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一周内2名初中女生接连自杀,死前未发出的朋友圈揭残忍内情

subtitle
白日萌硕 2021-09-17 14:14

【本文节选自《洞悉犯罪案件背后的秘密》,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深夜寂静的女生宿舍里,一名初二女生睡眼朦胧地快步向厕所走去,拖鞋在走廊里发出「踢踢踏踏」的声音,女生冲进厕所,没关门就开始小解,眼睛还闭着舍不得睁开。

终于解决完,女生提起裤子正准备离开,却似乎听到细小的哭泣声,女生打了个激灵,睁开眼睛,看了看旁边关着的厕所隔间的门,小声问了一句:「谁啊……」

回应她的是一阵寂静,什么声音都没有,连刚才的抽泣声都没有了。女生又打了一个寒颤,想也不想,快步逃回了寝室,把门关得紧紧的。

她躲在被窝里左思右想,觉得诡异:到底是不是人啊,干嘛大半夜在厕所里哭。想着想着,不一会儿也便睡着了。

周小祺很早来到公司,昨晚连夜赶稿,现在还有点回不过神来。旁边的秦晓晴凑过来,把手机举到周小祺眼前,说道:「看看!这是谁?」

周小祺看了一眼手机里一张酷似女明星冰冰的照片,随口就说了一句:「冰冰嘛,怎么了?」

秦晓晴扑哧笑出声,拿回手机,指了指自己说道:「告诉你吧,这是我。我一个朋友学化妆的,特别牛,化妆术堪比整容啊!」

「真的假的?我看看!」周小祺立刻把手机拿过去仔细端详了一下,果然,在浓妆之后看出秦晓晴的影子。

「厉害啊,你这个同学,堪比易容术了。」周小祺把手机还给秦晓晴。

「是吧。她刚刚开了一家美容店,专门化妆、美甲,提我的名字可以八折哟!」

周小祺笑了笑,打了声哈欠,刚想眯一会儿,主任风一般钻了进来,指着她说道:「周小祺,赶紧的吧,你喜欢的命案来了。芙蓉镇中学连续两名初三女生自杀,快快快,争取出个独家!」

「好好好,这就去!」周小祺兴奋地点着头,抓起背包就走。

看着周小祺风风火火的背影,秦晓晴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美容美甲不感兴趣,一听命案来精神了,这姑娘也是没谁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芙蓉镇是花都市的一个乡镇,相对比较偏远,经济也比较落后,虽然有个好听的名字,但这个镇跟芙蓉其实毫无关联,镇上的人多数都靠着打工和务农生活。

芙蓉镇中学是镇上唯一的中学,据说虽然经济条件不好,学生的成绩这几年在市里却名列前茅。突然连续死了两个女孩,也算是大新闻了,但是因为消息闭塞,还没有引起太大的关注,也可能跟校方有意地封闭消息有关。

周小祺开着车行了两个小时才到了中学门口,发现本来应该充斥着朗朗读书声的学校却寂静无声,而且大门紧闭。

周小祺把车停在围墙边,在门口来回溜达了两圈,看着电动大门上闪烁的「欢迎光临」丝毫没有要打开的意思,便朝传达室张望了一眼,里面有人,但似乎在看电视,还没有发现她。

她将身子贴在大门上,努力向里探视,看到贴着围墙处停着一辆警车,心里立刻又燃起希望。她向另外一侧挪了挪,跳起脚瞪着眼睛向里使劲瞄了一眼,脖子都快扭断了,终于确定那就是她熟悉的那辆警车。

