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半路夫妻20年,老汉说你死了我该怎么活,老伴笑说:我留了笔遗产

subtitle
深夜聊情 2021-09-19 09:2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东村有个叫张德宝的人,因为父母常年吃药,尽管他十分勤劳,但家中仍很是贫寒。后来虽然勉强结了婚,但一起生活了不到半年,妻子就跑了。

一转眼间,张德宝都三十多岁了,父母相继过世,压力要少了很多。这时,村里的刘桂花因为丈夫病逝,留下了三个儿女,她一人无力抚养,送给别人又舍不得。最后,在村里人的介绍下,他们成了一家子。

结婚之前,刘桂花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接受自己的三个孩子,只要答应这个要求,她就会死心塌地跟着张德宝。张德宝自然是满口答应。

刘桂花的三个孩子中,最大的九岁,最小的五岁,都是调皮捣蛋的年纪,对这个继父充满了厌恶。他们说张德宝太脏了,还说他吃饭喜欢巴唧嘴,张德宝就把自己拾掇得干干净净的,吃饭也尽量不出声。

张德宝觉得自己确实有很多毛病,也愿意改成孩子们心目中爸爸的形象。但是很难,家庭的变故让三个孩子提前进入了叛逆期。不管他们做了什么,他们都觉得不如自己的爸爸。刘桂花知道这样对他不公平,也经常劝说孩子们接受他,可孩子们叛逆得已经连她的话都有些不爱听了。

家里一下子添了四口人,这意味着张德宝至少要比以前辛苦四倍,他除了种三亩地,农闲的时候就去做零工。他没什么技术,只有一身力气,村里哪家盖房,他就去搬砖,哪家死了人,他就去守灵抬棺,哪家有活,他都主动去揽。他总是村里起得最早的那位,天刚蒙蒙亮,他就骑着三轮车出去捡纸壳和废品了。

那天,刘桂花做好了饭菜,三个孩子像过去那样,准备去盛饭,但是她敲了敲桌子,说:“等你们的爸爸回来吃。”三个孩子不高兴了,老大更是一气之下回屋去了。

张德宝回来后,照例是一身臭汗,他准备去冲洗一下,但是刘桂花叫住他,说:“今天不用洗了,来吃饭吧,以后也一样,不用洗就可以吃饭。”张德宝有点发愣,坐到了桌上,老二和老三立即捏起了鼻子,说好臭呀。刘桂花突然大怒,说:“你们吃的每一粒米都是爸爸汗水换来的,嫌臭,以后别吃了。”说着,她将他们的饭全都倒回到锅里。

两个孩子一下子吓傻了,坐在那里想哭,但又不敢哭。张德宝慌说:“你这是干啥,孩子们还小,我去洗洗再上桌吧。”刘桂花说:“不许去,小时候不教他们感恩,长大了还不知道要成个啥人,你给我吃。”

两个孩子眼睁睁地看着爸爸妈妈吃了饭,洗了碗。老大从屋里探出头来,他可能是觉得妈妈会来安慰他,但是竟然没有。三个孩子饿到了半夜,听到有人敲房门,起来一看,地上是三碗饭,那边,传来继父的咳嗽声。

很快,三个孩子发现,这种事几乎天天都会发生了。他们说了继父一句坏话,妈妈就会饿他们一顿。用她的话来说,既然道理讲不通,那就只有打骂。倒是继父一直在帮他们说话,渐渐的,他们竟然觉得他比妈妈还要好了,有什么事也愿意跟他说。

张德宝曾想过生个孩子,但是两三年过去,刘桂花还是没怀上,去了医院一查,是他的问题。他从医院里出来后,也就释怀了,这是天意,他已经有三个孩子了,没必要太贪心了。

一晃二十年,最小的女儿也结了婚。这时,刘桂花却突然被确诊为绝症了。张德宝握着她的手老泪纵横,说:“二十年了,你死了我该怎么活下去?”刘桂花却笑着说:“没关系,我给你留了笔遗产。”

遗产也就是三个儿女,二十年里,刘桂花早已教会了他们尊敬他,即便她不在,她也相信他们不会不管他的。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