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张卫东:京剧已然无法再诞生流派

subtitle
早安京剧 2021-09-18 09:27

《早安京剧》系列公众号,全天候陪您赏玩京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中国戏曲历经八百余年的传承,它是中国舞台表演艺术的文化瑰宝。京剧自徽班进京献艺作为起点已经具有二百多年的历史,而后形成综合性的舞台表演艺术正雄踞着近代百戏之首的位置。京剧早年没有剧种名称,曾经以乱弹、侉戏、二黄、皮黄、京调、京戏、国剧、平剧等称谓。唱腔多以“西皮”和“二黄”两种基本腔调组成它的音乐素材,也兼唱一些地方小曲调(如柳子腔、吹腔等)和昆曲曲牌。很多曲目因“变”而亡,而京剧却因为敢于变化方能生存至今。在京剧艺术发展的长河中,它不断从秦腔、徽调、汉调、昆曲、京高腔(北京弋腔)等剧种中汲取营养,不断更新变化最终形成了现在的京剧。由于京剧演员历来善于集百家之长,取其精华,将其融于一身,在继承衣钵的同时勇于思变,敢于探索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擅于发挥自己的特点,因此才诞生了诸多个人流派,这些流派支撑着京剧的舞台价值,百年来的前后三鼎甲、前后四大须生、四大名旦、三大名净等等。

京剧流派称谓的考变

近日国家一级演员、戏曲民俗研究家张卫东表示:京剧不会再诞生新的流派了,也不再需要产生新的流派。张卫东是北京人,自幼在北京戏曲学校八一班学习京昆艺术,深谙多种戏曲艺术表演方式。他在讲座中说:“京剧的史承原本是很单薄的,是由徽州潜山的小调和江夏民间黄冈的小调等逐渐形成演唱风格,直至清乾隆年间,在徽州盐商的推动下形成了市场,慢慢的发展成了国家级的大剧种。它依托于昆腔和北方盛行的梆子腔以及山东的柳子腔等地方小调,进而演化成包容性极强的综合性剧种;加之其创作方式是以艺人自身为中心的,即艺人在舞台上可以创造自己所表演的人物,创作编排适合自己的剧本,与当今的“二人转”发展至全国性的艺术局面颇为相似,剧本文学无体不包,思想内容贴近当时的社会生活。”张卫东认为,京剧是在乱世中兴盛起来,逐渐走向精致文雅是必然的发展规律。清朝初中叶大兴文字狱,当时文人不敢再写有深刻思想境界的传奇剧本,而艺人们的村歌小唱则是比较宽松的,不受政府约束。在雍正元年,清朝政府规定各地方官员回话一律用北京话,并废除了乐籍制度;这两个举措使得京剧逐渐取代昆曲,在民间艺术的基础上成为了雅俗共赏的戏曲。

为什么北京人要把京剧某些有特点的演员表演称之为“派”?张卫东说,它的根源是《子弟书》的习惯性称谓。当年西城调艺人石玉昆演唱的调子称为“石派”,到后来出现了程长庚,称他的戏为“程派”,然而程长庚活着的时 候这一称谓并没有形成现实,再有张二奎的“奎派”也没有形成现实,余三胜的“余派”也没有成为现实,这三大派是在这三位大师去世前后大家给命名为“三大派”,也称为“三鼎甲”。张卫东认为,人死了之后由后人命名流派,大部分都是好的流派,在创始人死了之后这个流派红才算是真正有影响,这样的流派才是能够延续发展,试看现在当红的流派,多数是在创始人去世之后得以发扬光大的。如果人还活着便自称自己的戏独成一派,那么这个流派肯定长不了。比如“梅派”,梅兰芳在世时,几乎全中国的旦角学的都是“梅派”,但是自梅兰芳先生去世之后,到现在又当如何呢?开蒙的人都在学习“梅派”,然而三段五段学成之后就改学“程派”、“张派”了,这些流派都是创始人过世或是不再舞台上演唱后才大红起来的。

流派形成的原因

一个流派形成的关键因素不是有多少专业演员学习,而是有多少票友认同学习这个流派。张卫东认为,只有票友争相学习的流派才能够得以发扬,因为票友对于艺术的追求是尽善尽美的,他们是不贪图名利的。很多票友的文化水平较高,善于钻研,因此他们的气韵、咬字、唱腔以及在书卷气上远高于现今的职业演员。纵观京剧的发展史,很多重要流派多是由票友创造的,也有很多流派的创始人是跟随票友学习加工提高的,因此流派的形成需要具备两方面的条件:首先,创始人要有文化,要善于学习与钻研。而后,要脱离“三俗”的“本”,需求不为利益驱使的“质”。

张卫东指出旧时的京剧演员虽然文化水平不高,但是有着一颗厚德的心,经常不耻下问的向一些有真才实学的文人雅士求教,然而当代的京剧名演员有的不过是仅仅能够写一封书的文化水平,却自命不凡的学习一些表层文化索取什么学历文凭,这便导致了固步自封,根本不懂中国的传统文化。

京派与外江派的流派概念

外江派的演唱通常被观众当成地方戏看待,是为了观众们看剧情和表演技艺,因此通常认为流派间的区别就是唱腔。张卫东说:“每一个流派都自成一个演唱表演体系,它不仅仅简单的功于唱,在唱中还要体现出人物的心情;而表演是演员的表现风格,最典型的当属‘尚派’。尚小云自成一派靠的不是唱腔,而是独特的表演,名演员在世的时候还会有很多人欣赏,一旦这个人不在了,辉煌也便随之而去,最终致使现在‘尚派’流传下来的也只有《四郎探母》中太后的几句慢板,除此之外就再没见过‘尚派’有什么经典的唱腔能够广为传唱。‘尚派’注重表演以及刀马武功,在舞台技术上下足了功夫,因此这种表演女生学不了,而民国38年以后就不再允许男生演旦角了,这也是‘尚派’无法传承的主要原因。”

