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一点庆阳丨母爱如水(谢文奎)

subtitle
陇东报 2021-09-17 16:27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者简介

谢文奎,甘肃镇原人,军人,大校军衔。工作之余坚持写作,有新闻报道及散文在军内外报刊发表。

母爱如水

我一直想把母亲写进文章里,说一说她对我的养育之恩,说一说我对她的感恩之情,说一说她勤劳、善良、智慧而又充满艰辛的人生,可总是理不出头绪,就一年一年拖了下来。

今年,母亲要过八十岁生日了。我想趁她眼不花耳不聋、趁她脑子清醒不糊涂,我不光要写她,还要把写她的文章读给她听,让她听听一个儿子对母亲的真实心声。我不想等到万一哪天母亲老糊涂了、不认识我了,或者哪一天母亲突然不在了,再也听不到这些话了。

我十七岁当兵,在祖国西北围着帕米尔高原、昆仑山、喀喇昆仑山转圈圈。三十多年没有走出大山的怀抱,和亲人常常是聚少离多,感觉自己都成了家里的“客人”,别说给母亲过一个像样的生日,就连好好陪她的日子都少的可怜!这次母亲过生日,我早早就和兄弟姐妹们沟通商量了,做好了回家陪母亲过生日的准备。

谁知计划没有变化快。在离母亲生日还不到两个星期,一纸代职命令取代休假报告提前送到了我手中。

目的地:帕米尔高原某部!

时间:三天内报到!

程序:组织谈话、工作交接、收拾行囊、出发!

我一路向南向南再向南,飞越天山,穿过戈壁,从平原走向高原,走向茫茫雪域——帕米尔高原。

这里是祖国最西端,天山、昆仑山山脉在这里交汇。高寒缺氧,冰天雪地,荒无人烟,官兵整日与大山为伴,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他们用热血、青春和生命守护祖国边境安全,践行着对祖国和人民的誓言“绝不把领土守小了、绝不把领土守丢了”!

走近他们除了一次次感动外,更多的是有了激情、有了动力、有了使命感!

好几天没顾上给母亲打电话。一方面是工作忙事情多,另一方面,主要是没想好如何给母亲解释回不去的原因。就在我忐忑不安想对策之时,一天晚上,母亲的视频电话拨过来了,接通视频,还没等我开口,她就一口气把要说的话全说完了。她知道我因为任务去了南疆边防。母亲让我千万不要有顾虑,她说:“执行命令干好本职是大事,自己过生日是小事,只要国家好、边境好、你的工作好,妈天天都会像过生日一样高兴!”看着视频里母亲慈祥的面容,听着她语重心长的话语,我只能不停的用点头来回应她,却不敢出声,害怕一说话强忍的泪水会控制不住流出来,更害怕哽咽的嗓音会让母亲心里难受!

母亲一辈子生活在老家九沟十八岔的大山里,尽管从小没有上过学,但她明白事理,她为爷爷奶奶养老送终,养育我们兄弟姐妹长大成人,深受村里人夸赞和敬重。

父亲七十岁后得了老年痴呆症,一时清醒一时糊涂,怕他走丢了,母亲时刻紧盯着他跟着他,半步不离坚持了近十年时间,让父亲很有尊严和体面地走完了人生最后一程。

父亲去世后,我就把她接到新疆和我们一起生活,刚开始,母亲看什么都新鲜、吃什么都香甜,整天乐呵呵的,还时不时变着花样给我们做各种家乡美食,让我们一家在远离家乡远离亲人的异地他乡深深感受到了:有妈真好!可没过三个月,母亲就想老家了,想的吃不下饭、睡不好觉,想地里的庄稼和蔬菜,想村里的老人和自家的孙子重孙子。总之什么都想了,各种理由不愿意享受城市生活,不愿意住高楼大厦了,就是要回家!

母亲一辈子难得出门,好不容易让出来享几天福吧,她却待不住,这才几天就嚷嚷着要回去。为弥补这种遗憾,我想在送母亲回家之前,带她去海南玩几天,让她看看未曾见过的大海,看看在北方冰天雪地之时南方春暖花开的样子,看看南方的冬天地里照样能种菜、树上照样能结果。

当我高兴地说出我的计划时,却并没有得到母亲的赞同和响应,她说不想去海南,不想去游山玩水。

我试探性地让母亲自己做主,她犹豫再三后坚定地说:“非要去的话你就带我去看看毛主席、看看天安门!”虽说意外但也在情理之中。在我们老家,特别是上了年纪的人把在有生之年能去一趟北京,能在天安门前照上一张相片,当作一生最荣耀的事情。母亲有这个念想也十分正常。

调整计划,预定机票,我陪母亲从乌鲁木齐直飞北京,一路上她兴致极高。到北京第二天,在游完天安门后,我们就直接去了毛主席纪念堂。母亲扶着我的胳膊踮起脚尖瞻仰着毛主席的遗容,久久不愿离去,直到工作人员不停催促后才缓缓走出。

母亲经历过三年困难时期,饱尝了生活中缺吃少穿的艰苦岁月。生活的磨难让母亲练就了一颗慈悲之心、一颗友善之心。她常常说“平时多帮人、急时有人帮”,要求我们每个子女善良做人、乐于助人。母亲的言传身教,不但成了我们做儿女的精神财富,也在街坊邻居中留下了很好的口碑。过去生活困难时期是这样,现在条件好了她更不吝惜钱物了。我们给她的零花钱自己舍不得花,但凡是村里谁家老人住院缺钱了,谁家孩子上学缺钱了,或者谁家有个急事难事了,她都会尽力接济。“一文钱难倒英雄汉”,这种感受在我们小的时候她都饱尝过,不好受!

