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玉林女护士杀人碎尸案:被网贷、网络赌博毁掉的女人

subtitle
炎小宁和丁小柒 2021-09-21 13:4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文/炎小宁

首发/炎小宁和丁小柒

她苦读多年,好不容易从一个贫苦的家庭挣脱出来,眼看生活步入了正轨,却在短短几年间,从一个救死扶伤的女护士,摇身变成了一名冷血的杀人凶手。她那双原本救人无数的手扬起了屠刀,在残忍地了结了别人性命的同时,也把自己带入了罪恶的黑洞。在此,我们一探她走上不归路的经历,希望能带给大家带来一些警示。

这起令人唏嘘的惨案,发生在去年三月份。

2020年3月22日,正好是周日,在广西玉林市的一个小区,下午5点左右,租住在二楼的赵护士和男友发现下水道堵了,就给房东打电话,让房东来疏通管道。

在等待房东来的过程中,赵护士正好看到住在三楼的李凤萍准备去上夜班。李凤萍前几天刚租下了她楼上的一个房间,和她是同事,也在玉林市第一人民医院当护士,不过两人不是太熟。

当时,赵护士并没有多想。等房东来后,大家一起疏通管道时,才有了一个惊人的发现。原来,导致下水道堵塞的并不是他们以为的杂物,而是煮熟的肉块,但看起来并不像人们平时吃的猪牛羊肉。赵护士怀疑是人体组织。她的男友是在派出所工作的,马上意识到很可能有问题,立刻报了警。

很快,警方就赶到了,确认堵塞下水道的属于人体组织,随即对居住在这个单元楼的所有住户进行了周密的调查。没过多长时间,就把嫌疑犯的目标锁定在三楼的李凤萍身上。

次日凌晨1点,李凤萍从医院下夜班,在回家的路上被蹲守在那里的警察抓获。

面对警方的众多证据,李凤萍承认了自己杀人的罪行。

与此同时,警方调取了该小区的监控录像,结合李凤萍的社会关系,证实被害者为男性,是李凤萍的同事,玉林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外科副主任罗刚(化名)。

李凤萍与罗刚到底有何深仇大恨,让她不惜以身犯险,挥刀相向,置人于死地后还残忍地将其分尸?李凤萍从一名治病救人的小护士,到杀人后还能淡定地处理尸体的女魔头,到底经历了什么?

我们不妨从李凤萍的生平说起。

1995年,李凤萍出生于玉林市博白县的一个贫困家庭。她是家里的老大,下面还有两个妹妹,一个弟弟。

李凤萍的母亲患过精神病。她的父亲作为主要劳动力养活着一家人。他深知要改变家庭和孩子们的命运,就要靠读书,所以,他就算再苦再累,也要供孩子们读书。在农村,一个普通家庭要供四个孩子读书是非常困难的,所以一家人的日子过得非常困苦。

李凤萍知道读书的机会来之不易,所以学习很用心,成绩一直很好。她初中毕业后,她的父亲希望她以后能尽快就业,就让她报考了3+2专科的护理专业。

李凤萍同意了。即使如此,她也是村里少有的女大学生。

多年来,由于她家的经济条件一直很差,所以一直被列为村里的贫困户。李凤萍读大学期间,对于出身于贫困家庭的子女,国家有一定的补贴政策。按照相关政策,学校每个学期补给她几千元的学费。就这样,李凤萍顺利读完了大学。

2016年,21岁的李凤萍毕业了,还被学校评定为优秀大学生。毕业时,有三家医院录取了李凤萍,一家在省会南京,只要去了就会前途似锦;一家在柳州,待遇比较高;一家在玉林,离家比较近,如果李凤萍去了这家医院,可以随时回去探望父母。

李凤萍和父亲商量去哪家医院,最终决定去玉林市第一人民医院当护士。但是,李凤萍工作后,即使玉林离家不远,只有两个小时的车程,她平时也很少回家,只有在每年春节时才回家。