还没等她高兴,传达室保安大叔怒吼一声:「你谁啊?干嘛的!」

「我市公安局,来这儿调查的。」周小祺学着刑警们,一脸冷漠严肃地说道。

「公安局的?刚才不都进去了吗?怎么又来了?」大叔半信半疑,但又不敢得罪,语气柔和了不少。

「我离得远,来得晚点怎么了,赶紧开门,别影响我们调查!」周小祺皱起眉头,佯装蛮横地说道。

「这……你也没穿警服,你有证件吗?」大叔声音更软了,却还是不依不饶。

「便衣警察不懂吗?行行行,你等着!」周小祺伸出手指点了点保安大叔,回身拿出手机,走到另一边,打给了王立伟。

「喂,你是不是在芙蓉中学呢?」周小祺压低声音问道。

「对啊,你怎么知道?」

「赶紧的,我在门口,他们不让我进,你来把我领进去吧!」周小祺说着,看了传达室一眼,那个大叔正一脸茫然地瞅着她。

「这……这事你们别参与了吧?我估计八成就是自杀,这校长为这事急得都冒汗了,知道有媒体参与,不得吓出心脏病啊?」王立伟也压低了声音说道。

「我说过我是来采访的吗?我是来协助办案的!多一个人多份力嘛,一周两起自杀,我觉得不会那么简单的!」

「好吧好吧,反正韩队长也不在,你等着!」说完王利伟挂断了电话。

周小祺走到门口,趾高气昂地对保安大叔说道:「我同事等会儿来接我进去,不用证件了吧?」

保安大叔点了点头,偷偷翻了个白眼。

王利伟不一会儿小跑着来到门口,带着周小祺走进校园。

校园不大,一进门走几步就是一栋六层楼的教学楼,看样子应该是新建不久。因为没有学生,透露着阴冷的气氛。

「怎么都没有学生上课啊?今天是周五啊。」周小祺问道,跟着王利伟走进教学楼。

「连续发生这样的事,出事孩子的家长一直在学校不肯走,老师学生都没心思上课。为了方便调查,就让其他学生放假回家了。」

「确定是自杀吗?都是怎么自杀的?死者都是什么人?」周小祺边问边从包里掏出纸笔记录。

「两个女孩都是初三的学生,成绩都属于中上游,偏文科。第一个自杀的女孩叫张雅珍,初三三班的,10 月 28 号晚上割腕死的,在宿舍的公用厕所中,接了一盆热水,把手放在水里,用一把水果刀割腕的。死亡时间大概在晚上三点到四点。」王利伟爬着楼梯,说话也有些喘。

「割腕?这么惨烈?没有遗书什么的吗?」周小祺睁大眼睛问道。

「没有,不过她的朋友圈里,死前的一段时间倒是经常发一些很消极的语言和图片,什么如果不能生如夏花之绚烂又怎么期待死如什么什么精美……」王利伟挠着头仔细思考着。

「是死如秋叶之静美,你这文化水平怎么还不如初中啊。然后呢?还有别的吗?她的朋友圈她老师没看到吗?这明显有厌世倾向啊。」周小祺停下笔问道。

「学校明令禁止学生用手机,但这些孩子大多是留守儿童,家长不放心,所以都给孩子配了手机偷偷用,老师怎么可能知道呢?」王利伟说着,把周小祺带到五楼的一间空教室,第一排的课桌上摆着几个档案袋,应该是他们调查的报告。

周小祺要来张雅珍朋友圈的截图照片看了看,的确有很多似乎厌世倾向的文字图片,什么「生亦何欢,死亦何惧」,什么「爱已经无能为力,唯有自己解脱自己」,看得周小祺一身鸡皮疙瘩,完全不能想象这是一个初三女生的朋友圈。

想想自己初三时,虽然也很喜欢伤春悲秋,喜欢在日记本里摘抄些伤感的非主流句子啊歌词啊,但是生死啊解脱啊这么深奥的,还真没想过。如果不是遇上什么特别伤心的事,应该不会有这种感悟吧。

「她到底为什么自杀,调查了吗?而且还是选择这么惨烈的方式?」周小祺将照片放进档案袋,放回原处。

王利伟点了点头,说道:「差不多查清楚了,应该是因为失恋。她之前有一个男朋友,是自己班上的男生,半个多月之前分手了,从那之后,她的情绪开始非常低落,朋友圈还发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跟朋友们交往也有些疏离,还爱发脾气爱哭。哦,据说,她自杀那天晚上,有个初二女生听到厕所有人哭泣,可能就是她。」

