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爷爷老了,真的老了

subtitle
眉间的寂寞PLUS 2021-09-17 16:49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小龙出生的时候爷爷已经七十岁了。当小龙十岁的时候爷爷八十岁了。爷爷的生日在夏天的八月一日,与“八.一”建军节同一日。小龙从上小学一年级就知道过生日是件很快乐的事。不仅有蛋糕吃,还有很多礼物,比如他爱玩的遥控电动车,超人蜘蛛侠等等。他过完生日了,爸爸过,爸爸过完生日了妈妈过,但他却从来没有看过爷爷过生日。

这不,眼看建军节又要到了,也就是建军节前一个星期天,小龙终于忍不住问爸爸,爸爸不说,只是让他往葫芦里装酒送给爷爷。

他顺从地去酒柜拿瓶高粱酒往饭桌上的酒葫芦里倒酒,酒很香,香的小龙情不自禁埋下头深闻酒香。酒很香,味道怎么样呢?小龙想着,舌头伸出嘴,朝流着的液体舔了一下,立刻舌头有辣的感觉,进而是喉咙辣的不舒适感,慌得他连呸呸呸的好几声。想,这可真难喝,爷爷和爸爸却像喝水,有滋有味。

酒倒进葫芦,小龙举起葫芦,左看右瞧。葫芦本来的土黄色似的光泽早没有了,有的是经主人摩挲成老旧油光发亮的色泽,像个老物件,让小龙都会情不自禁想这有一百年吧,要不咋这颜色?他把葫芦递给在阳台上默默浇花的爷爷说:“爷爷,你的酒。”他说话时去接爷爷手上的浇花壶。

爷爷一手接酒,一手递浇花壶,看着小龙乐呵呵笑,一面坐进就近的藤椅中,一面叫小龙挨他坐下。

爷爷老了,爷爷真的老了。去年小龙还看见爷爷后脑勺一处头发是花白的,这刻小龙挨爷爷坐下,不自觉身子后仰,瞥见爷爷后脑勺的头发已经雪白了。他又忍不住把爷爷脑袋看了一个遍,爷爷头发都雪白了反而比花白的时候好看,显得很精致,像仙侠剧里的神仙,不由他笑起来,爷爷五官端正,眼神温和有神招人喜欢。

小龙随爷爷,不仅班上女生围着他,其他的班的女生也经过各种途径来接近他,他很美,但不骄傲。爷爷说女孩不会喜欢耍脾气的男孩,她们喜欢有正气又温和聪明的男孩。

小龙在爷爷身边坐下后问爷爷:“爷爷,下个星期八.一建军节你想过怎么过吗?”

“听领导讲话,做好公民,没事不出门,你也是,小龙。”老人说着笑,“当然,你可以和小区的小朋友在小区打球踩单车,你爸爸呢,必须陪爷爷走十圈。”

小龙皱眉头问:“你对爸爸的要求这么简单?你知道嘛,建军节那天可是你八十大寿呢?”

爷爷摸摸孙子头说:“也是奶奶去世的祭日。”

“什么?奶奶是建军节那天过世的?我咋不知道?”小龙惊道。

爷爷又是摸摸小龙说:“很多年了,有十二年了,你爸爸还在部队没转业呢。”

“奶奶是怎么过世的?生病?”

“不是。是洪水。那年雨水下得很大,一连下了半个月,村里的庄稼淹没了,村里的房子淹没了,奶奶和村里好几个人都被洪水冲不见了。等水干了才找到他们。”

爷爷虽说语淡无痕,内心深处却仿佛又置身洪水滔天中,他以近七十岁的高龄和村里的青壮男人伐木筏救村里的老弱病残。

小龙惊呼:“奶奶是这样没的?”

爷爷打开葫芦塞,举起葫芦放在嘴边喝下一口酒,缓缓点点头说:“所以你爸爸回来了,肯结婚了,有你了。”

“我是这么来的?我爸干嘛不肯结婚?奶奶没了他咋就肯结婚了呢?”

