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女子不做扶弟魔被父母告上法院,打了4年官司:就是想要我的公司

subtitle
万千寻说 2021-09-17 17:28

估计有许多男人这辈子最害怕的就是娶到一个“扶弟魔”,说实话,这种一心一意向着自己家人的女孩对家庭确实存在一定拖累。只要娘家人一开口,这些女孩就会义无反顾地从自己和丈夫组成的新家中掏钱补贴娘家,之后还会找出一堆乱七八糟的借口搪塞别人,给家庭带来无尽的烦恼和麻烦。

但年近50的吴亦晴没想到,竟然就是因为自己拒绝一直帮着娘家补贴弟弟,才把自己拉入了无尽烦恼与争吵的漩涡之中。4年时间里,自己与父母打了四场官司,父母要求自己支付100万欠款以及28万的养老费,如今自己的房子也被法院冻结,即将面临被拍卖的风险。

只是因为不补贴弟弟,父母怎么会做出如此绝情的举动,又为何要亲生女儿与自己签订百万欠款协议,甚至走上付诸法律的道路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吴亦晴说,父母做的一切说白了都是为了自己手上的公司。

1997年,吴亦晴开办了一家医疗器械公司,之后的生意蒸蒸日上,如今年营业额已经达到了500万以上。而自己的弟弟也就是盯上了这家公司,才会一直怂恿父母到法院起诉自己,说到底,他不过就是想要这家公司的掌控权而已。

为了了解事情的经过,记者来到了吴亦晴现在所住的别墅里,在路上吴亦晴还说,这栋别墅还是当初自己付钱给父母买的,可是自己现在在这个家里却完全没有一席之地,家里连给自己预备的一张床都没有。

而吴亦晴进了门,母女双方就互相没有好脸色,甚至连个招呼都不打,面对记者询问母亲吴亦晴是否是自己女儿的时候,母亲只说:“你自己问她吧,我现在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我女儿。”提到自己儿子的那点事儿母亲也非常激动:“我儿子回来了,她就说我儿子不做事,实际上你误会他了。”

而吴亦晴却反驳说:“他就天天睡觉,最多下午买个菜,他还做什么了?”紧接着吴亦晴又说,当初公司刚刚创立的时候,弟弟因为犯事而离开了家,一直过了10年才回来,对于公司的创立与经营没做一点贡献,可即使是这样自己也在弟弟回来之后带着他一点一点接触这一行,让弟弟跟着自己学做生意。可即使是这样父母还是不满意,一直在对自己进行无尽的索取,自己忍无可忍最后在2013年提出了分家。也正是从分家开始,自己和父母之间就没一天安生过。

母亲一直认为,这家公司是当初父母为了子女两个人一起开办的,公司是一家人的公司,如今吴亦晴想要一个人独占,把其他家人都抛在一旁的行为着实有些过分。吴亦晴的父亲也说,这家公司本来就是在父母的帮助下成立的,但是等到公司取得了较好的经济效益后儿子和女儿却突然吵着要分家,这让父亲觉得十分不满:“就算你吃点亏,那也是你自己的亲弟弟,又不是别人。”

可即使是父母极力反对,分家也已经是板上钉钉,双方最终还是签订了一纸协议就此分家。可自打增加之后女儿就再也不肯孝顺父母,哪怕母亲脑溢血住院,女儿都没说打个电话过来问问情况,更别提来探望了,打她的电话她也不接。

吴亦晴对记者说自己的父母就是标准的重男轻女,明明家里条件不错可自己却一直被寄养在乡下奶奶家,等上了初中才被接回来。可是在之后的生活里父母也一直偏向弟弟,无论有什么事肯定都是自己的错,无论有什么事都要交给自己干,这也让她对这个家这感情越来越淡薄。

本来创立公司之初,因为弟弟犯事离开,自己与父母之间的关系已经得到了极大缓和,甚至因为没有人照顾父母,和丈夫大吵一架还提出了离婚,可没想到等弟弟回来之后自己这个家庭又陷入了无尽的争吵漩涡之中。

第二天,记者再次来到了吴亦晴父母的家,希望能见一见吴亦晴的弟弟。提到当年分家的事,弟弟给记者拿出了一份协议和两份补充协议,协议显示,父母和弟弟会把公司里的股份全都转让给吴亦晴,但吴亦晴必须给父母每人50万的补偿,并每个月额外拿出1万元作为父母的赡养费,但吴亦晴在之后并没有按照协议执行,把股份骗到了手就算结束。就因为现在有了钱,姐姐就开始目中无人,甚至在生意场上处处打压自己,直接对供货商说自己和弟弟只能选一个合作,这让重新创办医疗器械公司一心想要超过姐姐为父母争口气的弟弟举步维艰。

如今吴亦晴已经再次向法院提出上诉,但双方都对判决感到不满,吴亦晴表示如果这次再输了就继续上诉,无论怎样都不会改变自己的想法。

人们都说有钱能让一个人变得幸福,但如今看来有钱也不全都是好事,有些家庭就是能共患难但不能同享福。金钱能把一个人从最熟悉的样子变得面目全非,有钱能使鬼推磨,同时有钱也能把人变成鬼。

对于这件事你有什么看法?欢迎留言讨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6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