「因为失恋自杀?现在的小孩应该没有这么脆弱吧,我小表妹上初二都分手三次了。」周小祺有些不敢相信。

「哎,农村孩子比较质朴吧。而且,通过对张雅珍血液检验的结果显示,她很有可能怀孕了。」王利伟用手在肚子上比划了一个圆弧。

「怀孕了?确定吗?」周小祺惊讶地大声问道。

「百分之八十吧,她的父母不同意解剖,我们通过验血发现 HCG 明显高于正常水平。」

「怀孕了,结果男孩还跟她分手,觉得生无可恋自杀,这倒也有可能。唉,现在这小孩,都太不懂得保护自己了。」周小祺摇头说道。

「但是那个男孩林晓峰不承认,他承认他们发生过关系,但说根本不知道张雅珍怀孕的事,还说分手是张雅珍提出的。」

「靠,死无对证他怎么说都行啦,自己都承认发生关系了,不是他是谁,怎么小小年纪就这么不负责任!」

「嗯,但,我觉得他好像还挺痛苦的,哭得很伤心,不像是装的。」

「也许是吓的也不一定,张雅珍的父母肯定不会罢休的。」

「可不是嘛,这样学校的责任就少了,张雅珍的父母现在就在男生家里赖着呢。学校刚松口气,又出了昨天的事。」

「昨天是怎么回事?」

「昨天下午放学后,大概 6 点 45 分吧,初三四班林洁在全班同学都离开后,从自己教室的窗户跳了下来,当场死亡。」

「怎么能确定是自杀,会不会是被人推下去的?」

「从现场看,没有打斗痕迹,窗户边摆放了一把椅子,椅子上和窗台上都发现了林洁的脚印。从尸体伤口看,也符合高空坠落死亡的症状,应该可以断定为自杀。」

「班级里一个人没有吗?不是寄宿制学校吗?」

王利伟摇摇头说:「不是,是半寄宿制,只有离学校比较远的学生才在这里住,有些也是偶尔住校偶尔回家,还是回家的比较多。但是两名死者都是住校生,因为父母都不在家。」

「那林洁为什么自杀?确定为自杀不就可以结案了吗?你们怎么还在这?」

「哎,死者家属不干啊,等尸检报告呢,应该很快就出来了。现在主要调查自杀原因,好好的花季少女,怎么说自杀就自杀,家长要求有个说法,我们就得调查到底呗。」

「这两起事件,相差只有七天,会不会有什么联系啊?」

「我们也怀疑,据林洁的班主任说,张雅珍出事后,林洁的学习状态很不好,被多个老师反映上课走神不交作业。现在初三,老师们对他们管得都很严,特别是像这种努努力就可以考个不错高中的,老师们都比较注意。」

「林洁和张雅珍关系怎么样?会不会是因为伤心过度?还是她和那个男孩也有关系?」周小祺提出自己的意见。

「这个还不清楚,据老师们反映,她们不同班不同寝,只是小学时一个学校,具体关系怎么样,学校已经安排几个和她关系比较好的学生,等下到学校来接受调查了,到时候才能知道。」

「我能不能看看现场尸体照片?」

「给!」王利伟从一堆文件袋中找出一个递给周小祺。

周小祺从里面拿出一沓照片,照片显示跟王利伟说的没什么区别,林洁穿着一身干净的校服,俯卧在地上,头部下面一摊血迹。

周小祺一张张看着,也没有看出什么奇怪,只是其中一张引起了她的注意。那是一张右手臂的特写,奇怪的是,林洁的手蜷曲着,拇指贴着食指,像是捏着什么似的。

「这手是怎么回事啊?感觉像是捏着什么一样。」周小祺举起照片给王利伟看。

「嗯,我们也注意到了,可能是手机,旁边正散落了一只手机,已经摔坏了。」

「手机吗?」周小祺拿手比划了一下,将照片放回了档案袋。

「行了吧,够清楚了吧,我相信你的职业操守,不要乱写哈。」王利伟仰着下巴严肃说道。

「知道知道,我去采访采访校长和老师,他们在哪?」

「在另一头的办公室呢,我们的人也在做笔录。你快点,等会儿韩队长来了,又得给我看黑脸。」

周小祺做了个鬼脸,走到做笔录的教室外,对每个出来的老师逐一进行询问,也没得到太多有用的信息。倒不是老师们不配合,而是老师平时对学生的个人生活都了解不多。这是人之常情,一个班上四五十个学生,又面临升学,单单关注成绩都够这老师们焦头烂额的,谁会去额外浪费精力关心孩子的精神世界。

林洁的班主任崔老师看上去很是焦虑,不断摇头叹气,说着「实在想不通、实在想不通」。

「什么想不通啊?」

「想不通为什么自杀啊?明明看着挺开朗的孩子,前两天还问我张雅珍为什么自杀,我说是因为失恋,还告诫她千万不要早恋,要学会保护自己。她还说才不会喜欢什么男人,更不会因为这个自杀,没想到……哎……」

「她真这么说过?是什么时候跟你说的?」

「没几天,也就三四天前吧。这个孩子虽然成绩不是很拔尖,但是个非常认真努力的孩子,喜欢看书写日记,老师稍微鼓励鼓励,成绩就能升一升,所以平时我对她关注还挺多的,真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你说,会不会真是有人把她推下去的?」

周小祺摇摇头,说:「还是等警方最后的鉴定吧。」

「你不就是警察吗?」崔老师推了推眼镜说道。

「啊,我的意思就是等我们的消息。崔老师你辛苦了,我再问问其他人。」

崔老师疑惑地走了,走了几步狐疑地回头看了一眼周小祺。周小祺心虚地背过身去,脸朝走廊外的窗户站着,正巧看到大门口走进来几个学生,四个女生一个男生,还跟着一个穿警服的男人。看到那男人严肃黝黑的脸,周小祺撇撇嘴,心想:难缠的主又来了。

