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深夜,我被一个男人往草丛中拖去,事后弟弟却说“姐姐,是我”

subtitle
六一书院 2021-09-18 21:19

【本文选自《诡案罪》,作者岳勇, 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我跟小志说好了,一定要等他读完大学能够自立之后,我才嫁人。每每这时,小志总会像个孩子似的扑进我怀里,把我抱得紧紧的,说:“姐姐,你真好!如果小志能娶到你这样的女人,那就好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 2月10日 星期四 晴

今天我很开心,因为我收到了一件特别的生日礼物,这也是自从父母亲离世以来,我第一次收到生日礼物。

送我生日礼物的,是弟弟高小志。

我叫高怡美,出生在长江边的一个小镇上,后来跟随父母亲搬迁到青阳市定居。今天是我22岁的生日。

弟弟小志是一名高中三年级学生。

八年前,父母亲在一场惨烈的车祸中双双罹难,只留下我和弟弟相依为命。为了照顾弟弟,刚读完初中我就辍学回家,既当妈妈又当爸爸,靠着父母亲的车祸赔偿,我们度过了最困难的日子。

从18岁起,我开始在一家酒店做服务员,依靠微薄的工资,供弟弟生活和念书。

小志也十分争气,从小学到高中,成绩都一直名列前茅。

我最大的愿望就是他能考上一所好大学,毕业后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这样我们姐弟俩就算熬到头了。

服务员的工作十分辛苦,不但要经常加夜班,有时还会遭受客人的白眼和斥责,但是为了弟弟小志,再苦再累我也值得。

同事们都说我长得漂亮,这一点,我从一些男客人看我的目光中也能感受得到。

有道是哪个少女不怀春,其实我也十分羡慕那些爱情甜蜜出双入对的同事,说实话,明里暗里追求我的男人也有不少,其中有一个在装潢公司上班的白领职员,还曾经借着酒兴强吻过我,幸好被我及时推开。

没有一个男人会愿意我带着弟弟嫁给他,所以我跟小志说好了,一定要等他读完大学能够自立之后,我才嫁人。

每每这时,小志总会像个孩子似的扑进我怀里,把我抱得紧紧的,说:“姐姐,你真好!如果小志能娶到你这样的女人,那就好了。”

我拍拍他的脸蛋说:“那姐姐就嫁给你好不好?”

姐弟俩抱在一起,笑成一团。

这是弟弟第一次送我礼物。他送给我的生日礼物是一只文胸,是他在一家内衣专卖店挑的,粉红的颜色,十分漂亮。

他告诉我说他写的一篇稿件被报社采用,这是他用稿费为姐姐买的礼物。

我听了十分感动,小志也知道心疼姐姐了哦!

  • 4月12日 星期三 阴

今天加班。

下晚班的时候,已经是夜里10点钟了。

幸好今天小志跟我说好他要去参加学校武术社的比赛活动,会很晚回家。要不然他放学回去,等到这么晚都不见我回家,一定会担心的。

我乘坐最后一班公交车,在青阳大道附近下车。

我家住在桔园巷,是父母亲留下的老房子,上下两层的小楼,距离公交车站台步行约需十五分钟,中间要沿着一条小路穿过松山公园。

松山公园范围很大,一条笔直的石头小路从中间穿过。因为已经是深夜,公园里只亮着几盏昏暗的小灯。

这里曾经发生过命案,所以一到晚上,就很少有人到此游玩,此时夜深人静,公园里就更难寻觅到一个人影。

我一个人走在石头铺就的公园小路上,四周只有我的高跟鞋“橐橐橐”的回音。

走到公园中心地带时,我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回头一看,身后除了在风中摇摆的树影,就再无其他东西。

也许是风声吧,我自己安慰自己,同时也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步。

没走多远,身后又传来一阵轻微的响动,这回我听清楚了,那是细微的脚步声,我心中一惊,正要回头张望,忽然从后面伸过来一双男人的手,一把将我紧紧抱住,使劲往假山后面的草丛中拖去。

我惊得全身发软,半晌才回过神来,张嘴欲叫,那人却将我按倒在草丛中,一手捂住我的嘴巴,另一只手伸到下面,撩起我的裙子,粗暴地扯下了我的内裤。

我害怕得几乎喘不过气来,拼命挣扎,却被对方压在身下,无法动弹。

我把眼睛睁得大大的,想要看清对方的脸,无奈灯光被假山挡住,草丛里漆黑一团,而且对方脸上好像也蒙了什么东西,我仅仅在黑暗中看到一个男人的轮廓,和闻到一股男人特有的体味,那种淡淡的味道,竟隐隐有些熟悉。

