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铁娘子撒切尔偏心儿子,女儿:是个伟大首相,也是糟糕的母亲

subtitle
叶凌风 2021-09-17 11:2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人们所熟知的玛格丽特·撒切尔,是上世纪8、90年代有着"铁娘子"称号的传奇女性政治人物。

她热衷且为之奋斗的政治职业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任英国首相长达十一年,几乎永远都是那么精神奕奕、神态自若。哪怕是离开唐宁街时,依然梳着经典的"灯罩"发型与众人微笑挥别。

但走到21世纪,人们所不了解的是曾经雷厉风行的"铁娘子",进入了她人生最艰难、最窘迫的日子,离开政坛的撒切尔夫人,经历了什么呢?

离开唐宁街10号

1990年11月22日,撒切尔夫人在争议之中,恋恋不舍地告别了居住了11年的唐宁街10号。从1959年担任保守党议员开始,她已经在风起云涌的政坛闯荡了31年,这31年来,有人敬佩、有人憎恶、有人爱戴、有人不屑。

但当大多数人都以为她会"继续战斗,直到胜利"时,保守党内部分裂导致了撒切尔夫人的辞职,这个结果,是包括她自己在内的众人没有想到的,但"这就是政治"。

像是把一条游得正畅快的鱼突然放到没有水的岸上,一个把政治视为一切的政治家,在她头脑清晰、生命力旺盛、还有事业未竟的时刻瞬时间从权力巅峰跌落,她变得一无所有了。

撒切尔夫人下台之后,虽然连女儿都看出了离开唐宁街前那双满是泪水的眼眸依然好斗、并没有要退休的意思。

但此时,"铁娘子"的威力已经震慑不到权力在握的那些人了,只要她一开口,就有人说她想要分裂保守党。曾经是那些人面对她的铁腕唉声叹气,如今是她被那些人使用了针对她一人的铁腕,搞得不得不咬紧牙关一言不发。

权力不在手,但还有风光。此时的撒切尔夫人开始了各国巡回演讲、出回忆录、办慈善基金、接受各种荣誉表彰,并非是彻底的无所事事。

可那颗心却还未从唐宁街10号回来,私下多次表达对接位的梅杰十分不满,而且频频会见一些政坛人物;即便不是撒切尔夫人的支持者,也会在心中不禁有了这样的疑问:

她会回来吗?她会向那些赶她下台的人复仇吗?她会是女版基督山伯爵吗?她会成功吗?毕竟,她曾经创造了传奇。

痛失所爱

但传奇不能够再继续了,2001年,撒切尔夫人76岁,此时她已经离开唐宁街11年了,和她在那里居住的日子同样长。

这一年她不得不退出一切社交活动,把那颗还留在唐宁街的心拽回来,因为她开始出现轻度中风的症状,就在她与丈夫外出度假、庆祝50年金婚的时候。

对于丈夫,她充满感激,他们二人除了夫妻之爱,还有战友之情,"没有丹尼斯,政治上将一事无成"。

她的丈夫是丹尼斯·撒切尔爵士,当年26岁的玛格丽特·罗伯茨嫁给大自己10岁的殷实商人丹尼斯·撒切尔时,就知道他会是一个完美的丈夫。

不仅因为他的性格、见识、对自己的爱,还因为他的家世和钱,让灰姑娘般的玛格丽特·罗伯茨,成为了不需为生计发愁、可以毫无顾虑地投考律师公会的撒切尔夫人。

从此之后,撒切尔夫人逐渐走向政治生涯的高峰。撒切尔的女儿回忆,虽然母亲因忙于政治而不会像其他的太太一样陪伴家人。

但她的丈夫从来没有过一句抱怨,包括因为撒切尔夫人,他会被一些反对者攻击、嗤笑、谩骂,也从未表现出任何情绪。

于丹尼斯来说,压力并不小,他必须要保证家族企业的经营、供养自己的母亲与妹妹,还需支付妻子从政的开支,他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男人。

撒切尔夫人也说,丈夫至少和她一样懂政治,有的问题甚至比她理解得更为透彻,但妻子的仕途越走越远、越爬越高之时,他是那个被忽略的人。

没有人知道,这段婚姻于丹尼斯而言幸福与否,或许他自己也不能说清,但他们给了彼此足够的爱、尊重与信任,只是,陪伴太少太少了。

即便因为中风撒切尔夫人退出了社交圈,命运却也没有留下更多的时间让两个生命烛光微弱摇曳的老人彼此陪伴,2003年6月 ,丹尼斯·撒切尔去世。

对于撒切尔夫人来说,下台,这是一个政治家必须要接受的结果,她肯定预料过,只是没想到来得如此狼狈;中风,这是身体的问题,人都得接受。

但丈夫的离世,无疑是最沉重的打击,这个男人见证了自己怎样从"灰姑娘"玛格丽特·撒切尔成为"铁娘子"撒切尔夫人。

见证了荣耀、见证了失败、见证了春风得意、见证了不甘落寞,他是她最亲密、最无所求的战友,而这个一起共度52年风雨的见证者不在了,也意味着那些一路的汗水泪水血水,已经滚滚东流了。