果然,一连串脚步声之后,韩夜生带着几个孩子到了六楼走廊里,一看到周小祺站在走廊中,眉头间立刻显出两道深深的不满,让整张脸看着更加严厉。

「你怎么又在这?」韩队长冷漠地说道。

「我怎么不能在这儿,你是工作,我也是工作啊。」周小祺瞟了一眼韩夜生说道。

「随便你,但是别耽误我们办案。」

「谁耽误你了,你查你的,我查我的,你来这么晚,还说我耽误你?」周小祺歪着脑袋阴阳怪气地说道。

韩夜生没有搭话,但是脸却不自觉红了,虽然因为肤色的原因不易被察觉,但还是被周小祺给瞄到了。

「王利伟呢?」韩夜生没好气地大声喊道。

「队长,我在这!」王利伟从韩队长身后某个教室中探出头来。

「带着这几个孩子去问问话,一个一个问!」说完,韩队长走进给老师们问话的教室中。

王利伟将几个学生带领到另一头的两个教室里,周小祺也跟了过去,趁着警察去单独问话其中的男生,她跟剩下的四个女生攀谈起来。

这四个女生中有两个是和林洁关系比较好的,据她们说,林洁平时在朋友当中挺开朗的,没有什么异常。

只是上了初三后,大概是学习压力有些紧张,常常心情郁闷,她的数学和物理成绩太差,严重拉低她的总成绩,虽然一入学就开始跟老师补习物理,可却一直不见起色。而且她还要求换班,换去普通班,但是老师始终不同意,也可能因为这个她才心情郁闷。

「为什么换班?老师为什么不给换呢?」

「我们三班和四班是重点班,她想换去普通班,老师当然不乐意了,她的成绩远远高于普通班的尖子生呢。她在普通班也没什么朋友,我们也劝她不要去,她也就没再坚持。」

周小祺又问她和张雅珍的关系,两人都表示她们小学时关系比较好,但上了初中基本上就没有交集了。只是张雅珍出事后,林洁似乎格外在意,经常打听关于她出事的传闻,至于为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关于林晓峰,就是被带去训话的男生,两个女生都表现得有些羞涩。听她们的叙述,这个林晓峰算是学校的风云人物,是不少女生明恋暗恋的对象,但林洁对他好像没什么兴趣。

林洁是标准的好学生,与学习无关的一切都不碰的,一心只读圣贤书,空闲的时候写日记、打扫卫生,一点违反班规校规的事都不干,连手机都只打电话不上网。

另外两个女生是初二的,对林洁并不了解,是当时发现林洁自杀的目击者。昨天下午,这两个女生正和教物理的吴老师在自己的教室补习,窗外突然落下一个黑影,三人往外一望,就看到林洁的尸体倒在地上。

她们和老师一起走到楼下,她们吓得不敢看,扭着头捂着脸跟在老师后面,老师凑到前面摸了摸尸体,就说已经没救了,然后就报警叫救护车。等警察来了问完话,就回家了。

「你到楼下,有没有看到林洁手里拿着什么?」周小祺问道。

两人疑惑地彼此看了两眼,都茫然地摇了摇头,说:「没看见,当时吓得不行,根本不敢仔细看。」

周小祺点点头,将笔记本扣上,沉思了一会儿便走出了教室。

林晓峰垂头丧气地从另一个教室走出来,被周小祺一把拦下,男生满目怨念地看了她一眼,眼里的红血丝可以看出,他这几日过得并不好。

周小祺在他肩上拍了拍,露出一个关怀的微笑,说道:「知道你最近过得不好,有什么冤屈告诉我,我帮你。」

「帮我,都说帮我,都把我往绝路上逼,我说的你们都不信,还一遍遍让我说,有什么意思!」林晓峰压抑着哽咽说道。

周小祺叹口气,倾身在男生耳边说道:「我不是警察,我是记者混进来的,有什么不满可以跟我说。」

林晓峰露出不太信任的表情,看着周小祺一身便装,拿着跟警察不一样的笔记本,似乎有些半信半疑了,于是说道:「我跟警察都说过了,我的确跟张雅珍好过,可是上个月,她突然要跟我分手,我不同意,她就哭,说是为我好,说她配不上我什么的。

「我以为她是指学习,我就说我可以帮她,我们一起学习一起考重点中学。但是她还是执意要跟我分,我很生气,觉得很没面子,就同意了。但我真的不知道她怀孕的事,她没跟我说过,她为什么不跟我说呢,我也没说不负责任啊……」