京派叫“唱戏”,外江派叫“演戏”。张卫东认为,外江派的常用声腔板式大概只有五种:流水板、二六板、碰板、五音联弹和高拨子,这五种唱腔板式是最容易让人听懂的,他们才是真正的人民艺术家,既不依附于官府,也不屈从于文人,完全是靠自己的艺术吸引观众。所以很多的京派演员看不起外江派,认为不儒雅;外江派的艺人也存在看不起京派的演法,对京派的演唱慢节奏以及规矩的表演称之为“京棒槌”。

为什么京剧流派不会再诞生了呢?张卫东解释说,流派的诞生源于北京人之前的生存状态——享受阶级居多,能够坐下来慢慢的品味京韵京腔,而现在的生活节奏不允许他们再坐下来付出相当的时间去听戏、去品戏啦!虽然京剧界也在做着努力,在加快节奏,但是无论如何变化总是无法快过流行歌曲的,因此京剧要想要重新占据人们生活娱乐的主要位置是不可能的……

京剧的流派是由男演员缔造的

张卫东认为,京剧艺术的形成都是由男演员缔造的,而在京剧的历史中很少有女演员自成流派。“首先,男演员演唱有调门儿的优势。低音下的去,高音上的来,不会出现破声、刺耳的声音,即便是没有无线麦克,男演员也是响膛的嗓子,不会出现有调门没有声音的情况。再者,男演员有身高的优势。比如,京剧的旦角,如果没有170厘米的身高很难看,因为服装本身就是给这样个头的人准备的,这样在舞台上表演起来相对较为夸张。而且男演女较为神秘,男观众看他像女人,女观众看他是男人,能够让两方面的观众都喜欢。正像鲁迅先生骂梅兰芳先生的审美口径一样,其实也正因为如此,京剧的梅兰芳才是不朽艺术大师!”

张卫东说:“男女演员混杂演出不会出现更好的女流派,在北京的女京剧演员头一代有一位叫恩小峰。她演老生,表演好极了,而且有身段、有功夫,深受观众的喜爱。从女演员登上京剧舞台到现在为止,女演员一直都是有地位的,有观众的,但是她们从来没有出现过一个响当当的流派。好不容易出现了一个流派现在也没有很好的传承,那就是‘赵派’赵燕侠。当时这一流派很受欢迎,可惜到后来票友里没有人学,如果票友能够学习这个流派的话,相信这个流派还是能够发展的。”

“大多数的女艺术家能武不能文,能文不能武。”张卫东说,“民国初年,杨韵谱成立了女科班‘崇雅社’,梅兰芳的太太福芝芳就是在那里学的艺,但是这些科班出身的女演员都是昙花一现,唱的好的就嫁人了,唱不好的就瞎混了,舞台生命非常短暂。按照几十年的传承规律,大凡是女演员演的好的,唱的好,基本上都是男老师教导出来的,而女老师教导的女学生大多无法成角儿。”

流派传承中的问题

张卫东讲到,在民国38年之前,科班全部都是男孩,在科班学艺的七年里是不允许接触流派的,一般只能够学习传统老戏,而且不允许拜名师,禁止出去听戏,模仿当红的演员更是科班的大忌,因为科班的七年是用来打基础的……

师徒传承、票友相互传教的流派能够得以繁衍。张卫东认为,虽然这种方式能够让流派繁衍速度很快,但是在某种意义上也注定了会毁掉这个流派,因为流派经常会在不断地传承中慢慢地变了味道,被人为的不断注入自己的东西,将其“改造”,失去了本真,故而也便不再能够称之为这一流派了……

京剧的表演团体公有制成立之日即是京剧流派的终结之日!

张卫东如是说,他认为艺术要有个性,但是表演团体的公有制使得京剧的个性消亡了。“只有个人组建戏班才能产生流派,否则流派是不会诞生的,试看有哪一个流派是在国家的管制下培养出来的呢?我的回答是——没有!在公有制的剧团中存在着‘编剧’‘导演’‘作曲’等这些原本不应该出现在京剧团体中的行当,使得京剧的创作方式与话剧无二,京剧本真的东西也只剩下唱腔了,剩下了一副皮囊,致使流派的传承出现了问题,更妄提诞生流派。京剧遭受这一变革之后,已然不再需要流派了。原因很简单,首先,其审美已经达到了最佳的饱和点,无法再出现流派了。如果非要强硬的建立流派,譬如裘盛戎已经将大花脸演绎到了极致,把老生的唱腔都使绝了,到最后把旦角的唱腔都拿过来用了,把李慕良设计的汉调结合进来,从而产生了《赵氏孤》中的‘我魏绛’,不过也仅仅是一段儿‘魏绛’而已,之后再也没有人能够按照‘魏绛’的唱腔继续发展的超越。再如,丑角的‘肖派’是把‘汪派’的唱腔拿过来了,但是如今的丑角却学习流行流派的唱腔就不像丑角的规格啦!那么现在来看就可以总结为,京剧流派已经发展到了高山仰止,不可再标新立异的做毁伤流派的什么创新啦!”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