为了节省开支,她租住在第一人民医院后面的公寓楼上,月租金三百多元。在房东眼里,李凤萍是一个看起来文静温柔的女孩子,说话也是轻声细语的。

在同事眼中,李凤萍平时中规中矩,会按要求完成被安排的工作,但对人有一种淡淡的疏离感。平时在和同事聊天时,她很少与人深谈。

几年后,随着李凤萍的工作经验越来越丰富,她的待遇越来越高,每个月的收入提高到到8000元,在玉林,这个工资属于比较高的。

此时的李凤萍,已经从一个出身于贫苦家庭的穷孩子,成为了一个有一定社会地位,较高收入的职业女性。

在家人和村里人看来,李凤萍是一个有能力的、吃公家饭的人。在家人面前,李凤萍一直是独当一面的强者形象,她几乎从不诉苦。多年在外求学、工作的经历,让她已经习惯了有问题就自己扛。她的父亲把她当成榜样,经常拿她取得的成绩,来激励她的弟弟妹妹,让他们向姐姐学习。

李凤萍的弟弟妹妹们都很争气,学习成绩都很不错。在案发之前,李凤萍的父亲一直觉得自己对李凤萍的家庭教育很成功。

一切看起来似乎都很好,如果就这样继续下去,李凤萍至少能拥有一个相对安稳的未来。然而,让人想不到的是,早在2018年,李凤萍就开始迷失在了欲望之中。

当时,李凤萍的收入渐渐提高了,她开始购买各式各样的衣服、高跟鞋、化妆品、项链等,渐渐有点入不敷出。但她非但没有节制自己的欲望,反而开始涉足于网贷。

众所周知,网上的很多贷款平台利率都非常高,有的甚至和高利贷差不多。就这样,李凤萍越陷越深,所欠的贷款越来越多。为了尽快摆脱这种处境,李凤萍迫切希望能够赚到一大笔钱。

2019年,她在同科室护士刘姐的介绍下,接触到了一个玩网络赌博游戏的 APP。从此,她开始一步步踏上了人生的不归路。

其实,李凤萍平时在医院和刘姐的关系并不太亲近。没过几个月,李凤萍就被调到了其他科室工作,和刘姐的距离就更远了。

后来,悲剧发生后,得知这一切刘姐非常后悔,说早知如此,就不会带李凤萍玩网络游戏了。她也没想到,李凤萍会因此走上犯罪的道路。

当初,刘姐玩这个网络赌博游戏是因为当时刚买房,有经济方面的压力,就希望能靠这个赚点小钱。但她刚玩了没多长时间,就发现这个游戏有套路。有一次,她一下子输了100多元,顿时有一种割肉的感觉,就把APP卸载了。

可她没想到,李凤萍却因此深陷网络赌博的泥潭。当然,如果将这一切都归罪于刘姐,是不公平的。归根到底,还是李凤萍自身的定力不够。

当时,李凤萍刚接触这款APP时,和所有的网络赌徒一样,抱着侥幸心理,想赚点钱试试。于是,她在APP上进行注册后,先充值了100元钱进行试玩。

李凤萍选择的赌博游戏操作起来非常简单,每一局游戏的时间不长,也不需要动脑,只需要在从1到10的十个数字间挑选数字押注。如果输了,所押的钱就会被扣掉。如果赢了,10分钟内,她的账户里就会收到一笔钱。

最初,李凤萍下注的金额不大,但几乎每次都能赢。于是,她很快上钩了。后来,随着钱越赢越多,她所下注的金额越来越大,操作也越来越频繁。截止到案发时,李凤萍先后在这个网络平台投入了280多万元。

很快,李凤萍就陷入了网络赌博的套路之中,在输输赢赢之中,她越陷越深,输的钱也越来越多。

赌徒一旦赌红了眼,是很难收手的。李凤萍也不例外。为了翻本,李凤萍联系了很多网上贷款平台,在网上的十几个贷款平台都贷过款,还向身边的同事借钱。

2019年5月,李凤萍向刘姐借了3000元钱,说要报考护师考试。刘姐丝毫没有怀疑,一下班就把钱转给了她。

李凤萍还向身边所有的同事都借过钱,每次借几千元,等发了工资就还;没过多久再借。就这样借借还还,李凤萍和同事们的关系变得越来越淡薄,很多同事慢慢疏远了她。

每次向同事借钱时,她都以同样的借口,说自己的母亲患有宫颈癌,需要做手术。可事实上,她的母亲和父亲一同在广东打工,根本就没有生病。

当时,有银行到玉林市第一人民医院做业务。只要是医院的医护人员,就可以在银行贷款30万元。李凤萍除了用光了自己的额度,还借口为母亲治疗癌症,向同事们借钱,让她们帮自己贷款。

