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反诈民警老陈被网暴后退播了,键盘侠们满意了吗?

subtitle
酷玩实验室 2021-09-17 12:19

“您好,我是反诈主播,请问您是什么主播?”

“请问您下载‘国家反诈中心’App了吗?”

就在本月初,凭着这两句连麦PK的开场白,网络安全保卫大队民警老陈,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就征服了全网主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开始,老陈通过视频平台“PK功能”随机连线到的主播还是懵的,隔着屏幕都能听到对方脑瓜子里的嗡嗡声。

而在被老陈咔咔一顿科普后,回过神儿来的主播们,自发开始了反诈宣传接力大赛,招呼直播间的粉丝们下载国家反诈中心APP

以至于后来,主播们一连线,突然发现对方都是友军,为了争夺“正规军”头衔,整个晋西北都快乱成一锅粥了!

不得不说,老陈以一己之力让各路神仙的直播间变成了反诈宣传据点,他自己的号在任何一个平台的观看量也都是上亿。

但是,就在上周,已成为一届顶流的老陈,却突然宣布:“停止一切直播”。

按照老陈的说法,在火上热搜之后,也感受到了网络直播带来的压力 ——

比如,有人跳出来质疑:“警察不去破案,做这些合适吗?”

在得知老陈是用业余时间直播后,又有一批人指责老陈凭什么下班后还穿着警服直播;

而和短视频上的各种“妖魔鬼怪”PK连线,则被人挑刺:“太影响人民警察的形象”

甚至于,尽管老陈从来没开过直播打赏、也从不接广告,还有人质疑老陈是不是和主播勾结,导流后带货一起分成,还扬言要去纪委举报他:

老陈感觉,自从火了之后,每句话都有可能被人断章取义,而他自己“只是一个中专生”,已经驾驭不了直播这种形式,所以选择暂停一切直播。

但是,在老陈宣布退播的视频下面,很多网友表示,正是因为老陈的直播宣传,自己才知道并下载了国家反诈中心APP。

之前一位基层反诈人员也感慨过:“全中国基层工作人员几个月的宣传,顶不过陈警官一晚上的直播。”

目前,国家反诈app已经是手机商店免费下载排行榜的第一名。

那么,公安机关反诈宣传应不应该跟各种奇形怪状的主播连麦呢?

老陈的这种“非主流”做法到底应不应该宣扬呢?

01

平心而论,诈骗是一种危害非常非常严重的刑事犯罪,再严肃对待也不为过。

老陈之所以能够因为宣传反诈而成为一届顶流,也正是因为戳中了人民群众的一大痛点:诈骗无处不在,让人防不胜防。

毕竟,骗子们每天每时每刻都在盯着人民群众的钱袋子,在座的各位,谁如果至今没接到过诈骗电话,都可以直接出门左转买张彩票了。

故事,可以从2003年“大陆电信诈骗元年”讲起。

这一年,台湾地区因为多年来经受诈骗轰炸,导致本岛“傻子”居民已经枯竭,高度内卷的台湾诈骗团伙便开始将黑手伸向祖国,在大陆招兵买马、布置诈骗网络。

不过很快,给台湾骗子们打工的大陆人也“觉醒”了 ——

既然诈骗来钱这么快,为什么我们不能自己做起来?

于是,在北上的台湾专业骗子用“中奖”电话地毯式扫荡的同时,第一批大陆籍电信诈骗犯也被孵化出来。

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各地逐渐形成了年“产值”数以百亿计的电信诈骗地域网。

它们像是伏在中国大陆上一条条恶心的蚂蟥,贪婪的吸食中国普通老百姓的血液,一夜返贫的案例比比皆是,更不知有多少老人的毕生心血被骗子一晚骗走。

随着2011年以后互联网产业的发展,利用手机、网络等通信手段实施的诈骗犯罪更是迎来了大爆发,渗透进全国各个地区、各个阶层、各个行业。

不过短短5年时间,电信诈骗的案件发案率就上升了近6倍。

(2016年,山东省临沂市准大学生徐玉玉被罪犯以发放助学金的名义骗走9900元后不幸猝死,成为中国电诈史上一场难以忽略的悲剧。)

学生群体,也变成了重灾区。

2015年前后,因电信诈骗导致多起学生自杀、猝死。

2019年,根据@终结诈骗统计,平均每1万人中,就有26.1人被骗。

而同样计算方式,被偷过的有5.3人,被抢过的有0.1人 ——

也就是说,你被骗的几率比被抢的几率要大261倍。

诈骗,已经跃升至侵害人数最多的违法犯罪类型,没有之一。

而且,被骗和学历之间也没有任何关系,诈骗案件的受骗人几乎覆盖了所有文化程度,从大字不识一个的文盲到学富五车的博士研究生,充分证明了一件事:

在骗子眼中,没有人是不能骗的。

(2021年6月,一位反诈骗宣传员,被骗18万)

在电信诈骗案件大爆发的同时,诈骗金额也屡攀新高,数百万、上千万甚至数千万元的大案屡有发生,平均被骗金额近5万元 ——

按照全国平均工资计算,这相当于有很多人大半年的工作都白干了,多的则一生积蓄都瞬间化为乌有。

(中国、西班牙警方联手“长城行动”,历时近3年将225名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嫌疑人引渡回国)

所以,电诈已经被公安部门称为“发展最快的刑事犯罪”,重视度极高,几乎每年都会有一次长达10个月的严厉打击电信诈骗行动,打击非法买卖身份证、银行卡的“断卡行动”,以及打击境外电信网络诈骗窝点的“长城行动”也都效果显著。

2016 - 2020年,全国公安机关破获的电信网络诈骗案件分别为8.3万起、7.8万起、13.1万起、20万起、25.6万起。

但是,尽管公安等部门不断加大防范和打击力度,诈骗却陷入了“打不胜打、越打越多”的尴尬,蔓延祸害全国:

根据警方公布的数字,电信诈骗的破案率仅为1%。至于追回的金额,甚至连1‰都不到。

这是因为,在这十几年中,骗子们的骗术也愈发精准和专业了,在大数据加持下,诈骗分子还能紧跟社会热点,快速更新迭代诈骗模板,甚至技术支撑链条也已经十分完善。

(2020年5月,上海警方破获一起特大电信网络诈骗案,抓获犯罪嫌疑人72名。

该诈骗团伙打着销售各类防疫用品的幌子进行诈骗。)

据中国信通院、任子行等单位监测统计,仅在2020年1-10月之间,出现的新诈骗手法就有260余种。

为了精进话术,骗子们还特邀心理学家撰写,从寻找诈骗对象、筛选、沟通、诱导到实施诈骗或敲诈都有细致的指导意见,一份最高可以卖到上百万元,把各类人群的人性弱点分析得透透的:

而从功能设计方面来看,以往粗糙的网站功能已经被大规模升级,用户的体验已经和正常官方网站无异。

还有这些群控设备,一个架子上就有上百台手机,不断自动操作:

至于猫池、GOIP、短信嗅探等等高精尖的通讯设备也是说安排就安排......

而一旦得逞,诈骗团伙就会把钱分发到各个账户,并让专门的车手去取钱,上线下线关系错综复杂。

(警方在诈骗窝点查处到的大量现金)

这就导致,受骗者的钱就像流水一样,查处难度极大,即使抓到了犯罪分子,损失也不一定能够拿回来。

而除了诈骗实施模式与引流推广方式的升级,还有一个原因更为致命——跨境诈骗。

02

2016年以后,随着国内打击力度加强,狡猾的犯罪团伙眼看着此地买卖没法做了,也学起了“孔雀东南飞”,哼哧哼哧地把“产业”转移到了东南亚地区,逐渐形成了以台湾地区为主导的“环中国诈骗包围圈”

根据熟悉公安办案的人士估算:如今依靠吸血中国人民群众为生的诈骗犯罪分子,有60%在东南亚。

而这其中,又有差不多1/4在缅甸北部 ——

缅北由中缅边境上的几个自治区组成,长期处于军阀割据的混乱状态。

但是,由于跟我国云南接壤,再加上缅北的掸族和云南的傣族同根同源,此地不但流通人民币,官方语言里还包括汉语,就连通讯也是中国三大运营商包办的。

不择手段搞钱的军政府,非但不把电信诈骗视作犯罪,还美其名曰“网络经济”

中国严厉打击的杀猪盘诈骗、裸聊敲诈勒索、电信诈骗等各类犯罪,堂而皇之成为了缅北地方政府税收的依赖,当地甚至还有专门的地方武装来保护诈骗团伙。

更令人揪心的是,中国警方同其它东南亚地区或多或少都有打击犯罪、跨境联合执法的协作,但在缅北地区,则由于各个地方武装分子的包庇和不合作,中国警方暂时无法进行抓捕。

(缅北罂粟种植情况。图源:新闻百科,横轴为年份)

种种复杂的原因,让缅北地区成为了电信诈骗的“世外桃源”,这个种植了全球20%鸦片罂粟的毒品集散地,如今也隐蔽着中国境外最大的电信诈骗窝点。

可以说,谁只要是想在这里搞诈骗,从接电话线这种基础设施,到窝点搭建、技术支持、洗钱等服务应有尽有。

以至于后来,劳动力都不够用了,蛇头和境外诈骗集团就联手勾结,打出“境外无门槛高薪招聘”的口号,从国内骗取大量打工人偷越边境去“发财”。

当这些做着“轻松发财”美梦的打工人,到缅北和偷渡组织者接上头之后,噩梦就开始了:

第一步,没收你的身份证和手机,产园外每天都有非法武装巡逻,完全切断和外界的联系。

第二步,告诉你飞机票组织费一共花费了多少多少,逼你写下借条还钱。

数值一般在几十万不等,里面的费用明细简直不可思议 —— 什么“海景空气费用”,“键盘、地板、座椅磨损费”,摆明了就是敲诈。

第三步,就是接受电信诈骗培训,专骗中国人,每天干十几个小时,如果不愿意让别人倾家荡产、或者嘴笨开不出单,那自己就得挨拳打脚踢;

最后,大多数人都会抛弃良知,成为诈骗头子们的奴隶,日复一日地骗人。

如果逃跑被抓,穷凶极恶的诈骗头子杀一个人仿佛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逃跑了会被枪崩了,真的会崩!”一位死里逃生的警察线人心有余悸。

(图源:反诈骗先锋)

由软禁和恐吓、枪支和刀具铺陈开来的缅北诈骗网,是犯罪分子的天堂,也是误入歧途者的地狱。

死里逃生的故事,屡屡在这里上演,罪恶在这里肆意蔓延。

(缅甸北部:招工是不可能招工的)

03

正是由于独特的局势,缅北地区目前还是中国警方执法的一块“法外之地”,诈骗事后追索特别难。

所以,反诈工作的重点,从来都是事先拦截 ——

说白了,就是前期的反诈宣传,以及欺诈发生前的人工干预,而这部分的工作,早已经在民间形成燎原之势了。

今年3月份左右,一段“缅甸王宠溺军阀太太”的小说配音从抖音火到了全网:

“这里是缅甸北部,我生长的地方。”

“欢迎来到我的世界,娇贵的小公主。”

(文案出自古早霸道总裁黑道小说《插翅难飞》)

随着吃瓜网红们跟风拍摄变装视频,一时间缅北地区仿佛成了世外天堂。

一些不谙世事的年轻男女信以为真,纷纷留言:“以后有机会,我也想去缅甸北部打个卡。”

为防人民群众入坑,各地公安部门赶紧拍摄起了普法视频:

如今,在短视频平台搜索“缅北”,只会出现各种提醒国人的视频,目的就是向网友拆穿缅北人间炼狱的真面目。

再比如,警察老陈在直播间不惜余力宣传的“国家反诈中心APP”,就是一款集防骗预警、线索举报、风险查询、案例宣传等多种功能于一体的反诈神器。

其中最厉害的功能,就是“诈骗预警”,每当有陌生电话打进来,反诈APP会智能识别这个电话是不是诈骗电话,并给出提示。

根据反诈中心的民警介绍,他们会根据受害人被骗的可能性和被骗的紧急程度,把受害人分为高、中、低三个预警群体,然后,会根据不同的等级采用上门劝阻、打电话或者是短信的方式进行针对性地劝阻,生怕人民群众被骗子耍的团团转。

有些人,距离转账只差输密码了,还好接到了国家反诈中心工作人员电话,及时刹住了车。

还有的人,安装过反诈APP但又卸载了,结果被骗得很惨:

发现了没?

反诈APP真有用!还没下的快点下!

为了避免人民群众上当受骗,干警和边防官兵们可真是没少费力气,纷纷变成了会拍视频会讲段子的多面手:

在湖南邵阳的一个反诈宣传片里,民警们展示了隐藏多年的高超演技,不惜变身“女装大佬”来推广“反电诈宝典”,让网友们直呼上头:

只要利用好互联网短视频平台,就能够一人传几百万人,但日常生活里,很多朴素但生猛的宣传方式也少不了:

比如,在街边、社区乃至学校拉满的防诈骗红色横幅,俨然已经成为中国地表最强街头文学

宣传文案时常只有寥寥几句,却振聋发聩,让人见之警醒,闻之警惕。

从阳春白雪到下里巴人,应有尽有,花样层出不穷:

还有的反诈标语,无情戳破自我感觉良好的滤镜,对普信者进行深刻的灵魂拷问:

连小区LED屏幕也被充分利用起来,滚动播放住户受骗案例,让居民们切身感受“诈骗就在你我身边”

民警们还深谙“精准投放”之道,针对反诈信息了解不足的中老年人,拿出了送米送油送鸡蛋的江湖绝技:

“领导借钱先见面”

“网络兼职刷单就是诈骗”

“网上贷款先交钱就是诈骗”

“客服索要验证码就是诈骗”

......