说着说着,林晓峰真的掉下眼泪,眼圈红红的,为了不让周小祺看到,倔强地别过脸去了。

周小祺一阵揪心,默默从包里拿出一张纸巾递给他。他接过去,看了她一眼,似乎很是感激,抽泣着说道:「你相信我说的吗?」

「本来不信的,但是现在信了。你们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初二下半年,4 月的时候吧。」

「那是什么时候……有身体接触的呢?」周小祺尽量选择委婉的用词问道,但林晓峰听到还是身体颤抖了一下。

「暑假的时候。她父母常年不在家,只有爷爷奶奶在家,但爱到别人家串门,我们就在那时候约会的。」说完,林晓峰红着脸低下了头。

「你和林洁不熟,是吧?」

「就知道她是四班的,没有什么交集。她自杀真跟我没关系了,不知道为什么还让我来,我都快崩溃了。」林晓峰一巴掌拍在窗台上,气恼地叹了口气。

周小祺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说道:「相信我,我会查出真相的,到时候还你清白。我有感觉,你和他们的死都没有关系。」

林晓峰惊异地看着周小祺,嘴唇微微有些颤抖,缓缓说道:「真的?」

周小祺点点头说道:「现在有很多疑点,你如果知道什么,一定要告诉我。」

林晓峰抿着嘴点了点头。

周小祺找到初三四班的教室,教室的窗户还大开着,窗台下面放着一把椅子,上面有一个明显的鞋印,一看就是女生的。

周小祺从讲桌的座次表上找到林洁的位置,走过去坐下仔细查看起来。书桌上的物品看样子似乎还保留着原本的状态:桌面上整整齐齐摆放着两本课本和笔记本,桌洞里也摆着各种书本和文具。周小祺一本本翻着桌上的课本,翻到其中一本时,立刻皱起了眉头。

周小祺拿着书去找王利伟,但他还在继续问话,看着一旁一脸严肃的韩队长,她不情愿地凑了过去。

「韩大队长,你们调查得怎么样了?」

「关你什么事,干嘛,你有发现?」韩夜生斜着眼睛看着她说道。

「你看这里。」周小祺将刚才的书拿到韩队长面前,同时将封面掀开,露出被撕去了大半的扉页。

「怎么了?不就是书被撕了一页吗?」韩队长不解地问道。

周小祺白了一眼说道:「一看就是学渣,不爱读书的人当然对撕书不当回事。但这是死者林洁的,她可是个好学生,每一本课本都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只有这本,却把扉页撕掉了。

「为什么?我记得她死时右手呈现出捏着什么的状态,我就觉得不会是手机,没有人会那样拿手机的,大多都是握着的。我觉得,她当时手里捏着的应该就是这张扉页,而且那张纸上应该写着什么,说不定是遗书也不一定。」

韩夜生听了她的分析,双手不自觉抱起双臂,歪着头思考了一会儿说道:「那……那张纸呢?怎么没了?」

「对,这就是问题关键,纸怎么没了?从发现尸体到警察来这段时间,有谁靠近过尸体!」周小祺激动地说着,打了个响指。

「你小点声,别打草惊蛇,靠近尸体的也不少,发现尸体的三个人,后来赶来的校长年级主任班主任都接近过尸体,重要的是,他们都说没看到手里拿东西啊!」韩夜生压低声音说道。

「两种可能,一种是真没看到,纸在落地后从手中飘走了,另一种就是有人撒谎。」

「你这两种假设都是无解啊,如果飘走了,那上哪去找?如果有人撒谎,又怎么验证他在撒谎呢?」韩夜生摆摆手走开了。

周小祺皱着眉头,将手指关节抵住牙齿,每次一遇到难题她都会做这个动作。

「不对,只有一个人有可能撒谎,」周小祺突然抬起头说道,「只有那个吴老师,是他最先近距离接触尸体的,那两个女生说过当时她们吓得不敢靠近,是他过去碰了碰尸体确定死亡的,他不可能看不到手里的东西。」

韩夜生点点头,思忖了一会儿说道:「万一真的只是不小心撕掉了呢?或者他真的没有看到呢?这么草率地去问,我觉得还是有点不可信。」

「好吧,但是还有一点,我记得林洁的两个朋友说她喜欢写日记,在她的遗物中有没有发现?」

「好像没有,你怎么知道这么多的?」

「这你就别管了,重要的是,刚才我在林洁的桌子里也没有找到日记,日记怎么不见了?是什么时候不见的呢?」

「你发现的问题很重要。这个林洁的自杀很蹊跷,她似乎根本没有自杀的理由,却又留下这么多的疑点。」

「不仅是林洁,还有张雅珍,她为什么自杀,就因为怀孕了?或者因为失恋?她的朋友圈透着浓浓的生无可恋,但是并不像是失恋的那种伤心。而且我觉得林晓峰说的不像是假的,有没有可能张雅珍怀的不是林晓峰的孩子,所以才和他分手?」

