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世纪婚礼背后的真实故事!被禁播20年英国皇室不愿公之于众的真相

subtitle
脑洞乌托邦小乌 2021-09-20 14:00

20年前的8月31日,年仅36岁的英国威尔士王妃戴安娜在巴黎因车祸离世。2017年,被禁播了20年的纪录片「戴安娜“她的自述」在英国第四频道公开。没有夸张的特效和转场,没有华丽的剪辑手法,影片中戴安娜王妃平淡真实的对着镜头讲述了她和查尔斯王子的婚姻,自己的痛苦,挣扎,女王对自己的冷漠,还有抑郁症和暴食症。到底是什么让英国皇室如此恐惧,20年禁播这档纪录片?今天就带大家走进上个世纪那场世纪婚礼背后的故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81年7月29日,查尔斯王子和戴安娜在圣保罗教堂举行了婚礼。戴安娜王妃头披薄长纱,惊艳的白色婚纱上点缀了超过1万颗珍珠,542颗晶片的丝绸婚鞋,乘着玻璃马车缓缓出现。在红毯的另一头是正在微笑等着她的查尔斯王子。BBC用33种语言转播了这场令全世界欢呼的世纪婚礼。

一切就像是童话一般美好。可多年后戴安娜王妃却回忆说,”那是我人生中最悲惨的一天。” 事情还要从20年前开始说起。1961年7月1日,英格兰东部近的帕克庄园(Park House),奥尔索普子爵夫妇迎来了他们的第三个女儿,她就是戴安娜· 弗兰茜斯·斯宾塞(Diana Frances Spencer)。对于戴安娜的降生,身为子爵的父亲一开始是倍感失望的。因为在戴安娜之前,子爵夫妻俩已经有两个女儿了,他们需要的是一个可以继承爵位的儿子。英国贵族的重男轻女要比普通平民家庭来得更加可怕,一连生下三个女儿的子爵夫人甚至一度被认为是得了某种怪病,不仅在家里受人白眼,还要接受各种检查和宗教活动。直到戴安娜3岁时,家中期盼多年的爵位继承人,戴安娜的弟弟出生了。

而奥尔索普子爵夫妻的婚姻也逐渐走向了尽头。1969年4月,戴安娜6岁时,父母正式离婚了。她和其他的兄弟姐妹抚养权归父亲所有。在那个年代离婚还是一件稀罕事儿,戴安娜和弟弟成了学校里极少数父母离异的孩子。9岁那年,戴安娜被送进一所寄宿学校,而父亲很快迎娶了新的妻子。父母的离婚,对于幼小的戴安娜来说,很难承受,她后来回忆说,小时候曾经听见父亲掌掴母亲的声音,而自己就躲在门后不敢出来。即使是从小缺失父母之爱,戴安娜仍把所有不快乐埋在心里,她在熟悉的人面前非常活泼,开朗大方,很会照顾人。在不熟悉的人面前又显得有些羞涩。

在上学期间戴安娜喜欢和朋友们聚在一起,对学习完全提不起兴趣,成绩自然也不是太好,高中时甚至连挂5科。但是她在舞蹈,尤其是芭蕾舞,音乐和体育方面有出色的表现。戴安娜小时候的梦想是成为一位舞蹈家,虽然说这个梦想并没有实现。但是她对于芭蕾的热情一直都在。

17岁时,戴安娜离开学校,来到了伦敦,找了一份兼职工作,和其他3个女孩挤在伦敦的一个公寓里。可戴安娜说,她在那儿度过了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当同龄的花季少女们都一个接着一个开始和男孩们交往的时候,戴安娜在感情方面仍是一张白纸。第一次遇见查尔斯王子是在1977年的一场派对中。当时30岁的查尔斯王子是姐姐萨拉的男朋友。查尔斯王子是当时整个英国备受瞩目的“最诱人的黄金单身汉”。面对前赴后继向他涌来的女士们,查尔斯王子也显得十分谨慎。虽然绯闻不断,但是从未给过谁实际的名分,也从未公开表示过什么。全世界都在翘首以盼“王妃”的头衔终将花落谁家。戴安娜的姐姐萨拉和查尔斯交往时间长达九个月,曾经是众人心中王妃的大热人选。但是也许是因为萨拉太过强势的性格,热衷于社会活动,所谓四处抛头露面的作风,不符合皇室女人该有的形象,他与查尔斯的关系很快冷却下来。

