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秦可卿为何巧用计谋,安排贾宝玉去自己房间午睡?她到底有何意图

subtitle
红楼不红 2021-09-17 17:07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红楼梦》第5回,贾母携贾宝玉应邀前往宁国府游玩,恰值中午时间,宝玉有些困乏,便由宁国府蓉大奶奶,即秦可卿安排贾宝玉去午睡,有意思的事情也就发生在这里。

贾宝玉从小喜欢女孩,厌恶男子,更嫌恶仕途经济学问,可秦可卿还是带宝玉去了一间充满书香气和“正能量”的房间,贾宝玉当即表示反对,不愿意在这种房间睡觉:

当下,秦氏引了一簇人来至上房内间。宝玉抬头先看一幅画贴在上面,画的人物固好,其故事乃是《燃藜图》,也不看系何人所画,心中便有些不快;又有一副对联,写的是: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既看了这两句,纵然室宇精美,铺陈华丽,亦断断不肯在这里了。——第5回

《燃藜图》的画卷内容出自《拾遗记》,说西汉文学家刘向夜间诵读,得一老神仙燃青藜杖与其见面,并授予他天文地图之书的故事,换言之,《燃藜图》是劝人读书奋进的一幅正能量的画作。

房内还有一副对联: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这幅对子在今天被很多人奉为金科玉律,但贾宝玉却很看不上这对子,觉得俗之又俗。面对这样充满正道气息的房间,贾宝玉死活不愿意待在这个房间里午睡。

问题在于,这些秦可卿必然是知道的,贾宝玉的素日性情阖府皆知,秦可卿身为蓉大奶奶,人情世故、投其所好是基本功,如何明知贾宝玉不喜仕途经济,还带他来这样的房间?

紧接着,秦可卿见贾宝玉不愿意住上房,便提出带他去自己的卧室午睡,而秦可卿房间的风格则与上房完全相反,书中这般记:

说着,众人来至秦氏房中。刚至房门,便有一股细细的甜香袭了人来。宝玉便愈觉得眼饧骨软,连说“好香”!入房向壁上看时,有唐伯虎画的《海棠春睡图》,两边有宋学士秦太虚写的一对联,其联云: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袭人是酒香。案上设着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着的宝镜,一边摆着飞燕立着舞过的金盘,盘内盛着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上面设着寿昌公主于含章殿下卧的榻,悬的是同昌公主制的连珠帐。——第5回

这前后两间房的差别天差地别,一个是仕途正道,一个是风月泥潭,故而王昆仑先生在《红楼梦人物论》之“李纨与可卿”中对秦可卿其人持有贬义态度:

这不是什么文艺描写,而是有意作出象征性的说明。试看其中所举的都是些什么样的人物?那些人所用的又是一些什么样的器物?这岂不是作者对秦氏品性的贬斥吗?

的确,秦可卿房间的陈设实在太诡异了,应该属于虚写。比如武则天镜室内的宝镜、安禄山伤太真乳的木瓜,这些历史物件都是不可能真的出现的,只是被曹雪芹借用过来塑造秦可卿,故而连脂砚斋在此处亦有批语:历叙室内陈设,皆寓微意,勿作闲文看也。

如此比较,秦可卿前后给贾宝玉安排的两处房屋差别太大了,前者贾宝玉深恶痛绝,断然不肯在内居住;后者颇中宝玉心怀,当即上床安睡。

从这个差别就可以看出,秦可卿并非不知道贾宝玉的喜好,她只是故意走了这么一个流程,最后兜兜转转让贾宝玉进入自己房间午睡,她究竟为何要这么做呢?

王昆仑先生对秦可卿没有好印象,故而观点偏激,他根据贾宝玉其后进入太虚幻境,与警幻之妹可卿有过一番云雨之欢,得出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结论:秦可卿在引诱贾宝玉!