来不及多想,男人已经拉开自己的裤链,开始猛烈撞击我的下身。

巨大的恐惧,难言的屈辱,再加上从身体某个部位传来的钻心疼痛,使我感到一阵眩晕,很快昏迷过去,什么都不知道了。

待凉风将我吹醒时,歹徒早已经离去,我挪动一下身体,下身传来一阵钻心剧痛,用手一摸,全是血。

我伏在草丛中,放声大哭。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回到家的,幸好小志还没有回来。我一边哭,一边冲进浴室,将水龙头开到最大,使劲淋着自己,仿佛要把在公园遭受的凌辱都冲洗掉。可是我知道,就算把自己身上的皮肤擦烂,也永远无法将自己被玷污的身体擦洗干净。

无意中抬起头,看见浴室的洗漱台上放着小志用来剃胡子的刀片。我的心狠狠地痛了一下,我已经是一个被凌辱被玷污了的女人,我还能好好地活下去吗?想着想着,我的手不由自主伸过去,拿起刀片,看准自己的手腕,割下去……

忽然,屋外响起敲门声,小志在外面喊:“姐姐,请帮我开一下门,我忘记带钥匙了。”

我心头一震,回应道:“来了。”急忙穿好衣服,擦干净脸上的泪水,趿着拖鞋去开门。

小志进屋后换好鞋,抬头看我一眼,像是发现了什么,“咦”了一声,问:“姐姐,你怎么啦?哭过吗?脸上好像有泪痕哦?”

我急忙摇头掩饰说:“没有啦,刚刚淋浴时洗发水掉进眼睛里了。”

小志将信将疑地“哦”了一声,忽然叫道:“姐姐,你拿我的刀片干什么?”

我一惊,这才发现刚刚准备用来割腕的刀片,竟然还捏在手里。

我怔在屋里,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 4月13日 星期四 阴

早上我打电话到酒店,说自己身体不舒服,要请一天假。

小志上学去后,空荡荡的家里便只剩下我一个人,昨晚怕被小志看见而忍住的委屈的泪水,又不争气地流下来。

天气异常闷热,不知在家里呆坐了多久,我叹口气,擦干眼泪,信步走到二楼天台,想到楼顶透透气。

我们家的天台不大,四周砌着矮矮的围墙。

小时候,爸爸妈妈经常带着我和弟弟到天台烤玉米吃。

那时候我和弟弟都很想爬上天台周围的矮墙,去看楼下的风景,却总是遭到爸爸的斥责,说那样太危险了。

当初需要攀爬才能上去的围墙,现在看来,已只比我的膝盖高一点点。

我撩起裙子,跨了出去,坐在围墙上,风轻轻从背后吹来,仿佛要将我推去。

本来经过昨天一夜的辗转反侧,我已经说服自己,为了小志,我一定要坚强地活下去。但就在坐到围墙上双脚悬空的那一刹那,我仍然有一种要跳下去的冲动。

正在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回头看时,却是小志气喘吁吁跑上来。

我吃了一惊,问道:“小志,你怎么回来了,今天不用上学吗?”

小志说:“我请假了。”

他又看着我问,“姐姐,你坐在那里干什么?好危险的。”

我知道昨晚发生的事绝不能告诉他,更不能让他看出端倪,可是面对最亲的亲人的关心,我委屈的眼泪到底还是不由自主流了下来。

小志走过来几步,我以为他一定会追问我,谁知他却忽然扑通一声跪在我面前。

他的脸憋得通红,过了半晌,才声音哽咽地道:“姐姐,对不起,请原谅小志好吗?”

我奇怪地问:“小志,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小志说:“姐姐,其实昨天晚上在公园欺侮你的那个人……是小志……”

“什么?”我惊得差点从围墙上掉下去,“那、那个人是小志?”

小志低着头,不敢看我的眼睛,低声说:“是小志……我昨天骗了姐姐,我根本没有去参加学校的武术比赛,而是一直躲在公园等你……”

“你、你为什么要……”

“对不起,小志喜欢姐姐。而且小志送给姐姐的生日礼物,姐姐昨天才拿出来穿,小志想看看姐姐穿着小志送的文胸的样子……”

“昨晚、昨晚那个人,真的是你?”

