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抚顺黑枭王奉友——创“蚁力神”拉赵本山代言,骗局解开被判无期

subtitle
漂江孤影 2021-09-18 09:5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前几年上百亿市值的乐视集团,几乎在一夜之间崩塌,可以说在中国家喻户晓,让中国人又一次见证了商业帝国的大起大落。

纵使昨日无比辉煌,今日也可能一片荒凉。而在十余年前,还有一起类似的事件,一个来自抚顺的商业帝国也是一夜之间就瞬间崩坍。这就是王奉友和他的蚁力神天玺集团。

起步

跟中国大多数同龄的创业者一样,王奉友也是出生在一个非常普通的农民家庭,父母都是老实农民,面朝黄土背朝天,再加上时代的束缚,一家人勉强靠着一亩三分地讨生活。

王奉友从小就活泼好动,并且想法多,特别活泛,村子里的一切在他看来过于渺小,他不甘心一辈子就被锁在村子里和地里,总想出去闯荡闯荡,干一番大大事业。

1981年,王奉友刚满19岁,就一个人出去县城独自创业。王奉友的首次创业开了一家制粉厂,那个时候他勤劳肯干,而且头脑灵活,生意做得相当不错。

没多久,王奉友就利用开制粉厂挣的钱在老家盖了一栋小洋楼。虽然王奉友的制粉厂开得挺成功,但是王奉友显然无法满足这样小小的成功,一个小县城可不是他的终点。

1988年,打算去更大地方闯荡的王奉友毅然决然地把他的制粉厂给变卖了。带着变卖的来的钱,王奉友开始去大城市闯荡。

最开始王奉友去营口做熟食生意,后来又去大连搞屠宰厂,但是折腾了一圈,虽然没有赔本,但大钱没有挣到,和王奉友想象的不一样。

王奉友开始琢磨别的门路,1994年,王奉友觉得在北方机会有限,还是南方的经济比较有活力,不如去南方看看。

于是他来到了广州,果然这一去,让王奉友发现了出租车这一刚刚兴起的事物。于是王奉友用手里现有的资金,果断开了一家出租车公司。

出租车在刚出现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利润都很高,很多开出租车的司机都因此变得“财大气粗”,更不用说开出租车的老板了。

王奉友这一次赚的是盆满钵满,完全符合了他当初走出县城赚大钱的个人小目标。

王奉友靠着出租车公司,没过几年就已经积累了数千万的资产。1998年的数千万,放到现在比的话可能价值好几个亿,换做小有野心的人早就已经满足,这辈子就给了出租车公司了。

但是王奉友的野心跟无底洞一样,他还想做点不一样的。

生活中充满各种各样挑战和机遇,在那个年代,尤其是北方,绝大多数人的理想还是进国企拿铁饭碗的时候,王奉友却一而再再而三地进行再创业。

并不拘泥于眼前已经取得的小小成功,本身就是他挑战精神的一部分,在那个年代尤其的难能可贵,也为他日后的事业打下了牢牢的基础。

等到了1998年,在外闯荡了10年后,年仅36岁的王奉友荣归故里,他回到了辽宁老家,在沈阳用了3000万注册了一家科技有限公司。

别看名头是个科技有限公司,其实跟高科技关系不大。那时候王奉友还没有名气,因此也没有多少人了解他这个公司具体的业务。

这个公司会将经济活力强的南方传递过来的致富信息经过包装后,贩卖给当时想致富的人们。

相对当时并不发达的咨询,一个北方人想要了解南方的这些信息,其实并没有那么容易。

王奉友在广州闯荡多年,已经看到了南北经济活力和信息的差异,于是利用他在广州的人脉和资源,开始倒卖这些信息,抽取一定的中介费。

现在并不知道当初王奉友是不是自己想出这样一个主意的,但无论是不是,王奉友都有着与众不同的商业思维和胆识。

商业行为的根本之一就是信息差,王奉友已经早早地就摸到了这条门路。

辉煌

如果王奉友沿着信息中介这条路走下去,也许不久之后它就能摸到房产中介这一后来大热的产业,也就没有之后他神话的轰然倒塌。

但是当时不甘平淡的王奉友却又看上了一样小小的东西——蚂蚁。无论是谁的小时候,大概都有这么一段时光,特别喜欢蹲在地上看小蚂蚁,然后用根树棍给它们捣乱,特别有趣。

但是大部人眼里有趣的蚂蚁,在王奉友眼里可是有生意的蚂蚁。王奉友这个时候看上了新的行业——保健品行业。

保健品行业其实是将信息差利润最大化的行业之一,保健品本身的功效如何,生产厂家可能知道也可能不知道,但是生产厂家会利用各种手段,让人觉得它对人体有着极其有益的价值,这个价值觉得配得上它昂贵的售价。

那蚂蚁和保健品是怎么联系上的呢,那就是保健酒。酒很神奇,似乎没有什么是不能做成酒的,尤其是药酒这一分支,在中国浓厚的酒文化中,同时兼具酒和保健的功效,就更受欢迎了。

2001年,王奉友和几个朋友,凑了1个亿的资金,创办了后来著名的辽宁省蚁力神天玺集团,主要业务就是蚁力神滋补酒等一系列保健品的生产和销售。

为了凸显本身专业的形象,王奉友亲自到国外考察,并且花费巨资引进了先进的生产线以及可以药食两用的珍贵蚂蚁品种,并建设了全封闭的GMP生产车间,据称这种车间可以最大限度的保持蚂蚁干的纯度,是营养价值得以最大化。

