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寡妇连续九天给乞丐免费送饭,第十天没送,乞丐决定报仇

subtitle
小聂生活 2021-09-18 09:52

冬天的风像刀子一样,刮在人裸露的皮肤上时,又干又硬,又冷又疼。

不过村子里的男女老少都裹着大棉袄,男的抽着烟,女的拉家常,在有太阳光的底下晒太阳;孩子们也穿得十分厚实,丝毫不惧寒风,在村子里跑来跑去、追逐打闹。

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像游魂一样在村子里晃荡。他并没有多老,但是一条腿一瘸一拐,看起来有很严重的残疾。头发打了结,乱糟糟的、脏兮兮的;脸上、手上裂了不少口子;衣衫单薄,浑身发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乞丐一家一家地窜门,大多数人在他还没靠近的时候,就挥着手赶他走:“去去去,别进来!”

也有人拿出家里发硬的馒头,或者馊了的稀粥,或者是一枚铜板,朝他脚下一扔:“叫花子,那,给你的。”

可是乞丐对这些都置之不理,发硬的冷馒头不吃,馊了的稀粥不喝,铜板也不捡。

有人“嗬”一声:“这叫花子,傻了啊?”

也有人露出了然的、讽刺的笑容:“人家可不傻,人家瞧不上你给的东西哪!现在不少人啊,好吃懒做,不愿意做个好营生,就知道出来讨饭,利用咱们的同情心,偏偏还嫌东嫌西的呢!这是没真饿着的假花子,等真的饿着了,屎都吃!”

乞丐像没听到一样,继续往前走。走到一户小院前。这家住着的是李寡妇和她才七岁的儿子。李寡妇看了上门的乞丐一眼,问:“饿了吧?”

乞丐点点头,李寡妇说道:“那你等一会,我去给你盛碗热乎的。”

过了会,她端来一碗热乎乎的面条:“天冷就得吃点热乎的。我家里有一两件我男人从前的衣裳,给你拿过来挡挡风吧。”说着,李寡妇转身又进去了,给乞丐拿了一件厚实的旧衣裳来。

乞丐吃完,穿上衣服,朝李寡妇深深鞠了一躬。他转身一瘸一拐地离开,心里感叹:“这个村子里,也是有好人的啊。”

不过,他并没有改变报仇的想法。

没错,乞丐来村子里是报仇的。其实他真正的身份不是乞丐。

“乞丐”叫韩天冬。二十多年前,他也是这个村里的人。这个村叫福源村,那时候当地闹饥荒,附近好多村子都饿死了不少人。福源村的村长提议:大家把家里的存粮都交出来,先一起过了这个坎。哪家提供了多少都记录下来,等饥荒过去了,该补的补,该添的添。

韩天冬家是孤儿寡母,他的母亲,一个姐姐、一个哥哥还有当时才八岁的他。他们家没什么存粮,自然上交不了任何的粮食。结果村里就不想他们多占口粮,由村长带头把他们撵了出去。那年也是一个冬天,在路上,韩天冬的娘、哥哥、姐姐相继病死的病死,饿死的饿死,只剩下他一个。

这么多年,韩天冬慢慢挣扎着活下来了,并且通过打拼,拥有了一笔不小的财富,可他从来没有一天忘记过仇恨。他永远记得,是福源村的人,把他的亲人逼死的。

福源村的人都以租种田地为生。韩天冬决定,将福源村所有的田地都买下来,然后以更换佃农的名义,将村子里的人都赶出去,也让他们体会一下颠沛流离、无家可归的感觉。然而在行动前,鬼使神差的,韩天冬装扮成乞丐,想看看福源村的人现在是什么样的,很明显,他们的心还是那么黑,除了那个李寡妇。

这段时间,韩天冬就在村子里徘徊,晚上缩在村子的破庙里。每天经过破庙,李寡妇都来看他,给他塞个热馒头、热饼、热粥或者一碗水面条,并且和蔼地说着:“吃吧。”

一连送了九天。第十天傍晚,李寡妇没有来。韩天冬正在心里盘算着,明天就离开,去将福源村所有的地都买下来,到时候赶走所有福源村的人,就留下李寡妇一家。这时,突然听到外面有人喊:“着火啦!着火啦!”

好多人都往一个方向跑。韩天冬跟着走出去,发现着火的居然是李寡妇家。他连忙撒开脚狂奔过去,只见李寡妇家的卧房起了大火,李寡妇一边哭着“我家宝儿还在里面呢”,一边就要往里冲。几个妇人拉着她,劝她不要进去。韩天冬正准备冲进去,结果已经有两个青年冲了进去,在一群人提心吊胆的惊呼中,最后,他们成功将孩子带了出来。

人多力量大,不一会,火就被扑灭了。有人给李寡妇端来热水洗脸,有人给李寡妇的儿子手里塞上热馒头,有人拿来棉被,有人劝李寡妇今天去她家里睡。村长和几个壮劳力商量,明天开始帮李寡妇家修房子。

李寡妇泪眼婆娑地跟大伙说着谢谢。韩天冬站在一旁,觉得这一切十分陌生。那些自私自利、无情冷血的人们呢?怎么突然变了模样?

“哎呀,李大妹子,你就不要跟我们客气了,大家都是一个村子的,互相照应是应该的。”村长说道。

“大家对我太好了,自从我丈夫去了,你们就一直照应着我和宝儿,给我们送吃的,农忙时候帮我种地,还让我家宝儿去村里的学堂识字。我下辈子做牛做马,也报答不完啊!”李寡妇呜呜哭了起来。

“唉,李大妹子,这是咱们村子里留下的祖训,村里的孤儿寡母,我们有责任帮。曾经的老村长说,二十多年前,他们把韩家孤儿寡母一家赶出去,结果后悔了一辈子。其实也不怪他们哪,那时候,闹饥荒啊,村里人个个饿得抬不起头,韩家的寡母和其中两个孩子,又得了能传染人的急症,乡亲们害怕他们的病情一扩散会害死好多人,这才狠着心把他们赶了出去。就是因为这事,村里的老人们良心难安了一辈子,所以,才要求咱们多多照顾像当年韩家母子那样的人家,也是赎罪啊!”

韩天冬面无表情地转身离去。人性的丑恶,人性的美,人性的复杂,让他感到无比的困惑。就在这一刻,他突然不想报仇了,冤冤相报何时了,更何况这其中的仇恨纠葛本来就难以理清。他们一家曾经因为村里人的自私,遭到灭顶之灾;可这么多年里,那些人也同样难安,并且开始赎罪,那么,他也该放下了。

韩天冬离开了,从此没有再出现。福源村的人不知道,他们在不知不觉中,度过了一个大危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7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