「你说的只是可能,破案要讲求证据,不要把你们写文章的套路用在破案上。」韩夜生皱着眉头说道。

「要先提出可能,才能去证实这个可能,连可能都没有,怎么去证实?」周小祺像绕口令一样说道。

「你小心别拧着舌头。知道了,我会考虑你的可能的!」韩夜生说完转身走开了,嘴上虽这么说,心里却已经认同了周小祺的看法,对这个小女生也有些刮目相看。她似乎不像那些八卦记者一样,只追求吸引眼球和引起轰动,而是认真地去研究事情的真相,那个样子还真比一般的警察更执着呢。

韩夜生走后,周小祺又偷偷来到初三教师办公室,办公室不大,每张办公桌上都堆满了书本、作业本,看得出这老师比学生也不轻松太多。

韩夜生带着王利伟找到办公室的时候,周小祺正趴在其中一张办公桌前不知在忙活什么,完全没有注意到靠近的两个人。

「喂!」王利伟凑到周小祺耳边轻唤一声,便吓得她差点从椅子上蹦了起来。

「哎哟,吓死我了,没看见我正发掘关键证据呢吗?」周小祺拍着胸口白了一眼王利伟。

「嘿嘿,有什么关键证据啊,告诉你个更劲爆的,保证你大跌眼镜!」

「什么啊?快说!」周小祺立刻坐正了身子。

王利伟回头看了一眼韩夜生,韩队长接着说道:「尸检报告出来了,证实林洁生前有过性行为,我要认真考虑你之前说的可能了。」

周小祺平静地点点头,撇着眉毛说道:「你现在才想起考虑我的可能啊?」

「你怎么这么冷静,这个时候不应该跳起来吗?」王利伟疑惑地问道。

周小祺耸耸肩,继续问道:「就这个啊,没有别的了?」

「还有,刚才张雅珍的哥哥发来一张截图,今天是张雅珍下葬的日子,他本来要用张雅珍的手机发一条朋友圈,感谢同学们的关心之类的。结果点进去,发现一条没有发出去的朋友圈消息,上面写着——

「我是被魔鬼推入深渊的人,肮脏的我配不上爱人,配不上这个世界,只希望有一天恶魔的伪装能被剥下。我们猜测,张雅珍和林洁都是被强暴了,现在也基本上锁定了嫌疑人。」

「嫌疑人是谁?」

「物理老师吴兴仁。他分别是初三三班、四班和初二一班的物理老师,一入学,他就分别给林洁和张雅珍两个人做过单独的课后辅导,当时发现尸体的也是他,他也是最早接触林洁尸体的人。

「被拿走的那张纸很有可能就是他拿走的,我们查了查,那张纸就是从物理课本上撕下的,上面未必写着什么,光是上面物理两个大字就足够把嫌疑指向他了,所以他才会把纸拿走,只是估计他已经销毁了。」

韩夜生语速极快地说了一大段,说得王利伟目瞪口呆的,很少见到这黑脸队长一口气说这么多话。

「你们说的这些,我都猜到了。」周小祺又耸了耸肩,挑衅一般地问道:「你们这些都只能是推理,有没有证据证明是他强暴的两个姑娘?」

「这……还得继续调查。」韩夜生被问得有些窘迫。

「我找到了!」周小祺举起一个笔记本,摇了摇,示威一般地笑着。

韩夜生如同被打了一巴掌一般,立刻瞪大了眼睛,伸手就要去拿那个本子,「这是什么?」

「我不是告诉过你,林洁有写日记的习惯吗?我找了半天没找到,心想肯定是被嫌疑人捷足先登了。我从那张被撕下的纸就开始怀疑那个吴老师,所以就来找。果然,找到了这个本子,他藏在了最深处,而且把写有他罪行的几页全都撕了下去,估计已经处理掉了。」

「那怎么能作为证据啊?」王利伟摊手问道。

「笨死了,虽然撕掉了,但是写过的印子还在啊,幸好林洁写字很用力,我刚才用铅笔描了描,韩队长,你仔细看看,大体内容还是可以看出来的。」

韩夜生紧皱着眉头读着日记,恨不得要钻进纸张里了,终于断断续续地还原了最后一篇日记的内容——

张雅珍就这样死了,不明不白。只有我知道,她不是因为失恋,不是因为被林晓峰抛弃。每次看到她胆怯的样子,看见她形单影只的样子,我都觉得心疼,想告诉她我和她一样,可是我不敢。