戴安娜再次见到查尔斯已经是在三年之后的1980年。在一次贵族聚会上,正在打马球的看到了已经长成大姑娘的戴安娜。两人在交谈中重新认识了彼此。这次见面之后,查尔斯立刻便对戴安娜展开了猛烈的攻势。戴安娜说,他喜欢我,想要我在他身边,不管我走到哪儿,他都跟到哪儿。查尔斯王子不停地找戴安娜聊天,甚至亲吻了她,邀请她到白金汉宫去找他。感情生活一片空白的19岁女孩,再加上从小就缺失父爱,戴安娜心动了。她说她想要和查尔斯分享她的一切。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她爱上了这个比她大13岁的王子。可这童话故事般的开始竟意味着一场悲剧。戴安娜爱得义无反顾,尽管有时候查尔斯的举动,让她很摸不着头脑。

戴安娜说,查尔斯会有时候一周每天都给我打电话,可之后的三周他有可能一个电话都没有,非常古怪。那时的戴安娜,完全不知道,查尔斯的心里,早就住着另外一个人。她就是卡米拉。1970年,查尔斯王子对比他大两岁的卡米拉一见钟情。当时卡米拉是查尔斯王子好友鲍尔斯的女朋友。卡米拉贵族交际花的名声注定了她不会能成为大众以及女王心中王妃的候选人。1973年,和查尔斯纠缠了3年的卡米拉最终选择嫁给了正牌男友鲍尔斯。

而查尔斯也选择了戴安娜。比起爱情,查尔斯更看重的是戴安娜贵族的身份。外貌佳,家境好,天真,善良,没有任何情史。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英国,恐怖分子横行,人们饱经风煞的心迫切地需要一个童话般的现实来疗愈。戴安娜是最好的王妃人选。度假回来的查尔斯约了戴安娜在温莎城堡见面,他向她求婚了。当时全身心爱着查尔斯的戴安娜根本没法拒绝。

直到后来戴安娜越来越意识到,她和查尔斯的感情中,一直都有第三个人。她甚至听到在电话中查尔斯跟卡米拉说,“无论发生任何事,我永远爱你。” 宣布订婚的那天,有记者问这对新人:“你们相爱吗?”戴安娜不假思索地回答:“当然了”。

但是,查尔斯的回答却是:“当然,那要看你如何定义‘爱’了。”

查尔斯这模棱两可的回答让戴安娜心里笼上阴霾。订婚的那周,戴安娜患上了暴食症。她跟自己说,“我不能嫁给他,我做不到,这太荒谬了。” 可是身边所有的人,家人朋友都说,这一切已经太迟了,后悔已经来不及了,你不能临阵逃脱。1981年7月29日,世纪婚礼如期举行。绝美婚纱,皇家马车,阳光,欢呼的人群…那天的戴安娜,美得令人惊艳。人们都说婚礼应该是幸福的,可戴安娜却说我一点都没感受到。

在婚礼上她见到了卡米拉,就站在离他们不远处。在蜜月时,查尔斯带了8本书,很少和戴安娜说话。戴安娜在书中发现了夹着的卡米拉的照片。查尔斯的手腕上还别着卡米拉送他的袖扣。戴安娜觉得一定是自己不够好才会让丈夫如此的冷漠。她将自己的腰围从2.2尺疯狂地减到1.8尺。为了阻止查尔斯出去约会,怀胎四个月的她甚至故意从楼梯上滚下来。然而换来的只是查尔斯的一句,“我拒绝成为唯一一个没有情妇的威尔士亲王”。

戴安娜患上了抑郁症和暴食症,她试着去找女王婆婆寻求帮助,可是女王却说:“我也不知道你该怎么办,查尔斯没有希望了”。没有人给她安慰,没有人真心陪伴她,她把一切都发泄到自己身上,“吃”成了她宣泄压力的出口。可即使是这样,她依旧恪尽职守地履行着自己作为王妃的职责,尽可能地将完美的一面展示在公众面前。戴安娜在民众心目中的地位越来越高,甚至超过了查尔斯。1982年威廉王子的降生,在一定程度上缓和了戴安娜和查尔斯的关系。然而这种初为人父母的新奇并没能阻止他们的婚姻走向落寞。1984年戴安娜诞下了哈里王子,可是查尔斯连看都没看一眼就继续去打球了,甚至还说,其实我比较想要一个女儿。

戴安娜患上了产后抑郁,曾经5次想要割腕自杀。后来有一次,戴安娜鼓起勇气找到卡米拉说,想让她离开自己的丈夫。然而卡米拉却回答她:“你拥有你想要的一切,全世界的男人都爱你,你还有两个漂亮的孩子,你还要什么。” 戴安娜说:“我想要我的丈夫。” 王子和王妃的关系已是名存实亡。3个人的婚姻,终究是太过拥挤了。

直到1985年,戴安娜的生命中出现了另一个人她的贴身保镖Barry。在自述中戴安娜说,两人并没有逾礼的肌肤之亲,而是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柏拉图式亲密关系。年长的barry在戴爱娜最需要关心的时候,待她如兄如父。戴安娜说,那时候我真的特别希望能就这样走掉,跟他生活在一起。Barry也说,这是个不错的主意。