大部分同事都拒绝了,只有两个经常接受李凤萍帮助的年轻同事答应了她的请求,各自帮她贷款了30万元。直到案发前,李凤萍从来没有还过她们钱,她们也没向李凤萍要过。

李凤萍把这些钱全都投入到了网络赌博中,不过,她非但没有获得预期的翻本,反而赔得更多了。眼看信用卡要到期了,无计可施的她向父亲请求帮助。

当然,她不敢向父亲说出实情,只含糊地说了一部分情况。或许,当时的她也无法算清楚自己到底欠多少钱了。

李凤萍的父母听说她由于网络赌博欠了很多网贷后,非常生气。但他们并没有真正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最终还是想尽千方百计,四处筹款,给她凑了11万元,陆陆续续地打到了她的信用卡里,希望她能够还上借款,并就此悔改。

可李凤萍拿到父母的血汗钱和低三下四借来的钱,转身又投入到网络赌博的无底洞里。这点钱很快就又被她输得一干二净。

2019年8月,李凤萍实在没钱还信用卡了,就向医院同科室的副主任医师罗刚借20万元。罗刚51岁,已经结婚了,有一个女儿,平时开着一辆宝马车上下班,同事们都说他很有钱。

李凤萍当初在微信上向罗刚借钱,属于病急乱投医,原本并没有抱太大希望。但她没想到,罗刚居然同意了。不过,罗刚提出,让李凤萍到一个高档酒店的房间里见面聊。

李凤萍看到罗刚的信息,一味地沉浸在又能有钱赌博的喜悦里,并未多想。可她一走进酒店的房间,就看到脱光了衣服的罗刚躺在床上,顿时目瞪口呆。

在24岁的李凤萍眼里,罗刚的这一行为实在是太令人恶心了,当时就想转身离开。但罗刚不让她走,还说只要她听话,就会借钱给她。

之后,李凤萍在罗刚的胁迫下,与他发生了关系。事后,李凤萍想过要报警,但罗刚威胁她,说自己有钱有势,有很多公安部门的朋友和亲戚,根本就不怕。只要她敢报警,就找人修理她的家人。她担心家人受牵连,最终没有报警。

第2天,罗刚给李凤萍转了5万元,并让李凤萍给他写了一张5万元的借条。

从此以后,罗刚又找了李凤萍好几次。每次都是先和李凤萍在酒店发生关系,再在第二天借给她一部分钱。

李凤萍非常讨厌罗刚的这种做法,可每次她想拒绝时,对方就威胁他,说要把两人的关系说出去,让她在医院待不下去。李凤萍一路苦读,好不容易才在医院有了稳定的收入,自然不希望丢掉这份工作,就忍气吞声地接受了这一切。

可是,与罗刚的这种不正当的关系让她感到万分屈辱。这时,她在深陷赌博、网贷深渊的同时,又跌入了和罗刚这种不正当关系的难堪的处境中。

据李凤萍交代,罗刚还以此威胁她,向她放高利贷。截止到2020年3月份,李凤萍共给罗刚写下了两张借条,一张5万,一张25万;但罗刚只给她转了24.6万元。

2020年1月,李凤萍在众多压力之下想要自杀。

她先是利用工作之便,拿到了很多安眠药,一口气吞下了80多片,但没死成;接着,她在睡觉前把屋里的煤气罐打开,但一觉醒来后,发现自己还活着;随后,她又偷偷地从医院拿了两瓶胰岛素,注射到自己体内,但是也未死成。