小志点点头,“嗯”了一声。

我的头一阵眩晕。我怕自己会从天台掉下去,赶紧从围墙上跳下来。

看着小志那吓得通红的脸,我心中一软,心头的郁结,也豁然打开。原来昨晚那个坏家伙,是我们家的小志。我心里满含苦楚,没有说话,默默地将他扶起。

我这时才发现,这个十八岁的少年,竟然已经比我高出一个头了。

我的小志,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只知道跟在姐姐后面跑的小跟屁虫了,他已经成长大了,他已经长大成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了!

我摸摸他的头,流着泪说:“小志,你要答应姐姐,以后再也不许这样了,要不然姐姐永远也不会原谅你的,知道吗?”

小志用力点点头,回答说:“嗯!”

  • 8月25日 星期一 晴

上个月,小志参加了高考。

考完之后,我问他考得怎么样。

小志自信地道:“姐姐,我考得很好,不会令你失望的。”

我听了,既开心又有些担忧,开心的是小志终于可以上大学了,担心的是,大学四年高额的学费,绝不是我一个卑微的酒店服务员能够负担得起的。

想来想去,我决定将父母留下的这栋房子卖掉,供小志上大学。

按照惯例,高考后不久,就会公布考试成绩。可是这都快过去两个月了,还没有看到小志拿大学录取通知书回来,我不由得为小志担心起来。

今天下午,小志忽然打电话给我,叫我下班后早点回家,他有好东西要拿给我看。

我知道一定是他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了,心里十分高兴。下班后急匆匆赶回家,果然看见小志坐在客厅等我。

他拿出一张纸递给我,我一看,果然是一张录取通知书,录取学校是省城的一所大学。

这可是一所在全国都很有名的大学呀!我高兴极了。

可是再一看上面填写的日期,发现这份录取通知书早在半个月前就已经寄出了,为什么小志现在才拿给我看呢?

小志拿着录取通知书,认真地说:“姐姐,这张录取通知书其实早在十天前我就已经收到了。但是我一直没有拿给你看。现在我拿给你看,是想告诉姐姐,我没有辜负你的期望,我有能力凭自己的本事考上名牌大学。不过现在,这张录取通知书,我用不着了。”

说到这里,他忽然将录取通知书撕了个粉碎。

我大吃一惊,叫道:“小志,你疯了吗?”

小志微微一笑,说:“姐姐,我今天叫你早点回家,不是请你看我的录取通知书,而是有一份更重要的礼物送给姐姐。”

他递给我一个信封,我打开一看,里面竟然装着1500元钱。

我吓了一跳,问道:“小志,你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小志有几分得意地说:“这是我领到的第一个月的工资。”

我睁大眼睛问:“你的工资?”

小志说:“其实我早就考虑过了,如果我读大学,姐姐至少还要辛苦四年,家里的房子也要卖掉,到时姐姐住哪里呢?等到我大学毕业,姐姐都快成没人要的老姑娘了。我不能这么自私,不能把姐姐捆绑在我身上,我应该让姐姐放下肩上的担子,去追求自己的幸福。所以我不想去读大学,我想参加工作,我想为姐姐分担责任。我高中一毕业,就已经在报社找了一份校对的工作。我的人生目标是边工作边学习,努力争取成为一名报社记者。”

“我家的小志真的长大了哦!”

抱着比我高出一个头的弟弟,我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 11月10日 星期三 晴

今天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日子,因为今天我要结婚了。

自从小志参加工作以后,我肩上的担子一下轻了许多,拿小志的话说,姐姐终于可以放心地去追求自己的幸福了。

经过慎重考虑,我接受了一个男人的爱,与他交往半年之后,决定跟他结婚。

这个男人叫石川,在一家装潢公司上班,也就是曾经借着酒兴要强吻我的那个男人。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在锲而不舍地追求我。

石川比我大三岁,工作勤奋的他,现在已经是公司企划部部长助理,前途无量。石川在东方大道有一处房产,也是他过世的父母亲留给他的,为了结婚,他把房子装修得十分漂亮。

也许是真心为姐姐高兴,婚礼上,小志喝了许多酒,以至有些醉意,无法独自回家,石川只好把他扶到我们新家的书房躺下。

等我洗完澡时,石川已经在床上等着我。我穿着睡衣,害羞地钻进他怀里。我心里既甜蜜,又有点担心。如果石川知道我不是处女,他会生气吗?

