后手舞足蹈,女人的“危机”解除。

(二)

罗晖与女人顺利的通过验票,他们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上车。巧的是罗晖竟然她在同一节车厢。罗晖自告奋勇的要帮女人将蛇皮袋放上行李架。“不不,小伙子。不麻烦你了!”女人有些不好意思。罗晖笑笑没再坚持回到自己的卧铺上。

车开了将近有一个小时左右。本已睡着的罗晖被尿憋醒起身上洗手间,回座位时看到女人和她女儿坐在蛇皮袋上,女孩靠着女人的肩膀昏昏欲睡。女人则抱着小儿子耐心的哄着他。母子三人没有座位,这就是她不让罗晖帮忙的原因。

罗晖拍拍女人的肩膀“大姐,我晚上失眠睡不着。要不你带着孩子到我的卧铺上休息。你瞧,孩子这样睡真不舒服。”女人有些犹豫,看得出她很善良不想给罗晖添麻烦。“大姐,没事,我年轻,站站还可以锻炼身体。”女人总算同意“太感谢你了!小伙子!”

两个孩子终于有位置睡觉,女人也有了笑容。再次向罗晖道谢直夸他是好人。漫漫深夜,两个陌生人像朋友一样聊天。女人叫秀梅,儿子出生后她带着两个孩子到老公打工的城市。一家四口在一块她很知足。过年老公需要留守工地。她就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回老家。

谈话中罗晖得知他跟秀梅居然是老乡,罗晖显得很激动,俗话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他们聊了许多。看到秀梅罗晖有种说不出的亲切感他们好像似曾相识。如果她的姐姐还在,应该也有秀梅这样的年纪。

罗晖不禁伤感起来向秀梅吐露心声“我有一个姐姐,那年洪水淹没俺村,我跟姐姐被冲走,我幸运些被村民所救,而姐姐一直下落不明。家人,特别是我奶奶一直不愿承认姐姐离开人世间,总觉得她还在世上有天会回家。”

(三)

罗晖的这番话让秀梅有所触动。“你有个姐姐?”“对呀!”秀梅极力地在回忆些什么!脑子里将零碎的记忆拼凑,十多年来秀梅总会浮现出一些片段。可每次她楞是得不到答案。家里人曾说过,她被救上来时整整昏迷三天三夜。醒来后别人怎么问她。秀梅只会回答不知道。

秀梅惊讶地发现罗晖跟她长得有点像!她留了个心眼问罗晖要他们村的地址。秀梅的叙述,罗晖想如果她是他的姐姐多好!快过年了!每年家里吃年夜饭时都会多留一副碗筷,那是姐姐的。

二十个小时的行程。到达目的地时他们依依不舍回到各自的家。罗晖把火车上的奇遇告诉父母和奶奶。老人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见见秀梅。如果她真的是失踪十多年的罗娜,那真的是老天开眼!特别是奶奶,她最疼爱的孙女总算有消息了!

秀梅回到娘家,询问养父母当时救她的情形。养父母说那年洪水淹没许多村庄。他们被转移到高洼地带。秀梅被洪水从上游冲到下游,她的求生欲望强烈,慌乱中抓住快要被淹没的大树。养父见状立即组织村民将秀梅救上来。秀梅的头部受伤昏迷三天三夜才苏醒。养父想把她送回家却发现她什么也不记得。后来养父母把她留在身边当女儿养取名秀梅。

秀梅电话联系罗晖告诉他从养父母这边了解的情况。罗晖更加坚信秀梅就是失踪的姐姐。他邀请秀梅来家里过年。

除夕夜,秀梅带着两个孩子来到罗晖家,奶奶一见秀梅泣不成声“这不就是我的大孙女吗?长得跟他爹一模一样。”罗晖的妈妈拿出全家福。秀梅一看照片中的女孩分明就是年少的自己。秀梅扑通一声向三位老人下跪。“爹,娘,奶奶!我回家了!”

罗晖热泪盈眶,一家人终于团圆了!从此那副碗筷有了主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