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李纨曾当众表达对妙玉的厌恶,妙玉是否进行过报复?答案在第75回

subtitle
红楼不红 2021-09-18 23:4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李纨是《红楼梦》中一个不怎么出彩的人物,她的性格特征非常单一,那就是低调、谦逊、对上恭敬、对下多恩,这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她的寡妇身份决定的——丈夫贾珠早逝,李纨带着儿子贾兰,孤儿寡母在荣国府生活,自然一切要以求稳为主,这一层身份也注定了她不可能像王熙凤那般大展身手。

但是,即便是被下人赞为“大菩萨”的李纨,也曾有过公开表达对某些人不满的“壮举”,那便是第50回“芦雪广争联即景诗”,众姊妹齐聚赏雪联诗,结果贾宝玉落第,李纨便提出惩罚建议:去栊翠庵问妙玉要几枝梅花过来。

不过是要几枝梅花,如何称得上是惩罚呢?原来妙玉一向清高孤傲,万人不入她目,一般人很难从她手里讨得梅花来,这便是“惩罚”二字的说道。

这个情节本身并不存在问题,可关键在于李纨在给贾宝玉安排任务的时候,言语间太过明显地表露出了自己对妙玉的不喜,且看原文:

李纨笑道:“也没有社社担待你的。又说韵险了,又整误了,又不会联句了。今日必得罚你。我才看见栊翠庵的红梅花有趣,我要折一枝来插瓶,可厌妙玉为人,我不理她。如今罚你去取一枝来。”众人都道:“这罚得又雅又有趣。”——第50回

李纨惩罚贾宝玉,这没问题;李纨让贾宝玉去栊翠庵问妙玉讨要梅花,也没问题。问题就在于李纨的那句“可厌妙玉为人,我不理她”,这句话本身的信息量就很大。

上面已经提到过,李纨在荣国府的生存处境其实并不是很好。当然,金银花销、吃喝日用等方面荣国府是不会亏待李纨的,可物质的充裕并不能缓解李纨心理上的困境——一寡妇门前是非多,她一直待下宽和,恩多罚少,说白了就是不想得罪人。

包括第55回,王熙凤病重,王夫人让李纨暂时协理大观园,可面对大观园的各种弊病,李纨从来不敢正面干涉,面对司棋打砸厨房、彩云偷取玫瑰露、大观园夜间聚赌诸事,李纨仅仅是埋头当鸵鸟,将这些麻烦交给探春、平儿这些人去处理......

因此,以李纨的自保心理,她不会主动得罪任何人,可眼下她居然当着贾家众姊妹的面儿,公开表示自己对妙玉的不满,给出“可厌妙玉为人,我不理她”这样的负面评价,这实在不符合李纨一向的生活作风。

对于李纨这种行为,历来解读者甚多,比如有论者认为李纨是在嫉妒妙玉,因为李纨是孀妇,妙玉是尼姑,两人的身份注定她们应拥有同样的凄凉生活,可自己过着槁木死灰一般的生活,妙玉却和贾宝玉关系甚好,生活丰富多彩,这岂能让李纨不生气?

此论看似有理,但立足严谨细致的学术角度,是经不起细细推敲的。李纨如果是因为此事对妙玉心生妒忌,那就更不会当着众人的面提起这件事,这岂不是授人以柄,将自己的妒忌摆在明面上?

笔者窃以为,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李纨不喜欢妙玉这个论点,而在于李纨说这句话的具体情境——李纨是当着众姊妹的面说的。

李纨如此低调严谨的人,绝不会犯暴露自己心理底牌的低级错误,如果她犯了这种错误,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李纨知道在场众人都不喜欢妙玉,她只是在阐述一个大家都普遍默认的事实,所以不必担心会有人情上的利益损害。

妙玉的红楼梦曲《世难容》中曾旗帜鲜明地提到她的基本人设:气质美如兰,才华馥比仙。天生成孤僻人皆罕。你道是,啖肉食腥膻,视绮罗厌俗;却不知,太高人欲妒,过洁世同嫌。可叹这,青灯古殿人将老,辜负了,红粉朱楼春色阑。

也就是说,妙玉的人设就是被世人嫉妒厌恶,这里的世人便可具体指代荣国府的大部分人,这其中就包括了李纨一众,这就跟上述李纨异常举动下的心理深层动机严丝合缝地契合起来。

而其中比较有意思的是,李纨虽然对妙玉心存不满,但人家妙玉却从未把李纨放在心上,也并未针对过李纨,如何证明这一点?且看《红楼梦》第76回,彼时林黛玉、史湘云、妙玉三人月下联诗,期间妙玉的诗篇中就有这么一段:

歧熟焉忘径,泉知不问源。钟鸣栊翠寺,鸡唱稻香村。有兴悲何极,无愁意岂烦。芳情只自遣,雅趣向谁言?彻淡休云倦,烹茶更细论。——第76回

注意此处妙玉的诗句用词,其中分明将自己的栊翠庵与李纨的稻香村进行类比,足可见妙卿从未对李纨有过任何负面情绪。

细细思来,李纨如此当众表示对妙玉的不喜,妙玉未必不曾听说过,可她并不放在心上,写诗作赋亦不避嫌李纨居住的稻香村,如此清者自清的妙玉,自有其独特的魅力。

但可惜的是,妙玉的清高孤傲注定了她不会被众多读者喜爱,譬如她曾要扔掉刘姥姥用过的茶杯,在众人走后清洗栊翠庵的地面等,都不符合正统道德价值观,曹雪芹用“世难容”三字评定,精准至极。

本文乃“红楼不红”原创,未经授权请勿转载,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谢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