但是石川似乎并没有在意这些。他脱下我的睡衣,把我重重地压在床上,动作粗鲁而急躁。

就在我幸福地把脸贴近他胸膛的那一刹,一种特别的让我刻骨铭心的气味钻入我的鼻孔,我的脑海轰然一声爆炸开来。

床前小桌上果盘里的水果刀,在电灯的照耀下,反射出刺目的光。

我的脑海刹那间一片空白……

  • 11月12日 星期五 雨

等我再次睁开眼睛时,发现我竟然躺在医院的病房里,一名护士在病床前忙碌着。

我一惊而起,问护士:“我、我怎么会在这里?”

护士同情地告诉我说:“唉,在你举行婚礼的那天晚上,你弟弟用水果刀杀死了你丈夫,你因为目睹了整个行凶过程,受到强烈刺激而晕倒在屋里。你不知道,你已经昏迷两天了。”

“什么,小志杀了石川?这怎么可能?我目睹了整个过程?可是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护士说:“医生说你深受打击,得了选择性失忆症,所以那晚发生的事,你可能什么都不记得了。”

“不可能,这不是真的。”我一把抓住护士的手臂,“我弟弟,小志,你知道他在哪里吗?”

护士说:“好像在公安局的拘留所。”

我急忙换好衣服,跑出医院,乘坐出租车前公安局。

在拘留所里,我见到了戴着手铐的小志。我拉着小志的手焦急地问:“小志,你杀了石川,这是真的吗?”

小志的眼神有些冷漠,瞟了我一眼,又把眼神投向别处。

他冷冷地说:“是真的,是我杀了他。”

“为什么?”

小志忽然盯着我,眼睛里透出异样的光,说:“因为姐姐是小志的,我不想别的男人占有姐姐。”

我怔住了。蓦然想起小志平时对我的依赖,想起那天深夜在松山公园发生的事,还有他在我婚礼上故意喝醉酒的事。我这才觉察到小志对我的依恋,已远远超出了弟弟对姐姐的感情。

离开拘留所,我的脚步有些踉跄,差点在台阶上撞到一个人,抬头一看,居然是小志的高中同学贺小军。

他是小志的好朋友,他告诉我,他也是来探望小志的。

我木然地点着头,喃喃地道:“小志那孩子,平时连鸡都不敢杀,怎么会突然拿刀杀人呢?”

贺小军说:“这个很难说呀。小志可是武术高手呢,今年4月学校武术社举行的比赛,他还得过第一名呢。当他拿起剑的时候,可是很有杀气的,很多对手都怕他。”

4月的武术比赛,他得了第一名?可他不是说那晚的武术比赛他没有去参加,而是躲在松山公园等我吗?

我急忙拉住贺小军问:“你还记得那次武术比赛具体是什么日期吗?”

贺小军说:“4月12日,我记得很清楚呀,那天我得了第二名,比小志差远了。”

4月12日,那不正是我在松山公园遇袭受辱的日子?这么说来,松山公园的那个蒙面人并不是小志。可是他为什么要承认那个坏人是他呢?

不用多想我也明白,懂事的小志那天深夜回到家里,看到我脸上有泪痕,手里拿着锋利的刀片,所以就起了疑心。晚上他偷看了我的日记,知道在我身上发生了不幸的事情。他怕我真的会为此而自杀,他怕失去他最亲最爱的姐姐,为了让我心里不那么难受,所以他跪在我面前违心地承认那个欺辱我的男人就是他。小志知道我这个做姐姐的一向爱他疼他宠他,只要他承认错误,我一定会原谅他。

想到这里,我的头像是被铁锤砸中,突然间剧烈地疼痛起来。

结婚之夜发生的事,像电影中的慢镜头一样,一幕一幕在我脑海中闪过:

石川身上熟悉而独特的体味,唤醒了我痛苦的回忆,我终于知道,跟我结婚的这个男人,才是曾经在黑暗中凌辱我的蒙面人……

我的手不受控制地拿起果盘里的水果刀,带着屈辱的痛和恨,狠狠刺进石川的肚子;

新房里奇怪的响声,惊醒了睡在隔壁房间的小志,小志默默地从我手里接过血淋淋的水果刀……

明白了真相的我,急忙转过身,朝公安局跑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85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