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流浪汉乞讨41年,先后用铁链锁住8个疯女人,并生下12个孩子

subtitle
黑暗系少女呀 2021-09-17 19:50

59岁的流浪汉朱得时,在外乞讨41年的时间,先后用锁链锁住8个精神失常的女人“为妻”,并与他们生下了12个孩子

可最后,仅仅只有两个孩子成功存活了下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见到哪个女人能够利用,就用链条把她锁回来就是这样啊,我看到的时候,家里面挂了两三个链条,那个铁链锁女人的)

这些年,那些女人和孩子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朱得时又为什么能在做出这些事情之后,还能好好地生活而没被追究责任呢?

朱得时又为什么不仅频频拒绝政府的救助,还进京上访以各种理由状告村干部呢?

走进朱得时的家,里面空间宽敞、家具齐全,这是政府暂时为他们安置的宿舍

朱得时抽着一根烟坐在沙发上,一男一女两个小孩就是他12个孩子中,仅仅存活下来的,一直在笑的女人叫做黎军华

这个名字是朱得时14年前,“捡”她回来的时候给她起的,黎军华患有精神失常但很听话,这或许也是她能够陪伴朱得时最久的原因

她为朱得时生了6个孩子,但只有这两个孩子存活

(第一个死了,第二个偷了,第三个死,这是老四,这后面又死了俩,这第六个就是叫京来)

所有人都不知道黎军华的来历,包括朱德自己也不清楚,按他自己的话来说,这个女人是他在平江乞讨的时候,别人介绍给他的

但除了他自己,周边所有人都不这么认为

丁园村委书记朱吉来透露,朱得时如果看上了哪个女人,就会利用各种下流的手段将人带回来,坑蒙拐骗、暴力拘禁,无所不用其极

朱得时出去乞讨的时候,都会带着老婆孩子,如果女人偷跑或者犯病,朱得时就会用铁链子将人锁起来,但谁都不清楚,朱得时在41年的时间里,到底“诱拐”过多少精神失常的女人

有一则新闻甚至将,“一男子蹂躏21痴呆女,只为生小孩作乞讨工具”为标题,报道了朱得时的事情

在询问朱得时关于这些女人的信息中,朱得时总是有意躲避、含糊其辞,他从不承认这些女人是他强迫的

在他的口中,这些女人或是因为脾气大或是因为发病,而被家人或丈夫抛弃的,若不是他的“好心收留”,这些有病的女人还生死未知呢

(我是以中国的父亲,善良的收留她们,我认为我这个事情并不耻辱(反而)是光辉的)

在黎军华之前,朱得时还有过几个长时间在一起的女人,这些女人,也被他带回过村里居住

最开始是一个叫做罗建英的女人,他们在一起生活了七年,这七年罗建英无数次逃跑,但都被铁链子锁在这个小房间里

罗建英并不是外地人,她的母亲一直在找她,多次找到这里来的时候,朱得时就避而不见,始终不肯将罗建英还给他的母亲

但在朱得时的口中,却完全是另外一件事,他说罗建英是一个多才多艺、能歌善舞的女人,会在乞讨的时候给人家表演个小才艺,口齿伶俐还会说吉祥话,罗建英会将自己照顾的很好,他们俩的结合是爱情,是罗建英自由的意志

罗建英要跑是因为发病,等病好了,她肯定不会愿意走,就算会被锁上链子,她也会跟自己回来

(她喜欢男人她喜欢)

在朱得时的口中,要不是罗建英母亲的恶意拆散,他们两个会生活的很好,罗建英也不会被逼着嫁给一个劳改犯,最后连饭都吃不上,仅仅结婚六年就去世了,留下了两个也患有精神疾病的孩子

(过了一年半我又搞了一个(女人),我维持我的这个夫妻生活)

朱得时的第二个女人叫做陈秋天,两个人也是在一起生活了七年

朱得时说,陈秋天依然是别人介绍给他的,在一起的时候,朱得时还抚养了对方年迈的父亲,两个人在洛阳乞讨,陈秋天还给他生了一男一女两个孩子

由于居无定所,两个孩子只能参与乞讨,奶瓶放在地上,用第一人称写了大字报铺在地上,就会有更多人可怜他们

可后来,这两个孩子都相继离开,男孩死去、女孩被偷,陈秋天的父亲和朱得时闹了矛盾,自此陈秋天和朱得时分开

朱得时也没有单着,他的第三个女人叫做吴桂蓝,同样是精神失常的病人,朱得时除了知道吴桂蓝在遇到他之前已经流浪的10年之外,不清楚她任何身世

吴桂蓝大多数时候都是正常的,讲话有道理,性格也很好,勤劳又能干,两人一起生活了四年

这四年吴桂蓝给了朱得时无微不至的关爱,提起吴桂蓝朱得时是怀念的,两人唯一的遗憾就是吴桂蓝发病意外流产的事情

(她说你不要哭了我再生一个赔给你)

后来,吴桂蓝再次发病,扔下朱得时一个人跑了

朱得时流浪的时候,又结识了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朱得时还把她带回了村庄,可这次,仅仅两个月,小姑娘就在村民的帮助下逃走了