可这段柏拉图式的恋爱很快就被发现了。1986年,Barry就被调离岗位。几个月后,他死于一场意外车祸。

1992年的情人节,戴安娜和查尔斯出访印度。按照惯例,这天王子和王妃会互相献上情人节之吻,以示恩爱。可这次戴安娜任性了一把,她拒绝了查尔斯的亲吻。同年12月,英国首相梅根,代表皇室向众人宣布:查尔斯王子正式与王妃分居。此后皇室开始削弱戴安娜的影响力,跟戴安娜相关的行程安排全都都被取消。以前那些围着她转的人们突然之间把她当作瘟神,避之唯恐不及。可是如今的戴安娜已经不再是那个不谙世事有些婴儿肥的小姑娘了。她频繁出入各类社交场所,运用媒体的力量,得到了更多民众的支持。分居后的两年,戴安娜也陆陆续续交往了几个情人。1994年,戴安娜的一个前任,马术教练詹姆士·休威特,向媒体出卖了他和戴安娜的故事。

这次爆料也一度导致哈里王子的血统被质疑。记者问戴安娜,“你认为自己会成为皇后么?”戴安娜说:“不会的。我想我会成为人民心中的皇后,但永远不会成为这个国家的皇后”。1996年,查尔斯和戴安娜正式离婚。虽然不再是王室的成员,但依旧保留王妃的头衔。离婚之后,戴安娜热衷于慈善事业。她身体力行地帮助那些和她一样感到孤立的人。她感觉自己被需要,这也是她新生活的动力源泉。

上个世纪,人们对于艾滋病的看法还是一种“接触即死亡”的绝症。戴安娜与美国总统夫人芭芭拉·布什一同探访艾滋病患者时,不戴手套就和他们握手。愿意给患者一个深情的拥抱。她这种有悖于皇室风格的做法引起了女王的不满,但同时也消解了人们对艾滋病的另类看法。戴安娜始终以低姿态关怀着弱势群体,麻风病患者,遭性虐待者,伤残患者,细润无声,却给了他们无比坚定的力量。

她还曾经随军队深入随时会有爆破危险的重雷区,探望因触雷致残的民众。戴着红十字会制服的贝雷帽,和她戴皇冠时一样高贵迷人。

1997年8月31日,戴安娜和当时的男友多迪因躲避狗仔追踪,在巴黎不幸双双身亡,司机也当场毙命。

在遇难前6个小时, 戴安娜甚至还接受了一名英国记者的电话采访。她说:“现在,我终于找到了真正的爱情。结完婚以后,我将过一种真正的普通人的正常生活。” 可生命却在那一刻画上了休止符。

葬礼上沿街护送戴安娜灵柩的人群超过了600万。他们中的很多人甚至在葬礼的头天晚上,就带上睡袋,在戴妃灵车经过的街道两旁过夜守候。

对于戴安娜的离去,全世界都很悲痛。但最为难过的,无疑是两位王子,那年威廉15岁,哈里也只有12岁。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曾再见过两位王子的笑容。

2017年,英国电视台ITV发布了纪录片《戴安娜,我们的母亲:她的生平与传承》,威廉和哈里两位王子亲自参与了拍摄,也是第一次鼓起勇气在镜头前谈及母亲。

尽管在婚姻中承受着痛苦与压抑,但对于自己的两个孩子,戴安娜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在做一个好妈妈,倾其所有守护着两个儿子。

在哈里的眼中,妈妈其实很幽默很顽皮,“她会来看我们踢足球,然后把糖果偷偷放进我们的袜子里。” 威廉也说妈妈是一个很有趣很爱说笑的人。戴安娜努力地想让孩子们在充满安全感的环境中长大。甚至在睡觉时会紧紧拥抱着他们入睡。哈里说, “她是世界上最好的母亲,她让我们被爱包围着。威廉和我,没有一天不希望她还在这里。”

在戴安娜出事的前几个小时,她曾从巴黎打电话给两个孩子。可是当时威廉和哈里正和堂兄弟们在一起玩。没怎么好好说就匆匆挂了电话。那时的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是母亲与他们最后一次通话。威廉王子说如果我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当时绝不会那么不耐烦。

如今两位王子已经长大成人。他们继续着了母亲的慈善事业,用自己的力量在做着能帮助和温暖别人的事。去年,威廉带着妻子凯特王妃在象征爱情的泰姬陵前合了张影。凯特笑得很幸福,因为她嫁给了爱情。威廉笑得若有所思,因为他知道妈妈戴安娜曾经孤身一人坐在那里。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