“爸,老黄历了,跟小龙讲这些干啥?”小龙爸走上阳台说,“大哥说他邀了二姐,下星期我们三家一起回村里给妈妈扫墓。”

“扫啥?疫情这么严重,不去,你妈也不会同意。”爷爷拉下脸说。

“疫情就不用生活了?您能不能活学活用主席讲话精神?”儿子表情严肃,批评父亲道。

父亲瞪眼:“我咋没活学活用?你们现在给老太婆烧纸有用吗?她生前想要的你给她了吗?你……”

“您能讲点理吗?有些东西不是您想就能给的,我早跟刘家姑娘结婚能有小龙吗?小龙是这个样子吗?我早结婚我能在部队考上军校提干吗?不提干,我能转业到武装部吗?”

爷爷语咽,儿子继续说:“大哥说了,这次他回去主要是响应我在我们村里的扶贫工作,搞水利投资。你不想搞好村里的水利工程?不想不再遇大雨就洪水泛滥?不想小龙回去看看妈妈的墓在哪?他出生十年都没回去过。”

爷爷看看小龙,小龙眨巴眼看爷爷,爷爷终于点头,可没想到儿子继续说:“您也是老党员老干部,要明白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党员干部群众要坚持目标导向、问题导向,结果导向,认真总结经验,不能自私的沉郁于自己的痛苦中……”

爷爷怪怪地剜眼儿子,儿子噶然停住下面要说的话,爷爷哼地把酒葫芦塞进儿子手里,反背手,赌气地恼说:“我还轮不到你教训,别说你大哥,他就是白眼狼,有钱就不认娘。”小龙喜欢大伯,过年过节大把钱给他,还买好多礼物。他跳起身,屁股离开藤椅,拉爷爷说:“爷爷不生气,大伯是企业家,他很忙。”

“他忙不忙我不知道,我也不管。”爷爷恨恨地瞪眼小儿子,拉起小龙的手扭身就走。快到电梯,小龙想起什么叫爷爷等等,我们还没拿口罩呢,急忙跑转身拿口罩。爷孙刚带好口罩,电梯门开,电梯里走出一个六十出头的男人,口罩蒙着大半张脸,小龙喜出望外叫大伯,你来了,忙上前拉男人说:“爸爸在家,我和爷爷去小区散步。”

男人一面应小龙一面看爷爷一面叫爸。爷爷没好眼色也没应大儿子,只鼻子里哼哼了两声,直接进电梯。

小龙爸在门口看见,快步上前。

“爸,这气真大,十二年了都不原谅我。”大伯向面前的弟弟耸肩很无奈。

“不能怪他,他和妈的感情是经过炮火煅烧的。”

“他们煅烧,合着就要我背黑锅,我容易吗?你知道我是生意人,那时我刚在外面出差未回,再说了,

村里发洪水我有什么办法,解放军叔叔都没办法做到的事我能有什么办法?”大伯回头看一眼电梯,不满,说,“他自己在身边,却只管救别人,不管自己老婆,妈不是为回头拿他的酒葫芦能错过寻救的救生艇吗?”一股对父亲的怨气脱口而出,“他现在什么都怪我们,怪我没提前接妈妈出村,怪你没同意刘家表妹的婚事,让妈没看见你的孩子就走了。就不怪自己当初不肯听我的到城里来住,妈来住一个月他偏把她接回去。我还怨他害死我妈呢。”

哥俩说话间走进屋,走上阳台,坐下,女主人上前斟茶倒水端送水果。

大哥端起茶杯喝口茶,眼睛望向阳台外,看见父亲弓身背手和小龙缓缓走,阳光像个火球,辣辣地照在园林的草木、蝴蝶、花朵上。

许久,大哥放下茶杯,拿起茶几上的酒葫芦问,你有同爸说我们下周回乡吗?

“说了,不就为这我趁机教育他,他不是我的对手,生气逃跑了。”

哈哈,哈哈,大哥哈哈大笑,连说你倒是怎么教育他的?

“党员干部嘛,当然要讲专业,攻其所短,你再投资一千万到乡里,我估计你可以功抵过,我也完成扶贫的指标任务,一举多得。”

大哥呃声,又不自然望向阳台外,父亲和小龙正在花坛那边仰头看向这边……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