自杀三次都没有死成的她没有了再自杀的勇气,只好继续过着混乱的生活。

2020年3月,疫情波及的范围越来越大,各个酒店的管控越来越严重。罗刚无法再约李凤萍去酒店,就提出由自己出钱,让李凤萍租一个房子。

李凤萍在距原来住处不远的地方租了一个房子,租金400元,比原来的住处好不了多少。

网上的李凤萍和现实中的她似乎是两个不同的人,她生活得非常分裂。在网上赌博下注时,她常常几万几万地下注,在很短的时间全都输了进去也毫不心疼,也不知悔改。

在现实生活中,她却连一个好点的、贵点的房间都不敢租,连一顿稍贵的饭菜都不敢吃。可恨的是,她把省吃俭用节约下的钱,转身又扔进了赌场。无尽的贪欲像一张无形的大网,把她困在里面,让她无法挣脱。

正所谓种什么因得什么果,该来的还是来了。

2020年3月20日晚上,喝的酩酊大醉的罗刚来到李凤萍的住处,进门后就脱了衣服躺到床上,不断要求李凤萍和他上床。

李凤萍不愿意搭理他,他就又开始威胁李凤萍,还说要李凤萍第二天就还钱。

之后,在罗刚的胁迫下,两人再次发生了关系。事后,罗刚躺在床上呼呼大睡,李凤萍却陷入了绝望之中。

挥之不去的仇恨笼罩着她,她鬼使神差地开始在网上搜索:特别恨一个人,该怎么办?

在众多答案中,她对一个人的回答印象非常深刻,对方写的是:让他消失。

这句话像是打开了盒子的开关,把李凤萍关在心底的罪恶都放了出来。她长时间以来的仇恨、屈辱、压抑、痛苦像是突然有了一个出口。

此时已是3月21日凌晨一点钟,李凤萍在房间里找到一根数据线,套在了睡梦中的罗刚的脖子上,然后开始用力。

罗刚感觉难以呼吸,醒了过来,然后开始挣扎,把李凤萍拖拽到了地上。但李凤萍始终没有松手,没过多久,罗刚就一动不动了。

随后,护士出身的李凤萍确认罗刚已经死了,就把他的手指按到他的手机上,打开他的支付宝,把里面的9.8万元转到自己的银行卡上。没想到,只在一瞬间,卡里就只剩下了900元钱,其他的都被网贷平台扣走了。

几个小时后,天亮了,时针指向了八点,李凤萍一脸镇定地穿好衣服,去医院上班。晚上下班后,她就开始肢解罗刚的尸体,她把一部分人体组织煮熟后扔进下水道,其余的大块的骨头有一些还在锅里,还有一些装在了黑色塑料袋里。

她整整处理了二十多个小时,一直到第二天也就是3月22日下午5点,她发现快到上班时间了,就收拾整齐,准备去医院上夜班。

下楼经过二楼时,她听到租住在二楼的赵护士说下水道堵了,但她并未停留。

3月23日凌晨,李凤萍下了夜班,走在回去的路上,被抓捕归案。之后,警察搜查了她的房间,发现了她还未处理完的人的骨头。

2020年11月20日,李凤萍案开庭,李凤萍被一审判决为死刑;上个月,也就是2021年8月,法院在二审判决中维持原判,她再次被判为死刑。

这个在贪欲中迷失了自己,被网贷、网络赌博拖垮,走上犯罪道路的年轻人,终究为自己的恶行付出应有的代价。

李凤萍被捕入狱后,她的父母一夜之间苍老了很多。她的父亲始终为了她的案子奔波着。

在李凤萍的第一次庭审时,他无法面对李凤萍是杀人犯的事实,晕了过去。直到第二次庭审李凤萍依旧被判处死刑后,他仍然无法接受李凤萍杀人的事情。

在他心里,李凤萍始终是那个总是拿奖状、证书的优秀女儿。他始终无法想明白,在短短不到一年多时间里,他一直引以为傲的女儿怎么就成了杀人犯了呢?女儿的一生怎么会这么毁了呢?

可是,事实就是事实。无数赌徒血淋淋的例子告诉我们,贪婪会令人失去心智,赌瘾会使人的底线变得越来越低。一旦毫无底线,人身上的兽性就会被激发,从而做出人神共愤的事情。所以,珍爱生命,远离赌博!

THE END

作者:炎小宁,出过书,写过剧。百万爆文创作者,炼一颗心渡红尘,仗一只笔走天涯。

演播:丁小柒。在喜马拉雅“炎小宁和丁小柒”同步更新音频,欢迎大家关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