不光是六十年代缺吃少穿的日子不好过。其实,母亲的前半生一直都在为我们一家老小的吃饭穿衣花钱饱受着磨难和煎熬。上学时,我们兄弟姐妹就像接力跑一样,一年一个,从一年级到五年级都有人。母亲为了让我们都能上学,想尽一切办法给我们筹集学费。她在家养猪种菜、上山挖中草药、满山捡拾杏核,总之,只要能变成钱的活母亲都干。有一年夏天,实在是没有办法凑够钱了,母亲就挑着过年时家里剩下的黄酒去卖,我手里拿着两个洋瓷碗跟在母亲身后,一路小跑着来到镇上的集贸市场。

母亲手艺好,酿制的黄酒味道不错,才五分钱一碗,加之天气热,喝的人自然多一些,两桶黄酒很快就所剩无几了。此时,母亲让我看着卖,自己一路小跑回了家。不到一个钟头,母亲又挑着两桶酒过来了。往返20里地,我不知道母亲走的有多快,但我看见她身上一件米色衬衣全都湿透了。我赶紧给母亲舀了半碗黄酒让她喝一口解解渴,母亲却没有喝,她说:“等一会儿,要是卖不完了再喝。”

母亲是为了多卖五分钱!当时小,不太懂。现在回想起这些,心中满是酸楚,眼中的泪会不由自主的往外流!

那年开学,我带着弟弟去报名。母亲用两个小手绢分开包着我们各自的学费。我上四年级学费三块钱,母亲给我包了60个5分钱的硬币,弟弟上一年级学费两块钱,母亲在他的包里放了100个2分钱的硬币。

这是母亲顶着烈日在集市上卖了100碗黄酒挣的血汗钱!

当兵在外三十多年,东奔西跑不停搬家,可有一样东西一直压在箱底伴随着我“南征北战”,那就是母亲亲手做的一双布鞋。在我的记忆里,母亲总是没日没夜地忙乎着。白天下地干完活,就要紧跑慢赶地回家给我们做饭洗衣服,晚上常常是别人都睡了好几觉了,她还点着昏黄的煤油灯,不是在纳鞋底就是在做鞋帮。当知道我要离家当兵走了,母亲特意买回二尺新条绒布料,找了几件我们小时候穿过的白色衣服拆洗干净,用糨糊一层层打成袼褙,放在热炕头上烘干,照着鞋样子大小再分别裁剪成鞋帮鞋底。后面几天,母亲每晚都在我们入睡后加班加点缝鞋帮纳鞋底,硬是给我赶出了一双白底黑面的布鞋。

记得离家那天,母亲让我穿上她做的新鞋前看后看左看右看,满脸都是喜悦开心!她拉着我的手说:“这鞋透气穿上舒服还不会感染‘脚气’,穿上它到了部队要听领导的话好好干,让咱做啥就做啥不要挑三捡四,更不能贪图钱财占便宜,要光明磊落走正道做好人!”

新兵集中到县武装部后统一换发了绿军装和绿胶鞋,母亲做的布鞋被我装在背包里带到了部队。人长脚也长。有一次,周末休息时我拿出母亲做的布鞋试穿,没想到已经穿不上了。尽管母亲做的鞋子我只穿了半天时间,可她一整夜一整夜守着昏黄的煤油灯为我赶做鞋子的情景历历在目,那些一针一线简单的动作包含着心血、体现着母爱。

如今,母亲八十岁了,眼不花、耳不聋,身体健康、生活无忧,不但生活能自理,还常常帮着家里干农活、煮茶饭。自从用上智能手机后,玩微信、抢红包,动不动还要和在外工作学习的儿孙们视频聊天。她想念儿孙的方式很是独特,常常在周末时发个红包到家庭群里,她一个个看着大家抢,一旦那个儿子女儿孙子重孙子没有出现,她就会不停的念叨,等时间长了还没回应时,她就会亲自打个电话或发个视频过去询问一下,当知道没有什么事时,才能放下心来。

母亲年轻时是茶饭高手,现在年龄大了也不甘示弱,还经常在朋友圈里晒她做的手工擀面、各种花式饺子、有十八个褶折的大包子以及糖油饼等各式各样的美食。

母亲不服老!

我们也不想让她老!

想念就是一根电话线,一头牵着母亲一头牵着我;想念就是一张视频网,母亲看看我,我看看母亲;想念就是幸福的回忆,常常伴我入梦乡。

尽管我也年过半百了,但有母亲在我仍然感觉自己是个孩子,对于老天的这种眷顾我会倍加珍视。

让母亲快乐度晚年,让自己此生无遗憾!

朗诵者

宋飞,国家一级播音员,省级普通话测试员,全国青少儿播音主持考级委员会委员,庆阳语言艺术专业委员会委员,庆阳广播电视台新闻主播。

发布丨马瑶

审核丨郝芳

陇东报社新媒体部

新闻热线:0934-8353311

0934-5926120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