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怀孕儿媳嘴馋,偷杀婆婆两只鸡,婆婆甩她两巴掌,丈夫将她踹翻

subtitle
宇文读书 2021-09-18 09:58

婆婆打儿媳妇这事,在过去的时代可能有,但是在如今的社会,还真是少见。

一来,时代不一样了,人人平等,儿媳妇不比婆婆矮一头,婆婆也不好给儿媳妇立规矩;二是以前的人大多愚孝,即使知道父母做的不对也不好反抗,但是现在的人,父母做得不对,一样可以说;三来,人的思想不一样了,不像以前逆来顺受,婆婆打了儿媳妇,是要负责任的。

然而王家村的王大妈,前些日子却把自己的儿媳妇给打了,而且是狠狠地甩了两个巴掌,还薅了头发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说起王大妈,那是强悍了一辈子,在家说一不二的,丈夫儿子都受她管。王大妈在家里,不是指挥丈夫张老爹洗碗,就是教训儿子张晓阳做饭。张老爹做事慢一步,王大妈能数落半天。儿子打个电话,她也能不停地在旁边叨叨:“打电话的谁啊?说的什么?你这样说不对,你这样说。你怎么连话都不会讲?你把电话给我”。

在王大妈的眼里,丈夫和儿子都不能离了她,离了她就成不了事,就过不了日子。张老爹在厂里上班,付工资的卡直接用的王大妈的卡,亲戚邻里间走动,也都是王大妈来。用王大妈的话说:“他不中用,他懂个啥?不是我,他或都活不下去”。

儿子张晓阳好不容易上了大学,在外面找了个工作。王大妈三令五申让儿子辞了工作,回来。王大妈说:“外头坏人多,他小孩子家家的懂个啥。要是被人骗了去赌博,或者干点什么坏事,这辈子就毁了。还是守着我,我看着他一辈子,稳当。”

张晓阳上学的时候本来谈了个女朋友,是外地的。王大妈硬是拆散了这对鸳鸯:“外地女人就是为了骗你钱的,她们那地方多穷啊,我的儿子可不能娶个蛮子,让人家笑话。”

张晓阳解释:“妈,她不是蛮子,她家里挺好的,她爸还是教师呢。”

王大妈不屑:“一个村里的教师有啥。”

张晓阳幽幽地说:“我们家也是农村的啊。”

王大妈气得把眼睛一瞪:“你还敢跟我顶嘴了?好啊,还没结婚呢,你就为了她跟我顶嘴,这样的媳妇娶回家还得了!我把话放这,你要她,就别想要我这个妈!”

张晓阳曾经因为这事痛苦不已。但是他从小在王大妈的管束下长大,根本不敢反抗。

过了不久,王大妈就请村里人给张晓阳介绍对象。人家问:“你家想找个啥样的媳妇啊?”王大妈掰着手指头说得头头是道:“不能太漂亮的,太漂亮的是妖精,得把儿子的心勾走那就不好了;要贤惠能干的,家里的活,地里的活,样样拿手;要听话的,老人说啥是啥,不能顶嘴,不能太凶;最后,最好家里有点家底就更好了。”

挑来挑去,总没个合适的,张晓阳的婚事就耽误下了。眼看张晓阳快三十了,最后娶了隔壁村的马小燕。马小燕除了家里贫寒,人嘴笨老实、做事勤快倒是符合王大妈的标准。

自从有了儿媳妇马小燕,王大妈算是过上了老太君的日子,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家里的鸡啊猪啊,都是马小燕喂;地里的活也不用操心了,农忙的时候马小燕早上三点半就起床;王大妈要是喊腰疼,马小燕就给她捶背。就这样,王大妈还总是数落马小燕。村里人都说:“你儿媳妇这么好,该知足了,怎么还天天数落人家?”

王大妈哼了哼:“我这是怕她飘,提点她。我要是不日日敲打,指不定哪天她就爬我头上来了。”

马小燕处处受婆婆刁难,张晓阳又嫌她土,对她不冷不热的,马小燕常常偷偷哭,但是她人太老实,也不会跟娘家告状。一家人的日子就这么过着。

后来,马小燕怀孕了。女人怀孕这个事,真的说不准。有人怀着孩子,能跑能跳,啥反应没有;有人却是腰酸背痛、全身水肿、吐个没完。却没想到,身子强壮的马小燕是后一种。一下子,什么活也不能干了,还吃什么吐什么。

邻居跟王大妈说:“你儿媳妇有了身子,你得好好照顾她。”

王大妈头一昂:“照顾什么?她以为她怀的是金疙瘩,想我伺候她?以为自己大小姐呢?我当年怀孩子的时候,照样在地里干活。”

邻居揶揄她:“你能有你儿媳妇能干?知足吧。你家小燕这不是反应大没办法吗?现在时代不一样了,村里哪家儿媳妇怀孕了,不是婆婆伺候?你委屈个什么劲?俗话说泥人也有三分性,少作天作地,你家小燕再老实,也得小心被你给作没了。”

王大妈被村里人指指点点,都说她不地道,也被说怕了,开始不情不愿地照顾马小燕。但她哪舍得给马小燕吃香的喝辣的啊,早上给马小燕煮稀粥,中午是干饭和咸菜汤,连个鸡蛋都舍不得打;晚上下面条。除了马小燕的爸妈送过两斤肉、一只鸡,别的荤腥再也没尝过。而且那两斤肉,大多进了婆家人的肚子;那一只鸡,王大妈天天加水,每天撕一点肉,让马小燕吃了半个月。

怀了孕的人嘴馋,马小燕真想痛痛快快地吃一只鸡啊。有天,她乘着公婆和丈夫去别家喝喜酒,偷偷杀了一只,全吃光了。回来王大妈见鸡少了,把马小燕骂了一顿,但是马小燕坚称不知道鸡哪去了,她觉得哪怕被骂,也值。

过了几天,马小燕又想鸡的味道,她想着,再杀一只鸡,最后一次。谁知道刚把鸡抹了脖子,王大妈就回来了。跳起来啪啪给了马小燕两个大嘴巴子:“好哇,我日防夜防,原来是家里出了贼!”接着又连薅了马小燕几把头发。

马小燕的委屈一下子爆发了,哭着喊道:“我怀孕四个月了,你有给我杀过一只鸡吗!我连只鸡都不配吃你家的么?就算不看在往日我伺候你的份上,看在我怀了你孙子的份上,你也不能这么狠啊!村里哪家媳妇过成我这样?哪个婆婆像你这么恶?”

正说着,张晓阳回来了。王大妈连忙喊:“儿子,你媳妇反了天了,给我打她!”

马小燕也喊:“晓阳,你是个做丈夫的,是个做父亲的,你就看着我一直被你妈欺负么?”

张晓阳看看马小燕,又看看王大妈,踌躇了半天,最终走过来一脚将马小燕蹬到地上:“你朝我妈吼什么?你看你做的什么事,哪有偷鸡吃的,我看打你打得好!”

这个举动,让马小燕彻底死心了。谁也没想到,老实本分的马小燕,最后因为这事,去把孩子打了,跟张晓阳离了婚。村里人都说,这事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马小燕受委屈受够了。

而王大妈刻薄的名声越传越远,再也没人敢嫁给张晓阳了。张晓阳到现在一直单着,据说现在也常常跟王大妈吵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