吴兴仁就是魔鬼,就是衣冠禽兽,他当老师简直就是玷污了为人师表这四个字,我好多次都想把唾沫吐在他虚伪的脸上,想把刀刺进他腐败的胸膛,可是我只是想想而已,我甚至不敢说出他在我身上犯下的恶行,不敢面对已经被他强暴被他夺走清白的事实。

我几次都想要转班,宁愿去成绩更差的一班二班,只要不在他的眼皮底下,只要躲过他阴险淫秽的眼神。可是班主任不同意,他只想着我要考多少多少分,考什么高中什么大学,却一点都不知道我受着什么样的折磨。

本来以为张雅珍的自杀能给我带来转机,能揪出这个恶魔绳之以法,可是没想到,警察根本就不用心查,用失恋这样的理由就打发了。谁失恋会割腕?我宁愿失恋一百次换回我的清白,换吴兴仁的死!

可是我什么都做不到,只有一死。父母已经外出三年没有回来,他们带走了弟弟,没有带我。我和他们的联系只有那一个小小的手机,可是没有勇气通过手机告诉他们,我被强暴了。我害怕,怕他们根本不相信我,怕他们从此嫌弃我……

只有死是解脱了,只有死能让吴兴仁害怕,让他能被制裁,希望我的死能让警察找出真相,惩戒坏人。

韩夜生读完,无力地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长长叹了口气,眼神里写满了自责。

「你是不是想,如果当初张雅珍出事的时候,能认真查一查,也许就不会有后面的事了?」周小祺问道。

韩夜生点点头,抬起头说道:「我只想着是自杀,找到自杀的原因,就可以结案了,我以为没有谋杀就没有凶手,原来不是,自杀的背后也许有更凶狠的凶手。」

周小祺点点头,「现在不是垂头丧气的时候,我恐怕这个吴兴仁还不一定只做了这两起恶事,那两个初二女生呢?或者已经毕业的女生呢,有多少忍气吞声的?现在是时候为她们讨回公道了!他们也可以作为人证,证实林洁的日记证词!」

「有道理!」韩夜生立刻站起来,眼神里充满斗志,看了一眼王利伟,还没开口,王利伟就敬了个礼,大声说:「明白!」转身走出了教室。

韩夜生回头看了一眼周小祺,有些不好意思地小声说了一句「谢了」,便跟着走出了办公室。

一个礼拜之后,吴兴仁被依法逮捕,周小祺完成稿件之后便早早下了班,开车来到一家叫「鱼水情」的小饭馆,韩夜生和王利伟约了她在这里吃饭。一走进饭店,就看到两个人一身便衣坐在角落的一个位置喝茶。

「怎么着?结案了,来这里庆祝吗?」周小祺拽过椅子便坐了下来。

「没有,我们韩队长专门感谢你的。」王利伟笑眯眯地说道,给周小祺倒上茶水。韩夜生在旁边不自在地咳了一声。

「谢我干什么?你们自己也破了案子了啊,我只是提出了一些可能。」周小祺拿起杯子喝了一口,饭店里廉价的茶根本没什么滋味。

「不仅仅是提出了可能,也给我提了个醒——办案子不能只想着结案,不能只求结果,而要把前因后果全都查清楚。

「只是平时工作太繁重,有时候急功近利,会忘记这些。谢谢你提醒了我,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韩夜生诚恳地拿出酒杯,向周小祺面前举了举,正想喝,被周小祺一把拦住了。

「别以茶代酒啊,好容易出来吃饭,怎么能不喝点?以前的刑侦队长那可是好酒量,我今天开车了,我送你们,你也透透你的酒量!」说着,周小祺就要招呼服务员买酒。

「别别别,小祺姐,你是不知道,我们队长什么都好,就是一个缺点,酒量差。去芙蓉中学的前两天喝了一杯啤酒,就耍开了酒疯啊,好几个大汉拦不住,还在家里睡了一天一夜!求您再也不要让韩队长喝酒了!」王利伟双手合十,可怜兮兮地说道。

韩夜生有些不好意思地小声说道:「这怎么算缺点,这是优点。」

周小祺扑哧一声笑了,说道:「这不是缺点也不是优点,这是笑点!一杯啤酒,睡一天一夜?哈哈哈……」

「哼!」韩夜生红着脸白了周小祺一眼,咕咚一声把茶水干了。

「言归正传,其实你也不用谢我,这是现在大多数人的常态。当老师的只关注学生的成绩,觉得把孩子送进重点中学重点大学就算功德圆满,却忽视身边有着巨大的隐患在侵蚀孩子的身心。

