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贾宝玉后来混得有多惨?只看作者笔下袭人和晴雯的娘家便知

subtitle
姜子说书 2021-09-19 00:0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题:贾宝玉后来混得有多惨?只看作者笔下袭人和晴雯的娘家便知!

文/姜子说书

青埂峰下一顽石,曾记幻相并篆文,月旨石见《石头记》!

荣即华兮华即荣,木石前盟西堂主,胭脂染就《红楼梦》!

声能两歌手两牍,两鉴风月两生花!以诗传史石上墨,谁识画眉昭风流?

女儿未嫁将未降,末世忠义明闺阁!先时名号通灵玉,来时姓氏原是秦。

源为二玉演二宝,慷慨隽逸作姽婳,荣源宁演隐甄氏,《胠箧》《南华》续《庄子》!

——《石头记》序

《红楼梦》故事里,袭人小时候家境贫寒,父母为了家里的生计,不得已把女儿卖给有钱人家当使唤丫环,换点钱,养活家里的其他人。

《红楼梦》故事里,袭人到贾府工作,锦衣玉食,还有月银子拿,为什么说是卖呢?

所谓“卖倒的死契”,意思就是,贾府买的不是袭人几年的劳动力,而是说,袭人从此与花家无关,她的一生,任凭贾府处置。

所幸的是,贾府是宽厚待人的典范,袭人先是负责在贾母房中给老祖宗打下手,后来又照顾了几年贾母的侄孙女,最后,心满意足地到怡红院伺候贾宝玉的饮食起居。这就有了后来袭人反对花家给自己赎身的事情。

原来袭人在家,听见他母兄要赎他回去,他就说至死也不回去的。又说:“当日原是你们没饭吃,就剩我还值几两银子,若不叫你们卖,没有个看着老子娘饿死的理。如今幸而卖到这个地方,吃穿和主子一样,又不朝打暮骂。

正因为是“卖倒的死契”,所以要赎,但,因为贾宅是慈善宽厚之家,所以,袭人几乎不曾被打骂,过的并非寻常丫环的日子。若是袭人当真要离开贾府,虽说是赎,本应出的身价银,贾家也不会要花家的。

《红楼梦》故事里,作者写贾宝玉偶然去了花姐,通过介绍袭人的家庭经济条件,为的是补写宝玉娇贵一场,正所谓:“丫头、老婆、奶子捧凤凰似的,长了这么大。”

看官听说,主子到了丫环的家里,袭人的家里人是如何招待贾宝玉的呢?自然是摆出十二分的殷勤!

花自芳母子两个百般怕宝玉冷,又让他上炕,又忙另摆果桌,又忙倒好茶。彼时他母兄已是忙齐齐整整摆上一桌子果品来。袭人笑道:“你们不用白忙,我自然知道。果子也不用摆,也不敢乱给东西吃。”

然而,贾宝玉这样的贵公子,哪里是花家可以招待得起的呢?花自芳母子寒酸得家里连个适合让贾宝玉坐下的地方都没有,纵然是拿最好的茶与点心、水果出来,全是新摆出来齐全的果桌,也还不合时宜。那么,该怎么办呢?

(袭人)一面说,一面将自己的坐褥拿了铺在一个炕上,宝玉了;用自己的脚炉垫了脚,向荷包内取出两个梅花香饼儿来,又将自己的手炉掀开焚上,仍盖好,放与宝玉怀内;然后将自己的茶杯斟了茶,送与宝玉。

半是出于不得已,半是出于痴心,继妙玉拿自己的茶杯给宝玉用之后,袭人又来了全套的亲密举动。

袭人见总无可吃之物,因笑道:“既来了,没有空去之理,好歹尝一点儿,也是来我家一趟。”说着,便拈了几个松子穰,吹去细皮,用手帕托着送与宝玉。

寻常人家便是准备再好的食物,连“稍可一拈”都不配,贾宝玉自幼吃的用的东西,可是帝王级别。便是怡红院的丫环,袭人和晴雯乃至于芳官等诸人,很多美食在她们眼中,也是似有若无。

《红楼梦》故事里,袭人和晴雯除了每天的正常吃喝之外,还有许多点心可吃,比如贾宝玉经常给晴雯留豆腐皮的包子,她也不急着吃,袭人虽说是喜欢吃酥酪、栗子,但平日里也不缺这口吃的。芳官地位极低,却不把大观园的私房菜放在眼里。

说着,只见柳家的果遣了人送了一个盒子来。小燕接着揭开,里面是一碗虾丸鸡皮汤,又是一碗酒酿清蒸鸭子,一碟腌的胭脂鹅脯,还有一碟四个奶油松瓤卷酥,并一大碗热腾腾碧荧荧蒸的绿畦香稻粳米饭。小燕放在案上,走去拿了小菜并碗箸过来,拨了一碗饭。芳官便说:“油腻腻的,谁吃这些东西。”只将汤泡饭吃了一碗,拣了两块腌鹅就不吃了。

后来,袭人的妈没了,贾府竟然赏银四十两,这都不是寻常大户人家的惯例,只是贾府的恩典好得异常。袭人回家奔丧,王熙凤作为荣国府家务的执行者,是怎么吩咐的呢?

