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日本首相有力竞争者:上任后首要目标是对付中国,中国如何进行反击

subtitle
时代解读 2021-09-17 12:13

中日关系迎来至暗时刻?日本首相有力竞争者剑指中国。日本会和美国狼狈为奸吗?面对美日联手,中国应该如何反击?

最近,日本政坛动作频频。先是计划9月底参选日本自民党总裁、被视为最有竞争力的候选人之一的岸田文雄高调“碰瓷”,说如果自己上台,那么首要任务是对付中国。

之后是日本陆上自卫队宣布将要在9月15日举行1993年以来最大规模的军事演习。值得一提的是,这次日本自卫队也把矛头对准了中国,说是演习旨在“增强对中国海洋活动的应对能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俗话说得好,无风不起来。那么,最近日本这股“邪风”是怎么挂起来的呢?

总结一下原因,主要有两个。一个是直接原因,就是9月底日本现在的执政党自民党要选一个新的党魁了,所以心思活络的阿猫阿狗都要出来用各种各样的选举语言“刷存在感。”一个是深层原因,那就是在印太战略框架下,日本正在成为美中两国之间的“夹心饼干”。

首先来说第一个原因。9月29日是新一任日本自民党总裁的选举日。按照日本政治的惯例,议会选举结束后,多数党的领袖将会成为新一任首相。随着菅义伟宣布自己放弃竞选自民党总裁,接下来日本将会选出怎样的一个领导人,引起了各方的普遍关注。

菅义伟决定离开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选项。去年他接棒因为肠炎退休的安倍时,就不止有一个人说过,菅义伟内阁很可能是一个“过渡”政府。

菅义伟本人是有政治野心的,早一点的时候,8月20日前后,外界的评论普遍都还认为他大概率会继续寻求连任。但随着自民党在横滨市长选举当中的惨败、菅义伟内阁支持率暴跌到25%,无论是自民党还是菅义伟自己都已经意识到,如果继续让他坐在党魁的位子上,说不定连自民党都会在11月的选举里保不住多数党的地位了。

自民党在横滨市长选举中遭遇的“滑铁卢”可能是这一次菅义伟放弃连任的最主要,也是最直接的原因。这么说主要有两个理由,第一是横滨市长选举在日本政治惯例中一直被视为一个“前哨站”。第二是横滨本身是菅义伟的“政治摇篮”。

1987年,菅义伟在当地政治世家小此木家族的支持下高票当选横滨市议员,从此开始进入日本的权力核心。菅义伟本人还曾经做过通商产业大臣小此木彦三郎的秘书官。

因为小此木家族在横滨树大根深、菅义伟本人也一直将这个政治家族视为恩人,所以这一次横滨市长竞选开始时,尽管同时有8个候选人,但小此木彦三郎的儿子、前国家公安委员长小此木八郎一直被认为能够“躺赢”的。为了当上横滨市长,小此木八郎之前甚至一股脑地辞掉了国家公安委员长、众议院议员、神奈川县连会长的位子。

但天不遂人愿,现在,小此木八郎可以说是鸡飞蛋打。可能是因为菅义伟这个首相做得太失败了,所以他力挺的候选人不但没能吃到政治红利,反而成了日本人发泄自己对菅义伟内阁不满的一个出口。最后当选横滨市长的是岛内在野党推荐立宪民主党、日本共产党、社会民主党共同推选的候选人,前医学系教授山中竹春。

这个山中竹春的竞选策略是什么呢?就是靠反对菅义伟和小此木八郎打对台。从山中竹春本人在选战中的表现来看,与前长野县知事田中康夫相比,他的政策建设能力并不突出。

但他选了一个十分取巧的切入点,就是凭借自己医学专家的身份,痛批菅义伟政府抗疫不利,强调自己是众多候选者里面唯一的、最懂新冠病毒的人,同时还大力反对菅义伟政府推动的包含赌场在内的综合度假设施计划。

这就是菅义伟为什么在最后关头选择撤退了。他在自己“大后方”力挺的人都输得一得糊涂,如果真的不管不顾,执意参选自民党总裁,恐怕不但不能他挽救岌岌可危的政治声誉,连自民党都有可能成为“小此木八郎第二”,被他一起拖下水。