「当父母的,以为多挣钱,让孩子衣食无忧,给孩子更好的生活就算对得起孩子了,其实呢,反而真真正正忽略了孩子的身心成长。

「还有我们这个职业,只要有点击率,只要有噱头,只要能引起轰动,真相可以退而求其次,这是最恶心的。可是不这样,我们就可能会饿死,哎,难啊!」周小祺喝了口茶水,摇了摇头。

韩夜生和王利伟无言地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哎,小祺姐,你为什么做记者啊?我觉得你很有当警察的天分啊,为什么不做警察?」

「我也想啊,没考上警校啊。」周小祺笑嘻嘻地说着,转而又严肃起来,「看你们真当我是朋友,告诉你们也无妨,我父亲十几年前失踪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什么都没有留下,我一直的理想就是找到他。当记者能接触更多的信息资源,所以……对了,那个人性无的吴兴仁怎么样了?」

「哼,他啊,拒不认罪。不过证据确凿,他赖不掉,关个十年八年没问题!」王利伟恶狠狠说道。

「我们找到两个被他糟蹋过的女生,已经上高中了,我们一提起就哭着发抖,其中一个的父母都知道,但是怕传出去影响不好,怕耽误考高中,硬是没报警。我们要求她们出来作证,她们本来不愿意,后来说可以变声,遮挡面部,她们才勉强同意。

「有了这两个人证,他的罪证就更确凿了。」韩夜生补充说道。

「这种败类,别说给教师队伍抹黑,简直就是给全人类丢脸啊,关个十年太便宜他了。你们有没有林洁和张雅珍生前的照片?」周小祺说着,眼珠跟着一转。

看守所探视间里,吴兴仁戴着手铐坐在桌子一旁,两颊深深凹陷,干涸的嘴唇微抿着,心里犯嘀咕:会是谁?还是个学生,怎么会呢……妈的,这回是背到家了……

探视间的门被打开,一个穿着芙蓉中学校服的长发女生走了进来。咔哒,门被关上了,女生转过身来,一步步慢悠悠走到桌子旁边。

黑色的长发披散着,挡着面容,吴兴仁紧皱着眉头,侧着头想看一下她的样子也看不清,只看到一截雪白的下巴。

女生转到桌子对面,轻轻坐下,长发依旧散落着,遮盖着大半的面容。

「你是谁?」吴兴仁试探着问道。

「老师,你这么快,就忘了我了吗?」女生幽幽地说道。

「忘了你?你……你到底是谁!」吴兴仁头顶渗出一丝冷汗。

女生伸出双手放在桌上,左手缓缓向上翻过,一道血红色的伤痕暴露出来,伤口处的皮肉微微翻卷,透着黑褐色的伤口,一圈鲜红的血渗了出来。

吴兴仁看着,吓得从椅子上站起来,又因为腿软,立刻摔坐下来。他瞪大了眼睛,双手指着女生大声问道:「你、你是谁!」

女生轻轻抬起头,头发顺势分向两边,露出窄小的苍白的脸,那是张雅珍的脸,或者说是酷似张雅珍的脸,她的脸更青白,眼下的青黑更深重,唇色微微发紫,那是张雅珍死去的脸。

「张……张雅珍?不,不可能,你不是死了吗?」吴兴仁吓得双腿蜷缩起来。

「是啊,可是我想见见你啊,还有话想对你说。」「张雅珍」一字一字地说着话,嘴唇却几乎不动。

「什……什么话……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我是混……混蛋王八蛋,我已经判刑了!我……知道错了!」吴兴仁已经感到手脚冰凉,头皮发麻。

「您别怕……我就想说,好自为之。」「张雅珍」一字一顿地说完,便站起身,缓步走到门口。

咔哒,「张雅珍」打开门闩,停顿了一下,说道:「再见,我和林洁会常来看你的。」说完便走出了探视间。

警察将吴兴仁带走时,他的腿已经站不稳了,裤子也湿了大半。

「张雅珍」走出没几步,就扑哧笑了出来,跟门口负责登记的警察打了声招呼,便走出了看守所。

「张雅珍」蹦蹦跳跳着进了一辆奥拓,一坐到驾驶座上,便把披散的头发扎成了马尾,然后拿出卸妆水把眼部和唇部的妆卸掉,露出属于周小祺的眉眼。

卸了妆,周小祺回头对坐在后座上的秦晓晴和她的化妆师朋友卢莹笑了笑,做了个 OK 的手势,「搞定,那家伙,裤子都尿湿了,估计这几年也好过不了。走咯,我们去吃好吃的!」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