朱得时说,他对待这些女人从来都是真心地,有一份吃食就绝对不会饿着对方

他消息灵通,遇到周边村子里有人在办红白事,他就会过去,或打个快板或说个吉祥话,一般主人家都会给他点吃的或给点钱

一家人就靠着这样生活,所以朱得时11岁的女儿春草,从来没有机会上学,也是这个女儿,让朱得时差点进了监狱

04年的冬天,尚是婴儿的春草在寒冷的地上哭泣,精神失常的黎军华只是在一旁傻笑,一名女工发现了这不同寻常的情况,上前抱起了正在发烧、身上多处在流血的春草,并将两人送到了医院,这才将患有肺炎、呼吸道感染等多种疾病的春草,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有人见母子俩实在可怜,就在社会上筹集了几万块钱,但这些钱都被朱得时拿走

有人说他亲眼看见,拿到钱之后的朱得时,衣着体面的下馆子、打牌、开房,还曾有位吴女士提出愿意以一万块钱收养春草,但被朱得时拒绝

他说自己仅靠这个女孩在街上乞讨一天能搞好多钱,酒馆进、宾馆出,谁还稀罕你这一万块钱,对于这些,朱得时依旧是全盘否认

(朱得时:这是对我的一个加害和陷害)

吴女士听了朱得时的话很是气愤,直接将这件事反映到了湖南的电视台,后来公安虽然有来了解情况,但为了躲避判刑,屋场里的人都借口说朱得时有精神病

就这样,朱得时再一次躲避了法律的制裁,继续他的流浪生活、继续拐带精神失常的女人

他儿子京来的名字也是有缘由的,当时他领着怀孕的黎军华上京告状,回来时,黎军华就瘫倒在了树下,羊水破了,黎军华不会交流只会哇哇喊叫

朱得时非常冷静,他拿出随身携带的蜡烛点燃,将剪刀在蜡烛上过几下,再撒上酒精,熟练地剪断脐带

之所以那么的有经验,是因为这是他第十二次接生

自从有了儿子后,朱得时一家就定居在了山坡上一处破烂的老房子里,定期乞讨、收入稳定,他还收了一些徒弟,以老江湖的身份教他们怎样要饭

村委书记朱吉来和朱得时儿时就认识,小时候的朱得时还是孩子们的老大,象棋下得非常好,因为他的父亲40多岁才有了他,再加上母亲离婚离开了他,所以父亲格外溺爱他,近二十岁了还得给他打好洗脸水摆上毛巾

村民认为,朱得时的好吃懒做就是这样养出来的,朱得时出去乞讨也是有原因的,他仗着自己水性好,就把脚踩在耕牛的头上,就这样把牛淹死在了水里

当时组里就这么一个劳动的耕牛,自然是不肯放过他,于是小小报复了一把,把他家屋顶上的瓦片给拆掉了,后来村里还给他又起了一间

从此,朱得时就走上了上访之路,弄得村委、县委都有点怕他

最让村里人反感的还是,朱得时父亲的事,当时朱得时外出乞讨,几乎很少时间回来,朱得时70多岁的父亲,没有劳动能力只能乞讨,靠着邻居的救济为生

临死之前,他求邻居帮忙找到朱得时让他来见自己最后一面,但等到村民找到衣不蔽体的朱得时之后,老人已经去世了两天,就连身后事都是村民给操办的,安葬完父亲之后,朱得时就又外出流浪了

现在的朱得时一家住在政府安排的宿舍里,他也同意了春草去上学,但他自己也说,如果在这里不能保证生活的话,就会继续带着“老婆”孩子去流浪

所有人都反应朱得时,是一个好吃懒做的人,他饮酒成性经常喝得烂醉,四十多年来,他身体健康别人肯定不会可怜他,于是他就一直是利用疯女人和小孩,骗取同情心乞讨过活

被他锁过的女人不下十几个,生小孩也是为了乞讨

可朱得时并不认为他是疯女人违反法律,他认为自己是在做一件善事

没有他,这些疯女人根本没有办法生存,他自己也在勤劳的工作,他是在乞讨喂养他人

对于被朱得时用铁链锁过多少女人,她们身上究竟发生过什么事情,我们不得而知,以上几个女人的微末经历也都是在与朱得时的交谈中获得的,其中真真假假不好分辨,但听得出来

朱得时言语间不乏对自己形象的修饰与维护,他有过文化的熏陶,谈吐说话逻辑非常清楚,而且极其善于狡辩

在朱得时的描述中,这些精神失常的女人,好像都是在用自由的意志和独立思考的能力,真心爱他

他把自己的诱拐囚禁美化为自由结合,把每段“感情”不得善终的过错归咎女方

他满口的道德正义,其实内心毫无底线,不把人当人,这些精神失常的女人,在他的眼里甚至连私人物品都不如

但他也知道这种事情是是错的,或者说是不被大众道德观所接纳的,于是他不会直白地说出来,而是刻意的掩藏、美化,可又忍不住地洋洋得意

清醒的流氓、清醒的犯罪者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