菅义伟宣布退出角逐之后,这场“总裁争夺战”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截止到9月12日,日本前外相、自民党前政调会长岸田文雄、前政府大臣高市早苗、行政改革担当大臣河野太郎、自民党代理干事长野田圣子这四人都已经确定将要参选自民党总裁,另一个热门人选自民党前干事长石破茂至今仍未做出明确表态。

根据日本经济新闻网在9月9日到11日之间,对18岁以上的日本民众进行了一次民意调查。调查结果显示,目前几个候选人当中,河野太郎的支持率最高,27%的受访者认为他最适合接任自民党总裁,石破茂的支持者占了17%,岸田文雄的支持者占了14%,安倍晋三力挺的高市早苗的支持率则只有7%,排名第五。

而在另一份由共同社公布的全国紧急电话民调中,认为河野太郎“是最适合担任下一任首相的人选”的比例为31.9%,位居首位,原自民党干事长石破茂为26.6%,前政调会长为18.8%。4位起依次是代理干事长野田圣子4.4%、高市早苗4.0%、外相茂木敏充1.2%、政调会长下村博文0.6%。

从这个支持率就不难看出来,为什么岸田文雄跳得如此之高。在去年安倍晋三宣布病退的时候,岸田文雄就曾经和菅义伟角逐过总裁的位置,但没成功。岸田文雄本人是搞外交起家,菅义伟一直被日本舆论批评是“不擅外交”,所以,打外交牌,就是岸田文雄“反菅义伟”竞选策略的核心。

而日本当前的外交,从短期来看,无疑不太可能摆脱“印太战略”这个框架。

这也是日本国内现在不断“碰瓷”中国的第二个原因。

我们现在这么关注日本国内的政局,肯定不光是因为看菅义伟和自民党的笑话,而是因为目前日本在美国印太战略中占据了一个十分重要的地位。

值得一提的是,印太战略这个框架,虽然公认是由美国主导的,但最初是由日本人搭建起来的。美国的“印太战略”是在2015年的那份《前沿、接触、准备:21世纪海上力量合作战略》中正式确定下来的,但这个概念最早成型,可以上溯到2007年安倍晋三的第一个首相任期。

当时,他在印度议会发表了一篇演讲,叫“两洋合流”,核心的内容是,太平洋和印度洋正在形成一个“联结体系”,并成为“自由和繁荣的海洋”。如果说前半句还有点像人话,那么后半句,“自由”这两个字一出,我们就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

2011年,美国提出了“重返亚洲”的战略规划,安倍政府立刻跟进,开始用“日本的未来系于印度-太平洋地区”这个口号和美国打配合,准备一整套安全和外交政策。后来,安倍还发表了一篇文章,叫《亚洲民主安全之钻》。

里面的遣词造句,我们看来都特别眼熟,包括说“太平洋的和平、稳定和自由航行与印度洋的和平稳定是分不开的”,还有炒作中国的领海问题,说南海正在成为“北京湖”,叫嚣说在东海议题上日本正在遭受中国的“胁迫”,并建议日本、印度、澳洲和美国共同练成一个菱形海洋线,要和亚洲“民主盟友”共同确保西太平洋到印度洋之间的“海上航行自由”,等等。

2014年开始,日本和印度正式开始“眉来眼去”,这一年,两国正式搞出了一份《东京宣言》,宣告两国将正式组建“特殊战略和全球伙伴关系”。

之后,日印又提出了一系列说法,包括2015年的《印度和日本2025年远景合作声明》、2017年的“亚非发展走廊”设想,等等。从这套熟悉的措辞就能看出来,美国最后之所以搞出这么一套印太战略,日本的“拱火”功不可没。

不过,最初在美国的印太战略构想里,印度才是核心。美日印澳四方会谈框架下,最近一次搞出来的一套东西是“全球供应链去中国化”,而无论是从体量上看,还是从产业分工上看,能够承接从中国转移出来的供应链的,只有印度。

这也是为什么在去年3月的时候,印度有底气对外放风,敦促美、日、澳三国投资印度的疫苗生产项目。当时印度官员说,这是为了抗衡所谓“中国的疫苗外交”。

当然,印度的疫苗生产项目最后变成了什么样,我们都知道了。随着印度的公共卫生安全状况跌入谷底,“四方会谈”声势浩大“去中国化”的努力也以惨败告终。

印度所谓的“产能”优势,到现在都还只是莫迪给盟友画出来的一张大饼,看着好像能遮天蔽日,咬一口嘴里全是空气,这一点,美国现在也慢慢嚼出味儿来了。所以,我们能发现,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是,拜登政府上台之后,虽然还是和印度藕断丝连,但是短期内明显已经把自己的外交重点放到了日本身上。