作者为什么又把明明活在人间的秦可卿拉到天上去呢?恐怕除了故意要含糊暧昧地谴责秦可卿对宝玉的诱惑之外,也找不到什么具体理由。书中记载:宝玉随着贾母到宁府赏梅,想睡中觉。秦氏对贾母说曾为宝玉收拾下屋子的。但宝玉对于那间屋子不满意,秦氏便只得领他到自己屋里去。——《红楼梦人物论》

显然,这个说法是经不起推敲的,王昆仑于《红楼梦人物论》开篇便贬斥索隐派穿凿附会,不料在分析秦可卿其人时,亦犯了这种基本错误——臆想多于客观分析,没有依据《红楼梦》文本证据来进行推导。

秦可卿为何要故意走这个流程,让贾宝玉到自己房中来睡午觉?站在文学创作的角度,自然是为了让宝玉“入梦”,借由秦可卿卧室绮靡鲜艳的背景气氛,引领贾宝玉步入太虚幻境,并借此埋下贾宝玉“初试云雨情”的伏笔。

但同时,从文本情节来看,秦可卿之所以要这么做,也是有她的目的,比如秦可卿在怂恿进入自己卧室去睡午觉的时候,一旁的婆子曾提出异议,秦可卿如此解释了一通:

有一嬷嬷说道:“哪里有个叔叔往侄儿的房里睡觉的理?”【当头一喝,当用反笔提醒】秦氏笑道:“哎呦呦!不怕他恼,他能够大了,就忌讳这些个?上月你没见我那个兄弟来了,虽然和宝叔同年,两个人若站在一处,只怕那一个还高些呢!”【伏下秦钟,妙】宝玉道:“我怎么没见过?你带他来我瞧瞧。”——第5回

这恰恰就是秦可卿的目的——引出他的弟弟秦钟。

正如婆子所言,在男女之防异常森严的封建时代,哪里能有男子在女子卧室中睡觉的道理,这成何体统?贾宝玉因为从小在女儿堆中厮混,自然是个例外,可眼下秦可卿口中竟然还有另一位男子也曾做过类似的事,贾宝玉自然会深感此人是同道中人,如何能不问一句“你带他来我瞧瞧”。

也就是说,秦可卿用这种手段,潜移默化地将弟弟秦钟介绍给了贾宝玉,其目的就是为了后文的“谈肄业宝玉会秦钟”,此情节发生在第7回:

秦氏笑道:“今日巧,上回宝叔立刻要见我兄弟,他今儿也在这里,想在书房里。宝叔何不去瞧一瞧。”宝玉听了,即便下炕要走。——第7回

第5回、第7回两回之间,相离甚近,很难说这不是秦可卿有意安排的。况且贾宝玉乃是荣国府的活龙,不出意外的是话,他将来必定是荣国府二房的扛鼎之人,秦可卿想要为弟弟秦钟谋一个出路,故而介绍给贾宝玉认识。

此论绝非是笔者主观瞎猜,但有世俗阅历者,便能看出其中蹊跷:秦钟不过区区营缮郎之子,家境也不是很殷实,后文父亲秦业送秦钟去荣国府读学堂,送老师贾代儒的二十四两贽见礼都是东拼西凑来的,所以能攀扯上荣国府的宝二爷,就能提前搞好人脉,为将来铺路,明眼人都可看出这一层利害关系。

由此可见秦可卿用心良苦,她从第5回便开始设局,在贾宝玉跟前旁敲侧击提起弟弟秦钟,就是为了促成两人相见,进而为弟弟秦钟的前途打下一个基础,以便借用荣国府这个平台、贾宝玉这个人脉。

可叹秦钟最终沉迷宁荣两府的灯红酒绿,书没读进去几本,倒是学了不少贵族的劣习,不仅跟尼姑智能儿厮混,还在学堂中搞龙阳之好,俨然辜负了父亲、姐姐的期待。

细思此等情状,今日亦不少见,为天下苦心父母一叹。

本文乃“红楼不红”原创,未经授权请勿转载,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谢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