丈夫去世后,没有人再在深夜摇铃催促她放下工作休息,她也不再有那么多的工作可以填满自己的桌子,空虚、寂寞先是在精神上占据了她。

而后身体也遭到了它们的攻击,中风、老年痴呆症,她越来越无力去阻止这些病痛带给她的、令她恐惧的变化,时常陷入到过往的记忆不能自拔。

忘记自己离开唐宁街、忘记丈夫已经去世,那些梦回到她的脑子里让她狂喜,但狂喜过后是前所未有的清醒,黄粱一梦终落空,她又堕了那些痛苦之中。

她会问女儿:"我们都还在吗?"一切于她已经是混沌不分,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活在世上;如此反复往来,叱咤风云的"铁娘子"被折磨得像摇摇欲坠的危楼。

伶仃无依

因为长期压力过大与睡眠的缺乏,撒切尔夫人的大脑萎缩状况加剧,甚至不能生活自理,哪怕是去一趟理发店,也随时有晕倒需、要被送往医院的可能。

甚至还会半夜醒来闹着要盛装去墓地看望丈夫,但大多时候发生这一切,都只有看护陪在她的身旁。

撒切尔夫人与丈夫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她再是人们心中无坚不摧的政坛"铁娘子",但也是个活生生的人,是个女儿、妻子、母亲、祖母。

她不是不渴望亲情,收到儿媳寄来的孙子、孙女照片,她会开心地向记者分享,一家四口的合照永远都放在房屋里最重要、最显眼的位置,可是,她已经拥有了无所求的丈夫,不能再贪心要无所求的子女 。

1953年,撒切尔夫人把一对孪生兄妹带到世界上来,彼时她刚取得诉讼律师的资格,而且雄心勃勃瞄准着议会议员的位子,所以孩子出生不久,她就继续工作、跑到各地去演讲了。

孩子们6岁时,撒切尔夫人成为保守党议会成员;孩子们12岁,她当选保守党领袖;孩子们16岁,他们的母亲出任首相。

撒切尔夫人的工作时间从早上6、7点起床就开始计算,要到次日凌晨2、3点才会停止,她给不了孩子们更多的照料、关心和教育。

她的高跟鞋永远踏在开会工作的路上,而不是去接孩子放学或玩耍的地方。晚年饱受病痛折磨的撒切尔夫人,时常坐在窗前向外张望。

她盼着能有承欢膝下、共享天伦之乐的时刻,可女儿大约六个月才回来看她一次,"花花公子"的儿子更是除了闯祸时长久不见身影。她知道家庭是多么重要,时常告诉人们要关爱家庭,她自己呢?把这份对家庭和孩子的愧疚,变成了溺爱。

撒切尔夫人的儿子马克实在是做出了太多令人大跌眼镜的事:在沙漠失踪、资助赤道内几压政治运动被捕、被全球通缉、几度入狱,甚至结婚也是满不在乎地告诉记者,报道出了母亲就会知道了。

对于这一切,撒切尔夫人只有流泪、只有拖着病体去往各地演讲以筹集资金保释儿子,却还是继续偏爱他。

这引起了女儿卡洛尔的不满,直接说撒切尔夫人"是个伟大的首相,同时也是个糟糕的母亲"。

直到撒切尔夫人离世,子女也并不在身旁,陪她共度最后一段时光的,是她请人们摆满的每个人单独的照片的照片,因为很久很久,他们一家人没有合照过了。

在回忆录中,她写道:"如果时光能倒流,我绝不步入政坛,因为我的家庭已为我的从政之路付出了过高的代价"。

这个代价,不仅是亲情的疏离,更是子女因亲情缺失而没有构建起健全的人格,去世不久,又以她儿子的名义发表的悼文被马克否认了,并说不会进行任何任何悼念仪式,且迟迟不去参加葬礼。

并且兄妹二人因遗产而撕破脸皮,闹得不可开交。何等唏嘘,一代搅弄风云的"铁娘子",可以赢得众多的选票,却不能得到两个孩子的心。

不是没有爱,只是家庭不是她的挚爱,所以褪去政治人物的外衣回到家庭后,她不得不为那些缺失的爱与付出造成的结果买单,时光不会倒流再给她一次机会选择。如果真的时光倒流,撒切尔夫人真的会不涉足政坛而安心于家庭吗?答案不置可否。

从最初起,她就只选择了政治这一条道路,而且坚定不移,哪怕她一生热爱的政治没有给出她所想要的回报,去世消息发布之后,有不少反对派人士上街热烈庆祝。

但这就是政治人物的宿命,哪怕再有威望,也有反对之声,哪怕再被诋毁攻击,也磨灭不了"铁娘子"的传奇.

一生功过自由后人评说,她接受了这样的宿命,只是她留下了遗憾,特别是对于家庭、对于子女的遗憾,这令她追悔莫及。

人生是在做出一个选择时,就将要付出一个甚至更多的代价的,只是人们都认为,为此买单的仅只自己一个人,所以向来无所畏惧;可连撒切尔夫人也没有想到,代价远比想象中沉重。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