菅义伟是拜登就职之后白宫接待的第一位外国领导人,这次会晤之后,两国还共同发表了一份联合声明,矛头直指中国,把香港、台海、东海、南海等所有和中国内政有关的议题都炒了个遍,还叫嚣说,在安全等议题上,日本依然拥有美国的“坚定支持”,两国“将共同努力证明,民主在21世纪仍有竞争力而且能获得胜利”。

配合印太战略并从中渔利,这是日本现阶段外交政策的一个基本框架,即使自民党总裁开始又一轮的“走马灯”,短期内也不太可能发生改变。

目前,几个确定要参选的候选人,在对华关系上基本都表现出了强硬的态度。让人哭笑不得的是,叫嚣“首要任务是对付中国”的岸田文雄,在这一群人中,都是“相对鸽派”了。

其他比较有存在感的候选人里,支持度最高、风头最劲的河野太郎本人也是搞外交出身,他的本科学位是在美国乔治城大学读出来的外交学学士,专业是搞比较政治学,和克林顿是校友。

河野太郎在南海和钓鱼岛议题上的态度一贯十分强硬,而且还是“中国军事威胁论”的主要鼓吹者之一,在2020年还曾经建议日本加入“五眼联盟”,组成所谓的“六眼联盟”。从他8月27日出版的新书《推动日本前进》来看,河野太郎是美日同盟的坚定拥趸。

安倍晋三力挺的高市早苗则是极右翼的对华强硬派。这位候选人的言论包括但不限于:粉饰日本侵华罪行,称是“自卫战争”、否认慰安妇问题、多次参拜靖国神社,等等。

9月12日,在日本富士电视台的一档电视节目上,她更是高调叫嚣说,如果能够成为首相,自己依然会继续参拜靖国神社,还要“继续努力,使参拜不成为外交问题”。

那么,中国应该如何应对现在这个越跳越高的日本呢?

首先是放弃幻想。短期内,或者说,在中国没能真正对美国实现全方位超越的这个阶段,日本是不可能靠近中国的。一来,日本本身对中国有历史包袱。

只要中国存在一天,日本现在口口声声说的什么“道义”“责任”“共同价值”就站不住脚,而随着中国话语权的提升,日本右翼自欺欺人的空间也就越来越小,他们图谋的所谓日本“国家正常化”也就成了彻头彻尾的伪命题。

其次,就是不要被日本吸引太多的目光。日本虽然在“印太战略”当中跳得很高,但归根结底,还是个“马前卒”的定位,可以搅浑水,但没办法对局势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一方面,日本并不具备单方面“遏制”中国的实力,另一方面,如果美国真的实现了对中国的“遏制”,那么日本的国际话语权就会被大大削弱,在经贸领域也会再一次失去实现增长的抓手,这一点也不符合日本的国家利益。对于中国来说,最重要的,是“解构”日本的印太战略。

中日关系,在学界有个说法“世界上最具复合型的双边关系”,双方对彼此都存在十分强烈的战略疑虑,但客观上,两国之间的共同利益和共同关切也是不断增加的。所以,在应对日本的时候,中国要做的,就是保持自己的战略定力,同时积极扩展两国之间合作空间。不去拉开距离,而是“近身缠斗”。

这一点其实我们也一直在做。事实上,即使中日两国的关系持续波动,两国之间在“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合作也始终没有中断过。

2019年,日本瑞德银行还在“一带一路”框架下和中国的工商银行共同发布了“一带一路”绿色金融指数,日本金融厅、日本注册会计审计委员会还和中国财政部签署了审计监管合作文件,加强了跨境审计监管合作,等等。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日本也很清楚自己和中国有合作空间,并且只有中美之间持续保持均衡,日本利益才能最大化,但是,在现在“美主日从”的四方会谈框架下,留给日本的战略空间只会越来越小。

同时,日本政局的又一轮动荡,也给日本未来的对华政策注入了更多的不稳定性,因此,想要维持两国关系的相对稳定,无论是对中国还是对日本而言,都将会是不小的挑战。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