半日,果见袭人穿戴来了,两个丫头与周瑞家的拿着手炉与衣包。凤姐儿看袭人头上戴着几枝金钗珠钏,倒华丽;又看身上穿着桃红百子刻丝银鼠袄子,葱绿盘金彩绣绵裙,外面穿着青缎灰鼠褂。王熙凤嘱咐袭人道:“你妈若好了就罢;若不中用了,只管住下,打发人来回我,我再另打发人给你送铺盖去。可别使人家的铺盖和梳头的家伙。”

你没看错,袭人回花家,在娘家过夜,不能睡花家的床铺,不能盖花家的被子,不能用花家的妆奁化妆,不能用花家的梳子梳头,这就是贾府内定姨娘的身份。

看官听说,袭人仅仅是贾府的一个妾呀,就尊贵到这个地步,何况贾宝玉呢?当然,书中的丫环用自己的妆奁给尤氏化妆,也是犯了大忌,是不符合贵族规矩的。

《红楼梦》故事里,贾宝玉生活的日常,不是常人可以想象的,他但凡到家,铺盖必须是热的,茶水也必然是齐备的,各色都是准备好的,非常便利,否则,便是丫环们办事不周到。

《红楼梦》故事里,袭人不能用花家的东西,贾元春回娘家,也是额外建造了省亲别墅,贾元春也没敢在贾府过夜,用贾府的东西,而对于贾政这个父亲来说,女儿已然成了自己的主子。第十八回“皇恩重元妃省父母天伦乐宝玉呈才藻”是怎么写的呢?

又有贾政至帘外问安,贾妃垂帘行参拜等事。贾政亦含泪启道:“臣,草莽寒门,鸠群鸦属之中,岂意得征凤鸾之瑞。今贵人上锡天恩,下昭祖德,此皆山川日月之精奇、祖宗之远德钟于一人,幸及政夫妇。且今上启天地生物之大德,垂古今未有之旷恩,虽肝脑涂地,臣子岂能得报于万一!惟朝乾夕惕,忠于厥职外,愿我君万寿千秋,乃天下苍生之同幸也。贵妃切勿以政夫妇残年为念,懑愤金怀,更祈自加珍爱。惟业业兢兢,勤慎恭肃以侍上,庶不负上体贴眷爱如此之隆恩也。”

看官听说,贾政面对贾元春,得问安、启奏,自称臣子,称呼女儿贾元春为“贵人”,而贾府一家子更是等了贵妃整整一天。可知后门深似海,身份之别,是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

再看晴雯被赶出大观园之后,到了她自己的娘家,又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贾宝玉又有哪些感慨 呢?

他独自掀起草帘进来,一眼就看见晴雯睡在芦席土炕上,幸而衾褥还是旧日铺的。宝玉看时,虽有个黑沙吊子,却不象个茶壶。只得桌上去拿了一个碗,也甚大甚粗,不象个茶碗,未到手内,先就闻得油膻之气。

《红楼梦》故事里,刘姥姥喝过的有收藏价值的茶具,妙玉一句话就让丫环扔了,晴雯娘家这样的茶具,贾宝玉拿水又是洗又是汕,还是觉得寒碜至极,不是给人喝的茶水。

晴雯扶枕道:“快给我喝一口吧!这就是茶了。那里比得咱们的茶!”宝玉听说,先自己尝了一尝,并无清香,且无茶味,只一味苦涩,略有茶意而已。只见晴雯如得了甘露一般,一气都灌下去了。宝玉心下暗道:“往常那样好茶,他尚有不如意之处;今日这样。看来,可知古人说的‘饱饫烹宰,饥餍糟糠’,又道是‘饭饱弄粥’,可见都不错了。”

看官听说,无论是袭人的娘家的经济条件,还是晴雯的娘家的经济条件,对于贾宝玉这种大家公子,都是没办法理解的。即便是贾宝玉的丫环,也受不起这个罪。丫环们在贾府过得如何呢?原文中交代道:

且凡老少房中所有亲侍的女孩子们,更比待家下众人不同,平常寒薄人家的小姐,也不能那样尊重的。

《红楼梦》故事里,作者多次通过写贾宝玉丫环的待遇,侧面烘托了宝二爷是如何娇生惯养,又说贾宝玉若是不开心,金的银的什么宝贝东西都随便糟蹋,并不觉得可惜。

但是,便是贾府这样的人家,也有家道中落甚至于家破人亡的时候,贾惜春当了缺衣少食的尼姑,贾宝玉最终竟然沦落到“寒冬噎酸齑,雪夜围破毡”的地步。文中写宝玉探望袭人,脂批写道:

“补写宝玉自幼何等娇贵,以此一句,留与下部后数十回‘寒冬噎酸齑,雪夜围破毡’等处对看,可为后生过分之戒,叹!叹!”

《红楼梦》故事里,作者写袭人不能用花家的东西,写宝玉、晴雯的境况变化,前后对比之下,更是突出了末世的悲凉,唯一庆幸的是,虽茅椽蓬牖,瓦灶绳床,作者襟怀笔墨者,并未稍减一二分,方才有这旷世奇作。

本文资料重点引自:《红楼梦》程高本、《脂砚斋全评石头记》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