这些顺口溜以醒目的红色字体出现在一个个“反诈蛋”上,然后免费发放给市民;

而为了动员口味刁钻的年轻人下载APP,深圳警方把警犬都拉出来营业了:

(生活不易,警犬卖艺)

年轻人喜欢喝奶茶,民警们就连夜印刷带有反诈标语的杯套,喝奶茶也能品出浩然正气:

杭州钱塘区特警更是不惜使出“美男计”,鼓励大家和帅气的特警小哥哥合影 —— 唯一的要求就是扫码下载APP:

还有什么足浴打折、送小吃城代金券之类的,也是不在话下:

还有的民警新郎官,甚至在结婚典礼上也不忘反诈宣传......

如果不是写这篇文章,我也没想到现在国家的反诈工作已经细致到这个地步了,简直是任何一个宣传的契机都没放过。

只有我想不到,没有人民警察做不到,反诈宣传这块,可谓是被民警们给弄明白了。

至于那些为非作歹的电诈罪犯们,也别妄想就能一直躲在缅北数着脏钱、吃香喝辣了 ——

从2021年初至今,国内已经有十几个地区发布通牒,将以多种手段劝返本地籍缅北电信诈骗人员,力度之大,堪称直接宣告诈骗分子“社会性死亡”

(上下滑动查看图片)

(莆田荔城:对拒不返回人员采取“十个一律”)

如果参与诈骗、并多次拒绝回国自首,不止本人的户籍会被直接注销,这辈子别想再回来了,孩子还不能在城区学校就读,直系亲属参军入伍和考公务员政审也基本不用想了。

针对“缅北骗钱回国花”的心理,惩戒措施里还包括一项“直接拆除涉脏违建”

老家的四面墙也会被当地公安喷上“涉诈之家”、“电诈逃犯户”的大字,就说这丢不丢人吧:

而一边是严厉声明,另一边是为了控制境外疫情输入,国家贴心开设的“专用回国路线” ——

让人灰溜溜地出去,堂堂正正地回来:

所以,前几个月,一度出现了缅北诈骗犯排队回国自首的名场面,俨然一条靓丽的风景线:

(由于隔离点每天接纳人数有限,有些人甚至花钱插队)

这些人回国后,还拍下了悔过视频:

“我在缅北做诈骗,现在回到祖国妈妈怀抱,接受改造,重新做人。”

“我是中国人,中国人不骗中国人”。

也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尾声

回到最初的问题上来,在短视频平台和各种“牛鬼蛇神”直播连线的老陈,显然不是什么公安系统中的“非主流”。

相反,老陈的出圈,只是国家反诈中心一系列的反诈宣传工作成功的一个缩影。

可能出乎很多人意料,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新形势下电信网络诈骗治理研究报告(2020)》显示:

使用手机、互联网频率最高的“90后”年轻人们,已经成为诈骗分子的重点诈骗对象,其受骗数量已经超过其他年龄段人数的总和,占比高达63.7%。

但恰恰也是这批年轻人,总会自作聪明地认为“骗谁也骗不到自己头上”。

(之前就有一位90后媒体人自曝上当受骗)

为了真正让反诈宣传深入人心,摸透了电诈规律的反诈工作人员们只能变着法儿地把反诈知识大众化、趣味化,这才开发出了这么多“另辟蹊径”的方式。

就像民警老陈说的:“反诈宣传,得抓住老百姓的心理,和老百姓打成一片。”

只有反诈宣传抢占群众的思想高地,才能避免骗子占领群众的思想高地。

掌握反诈知识的人群越多,诈骗团伙存活的空间就越小。

电信诈骗水很深,人民警察生怕老百姓们把握不住,就只能用花样百出的“洗脑广告”,把正义之光洒遍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直到人民群众形成“反诈骗”的肌肉记忆。

这是与时间赛跑,早一秒宣传到位,群众的‘钱袋子’就守住了。

而公安部门为了反诈所做的努力,你我看到的,还不足万分之一。

光是2020年一年,公安机关就共破获电信网络诈骗案件25.6万起,抓获犯罪嫌疑人26.3万名,拦截诈骗电话1.4亿个、诈骗短信8.7亿条,封堵诈骗域名网址31.6万个,通过96110反诈预警专号防止970万名群众被骗,为群众直接避免经济损失1200亿元,打击治理工作取得显著成效。

可能在我们看起来,这些数字干巴巴的,没啥特别的意思。

但是,在参与过反诈骗、不行受骗的人看起来,意义却完全不同 ——

每个政策的出台,每抓获一个人,每劝阻拦截一通诈骗电话、每避免一分经济损失,背后都是难以想象的付出。

我们不是老陈,无法想象他在遭受网暴后的心酸和无奈,只能支持他暂停一切直播的决定。

我们也相信,老陈的破壁出圈,必然只是一个开始。

正是因为千千万万个老陈的努力,一遍又一遍地给人民群众打防骗的高强度免疫针,才能形成“警民携手,齐心反诈”的社会整体氛围。

而只有全民反诈,才能全民无诈。

我衷心希望,那一天能早日到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谢子辉_NBJS16177
8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