蚁力神的主打功效,打了一个非常隐晦的擦边球,号称可以促进肾动力,增强男性的功能。不得不说,这个切入点,有相当一部分人还是买账的。

保健品行业的一大特色,就是营销相比产品占据着更加重要的位置,不怕人们不买,就怕人们不知道。

王奉友显然深谙这一点,因此早早地就请了同是辽宁人的赵本山担当广告代言人。

“谁用谁知道”这句广告词当年在电视台上轮流轰炸,每天黄金时段,总会出现赵本山在其代言的蚁力神广告中,神秘兮兮的向人们推荐这一产品。

赵本山在当时的国内是如日中天一般的存在,能够请他来代言,肯定是花了不菲的天价。当然,如此巨大的付出确实带来了巨大的收益,蚁力神系列保健品迅速被市场接受。

王奉友甚至找来一些知名的专家给蚁力神的功效背书,这让蚁力神的知名度越来越高,其功效似乎也随着宣传变得越来越多,最后几乎就成了能治百病的神药。

崩塌

虽然有点收智商税的感觉,但是到此时为止,王奉友的商业模式还没有太大的问题。但接下来他却解锁了一项新操作,也就是这项新操作,直接导致了王奉友的惨淡下场。

随着蚁力神的名头打响之后,王奉友以扩大规模,推出了“蚂蚁代养”的新模式。

之前蚁力神集团所用的蚂蚁,主要是自给自足。自给自足有个缺陷就是生产规模很难快速提升,因此王奉友推出了这一新模式。

主要内容是养殖户给蚁力神集团代养蚂蚁,蚁力神集团负责提供蚂蚁种和饲养技术,养殖户则先期支付10000元的押金,等一个周期过来,蚁力神会来回收养成的蚂蚁。

如果一切正常,那么会返还10000的押金,并额外支付养殖户3000的费用,这样的一个周期大约历时14个月。

因为饲养蚂蚁其实并不需要多少技术含量,几乎家家户户都能养,而年收益却高达30%左右。

这个投资项目很快的就点爆了当地的投资市场,成为了一个人们投资项目,成了人们热捧追逐的目标。

一传十、十传百,抚顺当地、辽宁乃至全国的人都争相认领蚂蚁代养的名额。有的地方,人们除了本职工作外,家家户户都拿出了积蓄开始养蚂蚁。

在这种模式下,几个周期下来,王奉友的蚁力神公司的账上就有了数十亿的资金。

而蚁力神天玺集团也一跃成为了东北的明星企业,甚至得到了政府的青睐和背书。王奉友和他的集团开始频频出现在杂志和媒体上,得了大大小小不少的奖项。

王奉友本人更是开始热衷慈善事业,捐出了不菲的金额。所有的这一切,都更加加深了人们对蚁力神集团的信赖。

然而,蚁力神集团的那几十个亿其实大多数都是养殖户的押金,迟早要还,还得附上高额的利息。稍微熟悉庞氏骗局的人,就应该已经嗅到了其中的味道

王奉友这一商业逻辑成立的前提是,扩大规模后的蚁力神产品的利润足以填平这高额的利息,否则不足的部分只能从新养殖户的押金里边出。

在蚁力神产品的利润不足的情况下,除非总是有更多的养殖户源源不断地涌进来支付新的押金,否则终究有一天蚁力神将无法支付老养殖户旧的押金和利息。

而这个前提,则给蚁力神集团的崩溃埋下了伏笔。2004年,蚁力神被查出含有伟哥成分,由此开始销售逐渐疲软。

但蹊跷的是,在商业逻辑已经不成立的前提下,王奉友的代养蚂蚁的模式非但没有收缩,反倒持续的扩张规模,这直接决定了蚁力神集团未来的命运,只剩时间早晚的问题。

2007年,蚁力神天玺集团成立仅仅6年,在经历了辉煌之后,资金链发生断裂,遭到养殖户集体讨债,在社会上造成了广泛的影响,并由此揭开了这场骗局的大门。

蚁力神一夜之间从神坛跌落,很快便已经破产,而王奉友也从受人尊敬的企业家变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并最终被拘留。

2011年,王奉友被判合同诈骗、扰乱市场秩序数罪并罚,一代黑枭被判无期徒刑。

王奉友在创立“蚂蚁代养”模式的时候,并不一定直接就是奔着庞氏骗局去的。

也许他的眼里,靠蚁力神真的可以造就一个巨无霸级别的保健品集团,蚂蚁代养是他拿来快速扩张的手段。

但问题在于,在蚁力神产品已经显现颓势的情况下,这商业模式显然已经不成立,王奉友明知是条死路,仍然一意孤行,不惜背叛社会对他的信任,最终造成了无数养殖户的血本无归。

这一切说野心那是褒义,本质上还是他的贪欲在作祟。而作为企业家,除了对企业负责,还应该对社会负责,王奉友显然在这方面缺失了太多。

而作为普通老百姓,虽然国家已经严厉打击,但近年来庞氏骗局的变种仍然层出不穷,因此我们在投资理财的时候要擦亮眼睛,高收益就意味着高风险,不要一下被金钱迷了眼睛,落得个赔了夫人又折兵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